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异能回80年代 第十一章 摩托车

带着异能回80年代 一个赌徒 都市言情 | 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0-10-18 13:14
瀑布阅读
瀑布

第十一章摩托车

吃完晚饭,一家人一人搬张椅子坐院子里纳凉,今天的天气很好,夜空中万里无云,漫天的繁星不停地眨着眼睛,美轮美奂的如同神话里的仙境,徐安暗自感叹:上辈子一直为着生存忙碌着,竟然一直没有抬头看看如此漂亮的夜空;城市上空的废气的阻挡了星光,也阻挡了人的视线。

“爸,明天你明天要去县城了吧。”徐安问道。

“嗯,宝贝儿子,有什么想要的玩具吗,说吧,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回来。”老头子问也不问,马上就开始嘴里乱跑火车的打包票,整个一暴发户嘴脸,徐安暗自逼视着自己老头子。

“不是,明天我想一起去。”

“不带,”老头子想也不想,“屁大的小毛孩子,整天带着你算什么事!”

“那个,好像挣钱的主意是我出的吧,好像喝水不能忘了挖井人吧。”继续鄙视中。

“哦。”老头子抓了抓脑袋,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自己怎么就忘了这小家伙好像不是很好惹呢,好像论起打嘴仗,自从这小子会说话起自己就没怎么占到过便宜啊。

“你明天怎么去?”徐安继续打击自家老头子。

“呃?”徐宗君有点犯傻,忍不住又抓了抓头发,也是喔,怎么去呢?以前民兵训练的时候都是县武装部派卡车下来拉人的,上次去是搭乘镇上信用社里的吉普车去的,这次呢,怎么去?难道骑自行车去?只要想想骑自行车一个来回就要150多公里,徐宗君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现在可没有方便的城乡公交车给你坐。

忽然反应过来,盯着自己儿子:“这么说你有办法?”

“嗯,不好意思啊,我正好有个办法。”徐安点头承认。

“快说。”老头子有点抓狂,这叫什么儿子?耍自己玩吗?

“带我去。”徐安继续那出自己条件,毫不妥协。

“好吧。”老头子垂头丧气,作出妥协。样子如同打败了仗的公鸡。自己怎么就怎么也斗不过自己儿子呢,哪怕有一次也好啊,这样很打击作为老子的自信心的。自己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做老子的威严了。伤心哪,丢脸哪,想到这里,徐宗君禁不住悲从中来,眼泪哗哗的。

徐安也不再继续刺激自家老头子,毕竟刺激狠了还是有人会心疼的,“咱们村不是还有一台泰山50拖拉机吗,明天你买两盒烟,和支书商量一下,包管他借给你。”

徐宗君结婚前在长白山开过两年的拖拉机,工作就是进山拉原木。因此会开拖拉机,因此对这个徐安还是知道的,上世的后来徐安的家里也买了一辆拖拉机,徐宗君开拖拉机的技术相当之好,村里的几个拖拉机手都是他带出来的。徐安一直都认为开拖拉机比开汽车要难得多,上辈子徐安学会开拖拉机后在学开汽车,老师傅稍微介绍了一下,徐安就可以开得相当好,连老师傅也很惊奇。

“行吗?”徐宗君明显心动了。

“你是村里的电工,是村里拖拉机手的师傅,是生产队队长,和支书的关系也很不错,他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你我才觉得奇怪呢。”

“这不是成了沾村里的便宜了吗。”徐宗君还是有点犹豫。

多朴实的人啊,徐安在心里狂喊,“你明天回来给加上油不就行了,再说了现在没有什么农活,拖拉机放哪里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徐安继续鼓动。

“那好吧,明天我去试试。”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要给加上油就不是自己占村里便宜了,徐宗君这样自己安慰自己。

第二天,徐安和自家老爷子起了个大早,赶到支书家,递上两包烟把事情一说,支书很爽快,大手一挥,“没事,开去吧!”

父子俩拿着钥匙来到停拖拉机的棚子,徐宗君就要点火,徐安急忙拉住他,“爸爸,咱们今天又不拉东西,带着车斗干什么,把车斗卸下来吧,跑得快还省油。”

徐宗君想想也是,卸下车斗,父子俩开着扔下车斗的拖拉机头,拉风的如同高速公路上的手扶拖拉机一般奔赴县城而去。

去县城的路还是土路,但是路面很宽敞,也不难走,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赶到了王营长的驻地。

正赶上王营长从营地出来,看到开着拖拉机头来的父子俩,乐坏了;“嗨,我说,你们爷俩从那弄得这拖拉机啊?”

