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36章 关键浮出水面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2-19 07:00
瀑布阅读
瀑布

“正好,你们都在……”迟默言这是刚从白署官办公室回来,见到他们,简单打了招呼,然后说道,“岳教授,段世友,跟我出现场……”

“又有案子?”岳赟眉头皱起,心想什么案子会直接打到刑署官长的办公室里呢?

“南宫琰今天凌晨死在了自己的别墅里……”迟默言淡淡地说道。

“南宫琰?”岳赟心中一纠,随即又问道,“南宫琰不是住在东城的别墅区吗?怎么电话打到中区的刑署来了?”

“现场发现了一封遗书,内容涉及几起垮塌案,总署便转了过来。现场的刑探等我们去交接,还未撤走。”迟默言简短地说道,岳赟等人会意,立刻去了现场。

南宫琰的公馆位于东城的富人区里,是一片巴洛克风格的独栋别墅群。这里的建筑风格继承了巴洛克的豪华、动感、多变的艺术风格,简单、奢华,一直受到上流人士的青睐,也是中南控股开发的地段之一。只不过,在岳赟眼里,这些表面的奢华显得华而不实,尤其是南宫琰的品味,着实谈不上“上流”一说。

就拿客厅来说吧,四周的墙壁是原始的淡黄色大理石,晶莹剔透,淡雅、柔和,南宫琰非要装个大红色的“九十九瓣菊”水晶吊灯,落地窗两侧的天鹅绒窗帘也是大红色,直愣愣垂下来,把整个客厅映得跟戏台一样,就差拉幕敲锣了。

此刻,南宫琰的助理夏国明正哭丧着脸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他应该是最先发现死者的人。

“就这品味……也配搞建筑……”段世友小声调侃道,结果招惹到岳赟一记白眼,立刻收声,不敢言语了。

“南宫琰尸体在哪里?”迟默言问道。

“浴室里……”东城刑署的刑探汇报道。

他们三人随后上了楼,七拐八拐地找到南宫琰的卧室。

这卧室通体白色,没有一丝杂质,就连放电视机的凹槽都是白玉雕刻而成,若不是床上随意放着的衣物和凌乱不堪的大敞着的衣柜,还真让人有种误入“灵堂”的错觉。

南宫琰的尸体此刻正“泡”在浴室桑拿房放满水的木盆里,瞳孔上翻,眼底布满血丝,嘴巴微张,五官扭曲,左手手腕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整个皮肉都翻了起来,混着血水,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死因是什么?”岳赟捂住鼻子,躲避溅在地上的血渍,轻声问道。

“表面上看是失血过多而亡,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2点-3点之间,水已经冷了,应该是放了很久……但这表情……”刘晓玲看了眼东城刑署提刑的记录,又看了看南宫琰的尸体,有些不解。

“吓死的?”迟默言继续问道。

“嗯……有点像……但还要解剖才能知道具体死因是什么……”刘晓玲应和道。

“那遗书怎么解释?”岳赟有些不解,“难不成是看到了什么受到惊吓,写了遗书再割腕自杀?”岳赟说完查看了一下周围,最后目光落在了桑拿房对面的梳妆台上。

“南宫琰平时很能出油吗?”梳妆台上,摊着一堆吸油纸,像是慌乱中被人散开的。

“如果他是油性皮肤,那就会经常出油,而且酗酒成瘾或者吃海鲜过多的人,也会加重出油。”刘晓玲瞥了他一眼,解释道。

“看不出来,他这种不修边幅的人,原来还讲究生活质量啊……”段世友轻哼一声,似在调侃。

“段世友我告诉你……无论他生前什么样,死后便是‘受害者’,即便你对他有偏见,但作为刑探官,对死者评头论足实为大忌!所以……积点口德吧……”岳赟转过身,对段世友严肃地说道。

“对不起……”段世友被岳赟这样说,就仿佛看到上官云月教训他时的样子,赶紧鞠躬道了歉。

“不是对我……是对他……”岳赟懒得理他,指了指木盆,又转过身目光再次锁定在梳妆台的吸油纸上,瞳孔突然收缩在了一起。

只见那一堆吸油纸上逐渐出现了黑色的印记,岳赟凑过去,直到那些印记慢慢清晰,汇聚成了几行流着黑色水印的波纹状大字。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左蓝……”岳赟逐个念到,其他人也闻讯凑了过来。

“见鬼了这是?”胆子小的刑探纷纷后退,就连段世友这个粗壮硬汉,见到如此情景,又回想起岳赟刚说的一番话,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为什么是黑色的?”只有岳赟的关注点没在写字的人身上,而是字体本身的颜色上,他这么一说,现场的气氛更紧张了。

“岳教授什么意思?”迟默言看似没有被吓到,却也好奇地问起来。

“若是‘鬼’……难道不应该用‘血’来写吗?”岳赟耸耸肩,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指尖轻轻一划,一道淡淡的黑色印在了胶皮手套上,随即放在身前闻了闻,点点头,说了句,“嗯……橙子味的……”

