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国惊魂   番外篇
鬼国惊魂姬夜神恐怖灵异 | 恐怖惊悚更新时间:2010-11-23 10:26
瀑布阅读
瀑布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们家阿凯吧!”

  陈靳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夫妻,一旁还有个痴痴癫癫的少年。

  他不需要少年的父母或旁人的解说,就知道少年曾经做过的『好事』,他『看到』,年纪轻轻的18岁,奸杀了三名女子,那三名女子每个都不成人形,身体没有一处完好的,现在那三名女子正贴在少年身上。

  “阿~~阿~~~~”少年倒在地上扭着身子。

  “阿凯,怎么啦?哪里痛?妈妈在这里,大师会救你的。”阿凯的妈妈焦急的只能在一旁哭喊,黑眼圈深的像空洞的骷髅眼洞。

  “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不管花多少钱都可以。”瘦的皮包骨的父亲满脸疲累。

  看着每天都会上演比肥皂剧还要肥皂的情节,陈靳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厌恶和烦躁。

  “请回吧!”陈靳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只留下带着绝望哭声的母亲。

  过了几天,那对夫妻又带着他们的白痴儿子回来,这次他们不管怎么赶都赶不走,不断的哀求陈靳救他们的儿子。“求求你,连朱师父都没有办法救阿凯,我们只剩下你了,求求你。”

  连师兄都没有办法?

  表面上陈靳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把阿凯留在神坛里,画下的结界让三个女鬼暂时不敢靠近阿凯,他交代他的弟子需要注意哪些地方之后,便离开神坛。

  陈靳拒绝计程车司机的招揽,他徒步看似无目的却又坚定的往某个方向走,这种深仇大恨不是说驱逐就能驱逐,如果在保全阿凯生命的前提之下,阿凯必须付出和生命一样的代价才能让三个女鬼平息怒气。

  首先,要找到三个女鬼的尸体。

  陈靳打了通电话给和欠了他许多人情的警察局长,他把『看到』的景象仔细描述给警察局长听,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之后传来带着疲惫的声音∶“没错的话应该是阳明山,我派人带你去吧。”

  “顺便再找法医和葬仪社。”

  “……………………我知道了。”

  现场浓浓的尸臭味招来大批的苍蝇和食腐生物,陈靳站在废弃大楼外,看着警察和法医吐的吐、搜证的搜证。

  陈靳不需要进去就『看到』事情的片段,他『看到』可怜的女人如何被诱骗而来、铁.棒的挥下、悲哀的交构画面,以及死后的对待。

  “凶手真不是人,眼睛zuiba贴上胶带就算了,居然还用针线缝起来。”一个新进警员吐完,拿面纸擦着zui。

  “既然害怕有厉鬼报仇,为什么又要做这种事呢?”老警员递了一根菸跟新进警员,新进警员抖着手接过点燃的香烟,浓烈的尼古丁盖不住尸臭,做警察那么多年了,他实在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些罪恶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

  陈靳想『看』清楚凶手是谁,可是凶手脸上罩着黑布,扼死了一个女孩,第二个女孩奋力一搏扯掉其中一个人的面罩,是阿凯。

  陈靳皱起眉头,他『看』到一个黑影闪过,还有一个凶手…………

  尸体送走之后,陈靳请警察帮他找一张摺叠桌,点上香和蜡烛,陈靳才拿起摇铃摇个两下,一阵带着怒气的yin风朝着桌子刮去,整张桌子被掀翻,蜡烛在地上翻滚几圈然后熄灭,而陈靳手中的摇铃『铛』的一声裂开。

  现场警员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胆子比较大的老警员抹抹脖子上的汗,来到陈靳身旁。

  “法师,这…………”老警员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要紧,要等受害者的亲人来。”陈靳不慌不忙、温和的样子让所有警员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没多久警员们收拾好心情继续工作。

  陈靳告诉老警员找到受害者的家属后再来找他进行超度之后,他顺风搭警车回神坛,看了稍有好转的阿凯一眼,陈靳到他的专属房间换下沾有尸臭的衣服,洗完澡陈靳回到离神坛只有两条街的家,才一开门,一个粉嫩少女飞也似的扑进陈靳怀里。

  “爸爸、爸爸,我跟你说,今天我帮了一个阿飘喔。”

  “不是叫你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吗?很危险的。”陈靳zui里责备,却丝毫感觉不出怒意,反而充满着浓浓的父爱。

  “可是那个阿飘真的好可怜,一直哭一直哭,学校的老师也吓的要死,求我去帮忙,没办法搂。”

  “那你怎么解决?”其实陈靳可以『看到』,不过他不喜欢把能力用在家人身上。

  “那就要从头说起了…………”

