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十七岁 第一章

我们的十七岁 女生小说 | 都市豪门 更新时间:2021-02-07 20:17
瀑布阅读
瀑布

“安之,你在这里啊!”

“嗯,在等你。”

“好巧,我也是。”梦醒,少女揉了揉昏涨的脑袋,她又做个那个梦,还是在想他。

A城是个很美的地方尤其雨季,居住的人不多,平日很安静。

乔安之轻轻打开玻璃窗,有杂草和泥土混合的气味扑鼻而来,这是A城的雨季。在青瓦之上,淡淡的炊烟寂袅升起,在茫茫烟雾中,雨慢慢洒落,乔安之细细品味着这里独有的气息,像是在亲近某一个人。

少女白净的脸颊被雨软软地扑着,泛起微红,发丝被风轻抚,这个看着乖乖巧巧的女孩却是一头火红的头发,溢出来的热情要把周围的东西点燃,在雨季格外鲜明动人,与她的一袭白裙产生了鲜明的对比,眼睛里似乎藏满忧伤。

我叫乔安之,“既来之则安之”的“安之”。我现在是一名作家,由于没有灵感,目前只出了一本书《十七岁的雨季》,还好靠着这本书陆陆续续又发表了几篇文章。曾经和他约定,在A城安家,我写书,他外出干活…可现在茫茫A城中,我也再也寻不到他……

那些年阳光正灿烂,花开正好,而我恰好遇见了他……

“妈妈过来陪我玩嘛。”女孩粉嫩的小手拉着一个年轻女人的红裙,软软地撒着娇。

女人略显憔悴,脸上还有泪痕,却不难看出她的美丽,红裙使她完美的身材显现,乌黑的长发自然而然地散落肩上。

突然,她蹲下来冲女孩勉强挤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宝贝,等一下好嘛,妈妈现在有事还不能陪你玩,听话,知道你最乖了。”“嗯!妈妈一定要快一点忙完哦,不然安安可是会生气的。”女孩插起了腰,嘟起小嘴,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女人怜爱地揉了揉安之的脑袋。随后走进屋内……

不久,女人拉着行李箱,踩的高跟鞋哒哒的响,头也不回地冲出门外,只留下空荡荡的屋子和安之惊诧的双眼。

“妈妈?”坐在地上玩玩具的安之企图追上去,可那扇关上的门再也无法打开,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她慌乱地喊叫着,早已泪流满面。

“别喊了,她不会再回来了。”此刻,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走了出来。

“你骗人,妈妈是不会说话不算话的!”安之的大脑一片空白,妈妈把我丢下了,我该怎么办?她哭闹着,愤愤中,小小的拳头一下一下落在男人高大的身上。

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只是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称为他女儿的陌生孩子,像是在望一只流浪的小狗,眼神里透露的满是厌恶,藏不住的冰冷让人心里发慌。

“祎城,我只是想让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真的就哦那么难吗?这么多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在我生下安之后,你就凭空消失,留下我一个人拉扯孩子。”女人委屈的哭着,眼底缀满泪水。

“我能怎么办?都说了我不想要孩子!可你偏偏要把她生下来!”

“那是我们的孩子!”

“……”男人把头偏向一边,不再言语。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终于,“我们离婚吧。”男人抽起烟平淡的说。烟味顺着钻进了女人的鼻子里,那股气味让人呛得说不出一句话。

“呵,原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同意的话签个字吧。”男人声音没有一丝颤动,似乎在说着一件完全不关自己的事。

女人夺门而出……

屋内烟雾缭绕,爬满书架上的书。就连那唯一的绿植也耷拉了,空气中尼古丁的味道让人窒息。拨开烟雾,男人勾了勾唇。

屋外安之在哭。

……

不知过了多久,安之晕乎乎地醒了,这是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她记得…她记得!“妈妈!”

小安之并不知道妈妈这次带她回来就是为了把自己丢给素未谋面过的父亲手里。那个浑身充满烟臭味的滚蛋!

“安安,你醒了。”面容慈祥的老人抱着一只小橘猫向她走来。

“外婆?”安之眼里都是疑惑,外婆怎么在这儿?

“外婆妈妈哪里去了?一个坏叔叔说她不会玩再回来了,是真的吗?”

