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华:皇室贵冑的正确打开方式   第41章:皇帝也难逃真香定律(5)
  “去呀。”朱棣见他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不免有些恼怒。

  姚广孝闭着双眼,不紧不慢的掐捻手中佛珠,说道:“皇上来我这里,应该不是训子赔钱这么简单吧。”

  朱棣深邃的目光盯着姚广孝许久,叹道:“道衍啊,朕忙了一辈子,做事还是瞒不过你啊。”

  他和姚广孝虽有君臣之别外,还有患难情分。

  “皇上是想问贫僧推演的黄道十二宫,还是问问关于南王的命数?”姚广孝缓缓睁开双眼。

  “朕这次来,就是问这两件事的,先说黄道十二宫吧。”朱棣道。

  所谓的黄道十二宫,是当年朱棣登基时,特意命姚广孝利用相术推演大明国运。

  如今已过十余年,推演大明国运,基本已经完成。

  姚广孝即是和尚,也是相师。

  当年朱棣风华正茂时,他一眼就相中对方有帝王之相。

  接着,建文上位进行削藩,姚广孝又让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成功推翻前朝,登临九五。

  “恕贫僧现在还不能告诉皇上。”姚广孝双手合十道。

  “道衍,你这是什么意思。”朱棣面露不悦。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贫僧只能告知皇上,大明百年内,有三巨变。”姚广孝道。

  “快说!”朱棣急道。

  关于大明未来国运,那怕只有只言片语,他都迫切的想要知道。

  “辛丑年一变,飞龙在天!”

  “庚寅年一变,龙战于野,血色玄黄!”

  “甲午年又一变,亢龙有悔!”

  “这三巨变中,辛丑年,太子遽亡,倒覆江山于陛下。”姚广孝只是细说了其中一变,剩余两变,只字未提。

  辛丑年巨变,便是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标暴薨。

  太祖朱元璋悲泣之余,命人修改遗诏,立太孙朱允炆为大明储君。

  洪武三十一年,朱允炆继位为帝,改年号为建文!

  朱允炆在位期间,采纳亲信大臣齐泰,黄子橙削藩政策,对各地藩王实行弹压,诸王相继被削除贬为庶人。

  这时,朱棣听取姚广孝意见,以皇帝祖训清君侧为名,发动靖难,最后从亲侄子朱允炆手里夺得大明江山。

  第一变,辛丑年巨变,就是历史上的———靖难之役!

  取余两变,虽有年份,但姚广孝并未透露具体时间,朱棣听完,一脸忧心忡忡。

  “道衍,你说话只说一半的毛病真的要改,既然都说了,不如全说出来。”朱棣循循善诱道。

  姚广孝摇了摇头,重新合上双眼,嘴里开始低声诵念经文。

  “既然你不肯说,那你说说南王的命数!”朱棣见问不出其余两变,只能把话题转移到朱高尘身上,想要知道他的命数。

  “南王吉人天相,他的命数,捏在自己手里。”姚广孝道。

  “你们这些秃驴,说话就跟放屁一样。”

  朱棣撇了撇嘴,他在姚广孝这里吃了个闭门羹,最后无奈的从蒲团上站起身来,怀揣着一肚子闷气离开了。

  另一边。

  夜晚,鸡鸣寺左侧丛林里。

  朱高尘为了不挨揍,只能躲到了这里,在出来前,他还不忘顺手抓了只鸡用于烧烤填饱肚子。

  篝火堆前。

  朱高尘一边烤着烧鸡,心中苦叹没有美酒。

  因为朱棣驾临鸡鸣寺,四周巡逻加强,樊忠他们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来蹭吃蹭喝。

  “跑带这里来了?”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不远处黑暗中响起。

  紧接着,朱棣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爹!”

