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牛传奇 第三十五章 辛巴达 (上)

铁牛传奇 茶溪云海 武侠仙侠 | 浪子异侠 更新时间:2020-08-02 06:54
瀑布阅读
瀑布

大明水师带着丰硕的成果,离开忽鲁谟斯继续往前驶去。

这日宝船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岛,白色的沙滩像丝带一样环绕四周,岛上绿草茵茵花团锦簇,高大的椰子树随处可见。林中一座美轮美奂的房子面朝大海,巨大的穹窿屋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好美的小岛啊!”郑和赞不绝口,“铁牛王,有没有兴趣到岛上去走走?”

这么好的提议铁牛当然不会拒绝,两人带了十几个水兵乘坐小艇朝岛上而去。

丁大力赤着双脚在沙滩上又蹦又跳,好像一个快乐的小孩子。前面鼓起了一个小沙丘,他赶紧跑过去兴奋地挖了起来,不多时便挖出一只沙蟹。

铁牛赞道:“行啊!大力,想不到你还有这手绝活。”

丁大力说道:“我从小生活在海边,有时候就连睡觉都在沙滩上,对这些肯定很熟悉了,什么蛤蜊,沙蟹,蚬子,每天都能捡很多。”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小时候,无忧无虑,没有烦恼,多开心啊!“铁牛王,你的童年呢?”

“我的童年?”面对丁大力的提问,铁牛陷入了沉思。是啊!每个人都有一个值得回味的童年,自己当然也不例外。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我一生下来妈妈就死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爸爸,主人连一口米粥都舍不得喂就把我送给了别人。他家还有两头和我差不多大的牛犊,对我总是没有好脸色,有好吃的便将我挤到一旁,有好玩的就一把抢走。我稀里糊涂地长到了半岁,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村长命人把我绑了起来,还要杀我。这个时候师父来了,他救了我,又带我上了武当山,教我练功,读书,学医……”这是铁牛第一次向别人吐露心声,说到动情处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

丁大力却是听得泣不成声,“铁牛王,原来你的童年这么悲惨啊!有时候我会抱怨自己的命为什么那么苦,现在看起来我还是相当幸福的,最起码我还有父母疼爱,也没人打我骂我,更没有人要杀我。”

“大力,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一定不要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要发愤图强,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铁牛鼓励道,“你现在就在改变自己的命运,你想过没有,如果上天把你生在一个大富大贵之家,我敢肯定你绝对不会加入军营,又怎能领略到这么精彩刺激的航海生活呢?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啊!如果家里有钱我也不会去当兵了,说不定现在过的就是收租放贷,喝酒看戏的地主生活,那真是白到世上走一遭了。”丁大力感慨地说。

“喂,你们是干什么的?这是私人海岛,不允许外人进入,快滚。”一句粗暴的叫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从从林中走了出来,胡须浓密,眼露凶光,右颊上有道两寸来长的刀疤,好像一条丑陋的蜈蚣趴在脸上,更增添了几分凶相。

“谁家的狗没有关好放出来乱咬人?”铁牛冷笑道。古语有云:“敬人者,人亦敬之;不敬人者,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私自进入别人的地盘是不对,但有话可以好好说,何必出口成脏呢?

壮汉勃然大怒,执法不成反被对方奚落,这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放狗咬人是吧?那我就放给你瞧瞧。”手指塞进口中,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汪汪!”随着几声犬吠,林中又奔出来两个人,每人手中牵着一条高大的藏獒,呲牙咧嘴气势汹汹,若不是被人用力拽住狗绳,估计早就扑了上来。

“总管大人,有什么吩咐?”两人来到壮汉面前弯腰请示。

“小子,你不是挺横的吗?再横一个给大爷看看?”壮汉左手叉腰,右手指着铁牛骂道。

“犯不着和一个小人物生气,这样只会让自己失了身份。”郑和一把拦住正欲发飙的铁牛,上前笑道:“兄台,就算是私人海岛也不能这么凶啊!我们只是在这里玩玩,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又没有损失什么。”

哈哈,这回怂了吧!躲在后面不出声,却让别人替他出头,我还以为他真有几把刷子呢!原来也是一个软蛋。壮汉嚣张地叫道,“原本你们只要离开我就不予追究,但现在行不通了,那小子一定要给我道歉。”

铁牛白了郑和一眼,“还做滥好人不?对付豺狼丢骨头不管用,只能用榔头。”

“是我的错,你行你上。”郑和讪讪地笑了笑赶紧退到一旁,自己难得忍气吞声一回,怎么就遇上这么个不长眼的家伙呢?算了,还是让铁牛王去修理他吧!

