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从水浒传开始 第五章:睡觉即修炼

小说:从水浒传开始  作者:智多锟  回目录  举报
  (三千三百字)

  收藏!收藏!收藏!

  鲜花!鲜花!鲜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求一切支持与打赏!

  不然我真的没有动力和信心再写下去。

  ————————————————————

  这是一个草长莺飞、万物复苏、萌芽生发、琼葩争艳的初夏季节。

  本该是郊外姹紫嫣红、游人纳凉赏景的时节,但不知为何,这两天,时不时的会下冰雹加小雪、雷电伴风霜,偶尔还平地起秋澜,席卷八方如霹雳炸裂。

  杳杳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无形无象的改变自然气候、引动天地万法。

  相传钟山之神烛龙吹呴呼吸、吐故纳新之间,为春夏秋冬之风云变幻,其不饮、不食、不息、不寝,风雨是谒!

  总而言之,就是本领大到所谓的黑夜、白昼不过是睁眼与否而已,吹口气便能使天空乌云密布、大雪纷飞,凛然一念自然成冬,呼口气又马上令之赤日炎炎,流金铄石,转为夏天。

  如今方圆十里所发生的诡谲情景,何其像也!

  古语有云:天变有异象,人变有异相。

  而天有异象,必出妖孽。

  一连三天,直到今天清晨都还是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霾,加之蒙蒙小雨淅沥沥的下着,使得整片县治城镇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一丝阳光。

  天气乍暖还寒、时冷时热、阴晴不定、忽明忽暗的。

  尤其是这里还处于江南地带,早间枝头还冰凌凌的挂着厚霜,且时不时的凉风料峭飕飕袭人,冽冽的沁入骨髓,格外湿冷。

  要知道,这可是五月夏天时节,此间景象居然如深秋初冬。

  但无论刮风下雨,生活还得继续。

  “简直是伤风败俗、背德辱行的丢人玩意儿!这厮怎么还有脸找上门来?”

  “唉——我们老陈家可是这十全县的乡绅典范、士人榜样呐,更是十里八乡的才俊翘楚们、甚至本地州府树立纲常伦理的表率楷模,乃是个有名望的家族,你和你妹妹陈青莲,虽是支脉出身,但影响恶劣,不仅坏了门庭,还大大的有辱祖宗,实罪不可恕!”

  “杀千刀的淫娃荡妇,毫不知廉耻,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十足可恶!”

  “免你妹妹陈青莲不浸猪笼,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陈青云竟然还死乞白赖地来央求我们借钱,还要不要脸?”

  “哼!赏给街边的叫花子都不借给你!害得我们整日被街坊四邻戳脊梁骨,仅仅是对他哥妹俩削籍除名、逐出门墙,都算是便宜这两个扫把星了!”

  “害群之马!”

  陈青云搀扶着脸色发青、嘴唇苍白且一副显得极其虚弱萎靡的妹妹陈青莲,手里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陈青莲也抱着一个用背带紧紧包裹着绑在怀里的婴儿,却是捂得严严实实的。

  哥妹俩穿的都是逢满补丁的老旧麻棉衣,身影互相依靠着却仍然非常单薄、孱羸且窘困,相互扶持,刚低着头迈进陈家宗祠外围巷子的大门,各种尖刺得不堪入耳的冷嘲热讽,便已七嘴八舌的纷纷嚷嚷起来。

  且说这个影视位面的男主陈文杰的名字似乎是上天注定的,尽管有赵瑬这只大蝴蝶在旁边不断扇翅膀,但依旧没有改变其特定标识。

  由此可见,世界意志这个故事大扳手的还原修正性之无形力量,还是挺强的。

  而他赵瑬赵十二,却是又多了一个名字,唤作陈文瑬。

  因为系统无形中所产生的心理因素作祟,可以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所以他的名字依然带着一个“瑬”字。

  但避免以后搞混分不清,诸位看官只需记得他在这个世界叫陈文瑬就行了,以后我们还是以赵瑬作为第一人称。

  至于他这猥琐舅舅和便宜老妈为什么要大清早地上门来自找侮辱呢?(没办法,达叔演的实在是太生动了!简直是刻画猥琐得入骨三分。)

  却实乃生活所迫,一分钱还难倒英雄汉呢!

