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眼泪飞呀飞 母亲病重

谁的眼泪飞呀飞 东方神奇帅帅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1-03-24 13:17
瀑布阅读
瀑布

吴丽芳打算上穿绿色短衫,下穿朱红色长裙,脚穿枣红色布鞋,上身外披一件大红色外套。

她对今天的穿着很满意。

她心情很好,她像只飞翔的小鸟,尽情地歌唱,尽管她有点记不住歌词。

这时

电话响了

是姐姐打来的,她急促地说道:“妈妈病了,快来。”

吴丽芳心急如焚,那还有思想。背上包,拿上手机,疯一样跑下楼,叫了一辆车,径直奔向永定县城。

一路上,吴丽芳催促司机开快点。

司机师傅看她着急的样子,劝道:“急事慢做,越急越要慢!”

吴丽芳急道:“我妈病重!”

“你怎么知道你妈病重?”司机问。

吴丽芳道:“我妈不是病重我姐就不会打电话来!”

司机问道:“你姐是怎么说的?”

吴丽芳道:“还能怎么说,就说病了。”

司机安慰道:“你姐只说病了,没说病重,那就说明问题不重。”

吴丽芳心想也对,没说病重。但是如果不是很严重,姐为什么要打电话呢?!吴丽芳掏出手机就拨,姐姐的电话一直忙音。

吴丽芳对司机道:“你还是开快点吧,我怕……”

司机问道:“你怕什么?”

吴丽芳眼带泪水道:“我怕见不到我妈最后一面!”吴丽芳几乎要哭出来了。

司机把时速加到60码,吴丽芳求道:“能不能再快一点?!”

司机缓缓地说:“这是山区二级公路,开快了就是找死,60码已经很快了。”

吴丽芳道:“为什么我觉得很慢?”

“你那是心急所至,心情啊!懂吗?”司机只顾看前面,一边开一边答道。

吴丽芳急得快要骂人了,姐姐的手机又一直忙音。

吴丽芳再度求司机道:“师傅啊!你开快点吧,我真的很着急!”

司机依然保持在60码左右,直道时开到最快80码,弯道时降成40左右。

吴丽芳问道:“师傅你贵姓?”

司机说道:“你看挡风玻璃前的服务证,上面有个人信息。”

吴丽芳认真一看,这才发现是摆放了张服务证,上面写道:司机,邱秋,年龄39,龙岩人,驾龄,21年。

吴丽芳道:“你都开了二十一年了,驾驶技术应该很好才对,那就可以开快点啊。”

邱秋道:“刚拿驾照时越开越快,现在,越开越慢。”

“为什么?”吴丽芳不解地问。

邱秋若有所思道:“看多了就明白了。”

吴丽芳重复道:“看多了就明白了……看多了就明白了………………”

这时邱秋轻声唱起张信哲的《信仰》: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

想起你的脸庞。

明知不该去想,

不能去想,

偏又想到迷惘。

是谁让我心酸,

谁让我牵挂,

是你啊!

我知道那些不敢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飘浮的时光,

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

你的身旁。

吴丽芳又泪眼婆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想: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让你负气流浪。如果当时不说,你这么穷怎么娶我,怎么养家。我知道你不会离开家乡,远走去打拼。96年那年你回来,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愦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吴丽芳一边想,一边在心里念叨,一边唱起歌的旋律。

邱秋瞅了一眼吴丽芳道:“每个人都曾年轻过,每个人都曾经爱过。爱过、痛过、哭过,就代表你没白来过。”

“哦!你这个论调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吴丽芳认真地看了一下,眼前的司机师傅,问道:“你的人生是怎样的,说说你的故事吧。”

邱秋道:“我现在的生活很平淡。二十一岁时学开车,认识了个师姐,比我大一岁,上杭古田人,人不错,我们挺有缘,就婚了,现在孩子都十七岁了。”

“就婚了,为什么不说结婚了,显然你过去还有恋情,要不怎么会唱张信哲的《信仰》而不是刘德华的《爱你一万年》!”吴丽芳斜着眼问邱秋。

邱秋苦笑道:“你真细心!是的,在我高考落榜后,我去KTV当服务员,认识一个在那陪唱的女孩,她叫成诚。她人很美,歌声也很动人。我爱她!但她却让我知道我爱的,是一个不怎么回家的人。她经常喝醉,她经常吐,她也经常傻笑着说,如果以前好好读书,就不用现在这样折磨自己了。后来,我们分手了。”

吴丽芳沉默了片刻问道:“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幸福!有车、有房,有爱自己的老婆,有一个懂事的孩子,这还不幸福吗?父母健在,有退休工资。每个星期都会去旅游一趟。什么:冠豸山、莲花山、龙硿洞、永定土搂,梁野山、梅花山、泡温泉、长汀古城,蓝田村、培田村、九鹏溪、古田会议,樱花节、美食节、赛龙舟、天宫拜神。日子过得可滋润了!什么上杭鱼白、兜汤、罗卜干;长汀河田鸡、猪腰、豆腐干;龙岩煎饺、花生、清汤粉;武平箕饭、老鼠粄、猪胆干;永定竽子包、菜干、牛肉丸;连城杀鸡酒、新泉菜、九门头;漳平笋干、香姑、水仙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这就是幸福。”邱秋满脸自信地说。

吴丽芳一脸羡慕的样子看着司机,叹道:“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就好了,邱秋,你真让人羡慕!”

