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天王 第一章 辅臣遭诛

大秦天王 朱利安 军事历史 | 历史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0 09:50
瀑布阅读
瀑布

寿光元年(355年)七月十一日,长安城未央宫前殿。

大殿之上,新皇符生端坐在宝座之上,双手捧着一份奏章,用他那仅剩的一只右眼盯着那份奏章,脸色却早已铁青。

“啪!”突然符生暴怒的将奏章摔在玉阶之上,厉声喝道:“这份奏章,是群臣共同的意思吗?”见到皇帝这种状态,群臣早已知道符生已经动了肝火,胆子小的早已噤若寒蝉,哪敢有半点声音。

然而在群臣为首处站立的一个人却毫无畏惧,闪身出来,高声说道:“先帝任命微臣辅佐陛下,对于陛下,微臣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方可报效先帝之厚恩。陛下,自古以来天子治国,当以孝道为先,无孝不以为忠。如今先帝刚刚殡天,尸骨未寒,陛下便要改元。古礼有云,改元不逾年,非礼也。陛下当先为先帝操持丧事,服丧守孝,待明年开春再行改元,方合情理。臣伏愿陛下三思。”

众臣看去,说话的人正是先帝临终前指派的八大辅政大臣之一,尚书右仆射、太子太保段纯。段纯虽然是汉人,但因为博学多才,颇有谋略,因此符健生前十分器重他。符健在自己荣登大宝之后,更是任命他为太子太保,负责对太子符苌的教育。段纯对于符健的信任也是深为感动,尽职尽责,符苌也在段纯的教导下饱读汉家经典,不仅秉承了氐族骁勇的天性,更兼杂糅了汉家的仁义儒雅,因此深得人望。只可惜白鹿原一战符苌身先士卒,虽然大破了桓温的北伐军,但自己也身中乱箭,最后因箭伤英年早逝。符生被立为太子后,太子东宫的人马自然也就原封不动的被符健划拨给了符生。

只可惜符生可没有符苌那样的好心性,对于段纯的教导,符生不仅充耳不闻,反倒觉得段纯十分的碍眼。如今自己刚登大位,段纯便跳出来与自己做对,符生更是火冒三丈。但段纯毕竟是遗命的辅政大臣,符生虽然性情暴烈,但并不是傻子,他深知要对付这样一个人不能任由自己性情,必须要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能名正言顺的制他的罪。

段纯此番一站出来,符生虽然表面上虽然一幅震怒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暗暗窃喜。事实上今天朝堂上会出现这样一幕情景,恰恰是他符生本人精心策划的一起阴谋,其目的正是为了除去段纯这么一个碍眼的人物。

符生心知以段纯为首的这批汉臣由于受儒家文化熏陶很深,对于礼教一事自然就看的很重。于是符生故意在先帝过世的当天便宣布要改元,他料定自己此举必然会遭到朝中汉臣的反对,自己便可借机发挥,除掉段纯。此刻,段纯果不其然,率先站出来反对了。

符生冷冷地盯着段纯,他那只右眼中闪露出阵阵寒光。段纯虽然低着头,但也放佛感受到了符生的杀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段仆射,你说改元不逾年不合礼法,这一点朕岂能不知?先帝立我为太子,将神器授予朕,朕又岂能不感念先帝的大恩?然而尽管如此,为何朕还要如此做,段仆射可知其中缘由?”眼见段纯已然落入自己所设下的陷阱,符生心中狂喜,但却仍装出一副克制着盛怒的样子,连着问了段纯几个问题。

段纯站出来反对改元,本来就是就事论事,他哪知道符生心里的阴谋?对于符生这一连串的问题,他连想都没有想过,又岂能知道?于是他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恕微臣愚钝,微臣不知,望陛下明示。”

符生冷笑道:“段仆射所言,乍听合乎情理,实则乃包藏祸心的乱国之言!”

突然一顶大帽子扣将下来,饶是饱学如段纯,也是一时愣在当场,没反应过来。符生当然不会给他思考的机会,接着说道:“段仆射既然饱读诗书,岂不知顺时应势之理?天下太平,四民安定之时,礼仪教化自当为重。但观今日之天下,晋室桓温之北伐虽然受挫,但仍屯兵江北虎视眈眈,东边的慕容燕更是趁吾与晋大战两败俱伤之时陈兵边境,蠢蠢欲动。凉地张氏虽然看似安稳,但也是在伺机而动。我大秦四面是敌,如此险恶环境之下,国主新丧,国内一片哀痛。此等气氛之下,正是敌国入侵的绝佳机会。段仆射,你说是也不是?”

