捻花阁 穿越少爷是小姐 范氏倒闭

捻花阁 穿越少爷是小姐 13759493010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04-21 23:18
瀑布阅读
瀑布

捻花阁

“俸禄?缪瑜,去账房查查,咱们少主,有多少俸禄没拿?全部带过来。”可不得不说,仙君就是大气,一听苏世颜是来拿俸禄的,就吩咐下去,不一会儿几大箱子金子就抬了上来。

缪瑜打开账本,开始报数“黄金数箱,以及烟水纱,云纺纱六匹,嫦娟纱四匹,仙云纱四匹,首饰数盒,以及宅院两座,马车两批,仆人数位,还请少主,拿下房契和卖身契,您的房子离捻花阁,戏蝶园,以及皇宫并不远,就在崎梦街45号,一会儿奴会命人将东西送到那儿安置好,然后令人打扫一下,大概需要四五个时辰。”“嗯,不错,四五个时辰……没事,你们慢慢打扫,后日,我才搬进去,还劳烦缪瑜姐姐了。”苏世颜也不摆少主架子,缪瑜笑笑,果然如阿紫所说,是个心善的傻丫头,“不用谢,少主,这是奴应该做的。”

“丫头,要这笔钱是要干嘛?让本君听听?”仙君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干脆就将计划告诉他了。“我们要推翻范家母女,然后,扶柳家上位,否则,我这段时间可得憋死。”苏世颜坐下,边嗑瓜子边说。“哦?那么我们的计划到哪一步了?”辞莫颜突然转移话题。“大概过个个把月,婚礼会照常举行,他信不信任我,爱不爱我另一回事儿。”苏世颜心不在焉。“哦?他爱不爱你,不得是你说了算?”仙君撇嘴一笑,眼睛看着苏世颜,那眼,如一潭深渊,但投出来的温柔,不可否定。“你不知道,现在剧情啊,越来越夸张,完全脱离我掌控了,我呐,先帮柳姨娘复位,将卫家稳住,如何?然后,等我成为王妃,再说。”苏世颜完全不像在商量。仙君笑笑,抿了口茶,“嗯”。

“那成为王妃后,你对我我有什么安排?”苏世颜试探道。“你不是说,成为王妃后再说嘛?”仙君反问道,这丫头啊,比以前那是变笨了。“行,佰,搬一箱,我们走。”苏世颜吩咐道,佰吃力地搬起一箱金子,就往外走,苏世颜礼都不回一个,直接甩衣服走人。“这丫头还是这样子,没礼貌。”仙君眯眯眼睛。“那阁主下一步是真的要这样做?”缪瑜跪下,向仙君问道。“嗯,送到那里,是为了她以前的身体,如今这副小身板,承受不住她的元神之力,这段时间,我刚好去九重天,拿点东西。”仙君扳个脸,严肃道。“那你的意思,你还真舍得她来我这儿坐几天?”一阵乌烟,鬼千寐躺在躺椅上,定定躺着。“嘶……讨厌的家伙,到我这儿来,招呼都不打一个,还这般模样。”仙君半开玩笑,鬼千寐衣服半敞,一壶清酒倒下,顺着胸前肌肉线条流下,“我到这儿来,还得通报?我也不是来见你,是来问你我家夫人可是会回去,我好令人打扫。”“她只是去一段时间,也不是你家夫人,你当年耍无赖,我无奈之下才将她送去冥界,谁知道你这般不要脸,要我将她许给你。”仙君眼中有了丝许怒意。“谁会抗拒好看的美人儿呢?拜过天地,我与她便是正当夫妻了。”鬼千寐脸皮竟如此厚。“只要我不认,你就不是。”仙君当时敢让她嫁过去,如今就能带回来。

“哦~是嘛?她得去多久?”

“看她得到真身的时间了。”

“那丫头,估计得需要三个月以上呢,等着,这段时间,我会让她爱上我的。”鬼千寐丢下这句话,变作一缕黑烟走了。

“出来吧?在暗处听着,没什么意思。”仙君发话,谢卿揽从门后走出,摇摇扇子“哦?那您要送她去,你不怕涅卿王会怎样?”

