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天王 序章 风起云涌

大秦天王 朱利安 军事历史 | 历史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0 12:46
瀑布阅读
瀑布

公元三百五十一年,一个全新的政权在关中大地崛起了。氐族首领符健在长安自称大秦天王、大单于,改元皇始,并于次年称帝,国号秦。

“少主,少主!你慢点!慢点!”长安郊外的原野上,只见两匹马一前一后的奋蹄疾驰。为首的一名少年约摸十四五岁年纪,容貌俊伟,双目炯炯有神,一脸怡然自得的轻松模样,时不时还放开缰绳,挥舞马鞭,仰天长啸。而不远处紧随其后的一名少年则满脸惊慌,一边策马紧随,一边连声高呼。

“子兰,你怕什么啊。咱氐人虽然与汉人杂居已久,但这骑马的本事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这马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不会有事的。”为首的少年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回头冲身后的少年喊道:“将来战场厮杀,难道你也如此胆怯?这可不像是跟着我苻坚一块长大的人啊!”说罢,苻坚又挥鞭抽了一下马匹,越发的加速狂奔。

身后的少年见状也赶忙连加几鞭,胯下的马一阵吃痛,于是一声嘶鸣,狂奔起来,不一会就赶上了前面的少年,两匹马并驾齐驱。少年左手握住自己的马的缰绳,右手就势抓住另一匹马的缰绳,然后双手同时一扯缰绳,两匹马顿时同时停了下来。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令人叹为观止,少年的马术之精湛,可见一斑。

少年见马已经停稳,苦笑着对苻坚说道:“少主,你是氐人,我是汉人,我只是从小个从小跟随少主长大的奴仆,少主若出了什么事,大王还不活剥了我。”

苻坚听少年如此说,不由得脸色一沉,厉声喝道:“吴云吴子兰!我说过多少次了,汉人也好,氐人也罢,都不过是上天创造的生灵,没有任何区别,我不看轻于你,你又为何要自己看轻自己?”吴云听到苻坚这番话,不由得默默的低下了头

苻坚见状继续说道:“当年正是因为汉人轻视我们,称我们为胡人,晋室才被匈奴人刘聪公婆两京,被迫南迁。冉闵也是因为挑动胡汉对立,下达杀胡令,最终众叛亲离,身死国灭。将人区别对待,本就是取乱之道,你既然是我的近侍,又怎能有这样的想法?”

面对苻坚的这番追问,吴云无言以对。诚然整个大秦境内,依然存在着强烈的氐尊汉卑的思想,氐人欺压汉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在东海王府,或者确切来说是在苻坚的身边,这一现象到确实少见。无论是苻坚本人,还是和自己同样为近侍的邓羌和吕光,对于自己也从来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盛气凌人的样子。正因为如此,吴云才早已在心中暗下决心,要一生忠于自己侍奉的这位氐族“小王爷”了。

苻坚眼见吴云已然知错,态度顿时缓和起来。他用手一指远方,对吴云说道:“子兰你看,这片关中大地,八百里秦川。当年始皇嬴政和高祖刘邦,都是以此地为根基,方才完成一统天下的伟业。只可惜后世不施仁政,不恤万民,才使江山一再易主,如今落入了我们氐人之手。”

苻坚顿了顿,继续说道:“当今天下群雄并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关中乃用武之地,只要能够稳居关中,伺机而动,我大秦亦有一争天下之资本。若关中不稳,则我大秦亦危矣。而现如今若想安定关中,这先一步就是要消除胡汉矛盾。这些年陛下南征北战,我大秦在关中的武力根基算是已经打牢了,只是这胡汉平等……唉,恐怕还尚需时日啊。”

吴云听到苻坚如此说道,慌忙劝阻道:“少主,这话您在我们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可不敢在他人面前乱说。万一被奸人告发,怕是会被治一个妄议朝政意图谋反的罪名啊。”面对吴云的劝谏,苻坚不为所动,笑道:“子兰你多虑了。目下我大秦西有凉东有燕,北有代南有晋,四面是敌。此正是我大秦上下一心共同御敌之时,哪会有人在这种时候同室操戈呢?何况父王深受陛下信赖,就算有人想要对我不利,也要考虑考虑父王的权势,谅不会有人如此无谋。”

吴云叹气道:“少主您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善良,太轻信于人。人心险恶,不可不防。近来主公身体欠佳,久未上朝。自古君恩难测,少主还是多留心些才好。”

见吴云如此担心,苻坚也不好再坚持,只得应了声自己以后会多加小心,便不再说话。

七月的关中俨然已经酷热难当,苻坚与吴云策马奔驰了半天,也渐感炎热,于是苻坚提议回长安东海王府。然而正当二人并马行至长安城西门外时,迎头撞上了早已经因找苻坚而奔的满头大汗的苻融。苻融一见苻坚,立时失声痛哭,说道:“哥,父王他……父王他殡天了!”

