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之大唐 第六章程咬金咏柳出绝句,孙三娘芳心暗许(中)

仙之大唐 海芈 军事历史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30 16:25
瀑布阅读
瀑布

“近日春色正浓,万物复苏,柳绿花艳,咱们不妨就以这春柳为题,做几首诗词出来,以增春游之趣,何如?”虽然程咬金是诗会的举办人,但是崔义作为召集人,他当仁不让,提出这次诗会的主题。

当然了,这里面有他和程咬金张璐早就商量好的,要是不这样做,有人突然提出别的题目,如果对不上张璐提前给程咬金准备的诗,那不就抓瞎了吗?

“好,崔兄提议不错,那正巧小弟近日偶得一首咏柳,近日就献丑拿出来,做个抛砖引玉。”崔义说完,一个身着青衫,头戴纶巾的白面小生,拍手笑着说道。

这货张璐认识,他算是崔义手下的人,或者说是跟班。这个叫王子房的白面书生,是个寒门子弟,因为要找靠山,所以投靠了崔义,以得到崔家的庇护。

所以崔家遇到什么事,尤其是崔义的事情,他都会打头上,以表他忠心和作用。

“子房向来善诗,看来这次得了佳句了,还不快快吟来,让为兄饱一饱耳福。”崔义看是王子房捧大腿,他则是顺势接下。

“那小弟就献丑了!”

只见他轻抖衣袖,做了个罗圈揖,然后朗声开口吟唱:“故人游四方,折枝寄家乡。春绿杨柳岸,巧燕筑家檐。”

还算工整的一首五言绝句,但是意思直白浅显,不见功底。

“好!子房这首绝句虽然浅白,但是直抒胸臆,借杨柳家燕喻春和友人,表达了对家的眷恋之情,可说是难得的佳作。”别人都摇头晃脑的在品味诗中韵味,崔义首先睁眼开口,大大称赞一番。

而张璐虽然听着这首诗就是一首打油诗,但是他还是在崔义称赞后捧场,开始用了的大力鼓掌,表大声喝道:“好湿好湿!”

以前张璐不知道古人是怎么表示庆贺的,但是现在在他的带动下,人们纷纷鼓掌,一时间竟然气氛热烈,喜得的王子房连连作揖道谢。

“献丑献丑……”

其实在场的众人里,真正有文采诗才的,张璐估计也就是寥寥三数人。但是大家都是读书人,为了不丢面子,所以难免就要故作姿态一番。

而且,就算他们本身没甚文才,但是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所以也不算完全是瞎起哄随大流。

也许这里面真正不懂的,就是老程程咬金了。虽然他也粗通文墨,但是他更精于兵法战策,对于诗词歌赋,真的没有什么研究。

厅内吟诗作词性情高涨,王子房开头后,各人纷纷上场。虽然没甚佳作,但是也算场面热闹,把诗会衬托的像模像样。

此时围廊处的女眷们,听到厅内的人吟诗作词,纷纷遣仆人丫鬟上前听抄,回来读于她们听晓。

其中孙县令之女三娘湘竹,也和众女眷围坐在围廊中,身边有三两个好姐妹,相互品评着丫鬟们读出的诗词。

孙家三娘湘竹,人长得美,柳叶弯眉杏核眼,琼鼻挺翘朱唇一点点,配上银盘一般的圆脸,正是符合隋唐审美的俏佳人。

而且孙湘竹还有一股女文青的闺秀气质,整个人看起来气质超佳,一看就是那种有内涵的大家闺秀类型的女子。

在这个时代,她这种女子,那都是那些大家氏族所追求的佳女典范。所以说,孙湘竹对于程咬金来说,是个美人,而且还是个大美人!

“湘竹,你看这首诗写怎么样?”一个长相稍逊于孙湘竹的女子,语气中带着请教,问她刚刚一个孔姓才子写的一首诗。

孙湘竹因为自小跟着父亲进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于诗文之道,更是不逊色于那些文人才子。所以在她们的小姐圈子里,她也是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她文才。

现在这位小姐妹,拿到心意公子的诗文后,就想让孙三娘品评一番,好借此炫耀一下自己爱慕的情郎。

孙湘竹和这个女孩是手帕交,用现代话说就是闺蜜。所以孙湘竹自然知道,这个人是小姐妹的情郎,所以她很给面子的褒奖品评了一番。

“此诗虽是五言,但是却通过短短的诗句到处春柳的特质。看似简单的一首诗,却能用最直白的语言,写出春柳的意境,既咏了柳,又表达的春意,算是难得的佳作。”

孙湘竹说完后,和小姐妹对视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姐们儿,我尽力了,你看可好?”