“怕他作甚?”

“数万年前,那位可是亲手杀死自己爱人的种,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也是如今记忆全无,法力尽失,不然怕是你也奈何不了他,能镇得住他的,你我还是控制不了,要是哪日他觉醒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以为,这次去九重天,那么简单?”仙君轻蔑一笑。

“你呀,多大仇多大恨啊?你不怕世颜觉醒,怨恨你?”谢卿揽拿起仙君旁边的茶杯,抿了一口,看着仙君的颜色,渐渐黯淡下去。

仙君深吸一口气,眼神坚毅,“当年,她虽放出那番话,但我赌她不敢……”

“我偏偏赌她敢!”谢卿揽邪魅笑着“哈哈哈……你以为她不会恨你吗?她心中早就没有你这个天帝,你这个师父了,她三番两次想摆脱你,又回来,只不过,你牵着黎夜笙她不敢动你而已,你以为她不敢杀你?”

“嗯?你以为现在我手里没有黎夜生?只要我有他,丫头就不敢动我。”仙君自傲地说着。

谢卿揽放下茶杯,打开扇子,缓缓往门外走去:“长歌世颜,她还真干得出来,我的天帝陛下,您好自为之。”

仙君坐在金椅上,手缓缓握拳,仰天闭眼。

长乐街

“大哥,就没有再大一点的铺子了嘛?就大那么一点点也行。”苏世颜拉着一个中年男人盘问。“没了没了,再大点就去找范家,再大你去找涅卿王,再大,你直接去问王上肯不肯把皇宫让给你,小姑娘,你就撒手吧。”中年男人推脱道,这个男人是当地管商铺的,为人挺老实,也讲道义。“真的没了?”苏世颜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中年男人看看有些无奈,摇摇头:“诶呀,大小姐,我真是怕了你了,我让旁边那家米铺搬一下,你让这两间并成一间,你看怎么样?”

苏世颜睁大眼睛,尖声:“真哒!谢谢老伯。”男人见她撒手,拉拉衣服:“这是地契,我的地钱是去涅卿王府拿还是……”听到这番话,苏世颜人都傻了,咋啥事儿都把他和涅卿王插在一起,“不用,我现在就给你,先说好哈,这些钱,不是他涅面瘫给我的!我真金白银赚的哈。”说着佰抬出一箱金条给老伯,老伯接过可重得他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老伯稳住身子,“是是是,您说啥都是,老夫啊,要回家去了,有事你去长乐街尽头找我儿子。”苏世颜点点头,老翁一步三踉跄走出小铺子。“仟,佰,来,咱开干!”说着,三人开始打扫卫生,一阵灰飞烟冒,总算干净了些。苏世颜直接累垮,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咱六个铺子……这么打扫也不是办法,仟你去琉璃军营把那些个哥们儿都给我喊出来,一起扫。”“主,那咱们的第一批货是个问题,如今时间紧任务重,咱们去哪儿拿布?”仟说到个十分关键的问题。“这个……在等半个时辰,估计就来了吧……”苏世颜尴尬地笑笑,转头想:这王八蛋……该不会忘了吧。在拿完俸禄后,苏世颜把仟和佰支开,自己去了涅卿王府,因为……开店铺还得去求他,实在是……太!羞!耻!了!敲开门,迎面而来青木立刻行了个礼,等等……青木?好家伙,那涅面瘫也在?“王妃,青木恭候多时,请随青木去长歌林子见我家王爷。”苏世颜想起自己之前貌似没有写过什么长歌林,看来,这个世界,不完全是书中的世界,自己的灵魂被召唤过来,也是个未解之谜,这会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活下来就不错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亭子,华丽无比,亭内屋顶用琉璃铺满,中间的晶石将亭内照亮,亭顶是只青色的龙,仰天长啸,四角的青鸾叼着四个青铜风铃,清脆响亮,青石桌上,几套茶具镶金,奢华无比。苏世颜看得待在石阶上,冷不丁的,一阵魅惑的声音扑向耳朵,“怎么?王妃在找我?嗯?”背后一热,腰间一紧,苏世颜心里一万句草尼玛奔腾而过,但是……谁让自己有求于这王八蛋呢!“青木带我来找你,你人却不在,这……怎么算呢?涅卿王爷!”苏世颜后跟一挪一下狠狠跺下去,苏世颜脸都绿了,又强忍疼痛,“那王妃有求,本王……我,必应。”“是嘛?那本王妃想要良布万匹,怎样?”苏世颜顺势一扭,风云倒吸一口凉气,“好,明日给你送到长乐街。”苏世颜点点头,松开脚径直走入亭子,坐下,开始沏茶,一抬眼竟然对上了那双被金面具盖着的凤眼,“怎么?有事?”“没事不能看看我的王妃?”风云也伏衣坐下。“我对你哈,只是因为皇命,没有感情。对了,向你打听个人,听说是你的好友。”苏世颜抿一小口茶水,拿起旁边的梨花糕咀嚼起来。风云点点头,苏世颜又接着说,“沐离”风云人一怔,嘶……忘了这茬!“认识,我与他是无话不说的好友,怎么了?”苏世颜挽起袖子,露出碧水玉镯,“我要把这个还给他,他说他在涅卿王府,我见见他。”涅卿王一拍自己脑门,这都挖的什么坑啊?“可以啊,那个我现在去找这家伙,你在这儿等他。”说完风云猛地站起,赶紧去更衣。

