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留客 楔子

幸留客 灯砚 女生小说 |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20-08-10 18:51
瀑布阅读
瀑布

“小朝,帮我回去拿下毛刷”

许朝应了声,把手里的瓷器小心的放在前面的土坯上,转身去车里拿毛刷。

他们的考古队在几天前到达这个偏远的郊区。

起因是一位农民在松土后的次日,发现地突出一块圆弧形状的小土丘,用铁锹铲上面的土,只听咣当一声,露出地表的青砖不堪一击,碎掉了,农民一看,地下黑乎乎的,吓得报了警。

警察来了一看,好家伙,高低是座古墓,马上上报了当地文物局。

考古队来的也是速度,因为怕土地再次塌陷伤害文物,日夜不休的挖掘、修护、运出,一气呵成,目前进展十分顺利。

随着挖掘范围的减小,大抵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小型墓葬群,在通往墓室前的通道,零零散散堆着几个瓷器银器,都是平常墓室常见的物器。

主墓室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为了方便下去考察,许朝搬了个梯子搭在下面。

几个年轻的小伙三两下就下去了,可是为难了年过七十的老教授,虽然慢了一点,好歹也是下来了。

年轻人受不了长时间的安静,开始聊天。

“这次考察完之后就可以舒舒服服过个年啦,哎小张,你家哪的来着”

“还朋友呢,我家都不知道,绝交吧。”

“哈哈哈逗你的,年后给你带特产,对了小许,你过年有什么打算吗?”

此话一出,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大家拼命给他使眼色,连老教授都忍不住咳嗽一下。

许朝随意的说:“害,自己过呗。”

老教授示意他们小声点,以免造成坍塌。

他们很快到了墓室,四面扬起的灰尘扑面而来,即便待了层口罩,还是忍不住咳嗽。

墓室不能见明火,许朝把背包里的小灯泡在四周挂上,还好墓室不大,不一会就挂完了。

打开开关,总算不比之前的昏暗,但也不算很亮。

大家可以看到这间墓室除了中央的棺椁,再无一物。

一个小伙子咂咂嘴,问“诶,奇怪了,这主墓室怎么没有一个陪葬品?”

小姑娘符合道“对啊,别的墓群,就算是耳房也没有这么朴素的,按照墓口的陪葬品来看,墓主人也不缺钱才是。”

小伙子说:“教授,您说陪葬品可不可能在…棺椁里?”

教授沉思了一会儿,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我猜想,可能是墓主人或是下葬逝者的人希望以后见此墓者,拿了再墓室入口的珍宝后,不再开棺打扰逝者。”

气氛莫名有些凝重。

许朝:阿巴阿巴阿巴。

这棺到底还是开了。

随着棺材盖的打开,棺内吸附的灰尘一下子喷了出来。

许朝:辣眼睛。

待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傻住了——

棺中棺!

许朝:喔,还有两副面孔。

考古队的成员询问教授是否继续开棺,教授摇头说“棺中棺可不常见,但显然我们的队伍并不具备超完善的保护技术,拍完照片上报,让上面的人来进行修护工作。”

大家照着老教授的吩咐开始分工,然后陆续的出了墓室,只留老教授和其弟子许朝来进行收尾工作。

老教授看着棺椁上面的纹路问许朝:“小朝同志,我记得你双修修的事历史考古和炊事吧,这次以后回去写一篇2000字的论文来说一下此行你得到的成果,可不能因为炊事耽误了。”

许朝应下“好的师傅,另外老师,我二修修的事中西方饮食。”

老教授点点头:“那就好,不能因为炊事耽误学业”

许朝:怎么硕呢。

收尾工作完毕,时间已到黄昏。老教授已经上了梯子,许朝向梯子迈了右脚。

“喀嚓——”

夏天的风很凉,许朝摸了摸胳膊上可爱的寒毛。

她瞟眼身后被灯照亮的墓室,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内棺的棺盖移开了,距离不大,但明显

“怎么了,什么生意?”教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许朝马上回答“好像是棺椁,第二个棺椁好像……”

后面的话不说,两人都懂。

教授沉声说:“咱俩快上去。”

老教授距离地面已经很近,许朝也已经爬上了梯子…

“吱吱咯吱——”

梯子:我裂开了

“嘭——”

两人摔了下来,许朝还好些,只是可怜教授的一把老骨头,摔得着实不轻。

许朝连忙把教授扶起来,教授揉着腰,疼的吸气,还不忘开玩笑“你扶我,不怕我讹你几百万吗?”

许朝:阿巴阿巴阿巴。

许朝拿了通讯器联系同事,等了半天,结果出现一串杂音,借用了教授的通讯器,结果也是一样。

许朝收起通讯器,向外面呼救,运气不错,有人听到了

“谁在说话?”

“别管了,你爸妈没教过你晚上不要在墓地瞎溜达吗?”

