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54章 奇闻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3-09 07:27
瀑布阅读
瀑布

“难不成家道中落,到医院‘混吃等死’来了?”小岸听完岳赟的大概讲述,睁大眼睛“天真”地发问。

“想什么呢!他可是有玉石鉴定、珠宝设计资格证的高端人才!再说了,清洁工怎么了!怎么就成‘混吃等死’的职业了!那也是伟大的劳动人民好吧!”岳赟直接把照片拽到小岸身上,对他那副装的“高高在上”的“官僚主义”嗤之以鼻。

小岸咧嘴一笑,说道:“玩笑……玩笑……”

“全跟玉石有关……有意思……何清,去查一下任小兵这几天的活动轨迹……尤其是他为什么今天出现在医院?又或者……他怎么就能确定王昊会来医院……”

何清点头,离开了,岳赟在移动桌上轻轻敲了敲,目光却始终停留在任小兵的照片上。

“被钢筋戳死的……还是被血玉嗜了魂呢?”岳赟托着腮帮子,沉思片刻,忽然侧身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你先过了今晚再说吧……子夜灵体不能附身,你就别考虑出院的事了……”小岸好心地提醒她,岳赟撇撇嘴,他不说还真忘了。

……

帝都的古玩市场坐落于西郊定都峰觉寿寺的山门之下,这里也是周边城市中最大的古玩交易场所。大多数在此营生的都是正规的古玩店铺,只有在靠近山门的甬道边上或者入口的牌楼底下,零散摆着几个地摊儿。一年365天,除了正月有十五天闭市外,这里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岳赟得意地坐在轮椅上,手上晃动着在雕刻着“西郊古玩交易市场”的砖木牌楼旁的地摊儿上买的的折扇,檀香四溢,余味飘扬。

平安度过子夜后,岳赟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后半宿愣是没睡,一大清早就强行“勒令”小岸在护士站“威逼利诱”一番,给他办了出院手续。最后还潇洒地在《自行出院后果告知函》上龙飞凤舞地签了自己的名字,拍拍轮椅,哼着小曲儿,美滋滋地离开了。

“你这烧还没退呢,能不能低调点……”小岸轻咳一声,说道。

岳赟看着四周没说话,静静地听着不同声色地吆喝声,避让着匆匆而过的各色人群,他们或是抱着箱子、或是拉着行李、或是提着袋子,其中不乏穿着光鲜、举止看上去斯文的富豪商贾。由于摆地摊儿的不能进入市场的中心区域,青石板铺成的夹道到这里逐渐宽敞开来。商铺皆是门洞大开,拉生意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听上去更像是各种音阶混搭的市井交响乐。

“金炉香动螭头暗,玉佩声来雉尾高。”①

岳赟心情大好,念叨着应景儿的诗句,丝毫没有因发烧影响脑回路,她更是将身体的虚弱隐藏起来。

“二位小哥请留步!”

右前方传来了一声吆喝,岳赟定睛一看,一个穿着“黄马褂”的年轻男子正在朝他们招手,脸上挂着灿烂的……嗯……略带猥琐的微笑。

“有事吗?”那“黄马褂”上面挂着彩片,在太阳底下晃得眼睛生疼,岳赟执扇挡住额头,轻声问道。

那男子对着岳赟上下打量一番,突然瞪起双眼,跟要暴走的“老生”一样,大呵一声:“哎呀!”随后,一脸愁容地说道,“这位小哥面色惨白,像是供血不足,小店别的没有,玉石一堆。你要知道玉是……”

“去看看吧……”岳赟别过头,懒得听他唠叨,拍了拍轮椅,示意小岸将他推了过去。

那男子话说一半,噎的愣在原地,好在对方没有拒绝,便将“养人的”三个字吞回了肚里,一副“谄媚”地指引他俩到自己的店前。

“‘琳琅轩’……”岳赟抬头看向店门上的红木牌匾,轻笑一声,说道,“厥贡惟球、琳、琅玕②……你这名字起的有意思!琅玕——圆润如珠的美玉,你这只有‘琅’,没有‘玕’,岂不是‘有眼无珠’……空有玉型、毫无玉魂?”

男子一愣,嘴角微微扭曲,岳赟自顾自调侃着,没看他略显惊慌失措的表情。

“您说的太对了!当初起名字时,我就说了这少点东西……老板愣是不听呢!”男子眼珠随之转动,赔笑道,“而且要不……进去看看?”