这次王营长热情更多了,看得出来,那500斤起的作用比徐安估计的还要大。

“村里借的。”徐宗君跳下车,说道。

“快快,里面请。”王营长赶紧朝里面让;“估计你们差不多该到了。”

到了王营长的办公室,大家坐好,徐宗君也不客气,直接切入主题,“王营长,今天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前几天咱们不是说过看看生意如何吗,现在我就是来和你谈长期合作的事来了。”

王营长也是快人快语,“我估计你今天来也是这事,听我那两个手下说你可是挣了不少啊。这次你还来找我,说明张同志你没忘了咱们,没说的,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这里的情况。”说着随手拿起一张纸,随手在上面写着,“我们这里三个连加一个运输连,总共30辆军用卡车,在保证我们正常军事训练的情况下,我们最多可以提供10辆车给你们,如果是短时期内,甚至可以提供给你们20辆,当然,这个时间只能是一个星期。”

徐宗君也不含糊,“根据这次的市场行情来看,这个市场还是很好的。这次我打算大干一场,回去我就打算抓紧时间进行水果收购了,山里的路不好走,有你们军队这些高通过性的卡车,运输的难题就解决了,根据我的估计,一个月以后就可以达到每天发五车货的规模,把十辆车分成两个班,正好循环过来。不过,以后如果需要扩大运输规模,王营长能不能给帮忙想想办法?”

王营长低头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要是偶尔一次还行,长时间的话肯定不行,我们赚钱是一回事,可是是以不能耽误了我们正常的训练为前提。”

“那王营长能不能帮我和周围的驻军牵个线,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帮我们的忙。”徐宗君想起徐安昨晚对自己的交代,转而问道。

“这倒可以,我怎么没想到呢?”王营长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

“好,到时候就要麻烦王营长了。”说到这里,徐宗君说着递上昨晚儿子口述,自己写好的合同,“王营长看看这个合同怎么样?合适的话咱们就签个字吧。”

不管什么事,还是签个合同有保障啊,白纸黑字到时候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好办,否则出了问题就很麻烦。

王营长结果合同仔细看起来,看了一会微微皱起眉头,“徐同志,怎么运费是每次350元啊?咱们不是说好的每次400元吗?还有这个每次每个出车的士兵补贴10元钱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王叔叔。”徐安代替自己老爷子开了口,“运费我们还是会按照400元/车次给,合同是350元,多出来的50元就随便王营长自己处理。至于那10元的补贴嘛,战士们跟着我们整天跑也是很辛苦的,就算是给战士们的营养费了。”

王营长转头望向徐宗君,徐宗君点头示意这是自己的意思。

得到肯定的答复,王营长内心剧烈的翻腾着:毫无疑问,那10元就是战士的好处费,要知道这个时候战士一个月的津贴只有6.5元,一个月出几趟车就比得上工人挣得多得多,而且这还是合理合法的,没有人说得出什么来。至于那多出来的50块钱,那完全就是给自己的好处费了,一趟车50,如果一天5趟车就是250,一个月就是7500,一年呢?王营长不敢算下去了,这可是天下白白掉下来的馅饼啊,而且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合同上也写好了,油料由甲方(徐宗君)负责,自己一方只要负责车辆的安全和及时的运输就可以了,基本上可以说出一次车就是白赚350元,按照一天出5趟车,一年出8个月计算的话,自己一年至少会为整个驻军挣来40多万,这是不可想象的,领导绝对不会说自己什么,只会夸奖自己的。王营长觉得自己晕的厉害,被如此巨大的一个馅饼击中,有种不是很真实的感觉。只要自己答应下来,自己就是真正的名利双收了,王营长想到,到时候自己就会得到领导的赏识,自己职务快速飞升指日可待。

“签啊!快签啊!!”王营长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最深处有个声音在狂喊,浑然没有意识到一个叫做徐安的恶魔正在拼命挥舞着自己手里三角钢叉,快速的摇晃着自己黑色的尾巴。

徐安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就是把王营长以及整个驻军都捆绑到自己的身上,在军队树立起一个自己的利益代言人。以后和别的驻军合作也是这样,必须要有自己的利益共同体,负责自己就永远不是安全的。只有这样,随着这些家伙逐渐往上爬,自己也就会越来越稳固。为了抓住这些家伙的小辫子,防止以后这些家伙反水,徐安会在每次付款的时候让他们写下一张400元/车的收据给自己,当然,这事后话,暂且不提。

王营长终于抵挡不住自己内心深处恶魔的抵抗,投降了,“好的,我签。”说着,拿起钢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王营长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签下了这张合同就如同签下了一张终身的卖身契,把自己永远的卖给了徐安。

终于签了,徐安父子俩同时松了一口气。现在就好办了。昨晚爸爸妈妈还在为自己拿出这么多钱而心疼不已,徐安一句话就堵住了他们的嘴巴,“没关系,让他们尽管拿,只要他们敢要,我们就敢给。拿了我们多少钱,就要给我们办多少事。如果他们敢只拿钱不干事或者还想反要我们一口,我就会让他们死的很难看。”话语掷地有声,包含着强烈的自信。