“我去,别这么邪乎…”

脚步声逐渐走远了,许朝的声音一刻也没停下,又喊了许久,不见人,遂放弃。

许朝扭过头:“教授——”

她愣了一下,教授没在身边,傍晚天气转凉,她搓搓手,看到地上有一排脚印是通向墓室里面的。

说实话她真的不想进去。

“老师,您在里面吗?”许朝问。

教授听到了,马上回答“在,你进来看看这棺椁。”

许朝:啊这,有点怕。

老教授又说“这棺椁不大对劲”

许朝裹紧了衣服,猎奇心大过胆小,迈步向墓室里去。

灯光昏暗,老教授低着头,脸部留下了一片阴影,不知其神色。

许朝搓搓手臂,夏日的夜晚较凉,墓内更是阴凉,她往棺椁瞧去,棺材盖已经滑落到了一旁,棺内一眼望尽:

一件折叠整齐的衣衫,上面用银线绣着不知朝代的字体,衣物下方是本书和一副链戒。

老教授似乎对那副链戒很感兴趣,他把右手的手套脱下,想轻触它,却被链戒的手链部分划伤了手指。

“老师,小心——”许朝开口提醒。

教授摇了摇头“不打紧不打紧,这小家伙…”

许朝说:“您好像对这副链戒有点想法。”

老教授点点头,回答她:“材质特殊,似银非银,似钢非钢”

许朝听了,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副链戒,却没有兴致伸手碰它,一打眼看到了链戒旁边的书籍,“教授,我才疏学浅,您看一下这本书的文字,是哪个王朝的?”

教授看了会,摇摇头“很像小篆,但一定不是。”

许朝用仪器测试其氧化程度,然后用手套拿起,老教授扶着腰,站在在她的旁边。

她把右手的手套甩掉,撵着纸张轻轻翻了一页,入眼是泛黄的纸张,上面用毛笔勾勒的图画,

一颗白菜。

嗯?

嗯。

两人咧咧嘴,继续往下翻,过了书的一大半,两人一度怀疑这是个食谱。

谁知翻到后面,出现了一副链戒的画,画与棺椁里的链戒,一模一样,是一个手镯用银链连着五个手指的戒指。图画的下面还是三幅小图,同样是链戒,这次描画的是链戒的扳指部分有个小菱形的宝石,顺时针旋转三下,按下。

小画到此结束,下面全是文字,又翻了一页与刚才的画风浑然不同,

这是一副用浓墨重彩绘制的铁爪,铁爪的手指关节用红色的画笔描了一根细丝,五根手指,就有五条丝,隔着书页都能感觉到肃杀之气。

许朝觉得背后发毛,往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

“小许,快看这个!”教授的声音十分惊诧。

许朝转过头,这页依旧是幅画,一个房间,一个供桌,一个棺椁

墓室?

棺椁旁边有两个人,依稀看出是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女子的侧影,他们在看一本书…

许朝心脏咚咚跳“教授…这…这难道是…”

教授脸色发白,他颤颤巍巍的把书翻了一页——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画的是一位豆蔻少女,少女穿的就是棺椁里面锈满文字的衣衫,左手带着链戒,抬起,拿着一本书。

少女咧着嘴,笑的十分接地气,眉心的红痣越发的红。

少女的眼睛动了,她左手的链戒变成铁爪…

狂风四起,刮的人脸生疼,灯泡被刮到半空,棺椁盖被吹的竖了起来

许朝想扶住教授,却被最外层的棺椁盖挡住了

“老师!小心!”

“啊!”

“哐啷——咣——”

大棺材板把教授砸到了角落,许朝抓住棺椁边沿,努力往教授那边挪动,扬起的灰尘让她无法视物。

“砰!”

小棺材板狠狠砸向许朝的背,她疼的手一松,脚离地,整个人被风吹的滚到了棺椁里

入棺,合盖,再合盖。

风停了,除了角落被砸晕的老教授和碎了一地的灯泡玻璃片,好像刚刚没有发生过什么。

有人听到下面的声音,过来看

“诶wc,这梯子怎么断了,下面有人吗?”

另一个人听到有人嚎,过来看,也是一脸懵b,赶紧骂他“你tm傻啊,教授还在下面,教授,你听得见吗?发生了什么事啊!”

无人应答。

他们赶紧找了梯子下去,看见杂乱的墓室,和倒在角落的教授,赶紧打了120。

“奇了怪了,那谁呢?她不是和教授一起吗?”

“啥呀,说的那么渗人,不一直是教授自己做收尾工作吗”

“啊,可能吧,哎呀不管了,快把教授拉上去!”

——

十日后,xx市市郊出土一座中小型墓葬群,棺中棺内空无一物,当晚因不知名原因,墓内损坏严重。

在一个小巷子里,一张报纸被吹到了地上,在它的角落里有一行小字:

挖掘人员为教授卫国铭,队员张恺然、程旭、丁香、严小峰。

今晚月色很美,风也很温柔。

——————————————

新文开坑,路过可以看一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10/20 14:0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