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岁岁   繁花七
繁花岁岁青一衫女生小说 | 都市豪门更新时间:2020-03-26 15:38
瀑布阅读
瀑布
  “哈哈哈这事校长干得漂亮。你说你随便进个宿舍看看,你看哪张床不是坏的,他偏偏把你往那个事情上扯,还大张旗鼓地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把王益得罪了?

  常言道,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领导,特别是大学领导,得罪的下场无非两条路,要么滚,要么从此夹着尾巴混毕业证。哎岁岁,你到底怎么把王益得罪了,听说你写检讨把他骂了?”

  岁岁又是一句无聊。

  “说到这个,俺其实有个问题一直在好奇,岁岁你喜欢过别人吗?”

  “如果你喜欢过一个人,不会活得这么如丧考妣吧?”

  岁岁闻言抬头,但她依然没说话,只是用她那双冷淡的眸子扫了他一眼。

  “有反应,还真猜着了。岁岁你长这么大就没有碰到过你喜欢的人吗?你就没有喜欢过别人?”

  他继续说:“比如说一个男孩,你特别想跟他在一起,白天晚上都想,想跟他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总之干什么都想他,一天见不着就心烦意乱坐立不安,更惨一点就是明知没有希望也照样喜欢。”

  “没有。”

  “肯定有。”

  “为什么?”

  她问为什么的时候,态度有些许缓和。

  “谁家少年不相思,哪个少女不怀春,豆蔻光景,年华正好,喜欢异性天经地义,不喜欢才不正常,你说是吧?”

  “也对。”

  “那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能把命交出去的那种喜欢。”

  “那就不是喜欢了。是爱。”她说。

  李林超闻言跳起来:“对,爱。岁岁你爱过吗?”

  “是苦的。”

  “绝对不是。爱情是甜的,如果你觉得苦,多半就是爱错人了。”

  “苦的。”

  “在很多问题上人类确实有分歧,但在爱情这个事情上大家都是保持意见一致,爱是甜的。你觉得感受不好多半就是……”李林超心念一动,凑过来一脸坏笑:“有情况啊,说说,为什么你坚持说是苦的,肯定有情况。你爱谁?”

  “没有。”

  “嘴硬。你要是没有经历过你怎么知道它是甜是苦?”

  “你也没有经历过,你怎么知道是甜的。”

  “因为向往啊,谁会向往苦凄凄的药片,所以必须甜啊。甜才吸引人,不甜有什么盼头,是不是?”

  也对。岁岁就挺认真地点点头,说明她接受了这个结论。李林超却没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岁岁,那个他是谁,透漏一下呗。俺认识吗?长得帅吗?肯定帅吧,你生得这么好看肯定不会找俺这样的丑八怪。”

  岁岁没有回答,转移话题问:“什么时候去珠子街?”

  “啊?哦,不急不急,先欠着。他长得帅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谁先下的手?谁先勾引谁?你这么无趣一个人,肯定是他先开口。”

  岁岁收了书,坐在那里又不说话了。书一合上,李林超才看清是一本神女志。心道别是小三峡的那尊吧,拿过来翻开一看果然是巫山神女峰。“线装本,全繁体,纸质灰黄,年头久远啊。你在哪儿搜的,学校图书馆哪有典藏。”

  “重庆博物馆借的。”

  “博物馆借的?博物馆的东西能外借?”

  岁岁没答,起身回招待所。床垮得惊天动地,校长嘴上不承认床有问题,但也怕闹出人命不好收场,也就随她去。他一时半刻并不想换床,床一换,自然书桌也要换,电扇要修,墙要粉刷,地板要铺,厕所要维护,工程足以拖半年。而且总不能厚此薄彼,男生宿舍肯定也要搞一遍,算下来开支不小。所以他指桑骂槐地把胸口那一堵气出了,也就装起眼瞎。

  那边刘副院长说话算话,回去后果然很快就在总校的文学院拔了个教授下来。

  来的那天,中文系当天的专业课刚好就是这位教授负责的古文史。教授一身风尘,身形偏瘦,身着便衣中规中矩,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镜片后一双眼睛沉默悄然。

  初来乍到他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做自我介绍,进门就干脆利落地把名字“高原”留在黑板上,附上联系方式,随即正式讲课。人狠话不多的开场白把下面一众学生唬得一愣一愣。

  “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仔细一看还有点,嗯?正经的帅。印象中的教授不都是满腹经纶,白发苍苍吗?”