签了合同,意识到已经是合作伙伴了,王营长更加热情了,称呼也不知不觉改了,想起来这父子俩来的时候还是开拖拉机来的,皱了皱眉头,“对了,老弟,我们这有辆报废了的偏三轮,放哪里也没有用,你要是要的话我让战士们给你检修一下,你就骑回去吧,以后你来这也方便。”

军用侧三轮,型号长江750,俗称“跨子”,可坐三人,排气量750毫升,双缸发动机,采用摩托车少见的轴传动系统,动力强劲,越野能力出众,速度奇快,看过军事类电影或者对军事装备略有了解的朋友们都不会陌生,那可是天朝军队装备最多的一种摩托车,又分为军用、警用的众多型号,即使到了21世纪,天朝军队仍然装备了相当一批“跨子”,足可见其性能之优越。

“这个,合适吗?”徐宗君有点犹豫。

“放心吧,这样,一会你先用别的跨子练习一下,我让汽车连的家伙们好好收拾一下那辆摩托,估计下午就好了。我让你让大红纸把咱们的合同重新抄一遍贴到公告栏里,让战士们都高兴高兴。”王营长很明显是打算把事情都告知战士们,以掩盖自己占了便宜的事实,太狡猾了,徐安心里暗骂。

“好,那就谢谢张营长了。”既然如此,徐宗君也就不矫情,有便宜占,不占白不占;反正占了也白占,白占谁不占?再说自己还给他们这麽多好处呢。

徐宗君在宽阔的草场上狂练车技,没一会就听见一阵战士们的鬼哭狼嚎声,显然是知道了公告的内容,高兴地。立马也对这在练习车技的徐宗君热情起来,自己压箱底的本事也拿了出来,没办法,人家是财神爷啊。

吃了午饭,徐宗君继续回到操场上练习,很是乐此不疲。

下午,跨子修好了,王营长开着给送到操场上。徐安一看,嘿,好家伙,这哪是报废的家伙,简直就和新的一样。王营长得意的向徐宗君炫耀,“其实这家伙本来就是好好的正在服役的,本来我打算找给借口自己留下的,这下子便宜老弟你了。维修班的那帮子家伙听说是给你的,好东西全给你换上了,全新的火花塞和化油器,全新的缸套、连杆和曲轴,传动轴也换了全新的,电路全部检查了一遍,连备胎都给你换了个全新的。这么说吧,除了颜色稍微有点旧以外,整个车主要部件全都是新的,性能比新车还要好,老弟,你大胆开就是,我保证你开个十年八年的绝对没有问题。看得我都眼红,这帮子混蛋,平时干活也没见他们这么用心。”

“另外,”王营长神神秘秘的靠过来,小声说道,“以后车有点毛病就上这里来修就行,不用在外面花那个冤枉钱,油就在这里加,也不差你这点油。”

废话,除了你这里最近的修车点都在市里呢,你倒是会装好人。徐安没好气的想,不过这车跑路上估计也不会有人敢查。

下午3点钟,徐安父子打算回去了,王营长立马指示两个战士一人开吉普,一人开跨子,送徐安父子俩回家,到了之后俩大兵把跨子留下,开吉普回来,至于徐宗君,就委屈他自己这次开拖拉机回去吧。而徐安,则很没有义气的早早爬到吉普车里面去了。

一路上,两个战士可以放慢了速度,迁就一下徐宗君那并不是很慢的拖拉机,于是路上就出现了一拖拉机头、一跨子和一吉普车的怪异车辆组合,引得经过的村庄的人频频观看。

回到村子里,两位战士陪着徐宗君把拖拉机归还给村子,说什么也不肯去徐安家去休息一会,两人上了吉普车,一溜烟跑了。

回到家里,杨芝看到这父子俩去了一趟县城竟然开回一辆摩托车来,顿时感到惊恐不安,要知道整个镇上也就镇政府和银行分别有辆吉普车,派出所也只有一辆跨子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杨芝惶恐不已,手指着摩托车,问道,“不会是你们偷的吧?要是偷的,就赶紧还回去,给人家好好说说,兴许人家还不会追究你们的。”

徐安满头大汗:这都哪跟哪啊。

徐宗君赶紧把在县城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家里的大BOSS,以证明这摩托车是别人送的,不是偷的。

“真的?”杨芝怀疑的问,毕竟这事情有点离奇,转头又问向徐安,“儿子,妈妈知道你最乖了,来,告诉妈妈,事情是不是像你爸爸说的这样的。”

“真的。”徐安很肯定的点点脑袋,这当然还是很肯定的。

一直到做晚饭,杨芝的脑袋仍然被这天下掉下的巨大馅饼砸的晕晕乎乎的,依然不太敢相信现在自己家竟然也有了一辆摩托车。

这可是大事件,周围十里八村的谁家也没有过上自家这种好日子啊,杨芝感到自己脸上光彩无比。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11/1 0:4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