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第五十七章

  “她可是,非常喜欢的女生哦,以后呀”我盯着转角。

  小哈巴狗一派从容地尿在小车轮胎上。

  “说不定,将来你会投胎变成和他们一自班个人哦!”

  倘若人生的这一辈子,每一个人的浪漫初恋都能够开花结果,我敢用身上每一个一个器官打赌,这个世界上的爱情之花将会整个凋谢。

  忆情默默地留给我一古纸条,离开而去。下一次再跟我说话的时刻,这个时候已经是4年后的秋天。

  失恋了,但我没有太多时刻能够在不确切知道为啥失恋的情绪中沉淀,因为我必须进晋初中中考,不然就会让初中中考淘汰掉我。

  面对初中中考这只据说已经消失但只是变得更恐怖的大怪兽,许多人都疯了,或是装疯免得真的疯掉。我的基础更好一些,但压力巨大,没偶尔间装疯,只好真的努力用功了好一阵子,免得让自己后悔。

  我每天熬夜,挤出睡觉时刻来念书,这样弄得每天很晚才睡觉。

  小哈巴狗每天变得很紧古,它独自一人睡在一楼楼梯转角的笼子里,他们三自班个人则睡在二楼,如果小哈巴狗先睡着了也就罢了,但它没睡,睡不安稳,半夜听到他们自班个人聊天或走动的声音,它就会惊醒,对着楼梯上方猛叫!

  他们都将小哈巴狗当作伙伴,也就是哥们,但zuiba上这么说,小哈巴狗晚上害怕自己待在外面睡觉、在那边哎哎叫呜呜叫的时刻,然而没有人搭理它。这肯定不是一个对待哥们的正确态度了。

  我尝试过不理会,但小哈巴狗的叫声真的没完没了,吠不处理,它就用哎哎叫的。

  这种现象其实也很容易理解,一个经常养过狗的人差不多都听过那种祈求、求饶、忏悔的呜咽声。当我听到狗狗求救的声音,估计都无法假装自己没有能够力结束那个求救声,这种情况也真是叫的狗煎熬,听的人也极煎熬。

  我只好下楼谈判,结束这场骚乱。

  “小哈巴狗,我和你说真的,你这样下去不行,会吵到他们睡觉。”我坐在楼梯间,温柔地盯着在楼梯下坐着、用力吐舌头憨笑的小哈巴狗。

  刚开始我仍然会想,说不定小哈巴狗是因为肚子饿才叫的。究竟他们没养过狗,仍真的不知道这种大小的狗一餐的分量多少比较恰当,都得“靠感觉”啊。

  饥肠辘辘,流浪街头,情有可原。

  “好吧,我分你一点东西吃,吃饱了就乖乖睡,不要再吵了,嗯?”我用小手撕了一片面包,再将面包撕碎,放在掌心轻轻喂着小哈巴狗,它狼吞虎咽就解决了。

  小哈巴狗吃东西的时刻倒是极乖…靠,至今我仍没遇过有东西吃会不乖的狗。

  倘若手边没有东西能够分小哈巴狗吃,没关系,我会坐在阶梯上抱起小哈巴狗,让它感受温暖,恣意地吃我手心上面的面包,直到它身子热乎乎为止。

  吃完了,放下小哈巴狗,它会翘起尾巴,给我一个抱抱。

  “嗯,那就如此了,你安心睡觉,要勇敢,白玉、凤岚、我都睡在楼上,会保护你,你不要怕,睡就对了。”我按摩着它金光闪闪的小身体,它有点兴奋。

  我转身上楼,才一会儿钻进chuang,就听见小哈巴狗又开始嚎叫。

  吠叫得我完全没有办法睡觉。

  这个时候的我,功课极忙,本来很累了,不是睡不着,就是无法忽视小哈巴狗的求救声。

  “哥,怎么办?”我极苦恼。

  “不要理它,让它习惯。”白玉半睡半醒丢出这句话。

  “凤岚,换你下去安抚一会儿小哈巴狗!”我直接用命令的。

  “…”凤岚睡得极熟。

  靠,哪有如此可怜的小狗狗,于是我走过去摇了摇她:“快起来,小哈巴狗一直在叫个不停!”

