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42章 灵体异化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2-25 08:00
瀑布阅读
瀑布

“她比那家伙好缝……”宋慈冷淡地说道,还不忘瞥了一眼略微沮丧、正慢悠悠出画的李淳。岳赟这才注意左蓝的脸上有一道竖着的跟蜈蚣腿一样的疤痕,应该是被楼板砸的。左手手腕也有缝合的痕迹,看来她入冥府时,断手也一并跟来了。

岳赟:“你是真正的左蓝?”

对方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岳赟:“能告诉我你和方芸为什么‘互换’了吗?”

左蓝似乎不想回答她,只是无神地看着她。

岳赟:“你不想知道你女儿是怎么死的吗?”

左蓝嘴角微微抽动,仍然摇了摇头。

岳赟:“那你是和许坤的一对儿女是怎么死的?”

左蓝依旧摇摇头,拒绝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岳赟眯起双眼,凑到小岸身边,轻声问道:“她会不会砸傻了?”

小岸投来一种观看珍稀动物时才有的“不可思议”的眼神,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府君大人!灵体的智商跟阳世无疑……只要她活着不是弱智,就算砸烂了也傻不了……”

那岳赟就不理解了,他们这样帮她,没有理由不配合啊!除非……

“你与凶手相识?”岳赟大胆地猜测道。

左蓝虽然还没有反应,但眼珠还是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

“你在保护他?”岳赟又问道。

左蓝又恢复了木讷。

“行吧……我们不讨论他……那方芸是怎么死的?”岳赟换了种问法,左蓝依旧面无表情,用沉默回答了她。

见她没反应,岳赟突然极其平淡地说了句:“南宫琰死了……”

左蓝总算有了回应,她眼珠转动,虽没有光泽,岳赟却能感受到她想释放的激动。就像大仇得报后隐忍的喜悦,正慢慢显露出来。

“有人以你的名义杀死了他……”岳赟乘胜追击,紧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他应该知道你恨南宫琰……或许他比你更恨他……这个人……会是谁呢?”

毫无惊喜,左蓝又陷入了沉默。

“怨恨大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杀了一个孩子呢……她多无辜啊……”岳赟眼底闪过一丝忧伤,无奈地看了口气。

“他没有!”左蓝突然开口了,牵引着伤口,说话有些不太利索,但总好过李淳的口齿不清。

“可左念的确死了!她刚三岁!”岳赟突然提高了声调,疲倦的双眼中血丝尽显,却依旧凌光四射,震得左蓝踉跄几步,嘴里不停叨咕着:

“他不是有意的……他不知道……”

“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谁了……”岳赟缓缓气息,淡淡地说道。

“不是……你们不能抓他……不能!”左蓝突然狂吼起来,灰色的眼珠瞬间变的猩红,周身也被一团黑气笼罩起来。

“不好,她怨气太重,要异化!”小岸被逼出了红瞳,拉着岳赟节节后退。

电脑屏幕“刷”的一声变黑了,几秒种后,一团黑气毫无征兆地冲出了屏幕,在打印室里盘旋开来。

“没事,还在结界里,她出不去!”岳赟倒吸一口凉气,小岸执手,掌心射出一道青光,打散了那团黑气,但左蓝的身形也显现了出来。。

“我不会让你们伤害他!”左蓝漂浮在空中,身上的衣服已化作黑色长袍。她面目狰狞,眼窝深陷,血泪横流。她嚎啕着,喉咙中发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脸上的伤口随之崩开,露出挂着肉丝的白骨。整张脸也因此变形,像怪石林立的山脉,凹凸不平。满口白牙渗着血渍,惨白的双手横生出尖利的指甲,胡乱挥舞着,似要将一切靠近者撕碎。

“我一直以为冥府是和谐的‘低魔’世界!你能告诉我这什么玩意儿吗!”岳赟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伸手遮挡着来自左蓝周身散发出的阵阵阴风。

“这是‘祟’,灵体异化生成的邪物,阳世俗称‘恶鬼’!只有怨气极深的灵体才会异化,这左蓝……不至于吧!”小岸在岳赟周身释放了一道防护罩,对于左蓝的异化深感不解。

“既有护人之心,怎会异化?难不成她生前就有很大的怨气吗?”岳赟同样不甚理解。

“左蓝!我们是来帮你的!速速归元,否则你便不是入地狱那么简单了!”小岸红瞳闪动,喉间发出类似超音波的气压,在左蓝周身震动。

左蓝瞪着猩红的眼珠,嘴咧到耳根,完全没理会小岸的警告,而是径直滑到门边,冲撞起结界来。

“不能让她出去为祸阳世!”小岸说着,执手化为本体,幻出一条长满红刺的彼岸花茎长鞭,腾空与左蓝扭打在了一起。

“我要干嘛!”岳赟光看着小岸与左蓝缠斗,自己总不能闲着。她自认为就算碰到十恶不赦之人,打架都不在话下,可眼前这只恶鬼……岳赟这辈子没交手过,实在不知如何应对!

