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56章 以假乱真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3-10 07:00
瀑布阅读
瀑布

这里面是一片缥缈的空间,周围散发着五颜六色的雾团,雾团中是各种哀嚎,就像半夜里楼下集体闹猫一样,叫的撕心裂肺,令人好生厌烦。

“是谁!出来!”恢复灵体的上官云月警觉地看向四周,奈何雾气弥漫,她什么都看不到。

“咯咯哒哒……”不远处传来了毛骨悚然的笑声,岳上官云月本能摸向后腰,还好赦魂跟着她一起被吸了进来。

“出来!”上官云月又喊了一声,声音洪亮,极具穿透力。

“男体女魂?有意思……”

这是一种男女混合发出的声音,男声低沉,女声刺耳,合在一起就像被魑魅魍魉包围了一般,极其恐怖。

“你不会就是罗刹血玉的本体吧!竟是个有生命的!”岳赟嘴角一撇,朝着雾团喊道,“能不能有点新鲜的,每个都‘腾云驾雾’,有意思吗!”

“你竟知道‘罗刹血玉’,你是什么人!”那混合声音中的女声突然变高,就像钢板在大理石地面上划过一样刺耳,上官云月就算是灵体此刻也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哼……你不会想知道!”上官云月无神胜有神的眼睛紧盯着声音的来源,手上的赦魂也已上膛,蓄势待发。

“有胆识!不如……咱们做笔交易如何!”雾团中的男声低沉地说道。

“不做……”岳赟果断拒绝了他。

雾团明显抽动了一下,沉默片刻后,那女声又跟唱着歌剧似的,吼道:“你可知道跟我们做交易好处多多!”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上官云月单手叉腰,狡黠一笑,说道。

“那可由不得你!”男声再次响起,这回语气加重,犹如雷霆般的怒吼起来。

说罢,一小团红色的雾气分离出来直逼向上官云月,她看准时机,拔出赦魂,扣动扳机,射出一道银光,将其击穿。

“赦魂!你是冥府中人!”两种声音挂着疑惑和惊讶的尾音,片刻后,再次发出讥笑。“可惜……赦魂对我罗刹血玉无效!”说罢,被击穿的雾团再次合体,一股脑撞到上官云月的身上,将她直挺挺拍倒。

“不就是阿修罗道的一块破玉吗……就算成精那又如何……也只是没有实体的怪物……”上官云月从地上爬起来,她感觉三魂七魄受到了震荡,正七荤八素地胡乱翻涌起来。

“不管你跟冥府哪位府君有关,入了我罗刹血玉,只会化身为我的奴仆!”男声轻蔑地说着,女声则高声嘲笑起来。

“既然是从古墓里挖出来……千百年为何它没有发作……”上官云月心想着,“边境区域古代是蛮族集聚地,蛮族信奉血祭,陵墓里多用活体奴隶陪葬。且不说这墓葬的主人如何得到罗刹血玉的,陪葬的奴隶那么多,定会怨气滔天,那可不是一道小小的墓门就能防得住的,一定有别的东西镇压着它!”

“岳赟!”

这是小岸的声音,他一定又瞬移过来了,透过半透明的玉壁,上官云月能看到外面一道模糊的身影。

“我在这!”她挥了挥手,小岸才从已经没有知觉的岳赟躯壳旁转移了注意力。

“你的灵体被吸进去了!”这是他第一反应。

“先别管我,看看那三排抽屉里,有没有什么是这破玉害怕的东西!”

“她说什么?”

“害怕的东西?”

“开玩笑吗?”

“我们怎么会有害怕之物!”

雾团中,男女声就跟说相声一样,一个捧哏,一个逗哏,当然,他们还不约而同地嘲笑起她来。

“害怕之物……墓葬……陪葬……”上官云月忽的坐下来,也不知道脚下是什么,感觉滑滑的,刚一坐还差点滑出去。

“墓葬……陪葬……”在外面的小岸同样念叨着,用异能破坏了所有的密码锁,挨个寻找起来。

“古时讲究五行相生相克……玉属木……与它相克之物必属金!小岸……你找找有没有金属性的物件!”上官云月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外面大喊道。

“她说金!”

“这有金?”

“这没有!”

“你看见了吗?”

“你也没看到!”

雾团中的二位又开始念叨起来,这组合,这腔调要是放到公司年会,绝对是一风景,但眼下,上官云月着实不觉得好笑。

小岸一方面要强忍被血玉戾气同化的冲动,一方面还要紧锣密鼓地寻找上官云月说的符合金属性的物件。那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否则是镇不住血玉的魔性的。

“你快点!我怕要撑不住了!”在玉石体内的上官云月明显感觉三魂七魄似有要破出灵璧的冲动,便催促道。

“找到了!”小岸已是满头大汗,手中紧紧攥着一枚黑曜石的猫形镇纸。

岳赟艰难起身,问道:“是什么!”