“道不道歉?”壮汉走上一步,唾沫星子四处飞溅。

“如果我说不呢!”铁牛仰头望天,眼睛微眯,冷冷地说道。

水兵们开始替壮汉感到悲哀,他们很清楚铁牛王的脾气,如果他对某一个人带着冷笑,眼神不屑一顾,那就表示他已经生气了,而且火气还不小,这好比现在这样。反之,倘若他板着脸严肃地教训一个人,并且还骂得很凶,那就表示他很欣赏很在乎这个人,丁大力就恨不得每天都被他骂一次。

“不道歉我就放藏獒咬你们。”壮汉冷笑一声,“它们可是连老虎都不怕,你们几个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连老虎都不怕?这恐怕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铁牛摇了摇头,这两只藏獒虽然像小牛犊那样强壮,但是真要和老虎打起来,只怕一巴掌就被它拍死了。自己曾经和泰格交过手,老虎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了。泰格是我的好朋友,怎么能让这两只小狗和她相提并论呢?这是对丛林之王的侮辱。

“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们肯定会走,但不是现在,最起码也要玩到太阳下山。”铁牛淡淡地说,“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道歉,我就当你是无心之失,不和你计较了。”

“我明白了,你们就是故意来捣乱的,这可怪不得我了。乌格,库林,放狗!”壮汉毫不犹豫地下了命令。

“大黑,小黑,上!”狗奴笑嘻嘻地把手中的绳索松开,两条藏獒便迫不及待地扑了过来。

“有段日子没有咬人了,牙齿痒痒的挺难受,今天可得好好拿他们几个练练牙。”两条恶犬都是同样的想法,往前纵身一跃,张开血盆大嘴朝水兵们咬来。

铁牛上前一步把小伙子们护在身后,双臂齐出抓住两个狗头互相一撞,只听“砰”的一声脆响,这两个畜生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所有人都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头骨碎裂的声音,刚才还杀气腾腾的藏獒转眼间就变成了两条死狗。

狗奴傻眼了,大黑小黑的战斗力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徒手捏死它们,这家伙还是人吗?不对,这家伙还是吃草的牛吗?

“你……你竟敢杀了我们的藏獒,有种的就别跑。”壮汉大惊失色,转身跑回林中去搬救兵,慌乱中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他连滚带爬地朝前面跑去,口中不停地嚷着,“快来人啊,有人闹事。”

铁牛轻蔑地笑了,“多叫些人来,我等你。”

没过多久,壮汉便领着二三十人出来了,有的拿着刀枪,有的挽着弓箭,这次藏獒来了五六条,就连他胳膊上也站着一只半人高的金雕。还别说,这样的装备也算得上豪华了,难怪他敢有恃无恐。

“把他们都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许逃了。”壮汉就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无比威严。

铁牛忽然觉得意兴阑珊,就凭这些人自己还真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水兵们不甘示弱地拔出军刀,战斗眼看就要一触即发。

“拉丹,叫他们助手。”忽然林中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便走出来一个年轻人,十八九岁年纪,明亮的眼睛,高高的鼻梁,长得很是英俊。他朝郑和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那个叫拉丹的壮汉低着头,恭敬地说:“好的,主人。”一摆手家丁们老老实实地退到他身后。

郑和笑着说:“把家伙都收起来吧!”

“是!”水兵们齐唰唰地把刀收回鞘中。

“拉丹,给这几位客人道歉。”年轻人严肃地说。

什么?道歉?我没听错吧?拉丹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自己尽职尽责地守护小岛,不但没有得到表扬,反而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跟几个外地人道歉,那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呢?

年轻人脸色一变,厉声喝道:“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吗?”

拉丹心有不甘地走到郑和面前,弯下腰说:“对不起。”然后悻悻地退到一旁。

铁牛眼中多了一丝赞许之色,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明白事理。

刚才的事情年轻人全都看在眼里,他对拉丹刚才的表现非常不满,作为一名总管,处理问题简单粗暴,毫不讲理,这怎么行呢?难怪以前就有不少人向自己投诉拉丹,说他嚣张跋扈仗势欺人,自己还有些不相信,原来所有传闻都是真的。看在他和父亲几十年交情的份上,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还是不知悔改,一定把他赶走。年轻人强忍心中的不快,走到郑和面前双手抱拳说道:“各位,是我管教无方,请见谅。”

“你太客气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郑和还是懂的。

年轻人见郑和衣饰华丽,随从众多,举手投足之间自带一股威严,应该是个大有来头的人,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仰慕之情。他生平最爱结交朋友,经常为了那些狐朋狗友一掷千金,像郑和这等风神俊朗的人物哪里肯错过呢!热情地说:“我叫辛巴达,欢迎来到我的海岛观光,请问你们来自哪里?”

