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监察局   第44章 归程
穿越监察局唐龙十三玄幻奇幻 | 异世大陆更新时间:2020-02-15 03:36
瀑布阅读
瀑布
  是不是醉刀没有人知道,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范彪绝没有醉。

  哪怕她脚步踉跄,像是一个不倒翁似的,一边走一边左右晃荡。

  但她的刀仍旧稳。

  一刀划开乾元宗师兄的小腹后,范彪并没有停下,刀口顺势一扬,带着范彪整个人转了个圈儿,紧接着狠狠地劈向了另一个还在犯懵的乾元宗弟子。

  刀光袭来,那人自然去挡,乾元宗师兄虽是受了重伤,一时却也没死,撑着疼硬是撕下一片衣料,将漏出来的血腥玩意儿统统给兜在一处,再将整个小腹牢牢裹紧。

  “是条汉子。”眼见对方虽是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是咬着牙挺剑的模样,澄曦也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但这又如何?

  战场无情,再硬的汉子也摆脱不了一死。

  况且他也未必就一定死。

  至少那乾元宗的师兄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用断掌压着伤口,再次刺向了范彪。

  “小王八蛋,那畜生收拾完了没有,赶紧过来帮忙!”乾元宗师兄一边格开范彪的大刀,一边向那刀疤汉子喊道。

  可刀疤汉子并没有回答。

  他只是躺在地上,嘴里“咯咯”地冒着血沫。

  原本攻击着他的白狼,此时却安安静静地站在刀疤大汉的身边,微微低头,接受着主人的抚摸。

  一个乞丐般的男人站在白狼面前,一手搭在白狼的额头上,却是笑盈盈地望着乾元宗师兄。

  “这人是谁,什么时候来的?”乾元宗师兄骤然惊骇无比,手中的剑都不由得迟了片刻。

  躺在地上的刀疤大汉恐怕已经断了气,可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又是什么时候死的,在场众人竟一无所知!

  随身携带着数柄剑,还有一只白狼为伴……

  “难道是……”乾元宗师兄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名字。

  只是他还未将那名字说出口,便听得周围弟子同时惊呼出声。

  再接着,他便觉得整个人都轻了许多,随即飞了起来。

  只是飞着的过程中,他无意间瞥见下面有一具身体正缓缓倒下。

  那是他的身体,但身子上已经没有了脑袋。

  “沈风……”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将那名字说了出来,但已经没有人能够听见了。

  范彪的攻势还没有停,一柄大刀在她的手中翻飞,就像是蝴蝶闪动着翅膀。

  不同的是蝴蝶扇动翅膀时留下粉尘,大刀翻动时却溅出血渍。

  “饶命,饶命!”乾元宗前来的最后一个炼器期武者忽然跪伏。

  就像担心对方误以为自己会诈降似的,他同时将武器长剑仍了开去,两手手心向上平放在地上。

  但他诈不诈降与范彪又有什么关系呢?范彪只是在挥刀而已。

  大刀仍是照着原本的路径斩去,只是这是已经没有了抵抗它的东西。

  于是跪在地上的人又被挑飞了起来,原本已经遍布伤痕的身体上多出了一处贯穿伤。

  从肋下直直切入,到切断脊柱为止。

  至此,乾元宗的炼器期强者全灭,范彪将大刀插入泥中,身子则斜依在刀上,远远望向龙小云。

  “不错。”龙小云点了点头,向范彪招手,而后望向澄曦。

  “……牛啤。”澄曦也点了点头,而后望向江凌蕊。

  “呃……”江凌蕊点了点头,而后……吐了出来。

  也难怪她会失态,毕竟花月门已经很久没有过血腥了,就连杀只鸡都是外门弟子在做,江凌蕊又何曾见过这等场景?