  朱高尘猛然站起身来,下意识的往后退,讪讪笑道:“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放心吧,这里没外人,我不会打你。”朱棣走到朱高尘身边,坦然的坐了下来。

  听到这话,朱高尘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特别是朱棣将‘朕’改为‘我’,就能看出,他已经气消了。

  四下没有外人,父子两围坐在篝火堆前,唠起了家常。

  “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罚你到鸡鸣寺来?”此时的朱棣语气很平和,身上那股威严也尽数收敛,与普通老头无二。

  朱高尘心知肚明,但是为了照顾老爷子的面子,只能摇头表示不知道。

  “靖难遗孤这事很棘手,你得罪了汉王,他在军中威望很高,加上赵王和他一个鼻孔出气,你的处境不比太子危险,把你放到这里,就是想让你好好反思一下过错。”

  “我尚在,还能压制住老二老三,若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篝火堆前,朱棣表情复杂看向身边的朱高尘,目光中有那么一丝落寞。

  朱高尘沉默不语。

  老爷子表面看起来很任性,但是看事情十分透彻,

  “小子,你天资聪慧,有些事,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我老了,没几年活头了,趁我没死,我还想御驾亲征一回。”

  “可是在出发前,你们几个是我的心病,太子仁厚,但性格过于优柔寡断,身边虽有杨士奇,杨浦这些太子府属官辅助,但他们终究是文人!”

  “老二老三,更不用提了,他们不服太子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如果有天,我这老天归天,老二老三起兵谋逆,我下了地底,也没颜面见列祖列宗!”

  朱棣低垂着头,说话间,不时的摇头叹气。

  “所以....爹,你的意思....”

  朱高尘双眼眯起,迟疑了一会,继续开口说道:“您要我站在太子这一边?”

  朱棣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两人目光对视,气氛陷入了沉默。

  最终,朱高尘目光一转,拿起身边的竹棍,从火堆里抛出一团黑漆漆的物体。

  “这是什么?”朱棣见他抛出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疑惑道。

  朱高尘咧嘴一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利用竹棍往黑漆漆的物体上猛地敲打了一下。

  啪啦——

  原来这黑漆漆的物体瞬间开裂。

  朱棣这时才看清楚,黑漆漆的东西是烧干了的泥巴,只不过表面附上了黑色火灰,所以才看不清楚。

  泥巴开裂,里面裹着一层荷叶。

  一时间,一股淡淡的荷香味道飘了出来,香味中,夹杂着一丝肉香味。

  朱高尘扒去表面的泥巴,再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的荷叶。

  一只烤熟,浑身油润光亮,香气扑鼻的金黄烤鸡出现在朱棣面前。

  “这叫叫花鸡,爹,您尝尝。”朱高尘掰下一只鸡腿,笑着递给朱棣。

  “我好歹也是皇帝,怎么能吃这种东西,不吃,不吃。”朱棣一脸排斥,摆手拒绝。

  主要是食物名字过于晦气,叫花鸡,不就是给叫花子吃的吗?

  “真的不吃?”朱高尘试探道。

  “不吃,就算死,我也不吃!”朱棣一脸坚决。

  “行行行,您不吃,那我吃。”朱高尘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把鸡腿塞到嘴里,当着朱棣的面大快朵颐。

  看着朱高尘吃的这么香,朱棣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虽说名字晦气,但是香味勾人脾胃。

  最终,朱棣红着老脸,自己动手扯了另一只鸡腿。

  他先是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然后身子一颤,恍如电击。

  自从当了皇帝,吃过无数山珍海味,但是今天这只叫花鸡,却别有一番风味,香味浓郁,肉质酥嫩.....

  见朱棣目光呆滞,朱高尘笑着问道:“爹,味道如何?”

  朱棣咳嗽了几声,红着脸道:“真...真香!”

  朱高尘心中一阵揶揄,想笑又不敢笑出声,看来皇帝也难逃真香定律。

  PS:三千字大章,求鲜花,评价,月票,反正有什么,大家就投什么吧,谢谢啦!
清明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4月4日到月6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小说帮助|申请小说推荐|Vip签约|Vip充值|申请作家|作家福利|撰写小说|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4/2 17:3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