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扮演徐凤年,大雪龙骑入京 第十二章精修

从本章开始听

范府。

范若若知道了自己父亲在朝堂上帮四皇子说话,她非常激动,大声质问:

“父亲大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可以趁此拒绝赐婚的!”

范闲拦住了她。

范建微微偏过头,不敢直视范若若: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女儿,但为了范闲,他不得不做。

他又何尝希望范闲参与到这些事情中。

最开始希望范闲接手内库,只是想让范闲做一个闲散的大官,掌控天下财源,没人会轻易动他。

但现在明显是不行了。

君命难违,君心难测啊。

看到范建的反应,范闲隐约间猜到范建很有可能是在为他铺路,寻找助力。

他有些不解,内库就那么重要吗?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不愿意娶一个没见过的姑娘!

第二天清晨。

范闲姐弟三人去酒楼吃饭。

在酒楼门口。

碰到抱孩子的女人正在卖书。

范闲上前一看,卖的居然是《红楼》,而且一卷要八两银子。

他表明自己想要多买,跟着女人去查看卖书的源头。

结果卖书的是老熟人王启年。

然后一时不慎,被王启年溜走。

回到酒楼。

范闲告诉范若若,贩卖《红楼》的人居然是王启年。

范思辙看到下面贩书的人很多,又得知这书是范闲写的,瞬间双眼放光。

他一眼就看出这书市场很大。

想让范闲和他一起做这笔买卖。

范思辙计算能力极强,提起做买卖的时候非常激动。

范闲有些意外,发现范思辙虽然爱财,但却是单纯的喜欢做生意,对他略有改观。

就在三人喝茶聊天的时候。

下面的街道上突然冲过来一群人。

“闪开,都闪开。”

“谁让你们在这卖书的,不许卖了,滚开。”

这一群人将卖书的富人驱赶离开,抢夺了他们手上的书,来到一座轿子面前。

“公子,已经全部轰走了。”

一个身穿华服的男人从轿子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两眼乌青,额头上还包着一块布。

看到这个男人,范思辙笑了。

“范闲,认识不,郭保坤。”

“礼部尚书郭攸之之子,有所耳闻。”范闲点点头。

范思辙指着郭保坤,得意的说道:

“看见他身上的伤没有,小爷我打的,这就是招惹我老大的下场,现在知道我上次是真的在救你吧?”

“你上次要是还敢出言不逊,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你。”

听到他的话,范闲微微皱眉。

他想起来了,上次被范思辙打的就是郭保坤。

而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郭保坤就是害的腾梓荆家破人亡的那个人。

那今天这事就未必是巧合了。

郭保坤下轿后从手下手里拿过一本《红楼》,随意翻了翻,有些不屑:

“诸位,本人郭保坤,家父官拜礼部尚书,在下不才,却也为宫中编撰。”

“郭某自幼习文,最重礼数,诸位既是读书人,更应诵读圣贤,这等污秽杂书,有辱斯文。”

说着他将《红楼》扔在地上,踩在脚下。

“依我看,打今日起,这书就禁了吧。”

说完,郭保坤转头看向酒楼上,意味不言而喻。

范闲看到他的眼神,瞬间明白,郭保坤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什么禁红楼都是借口。

要么是来报仇,要么就是有人指使!

范闲还没有开口,范思辙就怒了。

“胡说八道!郭保坤你瞎扯!”

“上次的打没挨够是吧,今天还想再来一次?”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范思辙就直接冲了下去。

范闲盯着下面的郭保坤,询问道:

“这郭保坤平时与谁交往?”

“曾是东宫伴读,算是太子麾下。”范若若稍微了解一点。

范闲恍然:“原来是太子殿下。”

这下就串起来了。

太子不想让他掌管内库,派来手下郭保坤找他麻烦。

不过倒也未必是找他的麻烦,也有可能是找范思辙的麻烦。

范思辙打过郭保坤,两人早有仇怨。

郭保坤一看就是睚眦必报之人,报复也不奇怪。

正好范思辙和李承安交好,太子可能是为了一箭双雕。

“郭瘸子,你懂什么你?这本书这么多人都爱看,那就说明这本书是好书。”

“你还想禁书,你什么官职啊?宫中编撰,芝麻绿豆大小,给你个衙门你敢进吗?”

听到郭瘸子的称号,郭保坤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他身上这些伤势,可都是眼前这人打的。

郭保坤当然知道是四皇子指使,但那毕竟是皇子,他哪怕千百个不情愿,也不敢报复。

可不敢报复皇子,还不敢报复你范思辙吗?