  但很快这些学生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个高原教授学识颇丰,课堂上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绝对当得起一声教授尊称。关键是教风好,不讨嫌,上课的最后一分钟匆匆来,下课铃声刚响就收书走人,除了作业没一句废话,更没有在课堂上点谁的名。

  “一脸生无可恋,这个倒霉教授不会是被逼着来的吧?”

  就在大家纷纷猜测的时候,情况出现转折。

  那天天气不错,秋高气爽,岁岁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瞅着窗口那棵桂花树发呆,连高原来到身边也未察觉。教授顺着她的目光往那棵树看去,初霁的十月,阳光满地,米黄色的小花儿一簇一串地应和着叶缝里的阳光,灿烂得一如盛夏的艳装,香得让人回想往事。高教授就这么站在旁边陪她看了大约五分钟,然后敲敲桌子,示意她站起来。

  “你说文学消极地推动了天朝历史的发展,你不觉得你的思想太悲观吗?”

  思绪被突如其来的击敲声打断,岁岁托着脸颊的手一滑,应声回头:“哦。”

  脸上没有波澜,她没有动,更没有站。

  “在如今这个政治环境,不止是文学,各行各业方方面面严格说都是为体制服务,肯定需要用它积极的一面对民众的认知作一个积极引导,达到一个有所期待的目的。万物生长靠太阳,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文学的首要任务我觉得应该是为公众树立良好的价值观,不是不允许不同的声音,而是那些声音没有意义,解决不了问题。”

  岁岁说:“哦,什么是好的价值观。”

  “积极向上的应该都算。”

  “正能量?”

  “这么说也可。”

  “所以秦朝的焚书坑儒确实很有先见之明,把不同的声音直接消灭,一劳永逸。”

  “这是两回事,而且如今是民主社会,不能拿封建时期那些极端做法来比拟。”

  “想让文学来宣扬正能量,温暖民众,恐怕有点强人所难。而且纵观天朝整个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也没几个这样的例子吧?”

  “比如?”

  “温暖,那你说,氓温暖吗?离骚温暖吗?长门赋温暖吗?卖炭翁温暖吗?赵氏孤儿温暖吗?四大名著温暖吗?不都照样代代相传,流芳千古吗?文学的意义我觉得就是认知和自省,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什么该为什么不该为。它有温暖的一面,但那只是一面,不应该上升到它应尽的社会责任上。”

  “……”

  两人隔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瞪了几分钟。正好下课铃响,教授搁下一句:“你跟我来一趟。”自己当先出门。

  众人面面相觑。几百年不点名,一点就点到太岁头上,这下有好戏看了。

  岁岁没事般收了书,跟在后面出了门。两人中间隔着五六米,一前一后下了教学楼,教授没有去他办公室,却径直穿过校园里那条落英缤纷的林间小道,直接下了未来湖。

  跟在后面的岁岁愣了一下,左右看看,脚步开始纠结。因为教授去的那条路并不通向另一边大道,而是直向与湖相对的那个荒楼。那里常年大树阴森,又湿又冷,林间密不透风,终年飘着一股草木垃圾的腐臭味道,地上湿滑异常,蛇虫遍地,那个地方连她也没有去过。

  走在前面的高原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岁岁愣了那么几秒钟,突然一声冷哼,没事般继续往前走。

  教授嘴角便显现些不易觉察的笑,继续在前面开路。他一路拔开绊脚的荒草,绕过那幢荒楼,荒楼的背面是一小片胡乱生长的翠竹林,他从那片竹林穿过,最后在紧靠最外面围墙边的一座占地约四五十平的青砖小院前停下。

  这个独门独户,独处一偶的偏僻小院,是学校安排给他暂时居住的地方。

  教授竟然把她带到自己的住处。
清明充值活动,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4月4日到月6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小说帮助|申请小说推荐|Vip签约|Vip充值|申请作家|作家福利|撰写小说|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4/7 2:3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