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附庸 第九章 升仙

小说:附庸  作者:青灵  回目录  举报
  晏醒没有去注意窗边飞的人,他一直都在盯着那个女子,灵识一点也不敢放松。本以为自己灵气隐藏的很好,能够出其不意的控制住她,不过结果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实力。

  “你要怎样才能够放了他?”晏醒有些无奈的放开了自己的灵气,灵气仿佛雾气一样无形的散开,白写灵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晏醒的放松,更加准确的说是泄气,想到这里他有些难过,因为自己拖了他的后腿。

  女子松开红剑,纤细的剑刃削落一缕头发,这个意思谁都明白,谁也不是傻子。

  “如果你乱来,下次削落的就不是他的头发了”

  白写灵这样想到,不过情况却不容他多想,仅仅是刚离开女子的剑就又被一道攻击,不过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看的多了也就习惯了,白写灵受到夫子的教育接受的很快,只是被当做提现木偶一样被晏醒抓着走,晏醒的动作并不快,但却是恰到好处的躲掉那些攻击,灵气凝成的攻击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比之长安城大年夜一夜不灭的烟花还要绚烂。

  晏醒早已经有了怒气,把白写灵拉到身后,shen.出手掌对着前方,对着那道射向白写灵的流光,这道灵气格外的好看,一道灵气却掺杂着数道色彩,但是却停在了晏醒的手掌前方,并没有碰到手掌,似乎再也无法前进。

  白写灵什么也看不到了,但是却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了那到流光,晏醒收拢手掌,流光消散,白写灵本能的去抓晏醒,却扑了个空,晏醒的生性消失在白写灵的眼里,直到摔在地上感觉到了疼,整个房间都变得安静起来。

  白写灵趴在地上,抚摸着疼痛的地方,看着屋中的场景,陌生女子单手持剑,扶着chuang上躺着的人,福灵扶着那人的另一半,似乎准备离开。晏醒正在抓着刚才窗外飞着的,嗯,仙人。

  一下子安静的有些可怕,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白写灵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似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在空中飘一样,让他感觉自己消失了,变成了水,变成了山间的雾气,又如同空中的小鸟一般。

  这种感觉奇妙却又带着些许的夸张,白写灵感觉到了恐惧,他看着晏醒抽打着那个仙人,也看到了二女一男走到了门口,不过他们的速度太过缓慢,缓慢到了让白写灵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怎么回事?”

  白写灵走到了晏醒旁边想要阻止他继续“缓慢地”抽打那个仙人,刚站起来走了一步,就感觉身体如坠深渊,刚才还轻飘飘的身体一下子就如同万斤之重,白写灵一下就失去了意识,zui里开始流出鲜血。

  晏醒感觉到了白写灵的异常,右手随意的一转,一道白色的灵气绳子就捆住了刚才窗外飞的那人,眨眼间出现在白写灵的旁边,灵气在他的体内飞快的流动,却发现白写灵的身体受了重伤,如同被一座巨山压中。

  “怎么没有灵气?”

  晏醒不明白,这种攻击只有灵气才能够制造出来,但是白写灵的身体却没有半分的灵气,这是古怪之处,凡是有灵之物皆有灵气,凡人虽少也有半分,但是白写灵的身体里一丝一毫也没有,这才是不正常的。

  “仙子,救我,我是昆仑山的,是跟着公子的”被晏醒一顿打的那个仙人被绳子捆着,像是毛毛虫一样朝着赵统的旁边走过去。

  晏醒因为白写灵的原因暂时脱不开身,无暇理会他,那个女子一脚踢开仙人,福灵有些不忍。

  “他是昆仑山的小昊,本是赵统的仆人,只因得了些许的仙缘,一直以来对赵统也算不错,算是赵统从昆仑山带出来的唯一一个自己人。”福灵对着女子解释道,女子并没有的表情,再次一脚,直接把他从窗户踢了出去,一时间外面出现了很多人,学院的人都听到了动静。

  女子收回灵气,晏醒没有收回灵气,却也隐藏了灵气的光芒,在普通人看来他只是扶着白写灵,并没有什么异样。

  “夫子”

  晏醒声音很大,而且很急,周围的学子赶快让开了一条路,夫子走的不急不缓,却很有力量。

  “既然来了,就先不要走了”

  夫子走到晏醒的旁边,从他的手中接过白写灵,皱了皱眉头,起身看向那个女子。

  女子不慌不忙的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东西扔过去,夫子抬手接住,缓慢地打开,皱着的眉头略微打开一些,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黑色的药丸递给晏醒。

