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天王 第二章 再起波澜

大秦天王 朱利安 军事历史 | 历史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3 14:24
瀑布阅读
瀑布

寿光二年四月,长安城东海王府。

大堂之上,苻坚眉头紧锁,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而侍奉在他身后的三位近侍邓羌、吕光和吴云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大堂之中两边列席坐着的五个人,也是一声不吭地看着苻坚。

许久,苻坚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沉默,长叹道:“连辛牢辛尚书这回都被陛下杀了,陛下着暴行真是一日比一日过分了。”

左手边首席的一位约五十多岁前后、头发有些花白,但精神却十分矍铄的老者接着说道:“仅仅是因为宴会上担心群臣醉酒失仪而没有劝酒,就被陛下当场射杀,辛尚书死的也太冤枉了。”

老者的这句话如同是火种一般,一下子将整个大堂中所有人的谈兴都给激发出来了。

“老师说的是,辛尚书功勋卓著,却惨遭横死,如今辅政大臣仅剩下太师鱼遵一人了。”坐在右手第二席的苻融不无感叹的说道。

“吕老师,梁中丞,陛下如此倒行逆施,朝中大臣难道就没人劝谏吗?”苻坚忍不住问道。他虽袭爵东海王,又是皇室宗亲,但由于因为要为父亲守孝,苻坚已经足足有一年半没有步入朝堂了。对于朝中之事,除了定期来府上教导的老师吕婆楼和偶尔来拜访的宾客们的口头传述以外,其他他都是一概不知了。

坐在左手第一席、一个年约三十来岁上下、长相平平却十分英武的中年人苦笑道:“怎么会没有人劝谏?陛下欲修建渭桥,金紫光禄大夫程肱以妨碍桑农为由,劝谏陛下,结果被陛下截去四肢惨死。陛下的舅舅左光禄大夫强平也曾借天变,劝陛下爱惜公卿,不要妄开杀戒,结果连至亲至贵之人的劝谏,陛下也是充耳不闻,把强大夫也杀了。眼下朝中汉臣也好,氐臣也罢,哪个不是人人自危朝不保夕,谁还敢多说一句话。”

御史中丞梁平老愤愤的说道:“陛下若只是乱杀朝臣倒也罢了,我等公卿本就知道伴君如伴虎,都早有随时被诛杀的心理准备。可如今陛下的滥杀无辜早已经超过了朝臣的范围,连一般的伶人、平民也难逃一死。”

“此话怎讲?”坐在右手首席、与苻坚和苻融一样因为为父守制而蛰居家中的长兄符法不无好奇的问道。不等吕婆楼、梁平老二人回答,坐在右手末席,从一开始就一直一幅咬牙切齿状的强平之弟强汪抢道:“那个狗昏君能做出什么好事?他让宫廷舞队的男女伶人当他的面脱光了交合。这些伶人虽然地位卑微,但哪像他这般无耻,自是不应。这昏君就令人剥下了这些人的面皮,还逼他们跳舞。这还不算,他出游时在路上看到一对兄妹,硬是要逼着人家兄妹俩乱伦,兄妹俩不肯,他就将两人生殖器都割了下来,之后乱刀砍死。”

强汪一边说着,一边气不过,右手一抬,猛的一巴掌拍在了座椅的扶手上,只听得“咔啦”一声,座椅的扶手被强汪一巴掌生生拍断了。强汪痛心的说道:“先帝一世英名,姐姐也是精明强干,怎么他二人结合竟会生出这么一个畜生来!”

强汪显然已经是气愤难当,早已忘却了君臣之份,不住的咒骂。符氏三兄弟害怕隔墙有耳,连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强汪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于是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一个人默默的生气。听完几个人的叙述,符氏三兄弟也是唏嘘不已。

“原本以为陛下只是要清理汉臣,非汉人的官员们袖手旁观,当陛下杀雷丞相时,众人又以为再无道也总不至于同族相残。如今强大夫被杀,陛下这屠刀也终于挥到了我们氐人的头上了。”符法叹了口气说道:“原本对陛下抱有幻想的人如今已经一个个都对陛下失去了信心。漫说是汉人,即使是氐人也是满腹怨气,真不知道父亲当年为何要护着陛下。”