郑和对这年轻人也是心生好感,礼貌地说:“我们来自天朝,航海经过这里时见这个小岛很漂亮,就不请自来参观一下,没想到发生了一点误会。”

“难道这些船都是你们的吗?“辛巴达指着远处气势恢宏的宝船惊骇地说道。

郑和自豪地说:“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我的祖国像这样的船多得数不胜数。”

辛巴达惊地张大了嘴半天都合不拢来,心中像翻腾的海浪一样久久不能平息,过了好一会儿才心悦诚服地说:“我一直以为我的祖国巴比伦王国是最强大的,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虽然我没有去过天朝,但我可以想象得到她肯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巴比伦王国只能排第二。你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请你们去我家用餐,千万不要拒绝我。”

辛巴达这样热情,郑和当然不好意思拒绝。大家一起朝林中走去,道路两旁种满了鲜花,假山凉亭点缀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绕过一个碧绿的泳池,终于来到那座比宫殿还漂亮的房子前。

大门口有个一丈见方的铁笼,一只威武的狮子正伏在笼内打盹,见到有人靠近忽然爬起来“嗷”的一声咆哮,把拉丹身后的几只藏獒吓得瑟瑟发抖。

养只狮子看大门,这个辛巴达的爱好还真是与众不同,铁牛觉得有点意思。

打开镶金的大门,脚下是厚厚的波斯地毯,水晶灯架上点满了明亮的蜡烛,墙壁和家具都镶嵌着黄金做的饰品,到处金光闪闪,奢华得有如一个皇宫。

尽管郑和见多识广,也不禁暗自咋舌,这个辛巴达还真是有钱,难道家里是开金矿的吗?

巨大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银质的餐具,辛巴达拍拍手,二三十个仆人鱼贯而入,端着美酒捧着美食。每位客人身后都有两名仆人服侍,一人则捧着毛巾水盆,另一人则斟酒夹菜。

“请!”辛巴达举起了酒杯。

“谢谢!”客人们也举起酒杯向主人表示感谢,宾主双方开怀畅饮,交谈甚欢。

“拿酒来。”拉丹拍着桌子叫道,被辛巴达骂完之后他就躲在房间里一个人喝着闷酒,常言道“酒入愁肠愁更愁”,这话当真没有说错,往日香醇无比的美酒此刻竟如白开水一般索然无味。

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端着两壶酒推门进来,正是先前放狗咬人的乌格。他先是殷勤地给拉丹倒了杯酒,然后又愤愤不平地说:“总管大人,今天的事情我们全都看在眼里,你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主人太不给你面子了。”

“乌格,还是你了解我。”拉丹大为感动,“辛巴达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啊?我和老辛巴达是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兄弟,他能成为巴比伦的首富我可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看到这条刀疤没有?当年若不是我扑上去挡了这一刀,老辛巴达早就被强盗给杀死了。做首富?我呸!做鬼去吧!”他指着脸上的那条刀疤怒不可遏。

这道刀疤是拉丹为辛巴达家族建功立业的军功章,以前有事没事他总喜欢拿来炫耀一番,所有的家丁护院都对他的忠心护主万分崇拜,可此时这条刀疤却像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到头来我又得到了什么?连一套像样的房子都买不起。”拉丹越说越气愤,“辛巴达只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有个这么好的父亲留下万贯家财任他挥霍。像他这样的败家子,迟早有一天会败光所有财产去大街上要饭。”

“以您的才能屈居在主人手下实在是太不值了。”乌格也深有同感,“虽然您是位高权重的总管,但在主人眼中也只是个比我们高级一点的仆人,他不高兴了还不是照样拿您当出气筒?”

拉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端人的碗服人所管,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谁叫他有钱呢?”

“理是这个理,不过……”乌格说了半句赶紧打住自己的话。

“不过什么?”

“小的不敢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但说无妨。”

乌格考虑再三,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您刚才也说过,主人迟早会去要饭,与其让他把钱送给那些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不送给您这个大功臣呢?以您的才能去打理这些财产,肯定会比现在赚得更多,我们这帮兄弟跟着您也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说完之后他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拉丹惊讶地望着乌格,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真是人不可貌相,想不到这家伙虽然长得猥琐不堪,说起话来却这么有水平,这是一个人才啊!

拉丹背着双手在屋内不停地踱来踱去,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嘴角带笑,他的心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交战,是继续做一个忠实贫穷的仆人,还是去尝试一下当首富的滋味呢?

乌格睁大眼睛紧张地望着拉丹,有这么难以抉择吗?难道自己看错了人?

终于,拉丹用拳头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捶,咬着牙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我就是因为太仁慈了才会过得如此潦倒不堪,如果再错过这个机会,我这辈子可就真的完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想办法去杀辛巴达,你去联络几个信得过的兄弟,事成之后财产人人有份。”

“好的,好的……”乌格忙不迭地点头,然后欢天喜地的出去了,为了能够说服拉丹,他可是思前想后考虑了很久,担心这个蠢货非但不听自己的忠告,反而五花大绑把自己交给辛巴达那就糟糕了,幸好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这也充分证明自己的眼光是正确的。

“心狠手辣,见财起意,总管大人果然和我一样都是同道中人。现在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以后再想个办法把这个有勇无谋的家伙除掉,那时我就是巴比伦的首富了。”想到这里乌格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8/15 2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