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战旗美如画——大宋岳云传 第七章 城楼上的夜(求花求评求收)

惟愿战旗美如画——大宋岳云传 溪山未见 军事历史 | 历史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6 12:29
瀑布阅读
瀑布

完颜赫敏想着心事,匆匆回到闺阁,还未进屋,就听见屋里传出优美的乐声。

一推门,只见一个长发及腰、穿着宋国款式浅黄色蛱蝶绣裙的窈窕女孩正在吹奏她放在床头的竹管,曲调婉转悠扬,动人心弦。

赫敏勃然大怒,冲过去一把将她推了个趔趄,夺过竹笛,骂道:“赵婉柔,你这该死的贱人,你敢动我的东西?”

被唤作赵婉柔的女孩扶着桌角才站稳身子。她与赫敏年纪相仿,也生得美丽,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赫敏健美红润,这个女孩却苍白柔弱,瓜子小脸上一双含水清眸我见犹怜,纤腰不及一握,整个人仿佛一片柳絮,让人担心随时会被风儿吹走。

也难怪她经不起赫敏这一推,而赫敏只不过用了指尖的一点气力罢了。

“你的东西?哼,”婉柔气势上却未输,讽刺地笑道,“这笛子上明明写着别人的名字,你不是偷来的,就是骗来的,要不就是抢来的。”

原来这乐器叫笛子,赫敏总算知道了。但是婉柔的话令她进一步被激怒,“休得胡说!是他……自愿送给我的。”

“哈哈哈,别不要脸了,谁会自愿送给你呀,”婉柔愈加尖刻地笑道,“我看,你又是穿了宋人的衣服出去招摇撞骗。”

“闭嘴!你敢这样跟我说话!”若是平时,赫敏就懒得理她了,赵婉柔私自拿她的东西不是一回两回了,谁让父王故意安排她们两个女孩住隔壁呢!

但今天,刚从村里回来的她心头窝着一股无名的火,看到赵婉柔居然拿了竹笛还吹得那么好听,火山终于喷发了,她对她大吼:“赵婉柔,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亡国的帝姬,我父王可怜你才收留你,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随时掐死你!”

婉柔似是一愣,没有料到赫敏今天的表现失常,不过,她并不怕她,目光迎上去:“谁亡国了?我哥哥在临安当了皇帝,你眼瞎了。”

“呸,有本事回你的汴梁皇宫啊!”赫敏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地向她耳边道,“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这就是你所谓大宋国。”

婉柔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她正要组织点什么话来反攻,忽然,完颜宗弼洪亮的嗓门随着脚步传来,“你们又闹什么啊!”

婉柔马上改变了脸色,撇下赫敏,娇滴滴地扑进完颜宗弼怀中,一脸委屈地哭道:“君上,郡主她……又欺负我……”

“敏敏,婉儿身子骨那么弱,你就不能让着她点儿……”完颜宗弼轻抚婉柔的背,一边责怪女儿。

赫敏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面无表情,突然大踏步向外走去,经过他们身边时,她美目射出寒光,一字一顿道:“赵婉柔,从今天起,我不管你怎么讨好我父王,你只要敢再动我的东西,哪只手动的我就剁掉你哪只手。”

赫敏冲下楼梯时,迎面碰见了弟弟完颜成浩。

看见姐姐的脸色,成浩乖巧地往旁边缩去,谁知赫敏一把拉住他:“成浩,给你个任务,去宋国俘虏营中找个会吹笛子的人来教我。”

岳云被绑在相州城楼上,楼下的城门口贴满了岳飞的画影图形,完颜宗弼四处派人放出话去,八字军匪首岳飞的儿子在他手里。

天色渐渐暗下来,金兵营地的操练场上,赫敏拭去额头的汗水,将双刀放回武器架上。

“敏敏,你的刀法越来越精进了,”完颜宗弼赞许地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没有全力以赴,什么原因?”

“我只是不喜欢赵婉柔和我住在一起。”赫敏冷淡地回应着。

“敏敏,你那么聪明,难道不明白父王的苦心?你是父王亲生的女儿,赵婉柔怎能和你比。我今日对她好,不过因为她是赵构的妹妹,迟早是一颗有用的棋。”完颜宗弼笑呵呵地开解道。

“那父王打算怎么处置你今天抓回来的棋?”赫敏突然转移了话题。

“那小子?先示众几天,”完颜宗弼沉吟片刻,“如果能让岳飞上钩最好,如果不能,就杀了他祭旗。”

火把映照城楼,周遭一片雪亮。

赫敏提着一个篮子,慢慢登上了城。“郡主……”士兵们一齐施礼。

“有动静消息吗?”赫敏问。“没有。”守城将官回答。

“你们先退下,我有话问他。”赫敏下令。

“岳云,”她踱到他身边。

两次照面,他对她毫无好感,所以岳云选择无视。不过赫敏这次并没有发作,向远方眺望一会儿,仍然接着问:“你觉得……你父亲会来救你吗?”