一炷香后

一袭绿袍随风扬起,头发随意散起,摇着扇子,侧脸一朵极小的莲花盖住了紫色的紫莲印记,“苏苏,风云说你找我……”

“呐,我把镯子还你。”说着苏世颜欲摘下镯子,谁知根本拿不下来,如长在手上了一般,又有力,“诶?沐离这……”沐离拉住她的手:“别摘了,这个镯子一旦带上,就摘不下来了。”苏世颜呆了,眼泪刷一下流下来:“沐!离!你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自己做决定,我要成亲了!你现在让我怎么解释?你轻薄于我就算了……你……”苏世颜越说越激动,说完手一下又一下地磕往玉桌,希望能把镯子磕碎。沐离,不风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苏……”风云话还没说,咬下唇抱住了苏世颜,“别敲了……会磕到手的。”苏世颜在沐离怀中像个孩子一样,大哭,手一下又一下敲打着沐离胸脯。“你知道这个镯子有什么意义吗?”沐离温柔地问道,苏世颜控制好情绪,“什么?”“这个是我父母留给儿媳的,放心风云不会生气的,你就放心戴着。”沐离笑笑,给她拭去眼泪。“但是这个是给你媳妇儿的,可我马上要成亲了。”苏世颜自己胡乱揉揉脸,可爱极了。沐离轻声说道,“傻丫头,这不影响我爱你,还有我要告诉你……”正当风云要揭掉莲花挂面时。

“沐公子!清远王驾到,我家王爷请您到前厅一叙。”青木前来禀报,沐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好,青木,你将王妃送出去。”苏世颜很疑惑,他到底要说什么,不过也没有多想,就随青木离开了。一声马鸣声,苏世颜回过神来,“诶~这不就来了?!”华丽的金丝楠木马车停下,前面两匹少见的紫色幽冽马,高大威武,仿佛只要它们不高兴了,一脚便可以把你踩死,青木掀开轿帘,一阵莲花的清香扑鼻而来,金色面具在太阳光底下露出光泽,身上的玄紫色长袍在日光照耀下,若隐若现的细闪像极了天上的星星,剑眉棱角分明,眼神坚毅,侧脸的紫莲如妖似的绽放,路过的女子,无一不激动的要命。“……参加涅卿王”仟突然回过神,赶忙行礼。“嗯。”涅面瘫点点头,直奔苏世颜去了,一旁的众多女子是又嫉妒又恨。苏世颜俏皮地伸手,理直气壮地问道:“我的东西呢?”风云轻轻一笑,虽隔着面具,眼中的神情和笑意一丝不留地流露出来,一旁的女子更是尖叫连连,城中人没有几个人见过涅卿王笑过,这一笑连寒冰都融化了,风云双手一拍,一只只勾嵌了金色的木盒被抬了进来,被一排排整齐排列在货架上——流云纱,落星纱,长黎布,麻布,棉布……

