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战旗美如画——大宋岳云传 第八章 月儿诱敌(求花求评求收)

惟愿战旗美如画——大宋岳云传 溪山未见 军事历史 | 历史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7 12:00
瀑布阅读
瀑布

月亮高高挂在天穹,相州府进入了宵禁。店家全部关门,除了巡逻的士兵,街道上也见不到行人。

在这静谧的时刻,突然,城门外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赤足狂奔的小姑娘,一路冲进了火把映照的城楼的光芒里。

她拼命拍打着已经关闭的城门,惊恐万状地喊着:“开门啊,救命啊!”

这尖利的喊叫划破了黑暗,惊动了守城的卫兵,卫兵拉开城门一道缝,厉声喝道:“什么人?”

可是,待他看清眼前只是个十一二岁的白衣小女孩,脸上身上脚上尽是泥巴,连鞋也没有,他不禁骂不出口了。

“喂,出什么事了?”他稍微缓和了口气。

女孩见了他,像见到了救星,大哭起来:“叔叔救命!”

“怎么回事?”卫兵问。

女孩揪住他边哭边道:“叔叔,我爹娘是生意人,到相州来拿货。想赶时间走了夜路,谁知在山里遇到了土匪。他们抓走了我爹娘,幸亏我躲在草丛里才没被发现。”

土匪?卫兵心中一紧,忙问:“什么样的土匪?”

“他们有马,有刀,有好多人……”小姑娘语无伦次地回忆着,一边张皇四顾,突然,她看到了城门上贴的画影图形,像被蛇咬了一口,目光发直,浑身发抖,惊恐地尖叫起来,“是他,是这个人!”

这个人?什么?莫非岳飞出现了?

士兵浑身一个机灵,如此重大军情岂能延误,急忙将小姑娘拽进了城:“走,跟我去见哈将军。”

府衙,完颜宗弼的行宫中,灯火阑珊。

昏暗的烛光下,铺着鹿皮的木榻上,完颜宗弼舒服地大吼一声,慢慢放开了身下的女子,盯着她满脸的红晕,调笑道:“小薇,我比你相公厉害多了吧。”

被唤作小薇的女人名叫王薇,约莫三十多岁,皮肤白皙,姿色尚好。她不敢回答,从榻上爬起来,含羞整理好衣裙,怯怯地道了个万福:“殿下,太晚了,奴家回去了。”

“急什么!”完颜宗弼慵懒地扣住她,故意笑道,“还没告诉孤王,感觉如何?”

王薇涨红了脸,似是而非地点点头,很是着急的样子,“殿下,我再不回去,相公要发现了。”

“放心,今晚秦桧被我派去整理藏书了,他是宋国的状元,人尽其用,不会那么早回。”完颜宗弼了然地微笑。见她松了口气,便接着问,“小薇,你就没有一点喜欢孤吗?”

“殿下英明神武,当然是小薇仰慕的……”王薇乖巧地回答。

凭良心讲,她贵为前朝宰相的孙女,当今大学士秦桧的夫人,曾经在江宁城呼风唤雨的人物,一旦沦为战俘,竟不得不被金国太子玷污,还不敢告诉丈夫,她起初也是痛不欲生。

可是,人就是那么奇怪,自从跟了完颜宗弼,他一家在俘虏营中的日子也好过起来,秦桧也能做点闲差,女儿叶子也跟着逃过一劫。

要知道,完颜宗弼的大军为了炫耀积威,后营总会带着挑选出的宋国俘虏,大多是有姿色的贵族女子和有才学的名士。女子们待的地方叫洗衣院,说好听的是帮军官们洗衣服,说难听点就是供金国将官解闷。

王薇就忍了下来,牺牲自己一个,成全相公和女儿也算有所得吧。

也许秦桧心里是有数的,但他从来没说破过,只是安慰她,寄人篱下,不要得罪太子殿下。

就这样,王薇甘心成了完颜宗弼的玩物,但是完颜宗弼这个人也算有点情趣,对她一家十分大方,还经常兴之所至许诺放她一家回去。

王薇为了这个诱惑,也就放下贵妇人的廉耻,与他尽情苟合,渐渐地,她竟有些离不开完颜宗弼了,作为男人,他确实比自己文弱的丈夫带给她更多愉悦。

“小薇,我决定过阵子就放你们回去。”今天,完颜宗弼又言之凿凿。

“殿下,此言当真?”王薇满含希望地抬起头。

“你这么盼望着离开我?”完颜宗弼并不似玩笑,饶有深意地盯着她的眼睛。

“不是,殿下,我……”

“好啦,我可没有薄待你。小薇,将来你们两口子在赵构那里发达了,可别忘了孤王。”

“绝不会的,殿下。”看太子的态度,王薇意识到他们久久盼望的那一天真的要到了。

可是,真要离开,她对完颜宗弼竟也有一丝不舍,目光里便有了几分留恋。完颜宗弼满意地捕捉到了。

就在这时,哈里图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惹恼了完颜宗弼,但是,岳飞这个名字一出来,完颜宗弼立刻摔门而出。