“不会。”岳云淡淡地说。

“为什么?”

“你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他来这里不是送死嘛,怎么会来。”

“但是,你毕竟是他儿子,他不可能坐视不理。”赫敏又道。

“如果他真像你们说的那样,是八字军的首领,那他绝对不会来。因为牺牲那么多弟兄的性命,只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这样的事不是一个首领应该做的。”

赫敏认真地听着,然后认真地点点头:“如果真的像你所说,你就会死,我父王会杀了你。”

岳云见她这样,全不似之前气焰嚣张,倒有些意外,便轻哼了一声:“所以,你特意来提醒我?”

“不全是,”赫敏嫣然一笑,利索地替他解开绑缚,从手提篮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他,“我是说,既然命不久矣,不如吃顿饱饭。”

岳云打开盒子,果然香味扑鼻。

赫敏道:“这是特级小牛里脊,厨子可花了不少功夫。”随即,她取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打开自己吃起来。

岳云一时有些错愕,但小炒牛里脊真的很香哎,于是他也不客气地大口吃了。

两人沉默地吃了一会儿,赫敏瞟了他一眼,咕哝道:“确实有胆,死到临头还吃这么香。”

眼看着热腾腾的一盒饭要吃完了,赫敏忍不住又道:“看在我们都是小孩儿的份上问你,你真准备一个人在这儿等死啊?”

“不是一个人,”听她说出孩子气的话,岳云居然笑了,“这不还有你陪着呢。”

“你……”赫敏气得跳起来,“我不想理你了。”三两下又将他重新绑起来,红了脸气鼓鼓地跑下楼梯。

城楼下,赵婉柔目送赫敏离开的背影,纳闷地问一个士兵:“郡主上城楼做什么?”

士兵道:“哦,我们今天抓住了八字军匪首的儿子岳云,郡主是去审问了吧。”

岳云?婉柔琢磨着这个名字,转身也上了城楼。

虽然她是宋国帝姬,属于俘虏的身份,可是从小就被完颜宗弼抚养,饮食起居与郡主无二,所以士兵们也不得不当她是个主子,不敢拦阻她。

岳云看到又来一个女孩子,心中疑惑,怎么才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又是一个郡主吗?怎么是宋人打扮?

婉柔打量了他很久,突然问道:“刚才来的完颜赫敏郡主,是不是抢了你的笛子?”

笛子?岳云一怔,原来她叫赫敏,想起府学里的事,愈加奇怪,怎么这个姑娘会知道?他沉吟了一下,含糊地说:“也不算抢的。”

“真的是你送给她的?她有什么好?”婉柔叫起来,显得非常不悦。

“你是谁?抢的还是送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岳云觉得莫名其妙。

“你……”婉柔咬着唇,“我是好心提醒你,你不要上了那个妖女的当,我告诉你,她是世上最狠毒的女人,你不要听她花言巧语。”

“我又不认识你,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岳云淡漠地转过目光。

“那你现在就认识我。”婉柔上前几步,与他四目相对不过几寸,“记住我的名字,赵婉柔,我是宋国的帝姬。”

她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是一只镶嵌着精美红宝石的微型火石。

她将火石放进岳云的衣襟,轻声在他耳畔低语:“宋国新皇赵构是我亲哥哥,若你将来见到他,把这件信物给他看,请他发兵救我。”

她的话和她的行动都让岳云惊诧万分,他不由困惑地问她:“你为什么给我?”

婉柔的气息吹佛到他脸上,笑靥浅浅,眼若秋水,“因为你不一样,我和完颜赫敏一起生活了多年,你是唯一一个能让她心乱的人。”

“喂,你是不是太轻率了点?”岳云被绑着双臂,无法取出火石还她,只得急道,“你怎么确定我就能见到你哥哥?我就一定会帮你?”

婉柔意味深长地回眸一笑,款款离去,心中暗道:“你能不能见到新皇、何时见到他不重要,你拿了我的东西,这些年,就不能忘了我。”

夜色越来越浓,岳云强制自己从刚才的纷乱中脱离出来,集中注意力思索眼前的处境。

突然,就在他身边城楼柱子的背后,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岳云不由大惊,月儿!

城楼周边照的明亮,中心楼阁反而有些阴影,所以守城的士兵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只这么小的狐狸。

月儿跳到岳云背上,躲在他和柱子形成的空隙里。

无论他在哪里,小白狐出色的谛听能力都能让她找到他。她趁着安娘不注意,从伏波神庙跑了出来。

岳云见到月儿,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他悄悄问:“月儿是不是够勇敢?”

月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于是岳云对她耳语了几句。

小白狐跳到城楼的阴影里,转眼就不见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5 1:2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