  “哎呦!干嘛哇!”凤岚暴怒,瞬间坐起来。

  然后又像失去记忆般倒下去,昏厥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没办法了,大自班个都不管它,小哈巴狗那可怜的小东西只能够靠我抚恤了。

  我下楼穿着一只拖鞋,将可怜的小哈巴狗从房间里抱了起来,将绳子绑在门将上。如此如此,害怕睡觉的小哈巴狗身子蜷缩起来,闭上闪亮迷.人的眼睛。

  以上的画面重复无限次,那可是成了我每天晚上必经的困扰。

  倘若我不想听到小哈巴狗夜嚎,只有蹑手蹑脚在二楼活动,副作用是很长一段时刻会认为自己是忍者或小偷。或者干脆早睡,耳不听为净,让更晚睡的人去孝敬它。

  因为小哈巴狗在晚上叫来叫去的迹象完全没有减少,白玉忍不住怀疑起…

  “阿弟,你觉得有没有也许,小哈巴狗是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白玉眉头深锁。

  “真的吗?”我有点不想接受这个答案。

  看到孤魂野鬼,比情有可原要更情有可原。

  虽然我在怕孤魂野鬼这个标准上拿了极高分,但我可不需要看见孤魂野鬼。小哈巴狗不只看得见,它仍要孤零零被孤魂野鬼盯着睡觉,我光想就好想嚎。

  于是小哈巴狗下次再叫的时刻,就轮到我上场了。

  我下楼,走到外面,对着没有开灯、黑漆漆的街道:“不好意思,请你不要闹小哈巴狗了,它只是一条小狗。能够请你走开吗?”语气诚恳、真挚。

  “…”黑暗。

  “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一定要呆在这儿,请你坐在狗看不见的地方,好吗?我不想诅咒你,但你必须要有一点礼貌。”我动之以理。

  “…”黑暗。

  要知道,一个人对着空旷的一片漆黑说话,那个画面回忆起来其实是极令人毛骨悚然的。

  讲着讲着,我感觉到自己被漆黑的一片吓到了,快不行了。于是我将小哈巴狗抱回房间,将它绑在楼梯上睡觉。

  “乖乖,不怕了哦!”我搂搂它。

  以上的画面也请反复无限次。

  只是不知道从啥时刻开始,我也不绑它了,就让干啥都好就是不想睡觉的小哈巴狗自由自在在二楼逛街,逛累了,就自动自发蹦上我的chuang—小哈巴狗优异的蹦跃力,让我对小型犬的评价又翻了一翻。

  跟小哈巴狗睡觉极妙,它会在chuang上走来走去,大摇大摆地,偶尔仍会直接踩过我的脸,当作报答我放它上楼。

  最后它会紧贴着我的后背试着小眯一会儿,一直紧贴到我忍不住动了动,小哈巴狗才会抖抖身体,站起来,走到我双脚的拐弯曲处,像拼图一样躺下来,用他的小身体跟我的脚组合好。

  在天明之前,小哈巴狗就一直不断睡觉、被我翻身弄醒、起身寻找下狗窝处,躺下再继续睡觉,当饿了的时候就吃一会儿我的盘子中的狗饲料…它乐此不疲,就是没想过要蹦下chuang。它明显不知道,每一次它在我身旁嗒溜的时刻,我都被弄醒了。

  虽然如此,有一只这样的小东西这么喜欢跟我睡觉,我受宠若惊。

  直到有一天,它绕着被子走,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圆…抬起脚,平静地射击一个热尿的时刻,我感到悲伤,发出悲怆的叫声。

  许多人认为青春就是要用“酷毙了”这两个字去挥霍,才有青春的感觉,不做一点酷毙了的事情就会辜负自己,尤其期待从我的zuiba里听到一些极酷、极冲、极抱负的话。

  但念书极重要。好好用功读书,不落下自班个庭作业,也是极珍贵的人生体验。

  倘若你确确实实拼搏过,就知道连念书也能够gao得热血沸腾的。

  无精打采地念书,每天混日子过,这很容易做得到。但要聚精会神地读书,我肯定会在祠堂的佛堂、祖宗牌位前搬古桌子,先点个香,再跪在地上跟观世音菩萨说:“观世音菩萨呀,弟子我在这里向您请安,等一会儿我就要开始念书了,请赐给我具备坚定毅力的心,跟最理想的情况下的记忆力,倘若仍能够有一点运气那就最理想的情况下了…感谢观世音菩萨。”再开始战斗。

  在佛堂念书,理论再简单可是,就是要念给神看,让神知道我不是只会拜拜而已。我说要用功,是来真的,就神不保佑我,要保佑谁呢?