岳赟点头,小岸随之将她推了进去。

这家琳琅轩店面不算太大,除了门框上的招牌比较醒目外,也没有过多的装饰。走进店内,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半米左右的和田玉原石,纯正油红、质地温润、结构紧密,尤其那皮色,老气诱人,需得戴着手套触摸,就怕沾染上俗世的荤腥。

“这是小店的镇店之宝——和田玉红沁籽原石!”男子介绍时得意的眼睛直放光,就好像整间店里就属这石头最值钱一样。

穿过原石后面的海棠雕花纹的黄花梨屏风,就像走进了私人博物馆,两侧墙边整整齐齐摆放着红木质地的架子,有的还套着玻璃罩子。架子上整齐码放着五彩缤纷的瓷器、精美绝伦的玉器、镂空骨干的漆器、造型独特的石器。在架子的尽头,还有一个琉璃水缸,里面两条锦鲤正欢脱地转着圈。浴缸上方的梁上,一柄桃木剑悬挂在那,剑鞘上还悬着一颗浅绿色的玉石挂坠。

“你这小店别有洞天啊!”岳赟左顾右看一番,感叹了一句。

“这位小哥说笑了!小店都是小本儿……不瞒您说……真品、赝品都有……看您自己个儿眼力见儿,掌了‘一眼货’③的眼,那是您的福气,买定离手您拿走,收藏也好、倒卖也罢,全随您……”男子掐手磋磨着,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眼睛笑的眯成一道缝,像极了战争年代的市井小民,为了生计什么都敢忽悠。

“你倒是坦诚……”岳赟轻哼一声,有意无意地调侃着,“还不知如何称呼?”

“小哥您客气了,贱命付广全,您给面儿唤声‘全子’就得……”男子乐呵呵地说道。

“我俩也不瞒你,掌眼那种技术含量高的活儿我俩不行,来这儿也是图个乐,随便买个回家摆着玩儿。你若诚心,给我们推荐推荐,真品、赝品都无所谓,值这个价儿就行;但你也甭想着蒙我,把我当‘有钱人家的傻儿子’一般糊弄……”岳赟抬眼看向他,继续把玩着扇子,似在警告道。

“您确实爽快!只是……二位小哥穿着朴素……却也实在不好说……如今逛古玩市场的,也有不少‘隐形富豪’……我这给您推荐低了,怕没了您的身份!可万一您就是图个乐子,我费那么多口舌给您找……也耽误时间不是……”付广全眼珠一转,说道,“这么着吧……您二位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我给您找找……”

“你先前也说了我身子弱,需要养,那就看‘玉’吧……毕竟你这里还是玉器多……”岳赟耸耸肩,说道。

“得嘞!”付广全咧嘴一乐,引着他俩朝存放玉器的架子走去。

玉器一水儿存放在恒温的玻璃罩里,在聚光灯的映衬下,晶莹剔透,微光游离。

这里不仅有成品,还有不同品种的玉石、翠石原石,岳赟甚至瞥见了角落里的切石机。

“怎么样,您有看上眼的吗?”付广全问道。

“那个给我看看……”岳赟执手一指,便落在不远处的一枚血玉璧上。

“真会挑!”付广全戴上手套,立刻将她指的血玉璧拿出来,递给了岳赟。“这玉璧色正而不邪,水头极好,灯下无杂质,细看无绺裂,是A货中的佼佼者!”

岳赟举起来看了看,玉璧上雕刻着凹吊蟠螭纹,圆形转角,不见锋棱,玉中布满红色地脉络,在灯光下清晰可见,红丝延伸一圈,没断纹,算是珍品。只是这玉璧似乎有土沁腐蚀后的粗糙,岳赟看了小岸一眼,他俯身下来,也点了点头。

“嗯……玉是好玉……”岳赟轻描淡写地说道,随后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付广全,低语着,“哪儿出土的啊……”

这话一出,付广全周身一凛,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语塞片刻后,赔笑道:“您可真会开玩笑!这是正经老坑血玉,可不是什么随葬品!”

“不诚实……”岳赟“渍渍”两声,叹了口气,“我说了,你别想着蒙我……我买玉器是图个乐儿,我可不想惹‘官司’!我就算不懂也能看出你这玉璧确为上品。只是……就算它保存的再完好,哪怕表面颜色都没变化,但内里的土沁腐蚀还是能看出来的。”

付广全被她说的滋滋冒汗,双手紧握在一起,嘴唇都被咬的血迹斑斑了。

“倒卖文物是违法行为,你倒也敢……”小岸冷不丁的一句,让僵在原地的付广全心里“咯噔”一声,差点趴下。

“你也别害怕……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空这手回去……这样的玉……你家有多少?”

翻转来的太突然,付广全惊得眼镜都发直了,他看向岳赟,在对方会心的微笑中,紧张和恐慌瞬间就消散了。“你当真?”

岳赟点点头,以示回应。

“爽快!”付广全大笑一声,说道,“不瞒您说,这是我们老板从边境收回来的,据说是当地人上山砍柴时,误踩了战争年代遗留的地雷,双腿瞬间就给炸没了!那场面……”

岳赟:“说重点……”

付广全说的惊天动地,被岳赟噎了回去,唾沫星子直入嗓子,呛得咳他直咳嗽,脸也憋得通红。缓了一会,他继续说道:“那地雷炸出了一个洞,炸出了许多宝贝,其中便有这枚玉璧……”

①节选自唐代韩愈的《奉和库部卢四兄曹长元日朝回》

②选自《书·禹贡》关于美玉的描写

③古玩界俗语:看货时碰到真的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1 19: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