外婆脸微微抽动了一下解释道:“妈妈可是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她还说啊,我们的安安最乖了,一定会听外婆的话,在这里好好生活的。”

“真的吗?”“当然是真的!”

“那安安一定好好听外婆的话,等妈妈来接我。”安安又露出了甜甜的笑,两个小酒窝使她灵动的像个小精灵。昨天发生的事犹如一缕清烟,一溜烟都消散了。

“外婆,妈妈来接我了吗?”

“外婆,妈妈来了吗?”

“外婆,是妈妈吗?”

“外婆…”

小小的女孩唯独妈妈的事没有忘。

直到有一天,甜甜的糖果被剥开了外衣,里面是一颗药丸。

“你说啊,对门那个叫什么乔…安之的,也真是可怜,父母都是一走了之,留下不大点的孩子,多狠心啊!”“就是说啊,我看那小孩挺乖巧懂事的,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亲骨肉啊…”

一些人为安之抱不平,恰巧被身后的安之听的一清二楚。啪嗒,手里的小水桶滚落在地上,里面是安之用泥团团做的糖果,包了漂亮的彩色纸,散落一地……

“外婆,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气喘吁吁的安安跑来质问这个瘦小的老人。

外婆心里咯噔一下,终究是藏不住的,原想找个合适的时机亲口告诉她。

“外婆,没有事,我只是确认一下,之前就已经猜到妈妈不会回来接我了。”外婆愣了愣,她没想到安安会这么说,她倒希望面前这个小人闹一闹,她心里也安心,他们一家人对不住她。

可安安只是歪嘴一笑“那外婆我出去玩啦。”

晚饭也是一如既往的有说有笑,小安之也不再提妈妈的事,似乎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没有人知道,她那天下午跑去了哪里。

幼儿园里,一个个小朋友穿着浅蓝色的制服,大大小小的眼睛齐刷刷的看着面前的漂亮老师,今天是乔安之上幼儿园的第一天。

“早上好啊,小朋友们!”

“早上好老师!”

……

看着都是爸爸妈妈送来的小朋友,安之有点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独自一人在坐最偏僻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勾起地上的落叶。

远远望去,在人群堆里有一个男孩,火红色的头发,犹如这满地火红的落叶,没有休止的燃烧着,在后面束了起来。眉眼敛起,眼角处有一个小的疤痕,一颗闪光的耳钉为小少年增添了一丝散漫张扬。

单薄的纯色T恤,和他那不染世俗的眼眸,又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

安之漫不经心地荡着秋千,却没有发现男孩站住脚跟透过人群歪着脑袋狡黠地朝她笑。

“婆婆您好,我们是刚搬来这边的,以后就请多多关照!这点甜品请收下吧!”江妈妈一头

短发干练又有气质。

安之背着淡黄色的小书包,慢腾腾地踢着石子往家里走。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

“你们家的安之好像和我们江至是同班吧,一定要叫她多来我们家玩哦!”江妈妈带着他的儿子江至来拜访新邻居,江至露出灿烂的笑容,可爱的样子一下子抓住了安之外婆的心。“一定一定。”

江至故意看向回家的乔安之,女孩不明所以的避开了,只留下一个眼神,男孩笑得更灿烂了。

“嗨,乔安之,我叫江至!”江至一大早就来缠住她。

安之专注的看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只回了一声“嗯”

“以后我们一起来上学吧。”

“好。”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耶!”江至高兴地跳起来。

一路上活泼的江至不停地问问题,乔安之都一一回答了。“乔安之同学,你平时都玩点什么呀?”

“看书,画画。”

“啊?一个人吗?那以后你来找我玩好不好,我在家超无聊的,我们可以……”

“哎哟!好疼!”突然江至身体一歪,歪到了旁边的树丛里,“没事吧?”乔安之哒哒哒又跑回来,看身后的这个“小跟班”,江至冲她挤挤眼睛

“哈当然是骗你的啦!”他若无其事藏了藏自己受伤的手指,“哼”乔安之揪起他的耳朵“暧,乔同学,下手轻一点,开个玩笑嘛!”

这时云雀来了,阳光的触角也变得柔软了,

冰河激情地迸裂,流水之声悠然重现。而江至更像是一只小麻雀,不停地围着安之这朵小花叽叽喳喳。

“安之!”

“安之?”

