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嫡女归来缘 第七章 沉不住气

小说:嫡女归来缘  作者:心相惜印  回目录  举报
  “祖父···不···不要······不要丢下溪儿一人······不要!”路语溪猛地坐起来,梦里又是那血淋淋的一幕。漫天的飞雪里,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在自己面前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shen.出手去,只能抓住一片空。重重的无力感将路语溪紧紧裹住,厚厚的锦被里,内衫早已被冷汗shi透。她环抱着自己,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小姐?小姐可是做噩梦了?”宋宋听到自家小姐突然哭喊起来,便赶紧走到chuang前,看到路语溪瑟瑟发抖的样子顿时心疼不已,上前抱住了她。尽管路语溪昨日反常的表现,像是无坚不摧,但此时此刻的无助却也是掩盖不住的,毕竟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小姐不怕,只是梦,醒了就过去了,没有人会离开小姐的,还有宋宋呢,宋宋会一直陪着小姐的。”宋宋轻拍着路语溪的后背,低声安抚道。

  宋宋的声音飘入耳朵,路语溪迷离的眼神慢慢离开那些悲伤的幻影,逐渐清明起来,神思也渐渐明了。

  没错,都过去了,祖父还在,母亲还在,自己亲近的人都在。路家没有倒,颜玥山庄也依旧是最初的模样,老天爷关照我,给了我又一次机会。

  既然我重生了,那些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定要让你们加倍奉还!十倍,百倍,千倍还回来。想到这里,路语溪眼神闪过一丝狠戾,随之又恢复了淡漠。

  “宋宋,把我的衣服拿过来吧,我该起chuang了。还有,准备一下洗漱。”路语溪轻声吩咐道。

  “是,小姐。”宋宋听到吩咐,赶紧准备。

  路语溪正欲起身,突然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定眼一看,像是一枚玉玦静静躺在那里,心中不禁疑惑。捡了起来仔细端详,发现在玉玦的缺口处有一个篆体的“南”字,脑海里闪过一丝痕迹,细想却又抓不到。

  正在思索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宋宋和几个小丫鬟端着东西缓缓走进。

  “小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洗漱了。”宋宋开口说道。

  “嗯,好。”路语溪压下疑惑,把玉玦偷偷放在枕头下面藏好,起身洗漱。

  ····························我是分界线······································

  安王府,风念南更衣时,突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玉玦不见了,心里顿时一惊,莫不是昨晚不小心落在丫头的房间了?这可就遭了,不会被丫头发现吧。

  还来不及细想,思路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

  “阿南!”只见从窗户外飞入一个人影,嗖的一下,转眼就落到了风念南的面前,翻窗,落地,一气呵成。见其动作之熟练,便可断定这不是第一次了。

  “你怎么又走窗户?我这正门对你来说,当真是个摆设吗?”风念南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埋怨道。

  “咱俩谁跟谁啊,你还担心我看到什么秘密不成?难不成,你还真的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嗯?”言清寒邪气的一笑,眼神在风念南身上瞟来瞟去。

  风念南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赶紧扯开话题,“行了,我不过是担心我那窗台上的几株梅罢了。来都来了,说说吧,皇宫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哦?你又知道?”言清寒拉过凳子坐了下来,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不疾不徐地送到zui边。

  “能让你这么幸灾乐祸的,除了那位出事,我还真想不出别的事情。”风念南穿好衣服后,也走到桌前,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唔,这怎么还是陈茶啊,你安王府何时变得这般节省了?”言清寒摇了摇头,嫌弃地放下了杯子。

  “这茶本就不是泡给你言大少爷喝的,你又嫌弃些什么?”风念南自顾自地倒了杯茶,并不理会他的抱怨,“有什么消息就快说吧!”

  “还不是因为你,我才关注他的!你竟连好茶也不给我泡一壶,也太小气了些。”言清寒埋怨道。

  “嗯?”风念南抬起头,没有理会他的埋怨,只是眯着眼睛意味兴长地看着他。言清寒却有点不大适应风念南突然转变的画风了,感觉全身上下瘆得慌,落一地鸡皮疙瘩,只得连忙自招。

  “行行行,我说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了。你七皇叔这次恐怕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言清寒勾起zui角,有种得意的味道。

  “他中的毒连路老太爷都束手无策?”虽是问句,语气间却透露着肯定。

  “可不是嘛,怎么,你又猜到了?”言清寒嬉笑着,眉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之前只是有点猜测,只是没想到这陌灵萱小小年纪心机颇深,竟有如此歹毒的药物”风念南轻泯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你真觉得,这件事只是陌灵萱做的”言清寒zui角一勾,邪气的朝着风念南笑了一下。

  “是时候该查查她身边的人了,仅凭她一己之力怕是还布不了这么大的局。”风念南起身拿过冠带,束好。

  “我也觉得没这么简单,这就去安排。我也想看看,她的背后究竟是些什么人。”言清寒也起身,又闪到窗前,“阿南,相比于你那个大门,我还是更喜欢你这扇窗子。”说罢,便一跃飞走了。

  风念南看着言清寒那般模样,像是兄长看着自家没长大的弟弟妹妹,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已经有些人按捺不住了啊,一个个地都蠢蠢欲动,丫头,你可要小心些才是啊。这么些人啊,一时还真有些不大好应付啊。风念南凝神看向窗外,风打着院子里的枝叶,像是快要下雨了,云层厚厚的堆积在一起,似是要刻意遮住些什么东西。

  风念南想到自己时日不多了,越发地担心路语溪的安危了。只是现在的路语溪还没能察觉到有那么多的暗流在自己身边涌动着。想到这里,风念南眉上又聚起了高高的眉峰,薄唇紧紧抿住。

  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风念南无奈叹了口气,案上摊开的史书又被钻进来的风翻了好几页。

  “殿下,该针灸了。”墙上的山水画突然移到一旁,一名红衣女子从密室内款款走出,素净的脸上表情淡漠,一如画上的江雪。

  “嗯,进去吧。”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