  这拖家带口的,何况还一连生了两个“病秧子”。

  赵瑬从出生到现在,两天两夜了都还没睁过眼,甚至都没动弹过,也不吃nai,更不叫唤,要不是能清晰感觉得到他绵绵若存的呼吸,陈青莲还以为生了个死婴。

  这症状,任给谁看也是“怪病”的结论,不过赵瑬对自家状况及周遭环境是相当清楚的,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也完全没问题。

  所以舅舅陈青云先前已经抱着他跑了好几家医馆,要么说是嗜睡症,要么说是小儿痴呆。

  主要是那些年轻的大夫一瞅见,竟是个如此可爱迷人又讨人喜的美丽小宝宝,却因为未十分清楚症结所在,故此皆不忍心草率用药、施针来伤害他分毫。

  倒有几个年老昏聩的老大夫,便想要对赵瑬扎银针以刺激穴位,但无不是稍微一接近他,就即刻被一股沛沛然神龙甩尾、巨蛟潆洄般的磅礴罡元真气给震飞了。

  于是就说的更离谱了,诊断他是得失了魂,或被邪祟入侵,反正说法不一。

  不过直到现在,也还不见半点改变的起色,陈家哥妹俩仍旧对文瑬(赵瑬)这个孩子的具体状况毫无头绪。

  这一来二去的诊金、法事等费用,就把陈青云那微薄的积蓄便给祸祸光了。

  真个是,贫无达士将金赠,病有高人说药方。

  但熟睡中的赵瑬对此却是毫不放在心上,切~~,几十两银子他还真没当回事。

  甚至那对陈青云而言已是全部家当的钱财,在赵瑬心里简直是不值一哂,琐碎到下一秒他就给忘了。

  赵瑬这种人,即便是心理年龄已经大几百岁的老怪物了,可还真的从未为生计发愁过,轮回千世都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惯了,典型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然而他却不知,就是为了他这个不睁眼的宝贝外甥,陈青云宁愿上门遭受奇耻大辱,甚至唾面自干。

  并非赵瑬故意如此“装死”不近人情,而是他现在正处于冲击‘玄霄境后期’的小瓶颈,以及顺便趁势杂糅、融合几门修真功法的关键时刻,实在是不容有半点闪失、纰漏!偶尔一心两用,对于赵瑬而言已经算是相当耗精神的了。

  感觉、顿悟这种事,要及时把握住,一旦错过了,便可能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才思、勤奋和机缘,才能日积月累并不断求索的重拾回来。

  这就跟玩游戏差不多,超常发挥的手感、思路以及状态很重要,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可以恰如其分的渐入佳境的。

  扯远了!言归正题。

  且说他这个便宜弟弟陈文杰呢,虽然一切正常,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该闹闹、该哭哭,但却经常尿频尿急尿不尽,并且还先天发育不良,比一般刚出生的婴儿要瘦小,所以想来也是有些小毛病。

  然而奇怪又反常的是,文杰这个不吃不喝且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哥哥文瑬,倒是白白胖胖、骨骼清奇的,重量也多出近三分之一,就像个实心的瓷娃娃、玉雕塑。

  为了这两孩子,哥妹俩那叫一个苦啊!

  对赵瑬更是尤为关心。

  陈青云为了照顾妹妹以及她的这两个宝贝孩子,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个是所谓的龙种。

  因为陈青云是个迂腐之极、顽固不化的愚忠加官迷,所以对于当今皇上的血脉,即便是那人钻荷花池打野落下的雨露恩泽所结成的沧海遗珠,那也是万分的上心,丝毫不敢懈怠。

  故而陈青云这两天来,可谓废寝忘食亦无以言表,还把自己那个与这俩外甥几乎是同一天生的亲儿子,直接丢在了家里,让产后也没能安稳休息片刻的娘子一人看管,甚至连儿子的名字都忘了给取。

  此时,满脸憔悴、悲怆、凄苦之色的陈青云,可谓五味杂陈,赶紧将正咿呀大哭的陈文杰交到了陈青莲怀中,转而扑地朝着面前不远处,人群最中间的一个颤巍巍手拄拐杖、身着纳锦棉袄马褂、套绛色绸缎长袍、厚底绒皮布鞋的耄耋老者。

  “常言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老太爷,青云给您老跪下了,您老就行行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我不是来借钱的,烦请您老网开一面,让我一跪三磕头,爬进去给祖宗牌位烧炷香,帮您的重孙子文瑬祈福驱邪呐!萨满法师说了,只有用自家宗祠灵龛前的香灰涂抹身体,才能镇压住魑魅邪祟,把我外甥缺失的魂魄重新招回来......”

  在周围各种咬牙切齿的讥刺下,以及含着鄙夷讥讽的侮辱性目光中,陈青云戚戚然毫不停顿的“砰砰砰”连连磕头乞求,登时额头渗出一片淤青、污血,语气伤感得几乎声声带泪,呜咽着端的是怆然涕下

  人啊,在走投无路、无计可施,甚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往往就会下意识的以为只要求神拜佛、祭祀祖宗就能够一切安好,就能祛除所有霉运、消灾解难。

  纵使是口诵圣贤书、不语怪力乱神的读书人,乃至满腹经纶、学识渊博的状元或秀才,亦概莫如是!

  甭管有用没用,也甭管灵不灵验,先祭拜一番再说,至少能寻求一个心理安慰,万一呢。

  。。。。。。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一切打赏与支持,多多益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