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仙语 第二十一章 别离意更浓

闲言仙语 红棉絮 玄幻奇幻 | 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23 03:46
瀑布阅读
瀑布

焰火晚会已进行过半,夜逐渐深了,但东郊却依然热闹异常,此时除了燃放烟花外,各处的戏台、舞台也表演起了各类戏曲、舞蹈、歌唱等节目,四处此起彼伏的响起观众们的欢声笑语、嬉笑怒骂,而在这繁闹所在之外,也有人在欣赏着这一切。

花海之中有花席,花席之上有花人。两个如花一样年纪的青年男女席“花”而坐,两人并肩跪坐着,不时说这个烟花好看,那个戏台的歌声好听,一边品尝林瑜带来的零食和萧泉上山自种的茶果,竟是有无穷的话题,不觉疲倦。

许久之后,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欣赏眼前的一切,虽然不说话,但似乎两人都知道他或她刚刚在看哪一团烟花、感怀哪一句歌声,也许是那徐徐的微风将彼此的心声吹向彼此吧!

“听说,那些仙人,有永恒的寿命,有无穷的法力,他们可以永远的看着世间的一切,你说这该多好呀!这烟花如此美丽,但也就那么一刹那,而且每年焰火节才看到,看不到的日子里还可以想象,但想象哪有亲眼看到的美和真切呢!可惜,人一生也那么短暂,也看不了多少次烟花,而且人死了呢,还能一直“想象”么?又或者......死是什么样的呢?死是一种终点吗,还是一种开始,或者是一个过程,就像睡着了到醒来之间的那段过程?若是这个过程,其间如果不做梦,那就是不能“想象”了,那就是什么都没有,像是一瞬间,又像是永恒......”林瑜先是憧憬,说到后面却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萧泉一呆,良久后才叹道:“这个问题,千古以来人们都在寻找答案,但没人能回答,或许正是这种未知,才使得人们珍惜活着的时光吧!”

似乎发现气氛有些沉重,林瑜轻轻捻起一枚果脯放入口中,侧脸盯着萧泉,萧泉察觉林瑜瞧着他,以为脸上有什么污渍,连忙抹了抹脸,奇怪问到:“我脸上有脏东西?”

林瑜不答,突然用手肘轻轻碰了下萧泉的手臂,取笑道:“小时候瞧你瘦瘦弱弱的,哎哟,简直是‘我见犹怜’,现在嘛,倒也长得秀秀气气的,还修炼了一身本事,平日里肯定遇到许多钦慕你的女道友吧!”

萧泉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两手一摊道:“在下一心修道,可谓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钦慕我的女道友嘛,我倒是想有,奈何没有!”

林瑜捂嘴笑道:“可怜!可怜!你说你师父没说可以回家多久,但是待个两三个月还是可以的,听说修仙之人亦可以成亲,我听我娘说,萧婶婶正在四处给你找媒人说亲呢,若是成了亲,你爹娘高兴了,你师父想必也高兴了,这弟子出去一趟竟然成亲了,这下观里的人口多了,将来说不得如何香火鼎盛呢......”

萧泉无奈气笑道:“好吧好吧,就尽情消遣我吧,过段时间回观里了就没这个机会啦!”

林瑜又笑了一阵,接着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不如叫你娘不要四处托媒婆找儿媳妇了,这近在眼前的一个,虽然普普通通,但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了!”。

萧泉一呆,随后反应过来,不禁捧腹失笑道:“你不会是在说你吧!”

林瑜见他如此,不禁气道:“怎么,不行呀!”

“不行了,哎哟,不能再笑了,要笑死我了,哈哈......”萧泉突然止住了笑声,怔怔的看着林瑜,林瑜此时不再生气,表情平静,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眼里仿佛有某种亮光在闪烁,比那映在眼里的焰火还要闪亮。

“噗嗤”一声,轮到林瑜捧腹大笑:“傻瓜,逗你玩呢!”

笑了一会,突然两人都不说话了,还是并肩坐着,只是都直愣愣的瞧着夜空中的焰火,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或许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我是凡人,就算是嫁人,我也不会嫁给修仙者!”林瑜轻轻说道,语气里有一丝说不明的意味,萧泉却明白。

“听说大多数修仙者,就算是成仙了,还是独身一人,按我这凡人的想法,希望你是那修仙者中的少数!”

“我......我不知道”萧泉叹气道,忽然想起了霍胡丽临走时吟唱的那句诗歌。

“之前听你说,未成仙之前,修仙者也是有寿元耗尽的时候,但境界越高则寿元越长,我希望你......不,请你一定要不断提高境界,甚至成为传闻中那遥不可及的仙!那时,一霎亦永恒!”

萧泉转头,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感受着她对于生命的独特理解,淡笑道:“天涯虽远,不断此时!”

一切尽在言中!