  头颅飞起,血流满地,肝肠具现。

  别说她了,就连那些围观的乾元宗弟子们也愣住,胆小些的甚至已经伏下身子干呕了起来。

  “怎么办?”尚且还有一些理智的乾元宗弟子面面相觑,一个个竟都有些腿软。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乘着众人还不知所措时,两三个乾元宗弟子忽而转身,扒开人群便向外逃去。

  他们逃得不慢,可还有比他们更快的。

  跑得最快的一人,忽而听见身后破空声,下意识便回头去看,之间一柄花刀如流星般向他飞来。

  还未来得及躲,那人转瞬已被钉在了地上。

  跟着他逃跑的几人见状,同时停了下来,眼睁睁看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女子自他们身侧缓缓穿过,接着一脚踏在地上那人的肩头,像是拔起一根萝卜似的将大刀拔了起来,腥臭黏稠的东西自刀上缓缓滴落。

  范彪就静静站在众人面前,不说话。

  她不说话,其他人就更不敢说话。

  然后,龙小云走了上来,手里拎着两坛子酒。

  范彪接过,猛灌了一口,接着,如同淋浴一般地自头顶浇了下去。

  一坛冲完了身上,另一坛冲刷花刀。

  可这花刀明明是一件道器,只要范彪心念一动,就能收回到她的丹田内。

  再取出时,就跟新的一样,完全不必在乎血污。

  可她还是缓缓冲着花刀上的血迹,哪怕她手中只剩这一坛酒,哪怕她嗜酒如命。

  另一边,澄曦轻拍着江凌蕊的后背,让她能好受一些,但与此同时,澄曦也意识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江凌蕊可是花月门的内门弟子,即便如此,她也从没有过直面杀戮的经验,毕竟花月门已和平了太久。

  就连江凌蕊都如此,剩下那些花月门弟子又如何?

  虽说经过澄曦这么多天来的训练,大多数花月门弟子已经能够做到令行禁止了,可她们终究还没有见过血。

  就像是一群温室的花朵。

  但温室的墙壁已经破裂,她们不久后便要面对乾元宗的进攻。

  不是平常嘻嘻哈哈点到为止的练习,而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攻击。

  没有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澄曦叹了口气,向龙小云投过去一个眼神,指了指江凌蕊,又指了指那些乾元宗弟子。

  毕竟是杀伐当中成长起来的,龙小云面色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即便此时也还带着微微的笑意,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当中。

  而澄曦的意思,她也立即理解了,便朝乾元宗众人说道:“既已投降,何不束手就擒?”

  眼见众人仍面面相觑,不敢打不敢跑,却又不愿受缚,龙小云只好谎道:“各位既是乾元宗弟子,到花月门后自当令亲友拿钱财来赎……没有亲友钱财的,站出来,我放你们离去。”

  这下众人总算明白了龙小云的意思,当即便有人跪倒在地,奉上双手甘愿受缚。

  这些人也并非都是傻子,眼见还有人站着不动,跪着的当即便有人小声解释:乾元宗与花月门开战,即便知道乾元宗能够取胜,可取胜之后会不会屠尽花月门还难说……至少花月门强者不会轻易陨落。

  “花月门不会轻易杀我们,因为杀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徒增我乾元宗的怒气……可留着我们,无论是与宗门交易,还是作为交换条件,对于花月门来说无疑是好事。”

  “所以真不会杀我们?”

  “废话,要杀刚才就杀了,还把咱们带回去做什么?”

  “那……我愿降!”

  “愿降!”

  ……

  未过多久,乾元宗一众便被范彪一个接一个,像是穿蚂蚱似的用麻绳穿成了一串。

  另一边,那邋遢汉子正帮着修车轮,马儿已经被江凌蕊找了回来,只是因为白狼在这儿,远远的便掀着蹄子嘶鸣,怎么也不肯靠近。

  “好了。”汉子用刚拔下来的小树削成车轴,装上去勉强还能动,只是车上乘不了人了,还好在此的都不讲究这个,干脆便步行回去。

  “话说沈风,你真是沈夜烟的叔叔?”

  在修车之前,那汉子便向众人作了介绍,再则他还帮着杀了那乾元宗的刀疤大汉,所以澄曦这一行人并没有将之视为敌人。

  只是没有想到,这邋遢汉子竟然自称是沈夜烟的叔叔。

  “我咋这么不信呢?”听对方说如此,澄曦当即皱眉不已,毕竟夜烟师姐的口碑花月门众人皆知,现在却说那仙女似的人物有这么个乞丐叔叔,这还真是……

  “什么乞丐?我只是路上出了点情况……”沈风削着树干,不满道:“你要是不信,回头到了花月门我带你去见花淑容,她能给我作证。”

  “你就这样去见花门主,不怕她给你直接撵出去?”澄曦不由得咋舌。

  “她求着我留下都来不及呢,还撵出去?”沈风比对着车轴道:“话说你们这些小辈也是的,连我沈风的名号都没听说过,还敢出来瞎晃悠?”