想到这里,郭保坤露出轻蔑的表情:

“我道是哪家的泼货呢,原来是你这个蠢猪啊。”

“你才是猪,你看看你现在这个猪头的样子。”范思辙和他对骂。

郭保坤也不动怒,神情淡然:

“你不是读书人,你不懂,我能理解。”

说着他看向周围的人,指着范思辙:

“这厮是司南伯之子,司南伯身居户部,管的都是银钱,养个孩子自然浅薄些。”

“你敢骂我爹?”

范思辙彻底忍不住了,直接伸手就要打郭保坤。

郭保坤身边的手下瞬间就制服了他。

范闲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变,动身下楼。

“快放了少爷我,不然下次我和老大再打断一次你的腿!”

范思辙手腕被人抓住,脸色涨红。

“毕竟同朝为官,你给我磕头认错,看在你爹的份上,饶你一次。”

郭保坤居高临下的看着范思辙,满是戏谑。

“少爷我就不给猪认错,你敢对我动手,老大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他的叫嚣,郭保坤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吩咐手下:

“把这蠢货给我摔狠些。”

砰!

一掌之下,范思辙被打的倒飞出去。

好在范闲及时赶到,拦住了他,才没让他受伤。

看到范闲,郭保坤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嚣张的走上前:

“原来是司南伯养在澹州的私生子啊。”

也不等范闲说话,郭保坤大手一挥,他带来的护卫将范思辙和范闲团团围住。

今天除了收到太子的指示前来闹事,也是想要报范思辙的仇。

所以他不打算多说些什么,而是准备先把范闲和范思辙打上一顿,出出气。

看着周围围过来的护卫。

范思辙忍不住变了脸色。

酒楼之上的也不由得惊呼一声,有些担心。

郭保坤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看,发现范若若后打了个招呼:

“哟,若若小姐,若若小姐虽然有才,只可惜有这等的废物兄弟。”

“还有那纸婚约,实在是可叹啊!”

他话刚说完。

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

“哦?这婚约,怎么就可叹了?”

众人闻声望去,李承安漫步走来。

见到李承安。

范思辙大喜过望,马上大声喊道:

“老大,你可得帮我报仇啊,我被郭保坤这头猪给打了,要不是范闲,我少说也得断根手臂!”

郭保坤脸色一变,但还是马上行礼:

“见过四皇子殿下!”

护卫们得知眼前这人是四皇子,面面相觑,也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范思辙非常得意,拉着范闲的手穿过护卫的包围圈,来到李承安面前:

“老大,郭保坤这小子又找打了,这次要不咱们再打他一顿?”

李承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郭保坤:

“郭保坤,你刚才说什么婚约可叹?”

面对李承安,郭保坤其实并不怕。

他背后站的是太子。

来之前太子跟他保证,李承安此时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肯定不会轻易对他动手。

而如果只是范思辙这个蠢货,他周围的这些护卫就会教范思辙做人。

“想必殿下是听错了,臣刚才可什么都没说,臣身边这些护卫可以作证。”

郭保坤表现的恭恭敬敬,但他说出来的这些话,显然就是不把李承安放在眼里。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郭保坤根本没把李承安放在眼里。

在他眼中,李承安不过是一个纨绔皇子,凭什么跟太子斗?

范若若站在酒楼上,好奇的观察着李承安。

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既希望李承安的出现能帮助哥哥,可又不想受到他的恩惠。

对于郭保坤的话,李承安还没有回应,范思辙就忍不住了:

“郭保坤你在胡扯什么,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你就是看不起我老大!”

“范公子何出此言啊?本人可不敢看不起四皇子殿下,本人向来对殿下尊敬有加,但却也不能任人污蔑。”

“胡说八道,姓郭的你好不要脸,周围的百姓何其多也,此事一问便知!”

范思辙灵光一闪,郭保坤护卫身上肯定问不出来什么,但周围的百姓还能问不出来吗?

郭保坤丝毫不慌,一拍脑袋:

“哦,那可能是我刚才记错了,本人所说的婚约可叹,指的是范闲这个私生子和林相女儿的婚约。”

“一个私生子怎么配得上婉儿小姐,我说可叹应该没问题吧?殿下,臣说的可绝非是你,想必你也能明白。”

“我...”

就在郭保坤得意洋洋,准备接着说些什么的时候。

李承安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

郭保坤身边的护卫都不敢阻拦皇子。

在郭保坤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李承安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郭保坤直接被打的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飞卢小说手机版|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京网文〔2022〕3848-114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4/6/22 17:25:14
章节标题
00:00
00:00
< 上一章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