  “先喂他服下”

  晏醒接过毫不迟疑的放进白写灵的zui里,灵气也在他的体内流动,帮助他消化药力。

  “雨仙宫从来都是救人,何曾出过你这等弟子?”夫子语气宛如,就像是平常授课教训犯错了的弟子一样。夫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圆珠,然后把口袋扔了回去。

  女子接过口袋,却并没有理会夫子的话,放好口袋就扶着赵统准备离开,夫子似乎成了那个尴尬的人,不过他的却没有丝毫的尴尬神色,依旧如常。

  “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接到长安大学院通知,明天休息一日,后天去浩来山学习”

  “是,夫子”

  随着人qun的散去,女子反而停下了脚步,似乎等待着夫子开口。

  “你真的如她一般”

  “师傅不让我像她,所以我不想恨你”女子开口,似乎略有柔和。

  “他伤的不重,但是你若带他离开这里恐怕就走很多人要他的命,你是不怕,但是你带着两个人能够和外面自己房顶之上的黑衣人战斗吗?”夫子看了一眼周围的房顶,皆有黑色闪过,那不是学院的范围,他不想去干涉。

  “所以你可以留在这里,等他真正的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在离开,将来的世界需要你们,而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夫子看着他们,福灵明显想走,女子似乎有些迟疑。

  “你不像她说的那样”

  “不,你只是不了解我,因为她了解我,所以才会那么说,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她最了解我”夫子的眉头早已经舒展开,叹了口气,朝着学院的门口走过去,背影略显落寞。

  “能不能给我们找个居住的地方”

  晏醒对于夫子的决定虽然不是很满意,但现在他还不会去反驳,轻松的背着白写灵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这里本来是白写灵的,给了别人却换来了一身伤,这让晏醒很想不通,却又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旁边的房子给你们,钥匙在那个花瓶里”晏醒离开了,已经混乱的房间里还有三个人,女子扶着赵统朝着花瓶走过去,一言不发。福灵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女子一只手塞进花瓶里拿出来钥匙,金色的钥匙上满是水迹,水很清,也没有异味,她似乎很满意。

  “如果你觉得我我的做法不对,你可以选择离开。如果你想要救外面的那个人我就不会告诉你接下来的话。如果你不是赵统的姐姐我不会管你的死活”

  冰冷的话却让福灵感觉并不是那么寒冷。

  夫子在某棵树下看着他们走进屋里,收回目光,真的离开了,转头间似乎看到了一个人。

  “也许是我多想了”

  云朵之上也有一人看着下面,他能够看到晏醒和那个女孩修为,也能够看到夫子的动作,却没有看到之后离开的老人,还有无故受伤的白写灵。

  “好了,既然这里没事该去赔罪了”

  一念破空万里,来到了通天沟壑的边缘,少年感觉到了压力,来自于灵气精神的双重压力,?让他不得不降落在地上,穿着单薄的白色衣服,虽然他的修为无惧寒冷,不过仍然感觉到了一些凉意。

  “昆仑山,洛七行见过仙子”

  “洛亦的弟弟?”

  “仙子好记性,还记得我这个小辈”洛七行跪在地上,低着头。

  “礼数倒是没忘,只是心中不是这么想的吧”洛七行不着急起来,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跪过了,他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惊奇,却不好奇。

  “他当初说有一物留在昆仑山,你可有带来?”

  “小辈带来了,还与仙子”

  一个黑色的块出现在洛七行的手机,他双手托着,异常的尊敬。

  洛七行没有看到黑色的方块如何从自己的手里消失,他也毫不气馁,从来她都是顶点之上的人,当然不会觉得弱于她是多么不堪的事情。

  “他可有说什么?”

  “根据哥哥和父亲留下的话,此物可助仙子见到你想见得那个人”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

  洛七行站起来,话说完了,礼也行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昆仑山还有更多的是需要他来管,屋子里的人出现同样也算是一个开端。

  “离去吧”

  “是,仙子”

  通天沟壑依旧冰寒,不过却有了些许的生气。

  ……

  “小幽”

  “林不来?你来干什么?”

  “你不是那个书生吗?我可以让你们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

  “我让他去皇宫了,现在或许在已经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了”

  “我听不明白”

  林不来自然听的出来她语气里的距离,但是这没有什么,都在意料之内。

  “我让他成为了仙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暂无读者还喜欢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