当年符生因为天生独眼,加之性格乖僻,符洪非常讨厌这个孙子,经常奚落责打符生。符健虽然心疼儿子,却也从来不敢从旁维护,怕违了父亲的心意。只有苻坚的父亲符雄每每在符洪责罚符生的时候从旁维护,符生才勉强活过了符洪统治时期,否则符生怕是早就在符洪的逼迫下被赐死了。

苻坚听兄长如是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父亲生性仁慈,眼看亲侄子遭爷爷迫害,又怎会不维护呢?不过事到如今,追究这些陈年往事已毫无意义,如何度过眼下的危机才是最需要担心的事情。

“梁中丞,老师,强大人,苻坚也知道诸位对陛下颇有微词,但我等既生为人臣,于此密议主上之事已是不忠,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了。眼下陛下行事不慎,我等应当尽力补救才是。”

听完苻坚这么一番义正辞严的话,原本还怒气冲冲的三人,也察觉到了自己失仪失态的地方,均露出惭愧的神色。苻坚接着说道:“雷丞相遇害,此事兹事体大,我担心羌人会因此作乱。关中一带羌人多居于此,一旦作乱到时候将是我大秦的心腹之患。希望梁中丞、老师和强大夫回朝之后,多多安抚朝中羌人官员,尽量降低此事带来的影响,同时也该加强戒备,防范外地羌人借此机会渗入关中作乱。再过不久我兄弟三人的守制就将结束,到时候我们便会还朝与诸位一同劝谏陛下。希望陛下能念及家父生前的恩德,听我等劝谏,否则我大秦……唉!”

“永固所言极是,是我等欠考量了。”梁平老道:“既如此,我与强大人这就去加强防备,告辞了。”说罢,梁平老与强汪一同起身告辞离去。于是大堂之中除了符氏兄弟和苻坚的三个近侍,就只剩下吕婆楼一人了。

“爹,您还不回去吗?”眼见再无外人,从刚才就一直侍立于苻坚身后,却一言不发的吕光终于忍不住问道。作为吕婆楼最为器重的一个儿子,吕光生的是高大威猛,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英武之气。从五年前吕婆楼被符雄聘为符氏三兄弟的老师之时,吕光就做为伴读常常伴于苻坚左右,出入符府。与符家家仆自不必说,连符氏三兄弟也从不把他当作外人,故此刻见梁平老和强汪离开,自是再无任何顾虑。

吕婆楼显然已经习惯了儿子这样,并不搭理他,转而对苻坚说道:“永固啊,为师有一个朋友,想为你引荐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苻坚听吕婆楼这么一说,不由好奇的问道:“师傅若有想要推荐的人,为何不直接一起过来呢?”

吕婆楼哈哈一笑,说道:“永固啊,凡成大事者,必有所不招之臣。此人乃是当世之大贤,永固你当同我一同去拜访,岂可轻易的召唤他人?”听吕婆楼这么一说,苻坚更加好奇了。迄今为止吕婆楼也不是第一次向自己推荐人才了,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神神秘秘过。

“师傅如此推崇此人,但不知此人姓甚名谁?”吕婆楼微微一笑,说道:“若说起此人名号,那可是大大的有名,想必永固你也早有耳闻了。此人姓王名猛字景略,原是北海郡剧县人,后举家迁至魏郡。早年游学四方,因为生性孤傲,所以并不为士人所看好,后隐居于华阴山。前两年桓温北伐,王景略曾亲自前往桓温帐中拜见,口谈天下事,桓温惊为天人。桓温南撤时,曾劝其一同南返,但王猛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拒绝了桓温的邀请。如今此人正在长安,不知永固是否有兴趣见一见。”

苻坚听闻王猛之名,也是大吃一惊,正色说道:“久闻王景略有经天纬地之才,如能相见,实在是我苻坚平生之大幸。但此人既是天下之大才,相见自不能马虎。老师,待我守孝期满,我当斋戒五日,择吉日亲自登门拜访。”