苻坚听闻此讯,如同五雷轰顶。虽说自打进入这年的春天,父亲符雄就因为身体不适,不再上朝。但由于桓温北伐军数破符健的秦军,势不可挡,符健被迫退守小长安。迫于形势,符健不得不下诏起用卧病在床的东海王符雄,令其于太子符苌一起领兵抵抗桓温。虽然起初由于符雄身体欠佳,战事不利,但随着符雄身体渐渐好转,这位大秦第一骁将也再度展现出其雄风,于白鹿原一战大破桓温,迫使桓温退军。此后更是领兵击败了占据了陈仓的王擢和司马勋,一举化解了因桓温北伐带来的危机。不久前符雄还在领军进攻雍城,却不想此刻传来噩耗,苻坚一时不敢相信。

苻坚连忙翻身滚下马来,一把抓住了苻融的肩膀,连声问道:“父亲是怎么死的?父亲是怎么死的!”苻融一边哭一边回道:“听随军将士说,父亲在进攻雍城的途中,突然于军中晕倒,就此高烧不退,不两日就一命归天。军医的诊断说是可能因为中暑引发的高热,加上父亲之前一直久病不起,因此才不幸病亡。此刻父亲的遗体已经运回长安,大哥正在家中安抚众人,但身为嫡子的兄长不回,无人主持丧事,故命我出来找寻。兄长,快随我回去吧,家中都乱成一锅粥了!”

苻坚自然不敢有片刻的耽搁,连忙随同苻融吴云一同向着东海王府奔去。苻坚此刻尚不知道,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在此时此刻,与他本人所设想的轨迹发生了巨大的偏差。这个原本打算与其父一样以一个王佐之才的身份了此一生的人,却在历史的浪潮的裹挟下,身不由己的被推向了历史的前台,走向了一条他不曾设想的道路。

皇始四年,公元三百五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氐族一代英杰符雄撒手人寰,皇帝符健泣血锥心,哀乎曰:“天不欲吾扫平四合,奈何夺元才之速耶?”遂追赠符雄为魏王,谥敬武,葬礼规格从晋安平献王司马孚之例。符雄庶长子符法晋封清河王、丞相,嫡长子苻坚承袭其父东海王爵位,加龙骧将军,末子苻融晋封阳平公。符雄一族继续受到皇帝符健的重用与信任,成为大秦朝中一股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

正当大秦刚刚摆脱了顶梁柱符雄病故的这一痛楚,紧接着又一个人巨大的打击接踵而至。白鹿原之战中与符雄并力击退了桓温大军的太子符苌亦因白鹿原一战的箭伤,终于同年十月于太子东宫去世。太子符苌深负人望,被符健寄予厚望,符苌的死令符健的精神再次受到沉重的打击。

为太子符苌办完丧事后不久,皇始五年,公元三百五十五年,符健册立三子符生为太子。符健的这一举动令满朝哗然。符生自幼不受祖父符洪的喜爱,生性暴烈,加之只有一只眼睛,因此群臣纷纷劝谏。然而符健因为一直觉得愧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再加上符生也屡立战功,符健于是不顾群臣反对,仍坚持立符生为太子。

大秦的动荡并未因新太子的册立而平静。在册立完太子后不久,皇始五年六月,符健便因为一系列的打击而一病不起。到了七月,符健的病情越发沉重。而就在七月五日,因不满符生被立为太子,太尉符菁发动政变,意图杀死符生取而代之。符菁对部下谎称皇帝已死,太子不仁,率兵进攻太子东宫。岂料当天符生正巧在西宫侍疾,不在东宫,于是符菁又转而进攻去西宫必经的东掖门。

符健听闻符菁谋反,于是强打起精神,登上端门亲自指挥平叛。符菁部众见皇帝符健未死,惊恐之下四散逃窜。失去了部众的支持,符菁很快束手就擒,并被符健下令处死。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符健最后的那点火星也被彻底耗干了。符健知道符生人望太低难以服众,于是任命了八位重臣为辅政大臣,并嘱托他们好好辅佐符生。

皇始五年七月十日,符健病危,急召太子进宫,嘱托后事。当所有事务吩咐完毕,符健终于与世长辞。次日,符生于灵前即位,改元寿光。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启,而一场更大的动荡,却也在其中暗暗酝酿着。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3 20:4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