被他这么一说,在场的刑探倒是放松了下来,纷纷扭头各忙各的去了。

“不骗你们,真是橙子味的……不信,你闻闻!”岳赟有种被“无视”的感觉,他有些不满,于是拉过段世友,将手指头直接杵在了他的鼻头上。

段世友先是一惊,不情愿地闻了闻,随后犹如发现新大陆般点了点头。

“有意思……”迟默言淡淡一笑,等刑证科的同事取证、拍照完成后,他拎起一张粘上字迹的吸油纸,也闻了闻。

“看来是有人在考验刑探的‘智商’啊……”岳赟冷笑一声,调侃道。

刘晓玲安排将南宫琰的尸体运走了,她还有些收尾的工作需要做,岳赟他们也从浴室里出来,回到了客厅。

“不觉得奇怪吗?”迟默言突然问道。

“嗯……出了这么大的事,南宫家的人都没来一个,是有些奇怪……”岳赟其实也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忙着看现场,没有理会这些小节。

“打电话给何清,查一下南宫家现在在干吗……”岳赟招呼段世友去打电话,随后她和迟默言坐在沙发上,而夏国明始终坐在一个角落,从未动弹过。

“你就是最先发现死者的……南宫琰的助理?”岳赟凑过去,轻声问道。

夏国明红肿着双眼,抿着嘴点了点头。

“几点发现的?”岳赟问道。

“早晨6点半……”夏国明声音很小,岳赟不得不用力才能听清。

“为什么这么早?”印象中,南宫琰不像早起之人,这么早肯定有事。

“昨晚,董事长一家在这里吃的晚饭。凌晨董事长、瑾总、郑总要乘飞机去米国谈生意,本来琰总也要去的,瑾总怕他劳累,不愿他坐夜机,让他今天一早再去机场……只是……琰总怎么就死了……我怎么跟他们交代呢……”夏国明说着说着,抽噎两声,竟然哭了起来。

这时,段世友举着电话回来了,电话那头是何清的声音,她也证实了,南宫鑫、南宫瑾和郑毅已于凌晨2点半坐上飞机,现在还在天上。

“凌晨2点半坐飞机去西半球……那么大的公司难道还选坐廉价的‘红眼航班’吗?”段世友又忍不住调侃起来,心想这一家子可真有意思。

“有什么奇怪的……南宫瑾不也只坐GLS吗……”岳赟白了他一眼,不屑地摇摇头。

“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迟默言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

“嗯……的确很完美……卡着点错过了南宫琰的死亡时间……”岳赟赞同地点点头。

“岳教授怎么看?”迟默言问道。

“等他们落地了再说吧……总不能现在让飞机飞回来吧……”岳赟叹了口气,玩笑着,随后又问道,“能否借用一下洗手间?”

“哦……一楼拐角有一个保洁阿姨专用的卫生间,您要是不嫌弃……”

“没关系……”岳赟打断了夏国明,朝一楼拐角处走去。

只不过他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径直走向了尽头的厨房。

这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丝毫不似被使用过,应该是昨晚用餐过后有请专门的保洁阿姨来过。

“被清理过,估计留不下指纹……”岳赟自言自语着,朝厨房深处走去。

转过一个拐角,一个巨大的立体冰柜挡住了他的去路。这冰柜大概有一人多高,左右六开门,看这体积放下三只老虎都不成问题。

打开冰柜门,里面分层放了各种海鲜包装盒,从各种奇形怪状的深海鱼、再到龙虾、鲍鱼,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豪华冰鲜市场。

“南宫琰很爱吃海鲜啊……”岳赟暗自叹了口气。

包装盒上的日期写的是昨天,也就是8月19日,岳赟琢磨南宫瑾对她这位弟弟真是“宠爱有加”,全部都是当天运输,不为最贵,只为最鲜!

“唯有对这位弟弟花钱大手大脚……”岳赟念叨了两句,关上冰箱门的瞬间,在门轴出发现了一根灰色的线。

本能地,他把线拽了出来,随身掏出证物袋,放了进去。

冰柜旁边的走道上有一个小门,应该是家政人员或者厨师出入的场所,岳赟走过去,拧了拧把手,发现这里并没有上锁,于是顺着小门都到了别墅的院子里,就看见了准备离开的刘晓玲。岳赟紧赶慢赶地快走过去,将证物袋偷偷塞给她,并眨了眨眼,说道:“你懂的……”

刘晓玲一愣,随后笑笑说了句:“真不愧是小云的学弟……”然后跟着一辆警车也离开了。

随后,岳赟又顺着小门进了屋,回到了客厅。

“岳教授可是又有发现?”

岳赟这趟卫生间去的时间着实不短,难怪迟默言会这样问。

“啊……夜里着凉,肚子不舒服……”岳赟尴尬一笑,说道。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11 20: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