这个小姐妹脸带笑意,不着痕迹的点头一下,看那样子,那是满意极了。

因为孙湘竹平时的才名,所以大家都很信服,所以他说完后,都跟着点头,纷纷发表自的点评。但是因为孙湘竹褒奖在前,所以她们也都是以褒奖为主。

这个效果就特别好了,所以喜得那个小姐妹抬手掩嘴,喜笑不停。

而一旁的孙湘竹,却暗中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应付过去这个小姐妹的请托了。

说实话,孙湘竹是真的有文才,她不仅是鉴赏诗文很有一套,就是自己写诗,那也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对于这里所谓的才子们,对于他们写的这些诗文,她是不大看的上眼的。

这就好比,她本身一个月挣一万块,结果却陪着一帮子一个月挣五六千的人,在这吹嘘他们多厉害一样。

但是她也知道,这东阿县,只是个小小县城,没有什么真正的大才子。哪怕是那文名在外的崔义,在她眼里也只是个略微强一些的选手,算不得的什么有大才之人。

她时常感叹,自己没有生在洛阳,或是扬州之地。因为那些地方,是国家的中心和超级大都市,那些地方汇集着全天下最优秀的人。

孙湘竹想见识一下,到底哪些真正有大才情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正在孙湘竹思绪飘向远方的时候,厅内的诗文会也进行到了高潮之时。这时候,差不多有些文采的人,都已经做过诗词了。

就连崔义也做了一首还算说得过去的诗,引得厅中众人纷纷叫好。

“果然是崔兄,有大才,这诗真是好!”

“好诗!”

“妙妙妙……”

……

虽然众人都纷纷叫好,但是至于诗文具体好在那里,可却没有几人能说的出来。倒是张璐听完后,说了两句诗文解析的句子,把崔义捧得高高的。

虽然张璐对于诗文鉴赏也不怎么懂,但是通过十几年的阅读理解培养,整几句作者都没想到的诗文解析,那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这时候,张璐才真心的感谢那些做到恶心的阅读理解题,因为它们虽然没啥用,但却让张璐形成了惯性,能在这时候很不费力的整出几句捧人的话。

“哈哈哈,大家过誉了!”

崔义被人捧得舒服,尤其是张璐的那几句,更是说的内心通透,爽气贯通天灵涌泉。虽然他也不知道,张璐为什么说那些他都没想到的深意,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听得高兴。

“咱们今天的诗会是我贤弟义贞举办的,那么作为诗会主家,我们还是请义贞也来赋诗一首吧?”崔义笑过后,不忘今天自己的主要任务,所以他立刻提议让程咬金来一首。

但是当大家听完他的话后,都是一愣,眼神不受控制的看向了一旁的老程。

此时老程正跟着傻乐,因为他也没觉出崔义做的诗具体哪里好来。现在听到崔义提到他,他立刻站起身,一抖袖袍衣摆,清嗓准备开始吟诗。

其实老程对于这种诗文会真的没啥兴趣,在他想来,再次酸来酸去的吟诗作对,还不如打一趟拳,举两下石锁来的痛快。所以他这半天,在这里呆的已经浑身难受了,早就想念出张璐给他准备的诗文,然后好按照张璐的安排,出去一窥自己未来娘子的真容。

所以现在崔义提到他后,他不管众人的神态,立刻站起,张口就开始准备“作诗”。

可是在座的众人,却都非常奇怪,因为他们都是知道,程咬金这货,武事在东阿县里无敌。但是要让他作诗,这不是难为他吗?

所以大家才奇怪,因为众人都知道,崔义平时可是很护着程咬金的。现在居然让他当众作诗,这是什么套路啊?

可是程咬金却不管这些,他站起来后,抖了一抖袖袍,然后开口说道:“既然今天是诗会,大家也都有佳作,那俺老程也作上一首诗,作的不好,大家请担待!”

说完,他也学着众人作揖一圈,接着就高声吟道:“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哈哈哈,献丑,献丑了!”

程咬金吟完诗后,大手一抹腮下的浓须,哈哈笑着拱手。他看到众人看他眼光中,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虽然里面还有猜疑,但是他还是心里爽快。

因为这些人平时不大看的上他,所以今天他拿出张璐给他写的诗后,看到他们的样子,他心里特别的痛快。

而现场的这些文人,听程咬金念出的这首七言绝句《咏柳》,那真的是被他震惊到了。

《咏柳》是盛唐诗人贺知章写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诗是一首咏物诗。诗的前两句连用两个新美的喻象,描绘春柳的勃勃生气,葱翠袅娜;后两句更别出心裁地把春风比喻为“剪刀”,将视之无形不可捉摸的“春风”形象地表现出来,不仅立意新奇,而且饱含韵味。

这是一首流传千年,被人们广为传颂和认同的好诗,所以由不得这些人不震惊!

他们既震惊于这首诗本身的精彩,又震惊于这样的诗文,居然出自眼前这个傻大黑粗的程咬金之口。

哪怕是崔义,他在第一次听到这首诗的时候,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所以现场一时间,居然诡异的一片宁静!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5/30 16: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