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35章 死结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2-18 07:00
瀑布阅读
瀑布

岳赟等到晚上10点半,窗外是瓢泼大雨和滚滚震雷,时不时划过的闪电照亮夜空,犹如白夜。被狂风席卷的大树无助地摇摆着,就像岳赟一样,独自杵在办公室的窗前,显得格外孤寂。一道虚晃的灯光闪过,一辆公车开了进来,随即下来了三个人,捂着脑袋快速跑进了大楼。

最先推门进来的自然是迟默言,他看到岳赟先是一愣,随即微微颔首,拐进了里间,何清紧跟着他进来,顾不上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赶紧将怀里的牛皮纸袋递给了岳赟。

“不急……先喝点姜汤吧……”岳赟接过纸袋,将早已准备好放在保温壶里的姜汤倒出一杯递给了她,何清嫣然一笑,脸颊闪过一抹红晕。岳赟没看见她微妙的变化,因为他已经扭头朝里间喊道,“迟处官,要不要来点!不知道您回来,可能煮的不够……”

“哦……好……谢谢……”迟默言微微说着,随即又来了一句,“要不给白署官留着吧,她也淋得够呛!”

岳赟嘴角一撇,将刚要倒出的姜汤又顺了回去,随手拿起了何清的纸袋。

“岳教授……按照您的要求,我查阅了郑毅过去5年的资料,发现他和左蓝高中时就认识,硕士毕业就一直在中南控股,到今天已经快13年了。”一杯姜汤下肚,何清顿时觉得暖喝多了,她放下杯子,结果岳赟随即递给她的毛巾,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跟岳赟汇报道,“4年前,俩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左蓝突然反悔,并提出了分手,为此,郑毅颓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在中南控股怎么样?”岳赟随意翻看着资料,问道。

“嗯……我问了南宫瑾秘书处的人,他们说郑毅为人很老实,又和气,见谁都爱笑,也从不与人争斗。他工作很刻苦,投标的标书都是自己亲自整理、校验,几乎能达到完美的地步。南宫瑾接管中南控股后,之所以发展迅速,有一部分原因是郑毅的标书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分手那段时间他确实心不在焉了很久,为此南宫瑾还给他放了一年的带薪长假,让他散心,可见他在南宫瑾心中的份量。”

“够器重啊……”岳赟轻哼一声,心想别说一年,就是一礼拜,她上官云月要想放假,还得打一堆报告,都不见得批准。

何清应和一声,继续说道:“复工回来后,郑毅就像变了个人,不似以前,总是板着脸,见人也只是微微点头,脸上很少有笑容。不过他的能力却没有减退,去年年底成功坐上了中南控股市场部总监的位置。据说南宫瑾还奖励了一台车给他。”

“奔驰……GLS?”岳赟问道。

“不是,好像是一辆保时捷卡宴……”何清摇摇头,说道。

“哦……”岳赟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他平时跟谁来往最多?”

何清想了想,说道:“以前他还跟同事们聚个会、吃个饭的,复工后就一直深居浅出,从不参与公司的任何活动和饭局……”

“从不参与……但他还是去了南宫瑾给许坤的‘鸿门宴’?为什么呢?”听到这里,岳赟感到有些迷惑。

“兴许是有想见的人吧……”迟默言已经换好了衣服,悄没声儿的从里间走出来,若不是他突然开口,岳赟甚至都没发现背后啥时候多了个人。

“迟处官……您走路都没声音的……”岳赟还在思考中就被惊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想必是您太投入了……”对上迟默言的脸,得见他发丝沾染着水珠,湿哒哒趴在额头上,满眼歉意地淡淡一笑,岳赟瞬间没了底气。

“啊……没……您刚才说什么?”岳赟立刻别过脸去,免得自己露出“花痴”般令双方都尴尬的表情。

“抱歉……听你们分析了这么久……我不免好奇……兴许是有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事或者有想见的人,所以他才会去吧……”迟默言说着,嘴角一抿,脸上又扬起和蔼的招牌式微笑。

“您的意思是……他或许知道……左蓝会去?”岳赟问道。

“大概案情,段世友已经跟我汇报过了,我只是觉得这其中兴许有什么‘巧合’……就好比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差别是能看出来的……”说到这里,迟默言顿了顿,见岳赟没有反应,又飞快地说道,“但我又不知该怎么跟你阐述……岳教授这么聪明,兴许您自己能悟出来……”迟默言看似“惭愧”的一笑,岳赟却有种含糊其辞的错觉,就像写毕业论文时,教授给了你一个框架,却又不明言,内容需要你自己填写一样,摸不着头脑。不禁感慨:“这是又开始了吗……”还想细问,白蘅却推门走了进来。