苏世颜看着这么多布料,傻眼了,拿起本子,准备记录。一本金色的账本被丢到苏世颜怀里,风云清清嗓子:“都记好了,还要记什么?本王的大恩大德?”苏世颜听这话,一时间心里怎么可能爽,“记你个头!”“本……我也给你带了礼物。”涅卿王拿出一个紫檀木盒,上面雕刻了一朵白玉梨花,栩栩如生,仿佛风一吹,便飘走,苏世颜接过,轻轻打开,一条上好冰玉梨花坠子静静躺在里面,苏世颜眼中的欣喜流露出来:“风云,谢谢,但是我有点事儿要和你说,你跟我来一下。”苏世颜牵着风云的手,上楼去到客房里,关上门轻轻问道:“既然……我们都要做夫妻了,我觉得关于这个的事情我该问问你的意见,而且……”苏世颜说着把袖子一撸,露出那副碧水玉镯,“这个是沐离给我的,可是当时没多想就带上了,我觉得要征求你的意见,虽然我们之间是俸皇命……”风云越听越气的发抖,苏世颜察觉到风云的异样,赶忙解释:“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戴上的,拿不下来了,我现在就……”说着苏世颜拿起板凳,将砸向镯子时,风云出手接住了,“你还没认出我吗?”苏世颜怔了怔,眼神飘忽。“沐离,慕璃,思慕阿璃,世颜,你骗的了别人,但是你胸口的刀疤不会骗人……”风云轻轻揭开黄金面具,厌世的桃花眼一眨,仿佛看穿了一切。苏世颜更是瞪大双眼,瞳孔紧缩:“你……”风云大手一揽,将苏世颜捞入怀中,“颜,别再躲着我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保护你,你总是出现,再消失,再出现,又消失,我等了你好久,这个世界太冷了……”苏世颜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坦白了所有,如果再瞒着他,那是不是太过分了,但是……他对自己有这份情谊,好像是书里安排的,如果说了,会不会回不去了?苏世颜欲言又止,眼里的泪水含着,她明明内心毫无波澜,但是就是很难受:“笙,谢谢你……”风云夜笙已经好久没听到这个女人单字念自己的名字了,他在这个世上的时间太久了,数千年了,虽被变为人身,元神被封印,但是记忆却从来没有尘封过,记忆里那个女孩赤脚踏在冰面上,白发飘散,笑着对他说:“笙,好看吗?”

不知多久,待两人下来时,那个老板来店铺里忙前忙后,担任掌柜的了,这才没几分钟,客流量就大的离谱,风云牵着苏世颜的手上马车,苏世颜人都傻了:“嗯?干嘛去?”“帮你办你想办的事儿。”风云嘴角一勾,迷了旁边多少少女的心魂。