“拔枪!”小岸空闲之余喊道。

“拔……”岳赟从腰间拽出手枪,一时犯了难。“你是认真的吗?恶鬼也怕子弹?”

“保险扣上有个红钮,拉下保险后按下去!”小岸焦急地说道。

岳赟拿起手枪,果然在保险扣的顶端看到一个不起眼的红钮。“这什么时候多了个钮?”

小岸:“刚才!”

岳赟:“……”

他拉下保险,按动按钮,枪体突然发生了变化,管径伸长,弹夹扩大,扳机加厚,颜色也由黑色变为浅棕,俨然从新时代小型“转轮”变成了上世纪的加长版“勃朗宁”。

“这是‘敕魂’,专门对付灵体的,如果你还想问话,记着别打脸!”小岸说罢,一个侧翻,躲开了左蓝的指甲。

岳赟也没空惊叹这种变化,他举起手枪,对准了左蓝。

只听“嗙”的一声,一颗闪着银光的子弹破膛而出,直扎进左蓝的胳膊里。伴随着一声凄厉的的惨叫,左蓝的神情和身形均发生了变化,逐渐恢复到灵体状态,轻飘飘地滑落在地面上,而她的胳膊上也多了个窟窿。

小岸用力一挥手,电脑屏幕再次打开,左蓝化作一道烟雾,被吸了进去,随后她瘫坐在地上,周围瞬间多了几个身着制服的鬼差。

岳赟的身份不能曝光,小岸摆摆手,鬼差们深鞠一躬,自觉移出了画面。

“幸亏异化没多久,否则‘敕魂’未必管用……”小岸叹了口气,又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岳赟推回保险,枪体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看向左蓝,暗自叹口气,冷淡地说道:“折腾完了就聊点正事吧……左蓝,我们是在帮你……”

岳赟拉了把椅子坐下,心平气和地说道,“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你怨气再大也换不回已死之人的性命,但活着的人,终将为他所犯的罪付出应有的代价。”

左蓝抚摸了一下脸上撕裂的皮肉,想哭却又无法示泪。她内心仍在挣扎,徘徊在说与不说的边缘。

“也许你还不了解冥府的规矩。就算凶手逃过一劫,死后他仍通不过考罪石的检验。杀人是重罪,若他在阳世没有承担责任,到了冥府只会‘罪加一等’……你若替他隐瞒,并非救他,而是在害他……”小岸立正言辞地说道。

左蓝看向他,眉头紧锁,一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沉默片刻后,终于开了口。

“我并非想为他隐瞒……实则他并不知情……”

“你是说左念吗?”岳赟问道。

左蓝透过屏幕看到岳赟目光镇定,方才惊天动地的折腾就跟没发生过一样;岳赟同样从左蓝的表情中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本来我没有多想,但你一直护着凶手,让我产生了怀疑。”岳赟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你并没有放弃。按理说你对南宫琰恨意已久,怎么会生下他的孩子?总不能是因为‘母爱大发’吧。你又给女儿取名‘左念’,似在思念着谁……他一定不是南宫琰!那只有一种解释,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是……郑毅吧……”岳赟顿了顿,半眯着双眼,余光中透着机巧和严肃。

左蓝周身一凛,随后跟泄气的皮球一样,几乎瘫倒在地,后背不规则地起伏着,但凡她能哭出来,定如那决堤的洪水一样,四散宣泄。如今,也只剩“只闻雷声未见雨”般的干嚎。

“你心里一定很爱他,爱到忍辱负重、受尽白眼也要把孩子当做与他唯一的念想、感情的寄托尽心抚养。然而……天不遂人愿……本来你以为不会再跟他有交集,就连招标都刻意规避,却在南宫瑾给许坤设的鸿门宴上相遇了……”

小岸听他的讲述,不禁心生敬意。他不想承认,岳赟绝对有窥探灵魂的敏锐观察力,没有任何证据,单凭左蓝的举动,就能猜出个大概,还说的这般理直气壮,就跟亲眼所见一样!冥府五殿能有这样的府君,天下将会少多少冤案!

岳赟说到这里便停下了,他眼珠转动,巧妙地隐藏了一丝犹豫,轻声说道:“之后的事,我希望你说给我听……”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为什么不继续呢?”小岸还沉浸在小朋友般“听故事”乖巧状态里,岳赟突然停下了,难免有些诧异。

岳赟轻咳一声,故作镇定,拉近小岸,略微尴尬地附耳低语:“编不出来了……”

小岸:“……”

这便是美梦破碎的既视感……

“后来他找到了我……”左蓝似乎想通了,便讲述起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1 19:3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