两人继续看着焰火,两人肩膀的距离还是不变,似乎心近了不少。

都说时间在指缝间悄悄溜走,但时间流逝何须悄悄呢,包括‘流逝’在内的任何形容它的词都是人们强加的对于时光的形容与感叹罢了,特别是欢聚后、离别时感触最深。

萧泉此次回家,五灵子没有言明时间,仿佛是让萧泉自己做主打算似的,似乎萧泉在家呆上了几年都没问题。萧泉已在家里待了近三月了,来时赶路花了近一个月,若算上返回的时间,这一趟离开山门也半年有余了,虽然师傅没有言明时间,但是既然拜入了观里,做了个修仙者,作为观里唯一的弟子,不仅师傅尽心栽培,且有治病救命之恩,也当早点回观潜心修炼,继承衣钵道统,方不负师门之恩。

萧泉的父母也是如此想的,于情,两人如今近花甲之年了,确实希望萧泉能陪伴终老,但于理,若非飘渺观医治根除萧泉的病患,现在怕已是天人永隔了,且孩子如今又有着修仙的机缘,虽万般不舍,却也只能狠下心肠了。

最近几天萧泉都不再访亲探友了,只陪着父母,或是一起到有闲楼听书,或是一起郊游踏青,一家人仿佛不知道即将分别,没有丝毫离愁别绪。萧泉将每一个片段都清晰的记在心里,或许是离别后,能在梦里重温这一刻吧。

这天上午,天气清朗,阳光和煦,萧泉一家人正坐在院子里闲聊,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宁和,忽然,萧泉平静的向双亲道:“爹、娘,我回观里去了。改天得空再向师父告假回来。”

萧氏夫妇没有惜别感伤,仿佛面对这一刻已经做好了许久的心理准备,两人只是含笑的点头,萧泉磕了头,起身平静的走出院子,他感受到身后父母凝望的目光,他将这目光放在心里,将自己目光望向远方。

林瑜正在医馆给病人抓药,见门子进来说萧泉送来一个包裹,林瑜连忙跑出医馆,街上熙熙攘攘,却哪里还有萧泉身影......

月朗星稀,人烟稀少的的旷野被月光照亮了不少,隐见一个身影在急速飞奔,前方的惊风壑惊风未起,漆黑一片,安静得可怕,仿佛是通往九幽的入口,身影在壑边站定,祭出一个白玉盘般的器物抛到惊风壑上空,接着腾身而起站在玉盘上,玉盘光芒一闪向前飞出一段距离,身影再抛出一个同样的玉盘,在前面的玉盘光芒黯淡掉下壑底前踩上新的玉盘,如此数次,便过了惊风壑,方站到地上,身影接着向前方黑铁林疾驰而去,不久便在一个寒雾茫茫的水潭边站定,看着缭绕交缠的雾气久久出神,这人便是返回山门途中的萧泉了。思索良久,眼神从略微呆滞逐渐变得清朗灵动起来,微微吐了口浊气,返身走出密林,沿着狭长谷道疾驰而去。

半月后,清晨,云雾山区深处,飘渺观山底不远处的云雾一阵翻滚,萧泉一闪而出,虽然赶了近一个月的路,但丝毫不觉得疲惫,深深吸了一口山门那清新的空气,顿觉身心俱轻,三步做两步飞奔上山拜见师父去了。

五灵子和往常一样,只要无事就一直在大殿的画像前冥思修炼,五灵子没有问话,只是嘱咐像往常般潜修自可,萧泉离开后便迫不及待的往竹林水泉走去......

“嗯~!”一声轻悠绵长呻吟声从水泉处传出,萧泉泡在清凉的泉水里,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享受着泉水的滋润,从世俗中回来,萧泉的心境没有被尘染,反而因为这次经历让他领悟繁多,故一回到修仙界,就进入了清静的修炼心境中。他很喜欢这个感觉,这种与万物融为一体的感觉。

天地元气缓缓进入窍穴经脉,滋养锻炼四肢百骸,丹田里的那雾气越来越浓了,但无论如何吸收炼化天地元气,就是达不到凝聚成液的哪一步,回观里也有几个月了,萧泉也将这个情况请教过五灵子,五灵子也将自己炼气九层时的情况与体会告知过萧泉,但却与萧泉不同,且五灵子天资卓绝,在炼气九层也不过十天,就破镜进入筑基了,只是嘱咐萧泉不可焦躁,多到通达阁翻阅各代弟子心得笔记,潜心感悟。此外,五灵子闲暇时,便指导萧泉炼丹、炼器、阵法等,修炼生活开始充实忙碌起来。

时光就这样过去了,萧泉也迎来了十九岁生日,没人和他庆祝生日,不过今天萧泉却非常高兴,因为他经过十几次失败后,竟然练出了一炉凝气丹!躺在鼎炉底的那焦黑药丸堆里的三颗翠绿丹丸就是他最好的生日礼物。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11/29 3:5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