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第33章 是意外吗?

见习阎王之麻辣府君 洁少爷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2-16 09:00
瀑布阅读
瀑布

岳赟夺门而出,掏出手机给何清打了电话:“你在哪……先别去查方芸的亲戚了……你马上给我查查中南控股一个叫‘郑毅’的人……对,我要他近5年的所有资料……多晚我都等你……嗯……好……注意安全!”岳赟挂上电话,在审讯室外的走廊来回踱步,平稳了一下思绪,又回到了审讯室。

对于岳赟突然跑出去这件事,许坤还在蒙圈中,寻思着该不会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给别人带来了麻烦吧!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岳赟突然想到了什么,拂在桌子边缘,意味深长地看着许坤问道,“监控显示,你和一名女子一同出现在一家酒店,那名女子大夏天裹得却很严实,可从身形上看,疑似为左蓝……所以……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

“哎……之前刑探问的时候我就说了,那确实是左蓝……本来第二天应该是我和方芸去那家酒店会见中南控股的人,谁知头天晚上她误食了我女儿的芒果布丁,导致过敏,起了一身疹子,根本无法见人!我就跟左蓝姐商量着,能不能替我媳妇儿出个面。”许坤说到这里,略显不耐烦,岳赟看了一眼段世友,表情有些许错愕。

“报告里……怎么没有这段?”岳赟紧盯着段世友,希望得到答案。

那瞬间,段世友也是直愣愣地看着岳赟,露出一副不得要领的无辜表情。

“行吧……”岳赟暗自叹口气,再次看向许坤,缓缓说道:“不介意再跟我说一遍吧……”

许坤木讷地点了点头,努力回忆起当时的场景。

……

其实就在案发前一个月,中南控股南宫瑾的秘书突然给许坤打了个电话,说有个项目希望能够合作,许坤老实人一个,也没有戒备心,琢磨着有大企业主动邀约,还以为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便痛快答应了。地点就约在五洲大酒店,希望他们夫妻二人能够一同出席。眼看就要到去“赴宴”的日子,方芸却误食了她女儿的芒果布丁,整个人肿的跟包子一样,别说出门了,连床都下不来。许坤本想放弃,谁知方芸提议让左蓝代替她去,还说“机会难得,不可放弃”。于是许坤就找到了左蓝,希望她能帮忙。

一开始左蓝是不同意的,因为对中南控股有很深的阴影,但看许坤和方芸这般求她,也就勉强答应了。只是她提出不要露脸,于是就以“过敏”为由,把自己的脸裹起来。

那天晚上,在五洲大酒店的饭局上,除了南宫瑾,还有南宫琰和郑毅。左蓝一直坐在许坤身旁,活像个吉祥物,不说话,也不吃饭,别人敬酒,她都是婉拒。酒过三巡,南宫琰的“混”样儿又显了出来,他歪歪扭扭走到左蓝和许坤中间,左顾右看了一会儿,“噗”的一声,大笑起来。

“我说许总……您这媳妇儿是有多‘见不得人’啊!把自己捂成这样?也不给我们几个‘养养眼’?”他这般轻浮,惹得左蓝暗自喘息,尽力躲避他的骚扰,许坤也伸手拦了几回,最后还是在南宫瑾的“呵斥”下,才乖乖“飘”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不好意思许总……舍弟不懂规矩,让您见笑了……”南宫瑾一副“心慈面善”的模样,言语间却轻佻的没有丝毫歉意。

“瑾总……来了这么久,您还没说要跟我合作什么?”许坤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问道。

“许总就是爽快!那我不妨直言!春城建筑如今在帝都也小有名气,这两年也接了不少官家的项目,可谓顺风顺水。不如您将公司并入我们中南控股旗下,成为子公司,我会给你们提供更大的平台,到时候大家有钱一起赚,岂不更好?”南宫瑾晃动着手中的红酒,许坤透过酒杯,看着她的倒影,那双深邃中透着狠辣的双眼,正直勾勾盯着自己,仿佛一松懈就会被生吞活剥一样,恐怖到窒息。

“瑾总这是……什么话……我们春城建筑小门小户的,怎么能抬得动您这尊大佛……”许坤婉拒了南宫瑾的好意,心里其实早已风起云涌,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赴了场“鸿门宴”。

“姓许的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你一个做室内装饰起家的小作坊,我姐……我们瑾总给足了你面子,怎么,你还端上劲了是吧!”南宫琰突然起身,指着许坤嚷嚷起来,南宫瑾并未阻止,露出一副“坐上观瞻”的高昂姿态。

“琰总您别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您既然知道我们是做室内装饰起家,然后一步步搞到建筑上来可谓如履薄冰……而且电话里也不是这么说的……我以为是您这有什么大工程,请我们单独做一些室内装饰……要是并购……那肯定不行……”许坤也不示弱,他站起来,迎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南宫琰,说话的声音都发颤了,却也没断了立场。

