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西游之我有钞能力 第七章 再来一杯

  嘎嘎!

  关刀略显粗大的刀刃蛮不讲理的挤进张毅的脑袋,刀光携带的巨大力量与重量,就好似棒槌砸在核桃上一样,瞬间就将他的脑袋砸的稀碎!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结果居然回事这般出人意料!

  “这怎么可能!”

  唐太宗拍案而起,目瞪口呆,眼中满是震惊。

  一个将门之后,武士修为的张毅,却被当朝状元一刀劈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唐太宗觉得自己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笑话!

  “怎么会这样!!”

  比唐太宗更震惊的,却是侯君集!

  他愣愣的站在演武场前,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发展。

  侯君集哆哆嗦嗦的用手指着陈光蕊,犹如一只怒吼的猛虎,龇牙咧zui,择人欲嗜!

  “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当众杀人!”

  “来人,给我拿下!”

  这一次侯君集之所以提议张毅与陈光蕊殿前演武,一方面是因为他与因开箱向来不和,想要借此机会给殷开山一个难堪。

  另一方面,也是有意借此机会交好工部尚书,大唐国公张亮。

  毕竟张毅虽然是国公之子,但一向纨绔,想要成为一州刺史根本毫无机会。

  本来他认为这一场较量,根本就是十拿九稳。毕竟张亮在是纨绔,也是堂堂国公之子,练武资源无数。

  所谓穷习文,富习武。陈光蕊一介寒门出生,就算有点武艺,有能有几近。撑死了,武生、武徒而已。

  但他万万没想到,陈光蕊居然以一介武徒之身,逆势一刀斩杀了比他高一阶的武士张毅。

  现如今,不仅没有落到殷开山的面子。更糟糕的是,张亮因为他的提议死了唯一一个儿子。

  这让他如何不怒!

  这一怒,顿时风云变色,乾坤错位。

  咯咯咯——

  无数胆小的宫女、侍卫,皆不由自主的浑身战栗起来。一个个如同见到了一头自洪荒走出的凶兽,不能自已。

  在场一众文臣武将,除了少数几人之外,顿时感受到死一般的压抑。

  如同一团野火熊熊然绕,遮天蔽日,让人肝胆剧烈!

  “侯君集!你敢——”

  殷开山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咆哮出声。

  他虽贵为宰相,但在修行一道上并无建树。之所以能够成为大唐宰相,主要还是因为劳苦功高,兢兢业业。

  而侯君集,却是大唐少有的悍将,巅峰大宗师!

  只差半步,便能达到人间极限,武圣之尊!

  这样的气势压迫下,只要修为不到先天武师,半点动弹不得!

  所以,殷开山纵然怒气冲天,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侯君集肆无忌惮的以气势压迫着陈光蕊。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被侯君集针对最严重的陈光蕊,身体却纹丝不动。

  犹如高山之巅的雪松,屹立ting拔,铁骨铮铮,神情傲然冷漠。

  甚至,还有余力对着侯君集嘲讽了一句!

  “侯尚书,你大概活久了,老糊涂了!记性居然这么差!”

  “我与张毅在陛下面前立下生死之约,你难道忘了吗?”

  侯君集听到这句话,顿时气的须发皆张,甩臂就要冲上前要给陈光蕊一个教训。

  但是,却被尉迟敬德与秦叔宝二人一左一右牢牢锁住!

  “侯君集,够了!”

  “陈光蕊说的不错,张毅之前主动要求立下生死之约,不要胡搅蛮缠,有失体度!”

  侯君集看着两旁的尉迟敬德与秦叔宝,心中对陈光蕊的怒气越发炽烈,如同一团邪火不断炙烤着心脏。

  但是他却不得不强行咽下这一口气,因为——

  他身旁的这两人,是大唐唯二的武圣!屹立在人间一切武将巅峰的人物。

  更重要的是,唐太宗发话了:

  “侯尚书,退下!”

  侯君集忿忿不平的收起双手,在尉迟敬德与秦叔宝松开之后,更是直接甩臂离开演武场。

  不过在临走之前,他却恶狠狠的盯了陈光蕊一眼。

  那一眼之中,满是杀意!

  陈光蕊,傲然一笑,毫不客气的回瞪了回去。

  等到侯君集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演武场上的气氛渐渐热闹起来。

  唐太宗率先离坐,捧着两杯陈酿来到陈光蕊身前,一杯递给陈光蕊,另一杯直接先行饮下。

  “陈爱卿文武双全,世间无双!我大唐有此英才,何愁不昌盛!”

  “来,满饮此杯!”

  文武双全,世间无双!

  一众人听到唐太宗居然给出这般夸张的判词,纷纷露出羡慕嫉妒之意。

  这一点,哪怕是身为陈光蕊岳父的殷开山,也没有办法避免。

  一时间,大唐天子,左右宰相,三省六部,九卿高官,齐齐注视着陈光蕊。

  这目光,如山重,如海深。

  与其相比,侯君集之前所谓的气势,也犹如春风一般温和!

  但是,陈光蕊依旧毫不动摇。

  犹如大海之上的一尊礁石,无论何等狂风巨浪,都无法动摇他分毫!

  “谢陛下!”

  陈光蕊在所有人的注视下,shen.出左手稳稳当当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而他的右手,则依旧拿着那柄血迹还未干的关刀。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的孜孜赞叹。尤其是魏征,更是直接对着身旁的殷开山说道:

  “饮酒足称FengLiu,持刀当为豪杰!殷兄,你这女婿取得好啊!”

  殷开山此时已经笑得合不拢zui,故作谦虚的摆着手,笑眯眯的看着陈光蕊说道:

  “哪里,哪里,魏兄过奖了,过奖了!”

  陈光蕊听着众人的赞叹之声,心中并无半分激动之意,有的只是平静。

  甚至,还有闲暇对着唐太宗说了一句:

  “陛下,一杯有些不够,不知能不能再来一杯?”

  唐太宗听到这话,不由一愣。所谓伴君如伴虎,自从他登基为帝以来,再也无人敢用这般轻松的语气与他说话。

  不过还不能他回话,一旁的程咬金提着个酒坛,几步走了过来,直接给陈光蕊满上。

  然后,他在陈光蕊不解的目光之后,先是给自己狠狠的一巴掌,然后抬起酒坛就往自己zui里灌。

  灌完之后,他一边随意的抹着zui角的酒渍,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刚才我老程有眼无珠,说了些傻话。这一巴掌和一坛酒,就算是赔罪了。状元郎,你也喝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