“刑探处够刻苦啊……这都半夜了还办公呢……”同样,她看见岳赟也是愣了些许,随后似笑非笑地说道。

“白署官不也一样么……去刑司开会还不忘回刑署‘看望’我们这些一线员工……”岳赟颔首回应,脸上却毫无表情。

“行了……工作不是一天干完的……你们都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白蘅轻轻一笑,嘴角弯曲的弧度配上口红的颜色,旁人看来犹如淡淡霞光一闪而过,可在岳赟的眼中,却充满了“挑衅”的意思。

“得……您是署官长……您说了算……”岳赟耸耸肩,朝窗外瞥了一眼,此刻雨势稍小,她将资料还给了何清,示意她先走,随后她收拾片刻,走到门口抄起一把雨伞,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岳教授性子直爽,白署官别介意……”迟默言的话在他背后响起,岳赟心中稍感安慰,刚想窃喜“还是默言哥哥最好”时,却又听见白署官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暧昧语气温柔来了句:“不说他了……默言,咱们走吧……”至少,她从没对岳赟这么轻声细语的说过话。

“好……我送你回去……”迟默言也是轻声应和着,语气温和,充满呵护的味道。岳赟停下脚步,感觉后颈有些僵硬,手指微颤,鼻头一酸,心中涌出一种无法言表的挫败和郁闷。听见后面二人脚步渐近,他不得不加快步伐,几乎是跑出了刑署,跑到大街上,一只手撑着脆弱的几近折断的树干,另一只手戳着雨伞支撑着她的身体,任由大雨在周身肆虐,只为打散心底莫名升起的痛处。

“我这是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岳赟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些,不禁自嘲起来。

“上官云月身亡已经两个月了,而迟默言还活着,他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想到这里,岳赟深吸一口气,在雨夜寂静的路口,朝着前方路灯的模糊光影慢慢走去……

……

“岳教授怎么了……一早上都没精打采的……”段世友一上班就看见岳赟丧不搭眼地盯着白板发呆,他问何清,何清也是一头雾水。

“哎哎哎……我今天早晨看到白署官和迟处官开一辆车来的……”段世友看了一眼岳赟,随后又对何清小声说道。

“哦……那怎么了?”何清不明白段世友为什么这么说。

“这不明摆着吗……他俩……”段世友说完做了个“拇指相对”的手势。

何清这才听明白,猛地站起来,捂住了段世友的嘴,小声说道:“别胡说八道……岳教授可是云处的头号‘迷弟’,这要是让他听见,岂不替云处‘伤心’吗!”

“已经听见了,不用遮遮掩掩……”岳赟依旧盯着白板,半张着嘴说道。

“岳……岳教授……段世友胡说的……您别……”何清赶紧推开段世友,走到岳赟身前,面红耳赤地解释道。

“没事……”岳赟抬起头,朝她微微一笑,随即又面无表情地看向白板,过了好一会儿,突然叫了声,“何清……”

“嗯……啊?”何清还沉寂在岳赟可能会难过的情绪中,被他这么一喊,一时没反应过来。

“迟处官昨晚……”

“假的……肯定是假的!”段世友还没等岳赟说完就打断了她,慌忙解释道,“我我我……肯定看错了!”

话没说完就被噎了回去,岳赟差点咳出血,他深吸一口气,忍住心中蠢蠢欲动的小火苗,给了段世友一记白眼,继续问何清:“昨晚迟处官说的‘巧合’你怎么看?”

何清想了想,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岳赟直起身子,靠在椅背上,等着她的分析。

“嗯……会不会是南宫瑾硬要他出席呢?毕竟是自己的上司,总不好每次都拒绝吧……”何清说道。

“不对……迟处官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岳赟觉得这不是迟默言的本意。

“迟处官也真是奇怪,有话不说明白了……他心里要是有想法,卖什么关子啊!”段世友有些情绪,不住地吐槽。

“嗯……他向来如此……”岳赟点点头,不假思索地说道。

上官云月之所以分析能力很强,多半原因是迟默言这“说话说一半”的神奇个性。小时候他们玩的所有智力类游戏,都是迟默言先给出“花非花、雾非雾”的提示,岳赟再自己“绞尽脑汁、彻夜不休”找答案,只为解开谜题的时刻,得到迟默言奖励的“摸头杀”。

“只是那本该是小女孩特有的心性,迟默言用在这个场合不太合适吧,难不成刑探处破了案,一人“赏”一记“摸头杀”吗?”想到这里,岳赟苦笑一声,没有理会何清、段世友狐疑的神情,挺直后背,逐个翻开手上掌握的资料,她必须尽快从这“死结”里出来,找到最有力的线索……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8月7日到8月9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8/4 16:4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