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39章 掩盖的真相(3)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2-22 10:00
瀑布阅读
瀑布

徐文敬一听,脸色犹如丧尸一样变得煞白,眉毛紧拧成一条直线,惊恐地盯着南宫琰。

“你远在米国的妻儿还不知道吧……一个上学,一个陪读,他们若是得知你输的倾家荡产,那日子一定不好过……”南宫琰撇撇嘴,眼睛里流露出虚弥的“同情”。

“你威胁我?”徐文敬声音颤抖,话语间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不敢……我只是来跟你做交易的……这笔钱你拿走,把房子赎回来,把赌债还了,事成之后我再追加你一千万……很划算的买卖……你考虑一下?”南宫琰说完,假惺惺地笑了笑。

几番心理斗争后,徐文敬还是妥协了,懦懦接过箱子,逃也似的离开了。

之后在幼孰的工地上,徐文敬显得尤其“敬业”,每建一层,他都会在现场巡视。为此,许坤对他大为赞赏,还发了许多奖金。于是,借着职务便利,他在中段承重的核心位置,更换了一侧的龙骨材料,工人自然分不出好坏,这栋“阴阳”楼,神不知鬼不觉地建了起来。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徐文敬说完,低下了头。

许坤在旁边听着,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全身麻木,只剩下眼睛呆呆地瞅着徐文敬,一双手却攥得很紧,就像随时爆发的火山一样,做着最后的蓄力。

“其他四栋呢?”岳赟继续问道。

徐文敬叹了口气,说道:“幼孰即将建成的头半年,我们公司又拿到了4个官家项目,于是南宫琰又找到了我,让我用同样的手法做手脚……还说,如果不照着做,就告发我……到时候别说那剩下的一千万,我都可能进诏狱,再也出不来……”

“原来是你……”许坤再也忍不住,突然揪住了他的胳膊,狂喊道,“我一直以为是我眼拙看错了材料质量,没想到竟是你从中作梗!”

岳赟见此并没有阻止,也示意其他人不要管,就看着这俩人能耍出什么花样。

“幼孰垮塌后,你还‘主动’跟我说要‘承担责任’,我居然还信誓旦旦地告诉你‘没事,错不在你’!我竟是替你背了黑锅!还害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许坤说到这里,激动的无法自拔,竟然大哭起来。

“哎?真不是你跟刑探举报了我?”徐文敬听他这么说,一下子懵了,回想起在车里听到岳赟和小岸的对话,他忽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刑探下的套。

“原来在车里我没听错,果然是你阴我!”徐文敬说罢,刚要起身,无奈椅子上的挡板扣着,他动弹不得,只得发疯似的抓狂,恨不得撕了对面一脸得意的岳赟。

“我要翻供!我要投诉你!你屈打成招!你动用私刑!我要找你们长官!”徐文敬面红耳赤地狂叫着,岳赟只管看他发疯,示意段世友将同样歇斯底里的许坤带了出去。

“那三人是怎么死的……”眼看他狂躁后变得气喘吁吁,声调也降了下去,就剩下祥林嫂般重复着:“你阴我……”,岳赟见缝插针似的高声问起来。

徐文敬闻此停止了牢骚,沉默几秒种后,说道:“我不知道……你屈打成招,我说的都是假的……”

“是吗?”岳赟轻哼一声,掏出手机,将在徐文敬办公室偷偷录下的对话放给他听。

“你什么时候录的?”徐文敬可没瞅见他摆弄过手机,深觉不可思议。

岳赟瞥了一眼监控室的小岸,心想:“有个魔灵在,一切都有可能……不需要动手,也能成事……”随后,淡淡地说道:“在办公室里,我没对你动手吧……”

徐文敬此刻的心情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找不到逃脱的出口,只能在滚烫砧板上来回踱步。岳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就像在看马戏团即将钻火圈的棕熊,惧怕火焰的灼烧又不敢违抗驯兽员的指令,面对熊熊火焰望而却步。

“在车上我打你,我承认,那也是你自找的……刚才你说的所有话你都可以翻供,但这条录音,你给我一个辩解的理由……”岳赟心情大好,她倒想看看这节骨眼儿,这胖子还怎么为自己开脱!

