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70章 中元夜招魂(2)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3-25 07:00
瀑布阅读
瀑布

此刻他俩直愣愣地看着眼前戴面具的俩人,心里一定在想这俩人是谁,居然能看到他们!

不过岳赟此刻却没心思给他俩解释,方才鬼门关大开刮出的阴风,把何清和段世友吓得够呛。何清害怕很正常,但段世友居然比她还夸张,此刻紧紧攥着何清的手,两条腿直打哆嗦。

“瞅你那点胆儿!”岳赟瞪了他一眼,又将目光转到了霍顿璞藓身上。

“阿爹……阿爹……”霍顿璞藓带着鬼面具,朝四周大喊着,虽然他阿爹近在咫尺,却看不见也摸不到,实属着急。

“行了,你阿爹在那儿呢……”岳赟指了指霍顿僧岑的方位,这个少年立刻顺着他所指望过去,但除了漆黑的夜色和若隐若现的雾气,什么都没有。

“岳教授……您是认真的吗……”何清懦懦地说着,段世友附和着点了点头。

岳赟没有回答她,直接将霍顿璞藓拽到身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在这儿呢……”

“我什么都看不到啊!”霍顿璞藓疑惑地看着他,眼睛都快憋红了。

“霍顿老爷子,你有什么要对你儿子说的吗?”小岸看着似要哭出来的霍顿僧岑,轻声问道。

“快走……”霍顿僧岑说道。

他无意间中签后,便想着出来找到儿子说清楚的,却是“关心则乱”,忽略了对方看不见自己。直到这俩戴面具的神秘人出现,他才能通过他俩将担忧告知。

小岸将霍顿僧岑的话告诉了霍顿璞藓。

“为什么?”霍顿璞藓一头雾水,没想到前几日刚见到的父亲居然在轰他走!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的死也没有那么简单……”霍顿僧岑突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冥府有人阻挠你?”岳赟面具后面的眼睛泛着诡异的微光,它说到此处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瞥了一眼何清和段世友,那俩就如同“保险丝”一样,意识齐刷刷地崩裂,晕倒在了地上。

“哎……这素质怎么当刑探……”岳赟叹口气,继续看向霍顿僧岑,“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你们是谁……我不能说……”霍顿僧岑警惕地看向他俩,岳赟朝小岸微微点头,小岸执手对着岳赟后背猛地一推,上官云月的灵体破体而出,只留下一具随即瘫软的躯壳。

“他怎么了?”霍顿璞藓恐惧地问道。

“没事……低血糖……”小岸轻描淡写地一说,似乎并不在意。

“上……上官……”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的任小兵此刻惊讶地看着她,若是他四肢能动,定会给予一个大大的拥抱。

“吾乃东北方天尊化冥府五殿耀灵真君阎罗大王……”上官云月正正身,说道,“尔等有何冤屈,速速报来,本府定会做主……”说完,她还朝小岸做了个鬼脸,问了句:

“这么说对不?”

“大人您……”对于这位“没六儿”的长官,小岸也只能应付性地点点头。

“上官,你做了阎王?”任小兵晃动着不太平衡的脑袋,上下打量着上官云月的灵体,忍不住惊呼了几声。

“叙旧待会儿再说……”上官云月将他的轮椅调了个头,不想看他一脸“崇拜”的花痴模样。

“霍顿老爷子,你可以说了……”上官云月转向霍顿僧岑,说道。

……

在冥府游荡时,霍顿僧岑遇到了“姗姗学步”般艰难爬行的任小兵,俩灵体犹如“他乡遇故知”一般,聊了起来。

“小伙子,是老汉我鬼迷心窍,非要卖那个邪门的血玉,害得你因此丧命,我真是死的不冤……”霍顿僧岑听完任小兵的遭遇后,懊悔地说道。

“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应不应该的,您就算忏悔一百年,我也活不过来……我看这冥府也算气派,就当是自己另一段‘人生’吧……”任小兵倒是看得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听你刚才说,我儿子可能要‘招魂’?”霍顿僧岑想起来问道。

“我也是猜的……虽然那人什么都没说,但我觉得他会利用血玉做文章,搞不好,您儿子就是这个‘导火索’……”任小兵想了想,说道,“所以我跟着他去了康錾王墓,但却被莫名其妙‘炸死了’……”

“你也不记得谁杀了你吗?”霍顿僧岑好奇地问道。

“我们似乎都看不到死于谁手……只能期盼刑探找凶手喽……”任小兵叹了口气,说道。

“对……我也不记得是谁杀了我……”霍顿僧岑突然说道,任小兵脖子一凛,艰难地扭过头,看向他,空洞的眼眶里似乎充斥着震惊,说话时都结巴了。

“您您您……不不不是伤重……”