一炷香后

卫府

范氏正在房间里欣赏自己的金银财宝,丫鬟轻轻敲了敲门,“夫人,今日老爷和大长老怕是要出关了,您看要让厨房准备吗?”范氏一听,那还得了,闭关这段时间对柳姨娘的待遇,那还不得被卫轩给说出去,但是苏世颜如今回来了,说是暂时没住处也不是稀奇事儿,只是怕大长老小题大作,万一……被哪个丫鬟抖出去毒死卫璃未遂那件事,还不得翻了天,眼看着苏世颜要嫁给涅卿王了,而倾慕涅卿王已久的雨莲又怎么罢休,哎烦心事儿是一桩接一桩,以及自己账本里的问题才是最大的。丫鬟见范氏半天不回消息,小心翼翼试探道:“夫人……大长老……”“长什么老啊?让厨房做就是了,问我干嘛!”范氏怒气冲冲地大喊到,本就肥臃的范氏经过一番打扮后,犹如一只簪满鲜花的肥猪,让人看了生厌,只不过是她自己不这么觉得。“母亲,苏世颜那小狐媚子回来了,怎么办?”正当范倾城欣赏着自己的‘佳作’,卫雨莲进入房间,把房门合好,范氏一听,“柳姨娘家这两个还真是阴魂不散啊,送走了一个,又送来另一个更难缠的!”“母亲,你说……如今我们该怎么办?你知道女儿想嫁给涅卿王的。”卫雨莲惺惺作态。“跟你说了多少次女孩子家家要矜持,别老把这种事儿挂在嘴上,你要嫁,也不难,母亲今晚就让那丫头片子,有一张花儿一般的脸。不光她,还有她娘那只骚狐狸!”范氏拿起一只锋利的簪子,阴笑。屋顶的佰躺着把玩自己的匕首,把范氏母子的计划听的一清二楚,不屑地收起匕首,觉得这对母女不是一般的蠢!飞身朝琉璃院里去了。

琉璃院

苏世颜这才明白,让母亲搬到琉璃院是父亲和大长老快出关了,避免留下口舌,好一个范家!“小颜,那我们到底怎么办……”柳姨娘柔弱,又没有卫璃在身边,自然是任人揉捏。“母亲,这个琉璃院……女儿可住不下去!”苏世颜攒着手中一张地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柳姨娘看了不寒而栗。在门口,风云让自己先进来,计划风云已经和自己说了大半,好的,接下来……好戏开场!

账房

账房先生贼眉鼠眼的,和只黄鼠狼一样,见到苏世颜也不行礼,当空气。“账房先生,你这账是否有问题,为何我与我娘亲,一月只有两枚银元?我看看账本?”账房先生眼珠子骨碌一转,这丫头定不安好心,要是账本让她看了去,那范家的事儿不就抖出去了嘛?况且自己的好处还没捞够呢,“二小姐啊,这……府中最近呐是有点紧,那个……府中上下啊,就没几个钱儿……”

“先生,给雨莲小姐的落云纱是拿去加工还是先让小姐看看?”一个小丫鬟冲进来,苏世颜一听,好家伙……干的漂亮!

“哦……那个二小姐啊,这大小姐一年也没几套衣服,这套啊,是范母专门攒钱给她订下来……”

“掌柜的,夫人的首饰……”

“够了!”这黄鼠狼可恼了,苏世颜心中暗喜,生生憋笑:“喔……那这……”

先生一看,自己露馅儿了,直接懒得解释:“你母子俩一个庶出,要那么多钱干嘛?走走走!有本事自己建府去养你的柳姨娘去!”

“哦~好的,谢谢先生指点。”苏世颜一听,得逞了,便蹦蹦跳跳往琉璃院去。

主堂

中年男子,束起高高的发髻,剑眉棱角分明,眼角的鱼尾纹依稀可见,一声玄衣,爽朗又有精气神,一旁的白发老人,蓄起白胡子,眼神明亮,一身的素白衣服,干净又整洁。

“贺老爷出关!贺大长老出关!”一堂屋人跪了一地。

二者点点头,一众人起身。

“哈哈~我入关如此久,家中一切已久打点的好哇,轩儿,干的不错。”男人鼓掌笑道。卫轩往前一步,行了个礼:“多谢父亲。”大长老一直探头寻找着什么,卫宇朗大概猜出他在找什么,便扬声道:“轩儿啊,这璃儿哪儿去了?怎不见人?柳姨娘,也不见踪影。”