  三个月前,校花死了,她在301教室(注∶三年一班,我念书的时候大家这样简称教室,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也是这样。)里上吊身亡。当警察把绳子从电风扇取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电风扇忽然转动,风扇叶从警察的脸削过,庆幸的是电风扇刚启动力量并不强,警察损失了一苹眼睛,以及得到重度残障手册一本。

  在事情发生的当时,除了警察和老师,所有的学生坚称他们听到校花在笑…………

  学校放假三天,为了安学生和家长的心,这三天学校请来了法师来超度校花,不过效果并不怎么显著,学生们之间仍然有传言看到校花或者听到301教室里传来哭声或笑声。

  生活圈只有漫画小说跟教科书的学生们开始猜测校花的死因。

  和校花比面皮和成绩的女学生说∶“她成绩忽然掉好多,一定是课业压力大自杀的。”

  自称校花的手帕交的同学说∶“一定是她爸爸妈妈要离婚的原因,她不想跟爸爸妈妈分开。”

  忌妒校花的女学生说∶“该不会是被人抛弃了吧,丢不起这个脸,干脆上吊。”

  侦探小说迷说∶“她一定是被人谋杀的,她的教室在215,为什么她会在301上吊?一定是有人骗她过去再杀掉她。”

  自称会通灵的学生说∶“抓交替,一定是的!”

  路人甲∶“该不会是援交被发现了吧,嘿!”

  记者说∶“目前警方已经掌握多项线索,不排除他杀,现场没有遗书或者任何有可能解释自杀的文件。”

  校花导师说∶“最近她变的疑神疑鬼,非常不安,好像恐惧什么,有一次考试,坐在校花前面的男同学传考卷给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她居然尖叫,然后冲到洗手台猛洗手,好像要把手洗掉一层皮下来。”

  校花父母亲∶“……………………”

  事情闹的沸沸洋洋,学生都无心上课,流言越传越夸张,已经出现了校花堕过3个小孩,孩子的爸候选人人数高达2位数,其中一个候选人还是校花的爸爸,援交总金额高达三千多万,对象下至校门口的乞丐上至台湾首富。

  当然这些流言没有人相信,只是学生打发无聊抒发压力的方法之一。

  陈紫盈也就是陈靳的女儿,她和校花的关联只有两人是隔壁班而已,见过几次面,连点头之交也算不上,但是她常常到301附近晃,她听的到吊在电风扇下的哭泣,以及浓浓的恨意。

  “让我帮你。”夕阳西下,陈紫盈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这样说道。

  微风吹过,吊在电风扇下的亡魂随着风摇晃,像哭又像笑的声音不断的在校园回绕…………

  “后来呢?”陈靳问。

  “后来她同意让我帮她,我开了一条路让她走,从此之后301教室就再也没灵异现象了。”

  陈靳和女儿打哈哈,可是心里却是想着301教室上吊的女鬼,上吊的鬼怨气最重,以自己女儿这点水平,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摆平,等阿凯完事之后,再去学校看看。

  如果这时陈靳用他的能力去『看』,或许后面的发展就会不一样了。

  陈靳接手阿凯这件事情已经一个月了,他始终找不到第三名受害者尸体,阿凯的症状在连续一个月念经回向给受害者之后已经有明显的好转,虽然女鬼三不五时出现,可能是念经回向的影响,也可能是阿凯父母吃素做善事的影响,女鬼们的凶相有逐渐温和的倾向。

  当然他也报警了,和警察局长跟检察官商量之后,等到阿凯精神和身体状况好转再交给警察。

  再过一段时间阿凯身体可以恢复到自理的程度,然后再用一生的时间去赎罪。

  可是事情有了变化,媒体像食腐ròu的昆虫一样来到陈靳神坛,连陈靳家也不放过,受害者家属在神坛和陈靳家丢鸡蛋和石头泼油漆洒冥纸,陈靳的妻子甚至被人当面吐口水,陈紫盈和陈靳的妻子不堪其扰,连夜搬回娘家。

  陈靳必须想办法解决,他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他后悔一生,他把三个女鬼强制封印起来,当然他也付出代价,法力严重虚脱,体内道气乱窜,一年之内无法再使用法力。

  阿凯好了,他被他的父母开开心心的接回家,等待司法的审判,陈靳一家回归平静,他的妻子和女儿又搬回家了,但是对于帮助阿凯这件事情,陈紫盈和陈靳罕见的吵了一大架,陈紫盈和陈靳冷战很久,但在阿凯即将入狱的消息传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才好转。

  事情的发生总是出乎意料,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是发生了。

  阿凯逃跑了。

  警局忙的鸡飞狗跳,陈靳被请去警局审问,确保他跟阿凯逃跑一事没有任何关联,当他回到家的时候,血腥的一幕让他发狂。

  “不…………”

  他抱起身体已经冰冷的妻子,xiong前三刀,刀刀致命。

  “紫盈,紫盈,你在哪里?”