霍顿僧岑点点头,说道:“果然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其实不是……”

霍顿僧岑临死前的那个晚上,忽然有人进了他的房间,他是被对方掐死的。

“可是……如果您被掐死……脖子上应该有痕迹才对……”任小兵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考罪时我的报告上也写着‘伤重而亡’,‘转世等待’几个字样,当时我也没多想,现在想来,我儿子也应该了解的……”

“您儿子当时很有可能被蒙蔽了……这样吧……我听说五殿阎罗王专门管阳世不平之事和死去的冤魂,您去五殿求助,让他们想方设法阻止您儿子‘招魂’……等我7天满了,我就去找您……”

就这样,任小兵推荐了霍顿僧岑去五殿求助,而他没想到自己竟成为了“畏罪自杀”的凶恶之人!

“您不是伤重而死的?”上官云月看了眼小岸,那日他们父子俩见面时,这老爷子可是只字未提啊!

小岸将霍顿老爹的话一股脑说给了霍顿璞藓听。

“您说啥?我阿爹是被人掐死的!可……他们告诉我阿爹是伤重而亡啊!”这回轮到霍顿璞藓一头雾水了,他摘下脑袋上的巫师面具,惊恐地看向小岸。

“谁告诉你的?”小岸问道。

“我阿叔啊……”霍顿璞藓天真地说道。

“你阿叔?霍利署官长?怎么可能……”小岸他转目望向上官云月,疑惑的眼神里,透出些许恐慌。

“看来我终归小看了这位‘大义凛然’的刑署长……”上官云月轻哼一声,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这跟我阿弟有什么关系?”霍顿僧岑一头雾水,着实看不明白上官云月眼中若隐若现的“不屑”和“不满”。

“看来,只有去问血玉自己了……”上官云月嘴角微撇,轻声说道。

“你疯了……你现在是‘灵体’,若要被血玉吸进去,我可没把握再把你拽出来……”小岸一听便急了,立刻拽住她的胳膊,试图阻止她“玩火自焚”的白痴行为。

“你猜,霍顿璞藓招了这么久的魂,会不会招出不干净的东西呢?”上官云月甩开小岸,余光瞥了瞥耳室的方向。

小岸:“你的意思是,有人借着‘招魂’掩人耳目,实则有其他目的?”

上官云月点点头,道了句:“跟我们一开始想的一样……你看……”

果然,耳室方向,十二道红色的光点转着圈朝他们走来,霍顿璞藓第一个吓得瘫在地上,随着两腿之间涌出的一大片潮热,俩眼一抹黑,直愣愣倒了下去。

待到光点“走近”,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也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中。

“珀玉……现身了……”

“你好啊……珀玉……或者说……修老板……”小岸朝来人打了个招呼,对方先是一愣,随后摘下了套在头上的斗篷。

“你是谁?怎么知道是我?”修老板警惕地看着他,手上似有防备。

“能胖成您这样的,这世界上也找不出几个……”小岸指了指修老板肥硕的身体,调侃着,“除了您,我想不出还有谁急于得到那些血玉……”

“难不成你是刑探官!看来我‘假死’也没能逃过你的追踪……”修老板低沉地说道,眼中阴霾初现。

“你是‘高估’自己了还是小看‘刑探技术’了?是不是‘你’,一验DNA不就知道了!”小岸掏了掏耳朵,玩闹似的吹口气,轻描淡写地说道。

“小岸……”上官云月朝他使了个眼色,小岸抬手一收,她的灵体便重新回到了岳赟的躯壳里。

“说吧……炸死‘任小兵’和‘你自己’的炸弹从哪儿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受血玉的干扰,岳赟并没有起身,小岸只能继续盘问。

“看来你们知道的不少啊!”修老板眯起略带阴狠的双眼,似乎对眼前这个不太起眼儿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

“反正这儿就你和我……不妨你说给我听听呗……”小岸耸耸肩,咧嘴一笑。

“这么想知道啊……不如你去阴间自己问他们啊……”修老板显然不打算告诉他,他突然露出狰狞的微笑,和泛着红光的双眼,摘下了脖子上的血玉。

小岸本能地朝后退,幻出赤瞳,并恢复了彼岸花魔灵本体。他手执长鞭,死盯着修老板的举动,同时做好了防御准备。

修老板见他这副模样,有些晃神,血玉此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修老板的眼睛也跟充血一样,变得凶狠起来。

“府君……赶紧起来……”小岸轻声对着躺在地上的岳赟说道,谁知岳赟嘴角微微上扬,还朝他比了个“Y”的手势。

“这是要闹那样儿啊……”小岸懒得管她到底想什么,暗自叹口气,还是决定专心对付那个被血玉侵蚀的人了。

伴随着修老板突如其来的狂笑,周围突然安静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1 19: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