范家母女赶紧缩一缩,当初毒死卫璃未遂这件事儿,要是被抖出来,那后果是个脑袋都担不起。卫轩扑通一声跪下:“父亲!大长老!轩儿要向你们认罪,是轩儿……没有照顾好二弟……”大长老一听,迷迷糊糊的,“轩儿,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得跪!有什么事儿,还好说来。”“国家战乱,二弟于数月前,领命前往边疆平战,虽说斩杀对面将领,救下涅卿王,但……坠身高崖,至今……没有找到尸骨,只做了个衣冠冢在梨花林中。”卫轩没有起来,接连说完。大长老一听,眼珠瞪大,卫宇朗也紧皱眉头。“朽的璃儿自小体弱多病,虽精读兵书,习武,但……”大长老说着说着咳嗽起来。“哎……但也算为国立下大功,不错!”卫宇朗咬着牙,一字字蹦出。卫轩才缓缓起身,“对了,二妹找到了。”“当真?”二老齐声一问,“丫头现在何处?”“哦~回父亲大长老的话,雨莲过来时,望见妹妹和姨娘在琉璃院收拾东西呢。”卫雨莲可看的清清楚楚,这丫头要带着柳姨娘逃跑,这下带着大长老和父亲去,抓个现行!范氏突然想到,琉璃阁虽看着华贵,但实则什么都没有,这才,可被倒霉女儿坑惨了。“那还等什么?快点随朽去琉璃阁”大长老一下子坐起来,带着人一同往琉璃阁去。

琉璃阁

仟在房顶啃着苹果,一抬眼见一行人正朝这边过来,赶忙跳下去,“主,来了!”苏世颜赶紧沾沾茶杯里的茶,给自己抹两行“眼泪”对柳姨娘说:“娘亲,既然你都知道,那么你就说你知道的,懂了吗?”柳姨娘看着温柔,实则聪明着:“好,颜儿,娘亲都听你的。”两人背着包袱,赶忙下楼,苏世颜看距离差不多了,就开始大哭起来:“娘亲……都怪颜儿无能,没想到哥哥竟遭此毒手,娘亲也……呜呜呜……”风云和轩辕坐在背后那棵大树上,看着这夸张的演技,竟噗嗤一笑,轩辕早就笑的不成样子,只是不敢声张。柳姨娘附和道:“丫头,是娘亲无能,咳咳……让你……咳咳……受了这罪……咳咳咳……咳”卫宇朗听柳姨娘咳的难受,加紧步伐:“二丫头,曼夭这是……”苏世颜假装很慌张,赶忙跪下来:“颜儿见过母亲,嫡姐姐……”一抬眼竟对上了卫宇朗担心的眼神,“见过父亲,大长老,兄长……”柳姨娘边捂着胸,便要跪下,大长老赶忙搀扶起来:“诶?朽怎不记得这府中有跪拜之礼了?”大长老一向不喜欢别人跪拜,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说,女子也不当跪下。卫轩看出这小丫头要干什么了,范氏害死自己母亲这事儿,没完,干脆也不管了,见缝插针即可。苏世颜不敢抬头,支支吾吾的。卫青天着急了:“二丫头,你是我卫府堂堂正正的嫡二小姐,听你兄长一路上也说了,你又贵为我朝嘉慕郡主,又将成为涅卿王妃,将来那是要做国母之人!怎可低声下气?”“大长老……是颜儿不敢说……”苏世颜梨花带雨地哭着,看的大长老心头揪的慌:“二丫头,但说无妨,今日有你父亲,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颜儿前些天去涅卿王府与王爷商量婚事,后来谈起来二哥哥的事儿,便觉得蹊跷,王爷说那些天兄长身体不好,怕是中毒复发,在斩下敌方将领头颅后,本可以躲下那一戟,却一下子很痛苦得捂住心口,吐出污血,才坠崖的……而颜儿收拾哥哥遗物时,拿到这样一个小瓶子,问府中的人,说是是……母亲的。”苏世颜掏出一个金色的小瓶子,底下刻着“婵娘”二字,是范氏的乳名没错了,卫宇朗拿着这个小瓶子看半天,是范氏的,“范青菜!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老爷,光凭一个瓶子,怎么证明是我的?况且我还觉得是二丫头去我房中偷东西呢!”范氏撇了个白眼儿,苏世颜心中一万句草泥马奔腾而过,又收敛脸上的表情,楚楚可怜的样子:“母亲……是颜儿做什么惹您不开心的事儿吗?丫头才回来几天,没离开过琉璃阁,就去过一次账房……”卫雨莲看着这个平时嚣张跋扈的女人,此时竟比自己还能作。范氏调整心态,又说:“二丫头啊,万一……是你兄长……或是……你母亲也说不准。”苏世颜早料到:“母亲,兄长在府中多年,除了正厅和琉璃阁怕是也没去过母亲的房中,而母亲体弱,吹不得冷风,更是不会出去了。”卫雨莲急了:“谁说的!上次我母亲请卫璃吃……”范氏赶忙捂住卫雨莲的嘴巴。“哦?”苏世颜歪着头,一转眼,见身后两人已经不在树上了,就知道时机差不多了。“母亲,您这是不打自招啊?”苏世颜收起惺惺作态那一幅妇人之态。“小贱人!你说谁呢!”卫雨莲挣开范氏的手,大骂道。“卫雨莲!够了!”卫青天大吼一声。