  来不及擦掉眼泪,他想起他的宝贝女儿,他三两步跑到二楼紫盈的房间,房间内明显有过打斗的痕迹,但是没有紫盈的身影,陈靳搜遍整间屋子,才在车库发现紫盈的尸体。

  紫盈脸上扭曲,漂亮的脸变的恐怖至极,她的眼睛zuiba被针线缝起,下半身没有衣物并且血ròu糊,紫盈的手脚被绑着,绳子深深嵌进ròu里被血染红。

  “阿…………阿…………”

  陈靳失去知觉,是路过的人听到陈靳的惨叫而报警,等他清醒过来,已经过了两天,负责询问陈靳的是之前合作过的老警员,不论什么问题,陈靳一句话都没说,连续三天,连出了名有耐心的老警员都觉得烦了,就在老警员准备离去明天在来时,陈靳开口了。

  “都是我的错…………”陈靳把脸埋在手掌里啜泣。

  这是老警员最后一次见到陈靳,在陈靳失踪后警察立刻搜索他的家,不在,又到神坛,神坛被搬空了,连陈靳的弟子都消失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陈靳到哪里去了,他的女儿和妻子的尸体由娘家入殓,甚至入土的那一天,陈靳也没出现。

  大家咒骂陈靳不是人,亲人入土也没出现,要不是警方查证确定是阿凯所为,要不然陈靳的名声会比化粪池里的蛆还要低下,也有人说陈靳受不了打击疯了,疯的不知去向;有人说陈靳为了报仇,拿自己跟鬼神交换;有人说这是报应,陈靳帮阿凯的报应,不过事情真相不得而知。

  这件事情随着时间被大家淡忘了,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夺走了全台湾人的心神,在大家忙着救灾以及重建家园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场报复早已悄悄展开。

  某天夜里,阿凯的母亲把阿凯的父亲牢牢绑在chuang上,zui里塞着臭袜子,手持菜刀,一刀阉了阿凯的父亲,并在阿凯的父亲还没死之前,用针线缝起眼睛zuiba,阿凯的父亲活活痛死。

  阿凯的母亲上吊自杀,一尸两命。

  直到尸体腐烂发臭,隔壁邻居报警才发现这起惨案,警察发现屋里所有的门窗用木板封的死死的,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门窗贴满符咒。

  阿凯在入狱服刑的第一天发病了,不是整天哀嚎,就是好几天蹲坐在角落一语不发,后来越来越严重,撞墙撞的血流满面,全身被手指抓的伤痕累累,老是把石头这种不能吃的东西放进zui里咬,咬的满口鲜血,胃肠穿孔,他的牙齿已经掉的差不多了。

  阿凯被送进精神病院里,穿着束缚衣,连自杀也不能,每天从病房里传出他害怕的嚎叫。

  某天夜晚,难得的,阿凯安静的像苹猫,夜间医护人员难得的过了一个安稳的夜晚,早班医护人员送饭给阿凯,目睹了惊恐的画面。

  穿着束缚衣的阿凯,吊死在病chuang下。

  检察官推测,可能是束缚衣的带子卡在病chuang上,阿凯发病滚到chuang下,正好勒住脖子。

  这件案件就此结案,但仍然有疑点,法医验尸的时候,发现阿凯眼睛和zuiba有不明血点,一上一下,有秩序的交错,而眼睛和zuiba居然无法打开,这是疑点一。

  疑点二,疗养院里的走廊和病房内都有摄影机,随时监控病人,在阿凯窒息的那段时间,走廊的摄影机拍到一个穿着复古西装、手里拿着一根杖的男人走过,深夜是不可能有访客,疗养院的门窗没有被入侵的痕迹,这个男人是谁?他是怎么进入疗养院?为什么医护人员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穿着这么特别的人是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可是家属、病人跟医疗人员完全没有印象。

  疑点三,病房的门就像监狱的门,门的上方有一个铁栏杆的窗口,阿凯病房里的摄影机拍到窗口有人影徘徊,直到阿凯死后,有个光点从阿凯身体飞到人影那边,之后人影就消失了。那个人影是谁?从阿凯身上飞出的光点是什么?人影和深夜访客有什么关系?又或者是同一人?

  疑点四,没有疑点四了,就算有,当时所有跟这件案件有接触的人全都紧紧闭上zuiba,再也不敢提起,也不敢想起。

  后来,有人在台中发现酷似陈靳的人,他穿着十九世纪的黑西装,拿着一根杖,正在台中街头散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小说帮助|申请小说推荐|Vip签约|Vip充值|申请作家|作家福利|撰写小说|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 script >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6d308f6626f6d0864b6bb4f348f2b5e5";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2/29 18:2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