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眼泪飞呀飞 赴约见面2

谁的眼泪飞呀飞 东方神奇帅帅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03-27 14:54
瀑布阅读
瀑布

吴丽芳还想念下去,陈启贵打断道:“等一下,我们是不是搞错了?!”

吴丽芳道:“歌词没有搞错啊!”

陈启贵注视着吴丽芳道:“我们真的错了。”

吴丽芳强调道:“歌词没记错,就是高潮(复歌)位置还没念。”

陈启贵长叹一口气道:“我在等吴……”

吴丽芳赶忙接道:“我就姓吴!”

“她在永定坎市出生长大,并在那里工作了好多年。”陈启贵看着升腾的佛香烟雾,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对的,没错!我就在坎市出生长大的!”吴丽芳觉得一切都能对上号。

陈启贵道:“她有个十六岁的女儿,很聪明!”

“是的,她很聪明,她能说出别人不懂的哲学道理。”吴丽芳见他提到女儿,心里感到暖洋洋的。她看着眼前的陈启贵,心想:这人不错,看来要感谢那个中年男子了。

陈启贵在佛相面前半眯着眼,念起了张雨生的《大海》:

从那遥远海边

慢慢消失的你

本来模糊的脸

竟然渐渐清晰

想要说些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茫然走在海边

看那潮来潮去

徙劳无功

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想要说声爱你

却被吹散在风里

猛然回头你在哪里

如果大海能够

唤回曾经的爱

就让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

你已不再留恋

就让它随风飘远

如果大海能够

带走我的哀愁

就象带走每条河流

所有受过的伤

所有流过的泪

我的爱

带走

吴丽芳听他深情地念着,问道:“你为什么不唱,这首歌词唱起来更好听。”

陈启贵睁开眼道:“我不会唱歌,我喜欢听歌,因为很多歌可以给我带来寄托。”

吴丽芳欣喜道:“我和你一样,把听歌当成一种爱好,一种寄托,我唱歌也不怎么样。”

陈启贵满脸疑问地问道:“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

吴丽芳瞪大了眼睛道:“因为我是你要等的人啊!”

陈启贵又长叹了一声道:“我前面已经和你说过搞错了。”

吴丽芳急道:“没错,错不了,我就是你要等的人,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陈启贵摇摇头道:“错了,错了。”

“错在什么地方嘛,我们在一起不是聊得好好的嘛,挺配对啊!这也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菩萨显灵了。”吴丽芳急得都眼里带泪了。

陈启贵语重心长道:“看你说话的样子,你不像女骗子!”

这话一出反倒把吴丽芳气坏了,她大声质问道:“骗子?女骗子?!我怎么是骗子,我想骗你一双袜子或一条短裙吗?”

陈启贵又进几了回忆,喃喃自语道:“她喜欢穿短裙,她喜欢给自己头上插一朵花,她喜欢唱《女人花》。”

听到这里,吴丽芳大脑马上弹出一个画面,人也一下子变清醒起来,问道:“你等的人叫什么名字?”

陈启贵有气无力缓缓地说道:“吴……晓…………晓。”

吴丽芳“啊”了一声,失落感就如同在梦里飞翔,突然从高处坠落到深谷,那坠落后的回声不断在耳畔回响,挥之不去。

她失望了,甚至还有点沮丧,她伸手去扶香台,使自己不停摇晃的身体,勉强站稳!她泪流满面,只是没有哭出声来。想到这么多年的遭遇,她能不掉眼泪吗!想到内心的苦,她能不掉眼泪吗!今天难得遇上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人,可他……可他……可他等的不是我!吴丽芳轻声唱起祁隆的《等你等了那么久》:

等你我等了那么久

花开花落不见你回头

多少个日夜

想你泪儿流

望穿秋水盼你几多愁

想你我想了那么久

春去秋来燕几又飞走

日日夜夜守着你那份温柔

不知何时能和你相守

就这样默默想着约

就这样把你放心头

天上的云懒散地在游走

你可知道我的忧愁

就这样默默爱着你

海枯石烂我不放手

不管未来的路有多久

宁愿这样为你守候

宁愿这样

守候

吴丽芳唱完心想:虽然自己想结婚成家,可心里面装的是高哲啊!

她忍不住自言自语喊道:“高哲啊高哲,你什么时候可以出现,肯出现。我想你啊!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陈启贵听吴丽芳喊高哲的名字,心中一怔,问道:“是八十年代在坎市中学初三一班读书的高哲吗?他爸是坎市车队的修理工?”

吴丽芳问道:“你怎么认识他?”

“我和他是同学,那时候常和卢振全,谢文东等一起玩。”

吴丽芳道:“谢文东也是我们车队的,和我同住一幢楼呢!那怎么没见过你?”