突然管家突然冲进人群,伏在卫宇朗耳边说了什么,卫宇朗点了点头,便吩咐道:“都别吵了,这件事儿稍后再议,都给我去前厅!二丫头,你扶你娘亲回去,可别冻着了,一会儿来前厅一趟,其他人随我来。”一众人等跟随卫宇朗离开,苏世颜搀扶柳姨娘回去,将披下的长发高高束起,摸着镜子里的人儿……原来,她是这样的……

前厅

“臣参见涅卿王。”卫宇朗微微行了个礼,卫青天轻轻点头:“朽,参见王爷。”其余一干人全部跪满整个屋子,风云迟迟不见苏世颜,也没有让她们起来的意思,范氏没一会儿腿就麻了,像只肥蛆一样,在原地扭动,而卫雨莲哪儿吃过这种苦头,也扭动起来。风云一看,想,今日本来也是来收拾这两个人的,一不做二不休:“卫丞相!本王晓得您家大长老不爱跪拜之礼,但……礼行成夫人和小姐这样!是对本王有何不满吗?”

卫宇朗一转身,正看到范氏如一只肥蛆一样,扭来扭去,而卫雨莲则听到这番话,扭捏起来:“王爷……人家腿跪麻了,才……”涅卿王眼神一变,狠狠盯着卫雨莲,卫雨莲刚开始还有些惊慌,见目光没有移开,便故作姿态:“王爷……”卫宇朗此时发话也不好不发话也不好,干脆不说了。“哟,我说这大老远就闻见一大老股子味儿,原来是有只骚狐狸啊?”苏世颜走进大厅,众人一惊,把眼前这个扎高马尾的小姑娘错看成卫璃,卫青天和卫宇朗也惊呆了,太像了!“你说谁呢!你个贱人生出的孩子!也敢跟本小姐比?”卫雨莲反应过来,她在骂她狐狸精。“若本小姐是贱胎,那你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咯?”苏世颜一抛前期的矫揉造作,众人才看穿,这是个计谋,但是谁都不想拆穿,也不敢拆穿。“你!”卫雨莲大怒,要站起来给苏世颜些教训,小腿肚子一麻,整个人又摔下去,苏世颜差点没笑出来:“妹妹,我也只是个小小郡主,一个王妃罢了,不用行此大礼,快快请起。”卫雨莲又羞又恼,想起刚刚涅卿王盯自己看来着,干脆鼓起勇气:“王爷……雨……”话没说完,风云低声说道:“庸脂俗粉!不堪入目!”虽说是低声,但让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卫雨莲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又轻蔑地笑道:“她苏世颜就不是庸脂俗粉了?谁知道陪多少男人睡过!像她这种花枝招展的女人……”