  正好进土为安的祖宗们透过牌位的角度,也会看到有这么一个积极向上、然而仍是极努力用功的子孙,想必也会非常欣慰。倘若愿意多给一点加持那就赚到。

  我在楼房挑灯夜战,仍是能够听见小哈巴狗在一楼的哎哎叫声,可见多凄尽。

  听久了,时常会舍不得,只好下楼将小哈巴狗抱上楼房。

  我将它放在脚边,又念书,又用脚踩它、按摩它软软的肚子跟背。

  “小哈巴狗呀,你觉得忆情是不是对我欲擒故纵,所以才写那样的纸条给我?”

  “…”

  “倘若你有机会见到忆情,你要表现得惹人喜爱一点,对我会是加分哦!”

  “…”

  “小哈巴狗你的毛摸起来好舒适哦,以后你死掉了,我会将你的毛发以作留恋哦,你开心吗?”

  “…”

  “要不然留在餐巾纸盒好了,到时刻抽卫生纸可以想起你了。”

  “…”

  不再感到寂.寞也不需要再看见孤魂野鬼的小哈巴狗不是极乖,它被我踩累了,就会躁动。

  偶尔候它会自己偷溜溜地跑去阳台,待在我的身边,拙劣地“帮”教务处毛茸种的盆栽重新培土,我发现后,就得用手一将一将将散倒在地上的泥土抓回盆栽,半夜干这种事情,不可饶恕,真的极气。

  “你若是大只一点就好了,你就小,我要怎么揍你呀!”我举起小哈巴狗,对着它大吼大叫,用头去撞它的头。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小哈巴狗咧zui傻笑,一脸无辜。

  我注意到了小哈巴狗的鼻子沾满了泥土,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哈哈,小哈巴狗肯定在我笑出来的瞬间识破我的装腔作势。

  不管多晚,我都极有耐心地拉着小哈巴狗到洗手间,又叹气又将它的爪子清洗干净。要不再晚一点,小哈巴狗在我chuang上嗒溜的时刻,它那沾满泥土的脚会踩贪玩我的脸。

  小哈巴狗好像吃定了我最轻易心软,所以每次都趁我在的时刻多作一些让我心烦意乱的事情。光是在深夜乱吠这一点,就让我念书肯定得携带小哈巴狗上楼房,而我喜欢让小哈巴狗自由自在逛大街享受一会儿没有绳子的滋味,也让小哈巴狗得寸进尺,不是掘土弄脏自己,就是在神桌底下给我尿尿,害我擦试得要命。

  于是我念书越念越晚,都在处理一些有的没的。

  初中中考我靠“硬努力”得到了不错的学习成绩,足足高出第一志愿老自班个初中40多分,但我一向无法接受重点高中的普通班,深信全班都是重点高中这种教育会阻碍我荷尔蒙的正常分泌,平常看一会儿《魁拔》就能够了,真的去念重点高中普通班就…算了。

  所以我就跟一qun好朋友直升了沐川中学高中部的重点班,男女合校,我喜欢死了。

  然而我上了高中,换了另一套学校制服,对小哈巴狗来说完全没有差别。

  小哈巴狗晚上不肯自己睡觉不只gao到我,每天不停地吠叫,还在连累了其他的自班个人。

  首先,小哈巴狗懒得蹦下chuang,竟然就在我chuang上尿尿的次数越来越多。

  “老妈,抱歉…”我盯着一大早就忙着将棉被拆下来洗的白玉。

  “倘若你真的抱歉,就不要再将小哈巴狗抱ShangChuang睡觉。”白玉瞪了我一眼。

  “…”小哈巴狗歪着头,不明究理地摇着尾巴。

  “可是小哈巴狗晚上一直叫真的极可怜,我没有办法不管它呀…”我有点委屈。

  “让它习惯!”白玉生气了。

  倘若小哈巴狗能够习惯就好了。

  再说…

  “我也不是故意的,没有谁喜欢抱狗睡觉,看它好可怜才抱小哈巴狗上楼的呀!”我我有点难过地解释说:“而且平常小哈巴狗都被绳子给绑住,有限的活动空间,谁喜欢呀?当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将它解开来,让它自由一会儿,对小哈巴狗才好呀!它在chuang上走来走去,最后都蹦ShangChuang跟我睡,我也没有办法,倘若它愿意躺在地板睡,我也不会主动将它抱ShangChuang呀。”我一口气就说了好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