被符生这番话一说,段纯也没多加思索,便随口应道:“陛下所言甚是。正因如此,陛下此刻行此不孝之举,更会令天下人寒心呐。”符生摇了摇头,说:“段仆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大秦虽然入主关中,但终究不是汉人而是氐人,于汉人那套礼法,本就不甚在意。”

被符生这么一说,殿上的很多氐人官员不住的连连点头。他们本就不习惯汉人那些做法,耐不住符洪、符健两代都十分推崇汉法,他们才不得已附和,其实打心里早就想摆脱这些束缚了。符生见有大量氐族官员附和,情知自己的计划的最重要的一步已然达到。他的这条毒计最关键一步,便是要有氐族官员的支持。在刚刚看到氐族官员们的反应之前,他还担心这些氐人早已习惯了汉人那套,现在看来毕竟汉化不久,这些氐人骨子里还是反对的。

心里已然有了底的符生于是一改先前还颇为柔和的声音,再度厉声喝道:“我氐人入主关中,便是关中之主,汉人既然屈服,便是我氐人之仆。先帝仁爱,引用汉官入朝,是指望你们这些汉官去管好汉人。而如今,你们这些汉人反倒得寸进尺,妄图用你们那套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凌驾于我氐人之上,未免有些太放肆了吧!”

符生的这一番厉声呵斥,顿时惊的段纯满头大汗。知道此刻,他才明白符生的险恶用心。符生根本就是想利用改年号事件,借氐汉矛盾,一举铲除以自己为首的朝中汉官派系。想到这里,段纯顿时脸色惨白,声音哆嗦的回道:“微臣不敢,微臣只是……”

抓到先机的符生哪会给他机会分辩,接着喝到:“我大秦将士多为氐人,汉人那些思想我们根本毫不在意。我之所以改元不逾年,根本用心乃是想昭告将士,虽然国主新丧,但我符生既然已经即位,我大秦已然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大家不必过于悲伤,须知我大秦仍处于艰难危险的境地,将士们仍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保家卫国。朕的一番良苦用心,到你段纯的口中,反倒成了攻击朕不忠不孝的口实了?这诽谤主上,妄议朝政的罪过,你是逃不掉了!”

听到符生一下子将事情上升到如此高度,满殿皆是一片惊骇。要知道这个罪名一旦坐实了,便是满门抄斩的重罪,段纯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呼:“陛下,微臣绝无此意,望陛下明查啊!”

符生见他如此,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语气突然缓和道:“段仆射乃是前朝重臣,又是朕曾经的老师,朕也相信段仆射应该没有这样的想法,定是受了他人蛊惑。”但是还没等段纯因为符生的话而松一口气,他接下来的话则瞬间不仅让段纯再次面如死灰,更让满殿的汉臣吓得跪倒一片。只听符生说道:“不久前桓温北伐,声势浩大,一度攻入到长安附近。朕闻关中百姓无不夹道欢迎,朝中大臣也有不少人与桓温暗通款曲。多亏先帝有上天庇佑,加上魏王神武,我大秦才度过此番危机,迫使桓温撤出关中,不过桓温依旧盘踞江东伺机而动。先帝本欲在战后好好清理一番朝臣,但却因连遭魏王、献哀太子的接连过世,先帝更是因此一病不起,便无暇处理此事。然而先帝过世前曾遗命朕即位后一定要彻查此事,以防朝中心怀不轨的汉臣暗通晋国,再度入侵。此番劝朕不要改元不逾年者,尽皆汉臣。若不是段仆射本人的意思,那定是受了朝中那些暗通晋国之人的蛊惑了。段仆射不必担心,待朕将这些人都查出来,一个一个全部斩首,还段仆射一个清白。段仆射,你看如何呀?”