“住口!逆女!逆女!”范氏越听越觉得这丫头怕是疯了!赶忙制止。

“本王不是来和你们拉家常的,国库里有一部分银两有问题,本王是来查账的,青木,去账房把账本给本王抬上来。”青木点头,便直奔账房而去,苏世颜看着这跪了满屋子的人,怎么说也不合适,望向风云,风云也大概懂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大家别跪着了,父亲,大长老请上座。”待两人坐好后,眼见范氏腿麻的站不起来,“来人,没看到母亲和姐姐腿麻了吗?还不赶紧来扶一扶?”一众奴婢上来,三四个人拉不动范氏,苏世颜转身坐在侧边的椅子上,看着几个人合力拉起范氏。

一炷香后

青木旁边带着那个贼眉鼠眼的账房先生,先生手上抬着一本厚厚的账录,账房先生赶忙磕几个响头,才起身:“王爷,这是,范家的账目和卫家的账目。卫家账目由于老爷闭关,一直是大公子在打点,范家的账目,是夫人在打点。”“把范家的,先呈上来,给本王看看?”先生赶忙把刻有范字的厚本递上去,风云夜笙打开随意翻看翻看,不久嘴里念叨着“不错。”账房先生陪着笑:“范家和卫家的账目一直好好打点……”“本王是说!伪造的不错!”风云不紧不慢地一边说,一遍翻看账目,“颜,拿出来吧?”苏世颜从怀里拿出一本一模一样的账本,递给风云,风云慢慢翻看,账房先生慌张问道:“这……你什么时候偷的!”“你不会以为我去你那账房,就为了碰一鼻子灰吧?”苏世颜把玩着手上的囚奴,嘴角含笑。“你!”账房先生,瞪大双眼,范氏腿脚渐渐恢复,也掺合进来:“王爷,二丫头给你那本怕才是伪造的!我们怎敢骗您!”“你们的胆子可大了,我怎知道你们会不会骗我?”风云云淡风轻地继续翻看账目。范氏满额头汗珠,一颗颗滚落,眼看账目要翻完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我们伪造账目又怎样?给卫璃那小子下毒又怎样?故意克扣柳氏和这小贱人的月钱又怎么样?你们不敢动我,你们不敢动我!我背后可是一整个范家!”“哦?你的意思是这些都是夫人您做的咯?”苏世颜将长发盘起,囚奴插入发中,站起身径直走向范氏。范氏认定了,即使再权高位重,皇上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死人来得罪范家:“是!是又怎么样?柳氏不过一个落寞家族的女子,怎能与我宰相之女比?你个小贱坯子,还有你那该死的哥哥,就不该来这世上!”风云低眼轻笑,“夫人未免太过着急了,我和颜儿不过开您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啊,没想到。”风云反手将那本账本扔下去,范氏爬到账本前翻看,居然是……空的!被骗了!卫雨莲也恢复了知觉,站起来就往苏世颜面前跑,一边跑一遍露出锋利的指甲,向苏世颜脸上抓去,眼看无暇的脸上要多两道血痕时,苏世颜拔出囚奴,躲过卫雨莲的魔爪,反而在卫雨莲手臂上,留下两道刀疤。“啊!”卫雨莲捂着知冒血的手臂,瘫在地上。“范氏母女,欺君罔上,擅自扣留国税,害死我国功将,意图刺杀嘉慕郡主,霸占市场,按本国律法,当清空家产上缴国库,欺君,范氏一家死罪,念其女不是主凶,判处牢狱之刑二十年!”风云行云流水地说出刑法,立刻就有人出来将二人带走。即日,范氏一家被缴杀,并查出当年柳家资金的问题,是范家搞的鬼,杀害柳氏一族,且贪赃卫府的黄金五百两……卫雨莲即日行刑!将资金归还柳家,虽人口不多,但立刻发展起来……且收到急报,明日苗疆巫王——蚩战将带着他的女儿,蚩婉婉来中原和亲。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12日到6月14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1/6/20 20: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