这时,汽车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由于横向车子多,邱秋就停下来等通行。

只见一女人。

下穿超短裙,上穿短棉袄,头上插着十几朵鲜花。靠在墙角,一直傻笑着,时不时朝路边扔石子,嘴里不停喊叫道:“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嘛,你说过……你说过……你……说…………过……的呀!”说完就大哭起来,接着嚎啕大哭,再接着痛哭流涕。她擦去泪水,马上她又笑着说:“你看我现在漂不漂亮,你来呀,你来看我呀,快来呀!”她突然开口唱道:

我有花一朵

种在我心中

含包待放意幽幽

朝朝与幕幕

我确切地等候

有心的人来入梦

女人花

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

若是你吻过了花香浓

别问我

花香是为谁留。

吴丽芳被感动得直掉泪,她觉得胸口特别闷,喉咙哽咽。

邱秋道:“这女人疯了。”

吴丽芳大声冲着司机邱秋喊道:“她不是疯了,她只是心痛,你不懂她的心痛,又怎么会知道倒底有多痛,那种痛,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邱秋愣愣地看着吴丽芳,喃喃自语道:“这世界唯有女人最难懂。”

吴丽芳辩道:“不是女人难懂,是你们男人不懂去懂,才造成了这么多难懂,这么多的难懂是因为没走出阴影,到阳光下晒哂。可你知道吗?就这段距离,有些人要走上好几年,有些人却要走一辈子啊!”

说完,吴丽芳也哭出声来,她的泪水如雨珠般滑落。

这时后面汽车喇叭不断催促,邱秋这才想起了向前走。对,还要向前走,朝着目的地走,朝着前方走……

俩人都没再说话,一直保持沉默。

吴丽芳见有一车号为闽F48xxx的车子超过他们的车,马上大声道:“师傅你看,你开得很慢,好多车子都在超我们的车。”

司机笑道:“他想找死,没能留得住他,他超车时已超过80码了。”

话音刚落。

又一辆车以90码的速度超过。

又一辆白色车以100码的速度超过。

又一辆黄色车以110码的速度超过。

吴丽芳真恨不得自己来开,但她不会开车。

吴丽芳着急地咬着嘴唇。

司机疑虑道:“这些人怎么了,难道是今天是死亡日,我在这条路上开了二十几年,就今天最疯狂。这条路置顶最多平均65码了不起,我开60码都算有点快了,安全速度在50码的范围,要不为何要分高速公路,一级公路,二级公路,我们现在走的是二级公路啊!唉!”

话音刚落,又一辆黑色的丰田车以120码速度超越,一闪就不见踪影。

司机看得目瞪口呆,叹气道:会出事故的!会出事的,出事的。”说完打开车载音乐,放起轻柔的古典乐,吴丽芳被这曼妙的音乐熏陶下,情绪有了缓和。

车子很快开过坎市填,朝抚市镇方向前进。一个左转急弯后,刚才那辆黑色的丰田车出事故了。它追尾了!

车子开近一看,被追尾的正是闽F48xxx那辆车。

两辆车上均有人员受伤。

吴丽芳惊吓得嘴巴张得大大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司机道:“你看我没说错吧,急事慢做,急不得!”

吴丽芳把头歪向一边,小声说道:“另外两辆车没有出事!”

司机斜眼看了吴丽芳一眼,淡淡地说道:“那是他们运气好,并不代表不会出事,运气也不会长久都这么好,开车还是安全第一。像他们这样一追尾,光处理事故都要一个小时左右,不是更慢了吗!何况还受伤了,我看少说三个月至半年就浪费了。”

吴丽芳心想也对,还是安全第一。接下来她不催促司机开快车了。

司机师傅也随着音乐哼起了旋律,吴丽芳心开始不再焦躁。

司机把速度降成40码左右,看了一眼吴丽芳道:“你其实长得有点美。”

吴丽芳一听就笑了,她看了一眼司机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十几二十岁时,人人都说我很美!”

司机又看了一眼吴丽芳道:“看得出来,那时你一定貌美如花!”

吴丽芳被赞得心花怒放,高兴得来了一个仰头甩头发的动作。

司机接着道:“你这身穿扮不像是看病人,倒是有点像是去相亲。”

说到相亲,吴丽芳愣了。她是去相亲吗?她只不过是去见个人罢了。

司机打趣道:“你这何止是相亲,做个头发,戴朵胸花就成结婚了!”