听到了苻坚这番话,吕婆楼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永固能有如此敬贤之心,甚好,甚好。既如此,老夫先行告退,与王景略知会一声。永固如能得到此人的辅佐,则天下不足定。”说罢,吕婆楼亦起身告辞。

寿光二年八月,结束了三年守制的符氏三兄弟终于重返朝堂,而几乎与此同时,一个震惊朝野的大事也发生了。羌人姚襄、姚苌兄弟二人借雷弱儿被杀事件,鼓动羌人造反,如今已经占据并州(洛阳一带),对关中虎视眈眈,一边厉兵秣马,一边遣人联络关中羌人,伺机进兵关中。万幸由于早有苻坚的提醒,早就有所准备的梁平老等人一举将关中暗通姚襄的羌人首领全部擒杀,暂时缓解了关中的危机。姚襄见秦已有防备,亦不敢冒然进军,于是屯兵洛阳,与秦军对峙。

寿光二年九月,长安城未央宫前殿。

由于符生即位后的大肆杀戮,朝中直言敢谏的大臣或被杀死,或弃官而去,朝堂之上一时奸佞云集,宵小当道。其中尤其以尚书左仆射赵韶、中书监董荣、司隶校尉赵诲等人,仗着皇帝的宠幸,气焰熏天。王堕、雷弱儿正是因为不愿与其同流合污,轻鄙他们,才被他们进谗言,全族被诛。由此,满朝文武对他们更是敢怒不敢言。

而此刻,朝中群臣看着赵韶等人得意洋洋的神色,心中不禁暗叫不好。符生自即位之后,不遇大事鲜有大型的朝会,眼看此刻朝中五品以上官员云集,加之赵韶等小人神色得意,众人皆心想怕是又要闹出什么风浪来了。

当符生坐上宝座后,满朝文武齐声高呼万岁。符生坐定后,用他那只独眼环视了一遍群臣后,开口说道:“众位爱卿,朕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鱼一跃而起,吞食了一棵蒲草,玄机不知所踪。不知道各位爱卿,有何人能知道此梦主何吉凶?”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均不知道符生着急文武百官,只为了说这么一个不知所云的梦境,到底是所谓何为。不过他们的这些疑惑,很快就由一个人为他们解开了。

只见赵韶走出队列,说道:“陛下,此梦乃大凶之兆。”见赵韶站了出来,百官心里暗暗一惊,心道不好。此人平日一贯无风三尺浪,这次站出来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端来。

听了赵韶之言,符生故作惊讶的问道:“哦?赵爱卿,不知此梦作何解?”

赵韶朗声说道:“蒲草者,本我大秦皇室之国姓,当年太祖武惠皇帝因蒲符同音,加之民间有谶语云草付应王,故而更蒲姓为符。陛下梦见蒲草被吞食,则此梦当应有人要篡夺我大秦符氏之江山。”

符生佯装惊惧,连声追问:“赵爱卿既可解梦,当知此人是谁,快速速与朕讲来。”

赵韶也故作神秘地说道:“陛下既然梦见的是大鱼吞食蒲草,可见此人定是与鱼有关。而梦境主谋朝篡位,则此人当在本朝颇有声望并且位高权重。依微臣愚见,鱼者,生存于江海之中,本朝与鱼和江海有关有位高权重者,只有太师鱼遵和东海王苻坚二人。”

赵韶此言一出,朝堂之上顿时一片哗然,虽然明知赵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张口,就想干掉两个重臣。尽管符生一向残暴导致已经没有多少人敢于劝谏,但在这种内忧外患之时,很多人也就顾不上危险,纷纷为鱼遵和苻坚辩解,而当事两人之一的苻坚一幅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的样子,鱼遵则是一脸慨然赴死的神态。

眼见朝中越来越多的人为二人喊冤,董荣又跳了出来,说道:“陛下,臣近日听闻长安城中盛传一则民谣,民谣中有一句话是东海大鱼化为龙,男皆为王女为公。陛下,这民谣之中的东海,不正是东海王苻坚大人的封爵吗?而这大鱼,正合太师鱼遵的名讳,陛下不可不防啊。”

“陛下,民间民谣,尽是妄言,不可轻信,望陛下明察!”光禄大夫见赵韶和董荣步步紧逼,赶忙站出来劝道。

“强大夫,你这话不对吧。”司隶校尉赵诲阴阳怪气的打断道:“想当年我太祖武惠皇帝正是因为民间有谶言曰草付应王,方更姓为符,果然应验,开创了我大秦的江山。照强大人这话,莫非我太祖皇帝也是轻信妄言之人了?”