“安之…”

幼儿园画画,江至偏要挤着安之坐;体育课上,抢着给安之同学递水。乔安之生气,乔安之无奈,乔安之习惯…

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身边,感觉…还挺不错,她习惯了江至不停地告诉她今天的的新奇事,习惯了和他在一起打打闹闹,习惯了他故意让自己生气,又想办法逗自己开心…

慢慢的他们两个成了班级里最受欢迎的小朋友“安安你好棒啊”“安安你怎么做到的啊?可以教教我嘛?”几个和乔安之差不多高的女孩子把她围成了个圈。

“嘿嘿,当然没问题啦!”她的小辫子一翘一翘的,心也跟着飘啊飘。

要知道乔安之的体育水平可是这几个班中数一数二的,跑步的时候就连男孩子也不一定追上。座位上江至歪着头为她准备好了水,眸中尽显温柔。

“安安,给喝水!”江至爽朗地笑。“江至,你为什么从来不参加学校里的活动啊?之前就想问你了。”

“我啊?我不擅长这个,在这看你开心就好啦!”江至说罢,有点沮丧,乔安之怕他难过赶紧安慰:“没关系啦,我是谁,以后我教你!包你学会!”“嗯。”他噗嗤一声笑了。

江至看向面前这个像天使一般的女孩傻得有些可爱,有点不忍心告诉她,怕她知道了会难过,安安好不容易才从上次的事情中走出来,现在他就要离开了,可是他多么想和她的安安一直在一起。

如果有机会他想保护这个小姑娘一辈子,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奢侈的愿望,他连和乔安之白头偕老的能力都没有…

“…我妈妈告诉我的!”一大早,当乔安之和江至来到学校,就看见一个小胖在对着一群人说着什么“对,我好像也听我奶奶说过!她爸爸妈妈都不要她了”“怪不得一直都是她外婆和她一起来。”……

“她来了她来了!”

一群嘈杂的小孩儿很快地散开了,乔安之正纳闷,江至拉起她的手就往教室里走。

不巧那个小胖和几个男同学走了过来拦住他们。“乔安之,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一脸嘲讽,阴阳怪气地说,“为什么从来没有见到他们?”

“管你什么事?”

“啊,让我猜猜,他们一定是不要你了吧?”哈哈哈哈那几个男孩子跟着笑起来。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乔安之伸手就要打他,却被江至一把拉到身后,抢先一步,一个重重的拳头击打在小胖的鼻子上,他一边叫,像发了疯一样抓江至的衣领。

“你居然敢打我!”几个孩子打在一起,乔安之想帮忙,江至不允许她靠近,她就这样呆呆地站着,嘈杂声中几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喊来了老师。

老师拨开人群,江至平日笑盈盈的表情消失了,黑色的眼睛含着望不可及的狠劲,让人实在猜不透他的想法,难以靠近,眼角的疤痕更深了。

在一阵批评教育后,小胖等人哭的稀里哗啦,又给乔安之道了歉。江至还是那小模样,看见妈妈来了,才拉着安安的手乖乖巧巧地站在一边,看着老师给妈妈解释缘由。

乔安之有点发抖不敢往江至的脸上看,江至就把她的小手紧紧的攥着。

“回家吧。”江妈妈揉了揉乔安之的头发,尽力的把她发抖的身体抱在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她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回了家。

江妈妈在下面做两个孩子爱吃的番茄鸡蛋面,江至带安安上了楼。

“安安,帮我上药吧。”她看了看男孩受伤的脸颊委委屈屈地点了点头,没成想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江…江至…都…都是我的错…你才…会受伤的”江至温柔的帮她把眼泪抹掉。

“不哭哦”

刚才明明要打人家小胖的彪悍女孩去哪里了?这明明是一只受伤的小羔羊!

乔安之哭的更厉害了,江至就想方设法地逗她开心。

好不容易,乔安之终于抽抽搭搭地停止了,头上的一撮碎发翘得老高,小脸红扑扑的,就连鼻子尖都是粉红色的。

江至捏捏她的脸,她一笑一排小牙齿露出来,甜甜的,把江至的伤痛填满。

他们一起笑着。

今天的风是轻柔的,阳光亦是暖暖的,远处的群山被染上墨色,杨柳堆烟,花香依偎着东风,与苍口炊烟撞了个满怀,时光在老树的树干里刻下他们共同的记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1/5/17 8: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