“嘿……我说……”

“算了……不要难为人家……”南宫瑾放下酒杯,打断了南宫琰。

“要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许坤见状,拉起左蓝便要离开。

谁知南宫琰不依不饶,突然冲过来,本想拦住他们,不知是不是因为酒喝多了脚底打滑,他没拽住许坤,却扯下了左蓝脸上的围巾。

左蓝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了,如同收到电击一般,杵在原地,露出那张早已被汗水浸透、神情恐慌的脸。

“左蓝……”第一个发声的便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的郑毅,他缓缓站起来,却又像失声一般,只管嘴巴微张,却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哎……你是……”南宫琰扶着椅子慢慢站稳,他将围脖甩到一旁,晃动着拨浪鼓般的大脑袋,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女人。“她……你媳妇?”南宫琰伸出手指在左蓝和许坤之间来回游走,最后,还不忘瞥了一眼一脸震惊的郑毅。

“与琰总您无关……”许坤扯回了围脖,拉着左蓝快速离开了。

……

“那之后,我们便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纠葛……只是没曾想……”说到这里,许坤暗自叹了口气。

“有一点我不明白……中南控股为什么要收购你们?”听他念叨了半天,岳赟也没听出中南控股到底看上春城建筑哪儿了,非要赖着收购,难不成还是“得不到,就毁了你”的老套路吗?

就连许坤自己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中南控股是怎么知道左念的存在呢?”岳赟又问道。

许坤摇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和小芸知道左蓝姐境遇没多久,幼孰就出事了……然后我就一直被你们关在这里,外面发生了什么,我都是听刑探给我转述,便知道了我公司另外四个工程都出了问题,甚至连我的一双儿女都搭进去了……”说到这里,许坤又抹起了眼泪。

“段世友……去趟西苑刑署,把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刑探给我‘请’过来……然后……算了……我自己去吧……”岳赟摆摆手,小岸会意,将许坤带了出去,段世友道了句“明白”,实则心里为即将到来的那位兄弟捏足了汗。

“现在是下午3点半,晚上6点半之前,我要见到那个人……对了……顺便把下午的情况跟迟处官汇报一下,我就不打这个电话了!”岳赟对着段世友最后嘱咐道,随后离开了审讯室,去了提刑科。

……

这会儿,提刑科也在忙碌着,毕竟送来了三具尸体,虽然做了初检,但还有一些系统的检查还未结束。

“呦……什么风把岳大教授吹来了?”

自从上官云月的案子尘埃落定,刘晓玲便对这位年轻的教授颇有好感,昨天在现场都没顾上打招呼,这会儿,见他推门进来,自然是笑脸相迎。

“没事……特来感谢刘科官‘及时’的尸检报告……”岳赟咧嘴一乐,顺便做了个“鞠躬”的姿势。

“先做‘初检’是小云生前定下的规矩,这样能快速定出个侦查方向,之后根据案情需要,再进一步做细检,别说,应用下来还挺方便。”刘晓玲摘下口罩,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报告,递给了岳赟。

“嚯……看来不用我说,您也知道我要什么了?”岳赟看了眼手中的封页上“分类检测报告”几个字,颇为满意。

“跟云处混久了,多少也知道点套路,你是她的头号‘迷弟’,我估计路数也差不多!”

“了解我……”岳赟对着刘晓玲比了个大大的心,随即翻看了起来。

岳赟翻看了几页,表情越来越凝重,看完后,脸色也越发难看。

“这三人均是死亡后被移到工地,再压上楼板。现场的血迹均是死后被挤压溢出的,真正的死因是‘安眠药过量致死’。”刘晓玲说道。

“杀人移尸我能理解,制造‘垮塌’事故,隐藏尸体我也能理解……但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们都要隐藏尸体了,为什么还要露出一只手?”岳赟琢磨着,眼神逐渐变暗,就在即将逝去光泽时,突然闪烁了一下,紧紧盯着刘晓玲,眉头紧皱起来。

“你是想到什么了吗?”刘晓玲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逐渐燃起的火苗,转瞬又变成了不可遏制的怒气。

“这帮杀千刀的!”岳赟放下报告,冲出提刑科,坐上电梯直达顶楼。

此刻几近黄昏,西边的微光透过远处的山体洒向城区,这本该是晚高峰到来之前的寂静,此刻却被岳赟的怒吼声打破了。

“该死的‘二百五’,你给我滚出来!”岳赟对着空气大喊着,各楼层的官员纷纷寻声开窗向上探望,他们自然看不到是谁这般疯狂,但从声音上来分析,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7/5 21:4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