“黑曜石!”小岸说着,将镇纸举起来,让那只黑猫晶莹的眼珠对准了血玉。

“他找到了!”

“他居然找到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这个居然都给带回来了!”

“又不值钱!”

“贪得无厌!”

雾团中男女声一唱一和,语气中早已没了刚才的嚣张,多了一丝恐惧。

突然一条鞭子缠上了上官云月的灵体,用力一拽,她被拉出了血玉,重重拍回了岳赟的身体。

岳赟猛地睁开了眼睛,就像沉睡很久,能感受到周围一切,却无法睁眼,犹如“鬼压床”般,好不容易苏醒后,深深吸了一口“久违”的空气。

小岸已是猩红双眼,周身颤抖,却依然紧紧握着黑曜石镇纸,怒视着罗刹血玉。不知嘴里念叨着什么,那玉石突然裂成两半,里面的尸体也随之显露出来。

没有了玉璧的遮掩,任小兵的尸体展露在他们眼前。这就像在古墓中被泡了千年的湿尸,皮肤滑润,裸露的地方正在滴着蜡油。面色惨白,半睁的眼皮下是一双凸起的双眼,微张的嘴里,舌尖微微显露出来。他周身都是快要融化的蜡烛的味道,混着血玉中怨灵的臭气,令人作呕。

这时,吴处官他们也都醒了过来,看到任小兵的尸体时本能地吓了一跳,甚至都没注意岳赟身边多了个人。

“这尸体怎么跟蜡像似的?确定他昨天还活着?”吴处官紧皱眉头,看着任小兵的尸体,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说的对……这的确是蜡像……”岳赟捂着鼻子,皱着眉说道,“不光他是假的……这玉也是假的……”岳赟指向已经稀碎的玉石碎片,不但戾气全无,连血丝的影子都没的一干二净,就跟剥下的蛋壳一样,脆弱不堪。

“也就是说……没有死人……没有违禁品……这就是个……恶作剧?”吴处官脸色微红,横眉冷对,他脆弱的小心脏这大半天过的跟天气一样,在“阴晴冷暖”之间来回游走,险些猝发心梗就此光荣就义。现在发现不知道被哪个货摆了一道,肚子气的跟气球一样,鼓的圆圆的,只要给他一根针,立刻就炸上天。

“看起来……是这样……”岳赟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的场景确实也颠覆了他的三观。终究是低估了罗刹血玉的能耐,没想到它不但能制造分身,而且实力不容小觑!“血玉本体得是多大的bug啊!”岳赟心想着,不禁打了个冷战。

“哎……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吴处官看着岳赟,对于他的怀疑,始终没有消减。

“我有什么可说的?这玩意儿又不是我弄得……”岳赟疑惑地皱皱眉,“无辜”地看着吴处官。

“那行……跟我回去慢慢聊吧……”吴处官也不想跟他浪费时间,直接示意刑探走到了他身边。

“干什么?”小岸上前,极其不友好地挡在了岳赟面前,吴处官这才注意到现场多了个人。

“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吴处官居然看漏了他,心里极其不爽,许是自己太紧张了,连最起码的观察力都减退了。

“不好意思……这案子……归我们了!”小岸冷笑一声,掏出了证件,在吴处官面前比划着,盛气凌人地说道。

“中区刑署?”吴处官凑过来,仔细打量着小岸的证件,又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岳赟,说道,“中区最近很闲啊……管的是不是有点多啊……这好像是西郊的地界吧……”

“嗯……我来说的清楚一些……”岳赟扒拉开小岸,滑着轮椅到吴处官身边,掏出了自己的证件,说道,“王昊昨天疑似被人谋杀,他脖子上的血玉吊坠随之不见。我们初步锁定了任小兵,今天是来这里了解情况的……根据‘案件首发责任制’和‘线索共享机制’,今天的案子同样归我们中区刑署负责……”

“岳……岳赟……”吴处官转脸凑到岳赟身前,看着他亮出的证件,和一脸肉眼可见的得意,不禁眼前一亮。

“你是刑探官!”一旁的付广全可不淡定了,没想到这看似坐轮椅的“残废”居然是个刑探官!而且还是……

“你就是传说中的岳赟岳教授!”吴处官的眼神从刚才怀疑瞬间化作崇拜,他突然握住岳赟的手,脸上洋溢着粉丝见着爱豆的惊喜表情。

“不用传说……没那么邪乎……正是在下……”岳赟尴尬又不失礼貌的一笑,用力缩回了对方正使劲揉捏的“咸猪手”。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0 1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