吴丽芳心想:我真的想结婚吗?!是的,我想找个靠得住的男人嫁了,我太累了,我想有一个温暖的肩膀,在我受伤的时候,让我靠一靠;在我无助的时候,让我靠一靠;在我需要爱的时候,让我靠一靠!

吴丽芳进入深深的沉思。突然,电话响起了。吴丽芳一看是陌生的号码,正迟疑该不该接。

司机道:“这个时候你要接,万一是你姐的朋友的朋友的亲人的朋友。”

吴丽芳被绕晕了。

她接通电话,电话那头说话的正是昨天中午,一起吃清汤粉喝酒的中年男子声音。他说道:“小吴啊!你怎么还没去啊,那人在寺庙已经等你半个小时了”

吴丽芳疑问道:“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中年男子道:“现在社会,要一个人的电话号码还不容易,是你好朋友给的,你就不要多心了,快点去吧。”

吴丽芳还想问什么,可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她有点想不通,倒底是谁这么神秘。

当车子快要到湖雷镇的时候,吴丽芳的手机又响起了。

吴丽芳以为又是那中年男子,接起电话就骂:“你不要骗我了,我不会上当的!”

电话里传来姐姐的声音,她说道:“芳芳,姐没有骗你,刚才妈晕过去了,送到医院后得知是低血糖,打了一针,吃了点药就回来了。”

吴丽芳道:“我正在路上,叫了个车朝永定赶来!”

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母亲道:“芳姑娘,我最疼爱的姑娘,你就不用来了,妈已经好了,你不用过来看我啦,免得你买这买那太费钱,妈知道你经济不宽裕,你回去吧。”

吴丽芳正犹豫间,电话机里又出现忙音声,又有电话打入。

吴丽芳接入电话线路2,只听又是刚才那个中年男子,他又点生气道:“不要认为人人都是骗了子……”吴丽芳正想直接挂机,中年男子接着道:“那个等你见面的人说你左肩,靠后背有一个大指甲盖般大小的朱红胎记……”

吴丽芳听了一怔!心想:能知道她有这个胎记的人并不多,除了父母、兄弟、姐姐外,也就只有几个闺蜜,哦!还有矿务局中学的同学。

那一次上体育课,跑完400来后又去跳高,不巧把上衣后背摔烂了,露出肩膀后,让几个男同学看到。莫非这次想见我的是我的同学?

电话又响起了,说话的依然是那个中年男子,他说道:“那人问你去还是不去?不去就再也见不到了!”

吴丽芳心一横道:“见!你告诉他我至少要半个小时后到,因为我现在在湖雷”

“湖雷?永定湖雷?跑那边去干嘛?”中年男子不解道。

吴丽芳叹道:“我妈生病了。”

中年男子道:“你妈在永定,你这一去一回至少也要半天啊,那不是五、六点才能见面。”

吴丽芳道:“我妈说她好了,不用过去看她了,我这就从湖雷往莲花山赶,大约半个小时吧。”

司机纠正道:“少说45分钟,你还是说一个小时合适。

吴丽芳赶忙说道:“要一个小时到。”

中年男子这时才笑道:“一个小时不要紧,只要你能来见见面。”

吴丽芳答道:“没问题!”

对方挂机了。

吴丽芳心情有所好转,第一母亲没有问题了,第二约会见面的事又没耽搁,她也开始随着音乐哼起了旋律。

车子很快回到了坎市镇,这里有她太多的回忆,她从出生在这,学生时代在这,工作也在这工作了十年,总共有二十几年吧。她都有点数不清了,有些记忆也模糊了!

在老汽车门口,老同学马春英挥了挥手叫停车,笑道:“老同学,好长时间不见了!”

吴丽芳道:“就一年多嘛,不长,不长!”

马春英掏出伍佰块钱道:“这是你以前借我的钱,现在才还你,请你原谅这么久才还。”

吴丽芳接过笑道:“我正缺钱用,我要谢你才对。”两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分手告别了。

来到老先锋烟厂门口,一只黄狗突然横跑过公路,司机吓得一个紧急制动,幸好没问题,虚惊一场。

这时路边走出一中年妇女,吴丽芳一见大喜道:“屠玲,你这么回在这里。”

中年妇女一愣,走向路边的豪车道:“我过来谈生意,很忙,还有一单几百万的生意等我去签约。”

吴丽芳问道:“屠铃,以后怎么联系你!”

中年好女道:“有缘自然会再见面啦,见面时请叫我屠总。”

吴丽芳苦笑了一下。

让司机继续朝莲花山方向开……

朝着莲花山方向开……

朝着下一个未知数……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12日到6月14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1/6/19 11:3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