“可我真的没杀他们……”徐文敬从没像现在这般委屈,他青紫的眼睛还真挤出几滴眼泪,碰到伤口,疼的抽搐起来。

“嗯……那就说说你知道的……”岳赟相信他没这胆量做杀人的勾当,要不也不会耗到被抓。

“那我说完了你们能放了我吗……”徐文敬探出身体,渴望地看向岳赟。

“嗯……那得看你交代的程度……”岳赟耸耸肩,说道。

徐文敬低下头,双手不停磋磨,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道了句:“也罢……”便将内情娓娓道来。

……

昨天凌晨,徐文敬正在办公室里睡觉,忽然接到了个匿名电话。电话那头声音做了处理,他便留了个心眼儿,录了音。结果,对方就说了一句:“南宫琰杀了方芸和她的孩子……”便挂断了。

大半夜听到这骇人的消息,徐文敬肯定睡不着了。可他也跟丈二和尚一样,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告诉他!就这样耗到早晨,便从新闻里看到了小园村垮塌压死人的事。不知道是不是负面新闻太多了,弄得他神经紧张;还是因为做贼心虚,生怕自己与这些事故沾染上一丁点关系,徐文敬居然关掉了手机的网络,拔了电视天线,过上了自认为“与世无争”的“桃源”生活。除了偶尔打电话给夏国明询问酬金的情况,其他消息“自动屏蔽”。所以,他并不知道刑探的办案经过,这才掉进岳赟设计的套里。

“知道吗……总有一些人喜欢‘投怀送抱’……”

这几天的焦头烂额在听到“声音做了处理”几个字后瞬间就消失了,岳赟感叹上天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予最重要的线索。于是将徐文敬的手机丢给了何清,示意她先将录音导出来,然后就等着某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自投罗网了。

“那……我能走了吗……”徐文敬见岳赟眉宇伸展,现在求情说不定可行,于是怯怯地问道。

“杀人的嫌疑你暂且洗清,但你这偷工减料致人死亡是铁证……等我说完……看在你坦白从宽的份上,我可以向诏院判官求情,争取减刑……”岳赟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见徐文敬似要辩解,又把他的“委屈”一股脑推回了肚子里。

徐文敬哭丧着脸,他觉得自己就像被诈骗集团骗走家底儿却无处伸冤的老大爷一样,只得认倒霉,暗自发誓就算以后被天上掉下来的便宜拍死,都不能手欠了。

岳赟看看表,果然审讯过的最快,还有10分钟就4点半了,他起身拍拍衣服的褶皱,离开了审讯室。

谁知还没进刑探处办公室的门,就被来传话的刑探叫住了。

“白署官非要这个时间找我吗?”岳赟眉梢上扬,面露难色。

传话的刑探点点头,便离开了,没作任何解释。

岳赟双手叉腰,额头的青筋开始蠢蠢欲动,她深呼一口气,跟小岸交代了几句,不情愿的朝白蘅办公室走去。

“白署官……我是岳赟……”岳赟敲了两下门,得到首肯后,推门走了进去。

“岳教授,请坐……”白蘅此刻端坐在茶案旁,端起煮沸的开水倒入一个紫砂茶壶,又快速倒出。随后,沸水再次入壶,倒水过程中壶嘴“点头”三次,像极了茶道中的“凤凰三点头”。

“白署官……我要……”

“佛能洗心,茶能涤性……”白蘅打断了岳赟的话,手上依旧忙活着,她盖上壶盖,再次用沸水浇遍壶身,之后拿起茶夹将一个白瓷纹鲤鱼荷花的闻香杯、琉璃镂空的品茗杯置于配套的茶托上。

“白署官……我要开会……”岳赟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他着实没空在这儿“品茶”,他也没兴趣琢磨白蘅的举动。

“忙碌之余,不如以茶静心,方可过得从容……岳教授,你太急躁了……”白蘅继续将事先煮好的茶汤倒入闻香杯,茶斟七分满,起杯递到岳赟跟前,却对他的请求置若罔闻。

“尝尝吧……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最后一撮了,算你有口福……”白蘅脸上挂着似是而非的笑容,眼神平静如水,岳赟忍住爆发的冲动,接过闻香杯,在鼻尖轻扫一周,随后倒入品茗杯里,分三口轻啜慢饮殆尽。

“原来岳教授也是懂茶之人,那就应该明白‘忙里偷闲一杯茶’的道理……”

“白署官‘谬赞’……‘懂茶’着实谈不上……还是多谢白署官‘体谅’……只是我生性嘈杂惯了,闲不住,心上之惑若不消除,您就是给我喝陈年普洱,我亦下不了火……”其实奔波几天,岳赟脸色略微苍白,他虽然笑的客气,却不再隐藏眼底泛起的炯炯火光,客套了半天,终于还是道了句,“我只是不解,您为什么拦我?”

白蘅放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起身,细长眉睫,荫掩着犀利的双瞳,她收起本就虚掩的笑容,严肃地看向岳赟,声色俱厉地问道:“那你不如告诉我,你这般折腾,又是大张旗鼓地翻案、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嫌疑人’,影响这般恶劣,可是有了证据吗?”

“三两句说不清楚,请白署官‘移步’刑探处吧……”岳赟轻笑一声,随后收敛表情,做了个“请”的手势,不动声色地在疲累中略显浑浊的眼眸里闪过出势在必得的微光。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0 10:5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