“大晚上的,什么样的小女孩?你跟里正核实过了吗?”他厉声质问。

哈里图答道:“已经核实,她自称叫月儿,各村里正都不认识她,她不是相州人,确实是过路的。”

完颜宗弼不由沉吟:“八字军中没有女人,更别说小姑娘,这么说,岳飞真的冒头了?他抓走这个女孩的父母,应该是害怕暴露身份。”

“殿下,我们不如趁他立足未稳,打他个出其不意。末将请战!”哈里图道。

“那个女孩能带路吗?”完颜宗弼问。

“小孩子现在很着急,只要我们说救她的父母,带路应该没问题。”

“事不宜迟,点起人马,立刻出发!”完颜宗弼果断下令,“把城楼上的人质带着。”

宋国俘虏营外的空地上,完颜赫敏提着一盏灯笼,皱着眉头端详着弟弟完颜成浩给她推荐的会吹笛子的师傅。

那也是个小孩儿,一身干练的短打,头上扎着男孩子的汗巾,满不在乎地抹着脸蛋,那脏兮兮的小手就在脸上留下了印子。

赫敏狐疑地看了一眼弟弟:“你说,她是谁的……女儿?分明是个野小子吧。”

“姐姐,她真的是秦大学士家的女公子,秦叶子。”成浩搂了搂那小孩子肩膀,笑眯眯地介绍,“我的好朋友……她家没有男孩,她就是喜欢打扮成男孩呗,她是宋国江宁人,笛子是江南很常见的乐器。”

“是哥们!”那孩子立刻没好气地纠正他。

“对,对,叶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成浩讨好地看着她,“这是我姐姐,赫敏郡主,她武功可厉害了。”

“成浩,你看你没出息那样儿……”赫敏不满地瞪弟弟,连个宋国俘虏都能爬到他头上,没用。

“秦叶子,你教我吹笛子,要什么报酬?”赫敏直截了当。

“教我学功夫。”秦叶子很男人地吸吸鼻子,回答得也飞快。

“你有基础吗?”赫敏不屑地打量她。成浩立刻替她接上:“姐姐,叶子很厉害的,男孩都打不过她呢。”

“那是你吧!”赫敏没好气地讽刺弟弟。

就这样,三个孩子私下的交易达成了。这时,赫敏发现了营中有兵马调度,她脸色微变,立刻追了上去。

赫敏追到行宫内,完颜宗弼正对哈里图做出发前最后的交代。赫敏听了个清楚,她眉心蹙起,思索了一阵,却什么话都没说,上楼回了闺阁。

“啪”,隔壁的窗户推开了,探出赵婉柔穿着睡衣的上半身,“哟,好难得耶,最喜欢给君上出主意的小郡主竟然哑巴了?”

“我有什么想法,轮到你来操心?”赫敏冷笑一声,拉开自己的房门。

“我是担心,没有你的聪明主意,哈将军会不会损兵折将呀?”赵婉柔依旧笑嘻嘻地。

“赵婉柔,你敢咒我父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赫敏粗暴地一掌关上被推开的窗户,“睡你的觉,多管闲事。”

点苍山中,手持火把的金国骑士们在山路上疾驰。来到一个较为平坦开阔处时,哈里图马背上的月儿姑娘喊道:“将军,就是这里!”

队伍停下,哈里图警觉地观察四周,这里四面都有山坡阻挡,仿佛一个谷地,可不是兵家作战优势地形。但是,地上新鲜倒伏的草显示这里不久前确有人迹。

哈里图问月儿,“小姑娘,这山里的样子都差不多,你真的确定爹娘在这里被抓走的?”

“我确定,因为那里有一座塔,我记得。”月儿手指前方山坡顶上。

哈里图眺望了一下,确实有座塔。可是,这一路并未遭遇八字军,难道他们跑得更快?

他有些不确定,举头看看天,月亮已经偏下去了,黎明不远了。正好这里地势平坦,他决定不冒进,传令扎营休息,天亮再搜索。

走了半夜,士兵们也疲劳了,纷纷下马小憩。

负责看守岳云的士兵将他绑缚在一棵树上,自己则歪倒在旁边的草地上打盹。

月儿扭捏地对哈里图道:“将军,我……我……去林子里一下。”哈里图估计是女孩子要方便,就挥挥手。

很快,除了周边负责警戒的卫兵,其他人都抓紧睡眠补充体力。

岳云合眼假寐,渐渐月亮沉入山外,一只小狐狸从他身后的树干旁悄无声息地钻了出来,悄悄咬断了绑缚的绳索。

岳云从怀里取出赵婉柔给他的那个微型火石,与小狐狸耳语几句,小狐狸迅速咬住火石,然后,她再次消失在丛林里。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0 3: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