符生此番话一出,朝中汉臣一个个人人自危,连忙跪倒一片,段纯则更是彻底明白了符生的用意。他显然是要借将此事扩大化处理作为威胁,迫使自己主动认罪如果自己不这么做,朝中众多汉臣身家性命自然不保,而苟活的自己亦会成为所有汉臣的公敌。而若自己认罪,则自己一家老小则将无一幸免。面对如此毒计,段纯此刻已然无任何化解之,他必须在这两个极端的情况中做出一个选择。

段纯在经历了短暂的思想斗争后,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陛下,今番之事,臣并未受任何人蛊惑,朝中大臣忠心可鉴。是臣过于短视,无法体谅陛下之良苦用心,望陛下恕罪。”

符生见他如此,心中暗暗得意,声音中都掩饰不住奸计得逞时的那份得意的样子:“如此说来,段仆射对这诽谤之上、妄议朝政之罪,是认罪咯?”段纯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只得无奈的说道:“微臣知罪。”

符生见段纯已然认罪,杀人的借口已经彻底有了,于是大声喝道:“来人呐!着立刻押解罪臣段纯及其家属,尽皆斩首,不得有误!”

符生这命令一出,尽皆骇然。自古族诛之事常有,但往往仅仅限于男性及成年女性亲属,对于未成年的女性亲属,或没入掖庭,或充为官妓,倒也不会真赶尽杀绝。即使真有斩尽杀绝之例,于女性往往也是会留有全尸。然而符生这一命令,显然是要将段纯一家无论男女老幼不留全尸的斩尽杀绝。以段纯辅政大臣的身份和他所犯的罪行,这样的处置未免过重了。然而在亲眼目睹了符生一步步设套陷害段纯之后,又有谁敢出头替段纯求情呢?就连段纯本人,都已经放弃了叩头求饶,甘愿认命了。

寿光元年七月十一日,符生登基第一天,符健生前钦定的八位辅政大臣之一的段纯及其一族八十余口,尽皆被斩,朝野为之侧目。原本对符生继位颇有不满的汉官群体在符生的这一重拳打击下,从此不敢再有任何不满之言论,而同样对符生不满的氐族官员,则见符生刚一上台便打压汉臣,顿时对符生转为拥戴。符生凭借这一事件,让自己彻底坐稳了大秦皇帝的宝座。

正当汉族官员人人自危,而氐族官员各自期待着这位新君带领大秦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之时,又一个令满朝官员震惊的大事发生了。

寿光元年秋,中书监故文及中书令王鱼向符生上奏,言司天监观天象,客星在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乃皇帝之座,东井乃秦地。按天象占人,三年内国将有大丧,大臣将遭杀戮。

故文及王鱼的这份上疏,本意是想借天象来劝谏自继位后不断打压汉臣的符生,期望他能够修德以避祸。岂知符生在看到上疏后,哈哈一笑道:“此等天象,不足为虑。天道精微,既然上天已经明示,朕又岂能逆天而行?皇帝与皇后一心同体,帝座即后座,只要将梁皇后处死,这国之大丧之兆便可应验。太傅毛贵、尚书令梁楞及尚书左仆射梁安这三人均是先帝任命的辅政大臣,此三人若死,这大臣遭戮之兆,不就也应验了吗?既然上天已有旨意,朕自当上顺天意了。”

此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令满朝大臣一个个哑口无言。虽然情知符生这一番话属于诡辩之辞,偏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更兼害怕害怕惹祸上身,竟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皇后及三位辅政大臣惨遭杀害。

然而符生即位后的政治动荡到此仍未结束,在处死皇后及三位辅臣后仅仅一个月,寿光元年九月,又有两位辅政大臣,丞相雷弱儿和司空王堕因为与符生的宠臣董荣不和,又被符生找了个借口满门抄斩了。

直到此时,饶是原本窃喜的氐族官员们也被震惊了。从即位到现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先帝钦定的八位辅政大臣中的六位已经身首异处。先前只是屠杀汉族官员,因此氐族官员也乐得看着,如今连羌族族长、颇有人望的雷弱儿也仅仅是因为得罪了皇帝的宠臣这等小事就遭到屠戮,满朝文武顿时人人自危。而雷弱儿之死带来的震撼,远远不止于此。由于雷弱儿在羌人之中极有声望,如今无故遭诛,令羌人一个个心怀不满,一场巨大的动乱就在这种环境下暗暗酝酿着。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3 20:3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