陈启贵道:“我只去过车队一次,因为过桥后要上一个长陂,骑自行车感觉有点累,所以就不去了。基本上都是他们来镇上找我玩,我家就住在卫生院后面那幢二层楼的瓦房内。”

吴丽芳道:“难怪刚才见面时我觉得有点眼熟,我还以为是眼缘呢,看来可能是以前到圩上,赶圩时见过你吧。”

“是有可能,八几年我们家在街上摆过摊摊,卖牛肉丸的”

吴丽芳问道:“叫什么名字?”

“叫《包回头》小吃摊,那时候生意可好了。”陈启贵回想起当年,眼里流露出特有的亮光,嘴角也露出难得的笑意。

吴丽芳怔怔地看着陈启贵,思绪也飞到了那个年代。

她的十六岁花季……

那个时候,她爱穿着纯白色的喇叭裤,她爱穿花衬衫,她爱吃零食;她爱笑,她爱骑着凤凰自行车乱跑。那时候天空很蓝,那时候日子总是过得太慢,她总想快点长大,有份稳定的工作,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东西。那时候她的同桌同学卢灿灿开始向她表白,他说他爸是矿务局领导,如果答应他,毕业后就可以安排工作。吴丽芳心里早有了高哲,她再也装不下别人了,她拒绝了他。卢灿灿后来一直梗梗于怀,只是十多年再没有他的消息了,不知这人现在怎么样?……

吴丽芳正在想着心事,陈启贵的说话打断了她的回忆。

陈启贵问道:“你有高哲的消息吗?”

吴丽芳摇摇头道:“没有联系过,只是听他二哥高俊说过在成都,搞什么艺术类的工作。”

陈启贵道:“我听人说,以前你们俩个是青梅竹马,好到如胶似漆,上哪里都在一起,是吗?”

吴丽芳有点生气道:“说青梅竹马倒可认可,什么如胶似漆,怎么可能嘛!那时候我们多单纯嘛,连接吻都没接过。唯独一次牵手都是因为我的高跟鞋后跟掉了,摔了一跤,他牵我起来而已。”

陈启贵道:“是啊,小小一个镇,人言疯语肯定多。那时候人们还不能接受你们两个常常去水库玩。”

“这你也听人传闻!我们是纯洁的,我们只是去水库边看日落,也没去过几次,就被你们传闻成常常了。你看!你看!!人言可畏啊!!!”吴丽芳叹气道。

陈启贵问道:“你老公呢?”

“离了!”吴丽芳一提到他就有点生气,她真不理解这场婚姻。

陈启贵道:“我念一首歌词,不知匹配不匹配你的心情和想法。”

“什么歌?谁唱的?”吴丽芳竖起耳朵,兴致地问道。

陈启贵道:“黎明的《一生痴心》。”

说完他念道:

看岁月如梦

听誓言如风

回首往事已朦胧

为你喝的酒

为你忍的痛

谁记得谁愿带走

用一身伤口

换一夜寂寞

不该为爱再停留

放开你的手

面对我的愁

无力分辩是对是错

站在飘雨的街头

让这往事沥沥上心头

曾是我期待已久的温柔

为何又从我手中洒落

谁知还我

一生痴心一场梦

你又忍心让我梦醒成空

我甘心付出所有

情愿承受折磨

留不下你为我守候

谁知道我

一生痴心一场梦

终究还是难逃命运做弄

但春风秋雨走过

当你幕然回首

是否你会告诉自己

深爱过爱

吴丽芳等他唱完问道:“你是要表达我对高哲还是我的老公(前夫)的心情?”

陈启贵道:“都有吧,因为不可能有哪首歌可以完全匹配,除了自己写自己的想法与感受,那就得自己写,你会写吗?”

“我不会,我没学过作词,可能我女儿能行。早晨我听她说话,就很有诗词的感觉。”说到女儿,她感到欣慰。

陈启贵道:“如果吴晓晓的女儿还在的话,一定有可能成为作词家。她很喜欢唐诗宋词元曲和现代诗,她说话不但能引经据典,还能用歌词来表达。真是人才啊!”

“吴晓晓的女儿,你和她们是……?”吴丽芳一脸疑问。

陈启贵脸带忧伤道:“我和吴晓晓是很好。那是她的前夫因矿难走了,我们通过媒人介绍走到了一起,我们俩个很恩爱。去年我去海边打工,暑假时晓晓的女儿和同学就来海边找我,她们到海边嘻水,不慎被海水卷走了,所以我常听《大海》这首歌。”

“晓晓?吴晓晓的女儿?你们结婚了,为何不说你的女儿,你也不叫女儿的名字?”吴丽芳满脸疑问。

陈启贵道:“我说过了,我们只是走到一起,很恩爱!……”

吴丽芳打断道:“就是同居嘛,说得半天没说到点上,那为什么喜欢听《大海》这首歌?”

陈启贵看着南边道:“张雨生这首歌不是情歌,他是写给……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12日到6月14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1/6/19 11:3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