  澄曦这一听立马来了兴致,反问道:“这么说你狠厉害啰?”

  “那是自然,你个小妮子还没出生的时候,我沈风就……”

  沈风两手一叉腰,便要当起好汉来,只是话刚开了个头,便被澄曦打断。

  “等等,谁跟你说我是女的了?”

  “你……哈哈,你莫开我的玩笑,就你这样不是妮子的还能是啥?”沈风笑着说道,“你莫要把我当瞎子。”

  “你为什么会认为你不是瞎子?”澄曦反问道:“老子可是有小xx的。”

  呃……眼见澄曦一脸认真不似作假,沈风倒是迟疑了起来,仔仔细细地向澄曦打量过去。

  打量了许久,沈风确实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便缓缓伸出手去,问道:“你介不介意我摸一下……”

  “我擦,滚,你个老变态!”澄曦急忙捂住自己的宝贝。

  “……膝盖,我是说膝盖。”沈风急忙解释。

  脸会骗人,声音也可以作假,但男女的身体构造却不会骗人,现下澄曦的喉结不算太显,关键部位也不能乱碰,所以既不算敏感,又容易分辨的便是骨骼了,尤其是膝盖骨。

  男人的膝盖骨向外,女人的则向内,沈风虽只是隔着衣服摸了一下,但这便够了。

  “还真是……”回过神来再望向澄曦时,沈风满脸蛋疼模样。

  接着,他又四下望了一圈儿,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问道:“所以说,真正的花月门弟子,只有那边一边哭一边吐的小妮子?”

  沈风指的是江凌蕊,可这话却让澄曦听得一愣,不由自主地便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两人不是花月门的?”

  “呵呵……青龙宗范彪,境界虽然不高,可那身酒勇劲儿和那柄花刀倒很是出名……这么说来,她言听计从的那位应该就是青龙宗龙小云了吧?”沈风的眼光极好,竟只凭着一场战斗便猜出了那二人的来历,“所以说啊,你们这些小辈,还是该多出去外面走走,别到头说起那些名扬一方的豪杰来,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那你说了半天,不也没猜出来我是哪儿的吗?”澄曦呵呵一笑。

  “你使什么兵器?”沈风不信邪,他虽然看过澄曦使锤子,却没有留意锤上的特征,此时澄曦唤出锤来,沈风便接了过去。

  “这锤,方方正正的,像是北方雷霆门的武器……”沈风端详着锤子,自言自语道:“不,雷霆门的锤子没有这么光滑,难道是西漠孙岩氏族……不,孙岩氏族从不外传,你也不信孙岩……”

  端详了半天,提出了数个可能,却又被沈风自己一一否决,终于,他认栽般地将锤子递回去,说道:“这锤子不符合我知道的任何宗门家族势力,要说你不是个散修,那就是道器觉醒时除了毛病。”

  “你才出了毛病……”澄曦匆忙一怼,可随即便想到,自己这道器觉醒,觉醒完了又觉醒,丹田里面的丹田一个套一个跟套娃似的,说是出了毛病,的确没毛病……

  “那敢问兄台何宗何门?”沈风问道。

  “花月门的。”澄曦头也不抬。

  “不对,花月门向来只收女子,就连我都……”沈风讶然道,“没理由忽然收了个男的……”

  “老子关系户,关系户你懂吗?”澄曦白他一眼。

  “这得多硬的关系……”沈风咋舌道。

  “我姑是花月门长老。”澄曦回道:“长老,离体期的那种,懂了吗?”

  “噢……”沈风恍然大悟,“所以你的姓是水登澄,你姑是澄若水?”

  “厉害了……”澄曦倒吸口气,“年轻人确实应该多出去走走,你说得一点没错……”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穿越监察局》读者互动
关闭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小说帮助|申请小说推荐|Vip签约|Vip充值|申请作家|作家福利|撰写小说|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testu.faloo.com 飞卢小说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 script >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6d308f6626f6d0864b6bb4f348f2b5e5";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2/20 4: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