赵诲的这一番话,说的让强平一时无法反驳,不由得气结当场。而赵诲、董荣、赵韶等人则是自以为得计,一幅洋洋得意的样子。赵诲这一下抬出太祖符洪作幌子,一时朝臣中竟也无人可以反驳。

符生看到这一景象,也是十分得意,用他那一只眼睛瞟向苻坚、鱼遵,不紧不慢地问道:“东海王,鱼太师,你二人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苻坚看了看鱼遵,见他依旧一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尽管苻坚表面上一幅镇定自若的样子,但他心里也明白今天的情况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凶险万分,自保尚且不易,他人的安危则更是顾不上了。

只见苻坚不紧不慢的走出朝臣之列,对着大殿之上的符生深深的行了一礼,镇定自若地说道:“陛下,谶言民谣,皆是民心指向的代表,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民间既然有这样的民谣谶语,陛下又有梦境预警,自当小心行事,”

听见苻坚有如自暴自弃的一席话,满朝文武一个个面面相觑。苻坚一向以智谋深远、遇事处乱不惊而著称,为何在此生死攸关的时刻却一反常态?

只见苻坚不慌不忙的接着说道:“不过今番的这则民谣,却是与微臣毫无干系。民谣有云东海大鱼化为龙,男皆为王女为公。可是陛下,微臣一族本就是皇族,男女人众本就是王公。加上陛下所梦大鱼吞食蒲草,而微臣本就是符氏一族,岂有吞食自己之理?望陛下明鉴。”

苻坚的这番说辞可谓精妙无比,直接抓住了民谣及梦境中的薄弱环节,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原本以为此次苻坚必死无疑而沾沾自喜的赵韶等人顿时语塞。想不到自己精心编制的夺命杀招竟然如此轻易就被苻坚化解,而满朝文武则更是被苻坚这急中生智的应变能力所折服。只是这一番说辞虽然将苻坚本人撇的一干二净,但对于太师鱼遵则是大大的不利,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实属无奈之举了。

符生那只独眼冷冷的盯着苻坚,苻坚亦毫无畏惧的注视着符生,显得不卑不亢。良久,符生突然哈哈大笑道:“东海王所言甚是,当年若非令尊保驾,朕恐怕早已经不在人世,又何有今日九五之尊的殊荣?东海王一家忠君体国,自然不会谋反,想来民谣所指,确实不是东海王了。”遂即,符生话锋一转,转而对着从一开始便一言不发的鱼遵喝到:“如此看来,能够赢谶的只有鱼太师一人了。民谣谶语从来便不是胡说空言,向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况如今我大秦外患严重,对于任何危险都应当尽早处理。”言罢,符生独目中寒光一闪,命令道:“传令,将鱼遵一家男女老幼尽皆斩首,以绝后患!”

自从符生即位以来,先帝遗命的八位辅政大臣一一被符生以各种理由诛戮,仅有鱼遵一人残存至今。鱼遵内心早知符生迟早要对自己下手,是以每次上朝都有一去不归的觉悟,因此今日飞来横祸,鱼遵既不辩解,亦不求饶,竟是坦然受之,而朝中群臣也无人再敢劝谏。

而苻坚、符法、苻融三兄弟经此事一闹,也已经明白了符生对自己已存杀心。虽然这一次靠着苻坚的急中生智侥幸得脱,但从此苻坚兄弟与皇帝符生之间的隔阂也日渐加深,秦国的政坛继续笼罩在一片阴云密布的环境之中。

正所谓内忧外患,内部自己不稳之时,往往外部的忧患也就越发显得突出了。在秦国上下日夜为符生这个暴君而深感头疼之时,羌人姚襄、姚苌的军队再次蠢蠢欲动起来,一场兵祸悄然降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6/5 9: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