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灵异时代之科幻男孩 六 歌舞为上

  下一个梦幻开始的旅程,他却是进入了一个荒蛮控制的都城。

  这都城,似乎很乱,街头都是散走的步兵,铁骑,和游动的黄衣使者,白衣小贩。

  街头没有个安静的去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安静点的所在,却是个歌楼。

  歌楼上,几个女子在这弹琴卖唱,曲调优雅,下头也有人围观,没人闹事。

  都城的唯一的,最大的规矩,就是不得伤害歌楼的人,大家可以去免费听歌,但是不得伤害任何人等,违令者按照军法处置,绝不姑息。至于为何有这种奇怪的规矩,那就要问这城主了。

  据一个跑堂的回忆,这座城以前是有一个火王控制,如今换成了冰王。但是,继承者虽变,规矩不可变,歌舞升平的地方,历来受到官方保护,不得侵犯,歌舞升平四个字,就是最好的挡箭牌。

  女人不愿意嫁人,可以进入歌舞场厮混为生。男人不愿意纳税,可以到歌舞场做fu务生。

  乞丐不愿意沿街乞讨,都可以直接到歌舞场门口等着施舍。

  就连这些骑马的,穿黄衣的,来回带着煞气的主儿,都不敢去撩^拨歌楼的姑娘,这是大忌。

  阁楼上的姑娘们,从弹琴,吹箫,鼓瑟吹笙,到歌舞,到弹琵琶,一应来了一遍,人还是不见少,反而是越聚越多,在底下翘首期盼,等着下一个出场的人,如此往复。

  麦成在这里看久了歌舞,都觉得十分怠惰,有点厌倦,可是周围的人,却是无限乐趣,没有人听的厌倦,都是在这坐着,宛如病恹恹的老者,在这听着不断往复的曲调,毫无餍足。

  麦成想走,一个姑娘却把他拉到了一侧,低低说道:‘公子,慢走。“

  麦成看了看那个姑娘,倒很小,也就十五六的年纪,说道:‘什么事?‘

  那姑娘说道:‘我想问公子,想听什么?我看你ting厌倦的,不如你点歌啊,我们这应有尽有。“

  麦成摇头,说道:‘我觉得好闷,打听一下,这里哪里比较好玩。“

  姑娘低低说道:‘王都那里比较好,那里有点戒备,但是也是歌舞升平的,正常,你可以去那看看,那里也是可以进去的,别多事就没事。“

  麦成点头致谢,直奔了所谓的王都,那里是王的住所,四处是有点戒备,但是还是可以通行。

  王都内部,都是传统的木石结构,也没有高层,三层就是最高的,楼台上确实有唱歌的,这里规矩更大,连呼喊叫好的都不允许,只是在三十米开外欣赏歌舞,不许靠近,不须喧哗,不须乱扔打赏之物,违令者军法从事。

  一个圆形台阶逐次向外变低,圆台中央,便如一个歌舞大厅,LouTian而设,歌女在此弹唱。

  四周坐着五行八作的人,只是看不到乞丐,看不到黄衣使者,看不到士兵。

  士兵不允许进内层王都来看歌舞,黄衣使者不许在这里,他们要去沿城勘察事务。

  乞丐是这里禁止的,规矩中并没言明缘故,只是由来已久的规矩,成法定制吧。

  歌舞依旧是老套路,还是那么陈词滥调,还不如安禄山的胡族歌舞,或是朦国激昂的篝火舞蹈,也不如街头炫动的街舞,更不如那些叫人撕心裂肺喊叫着的莫名歌舞。

  麦成几乎睡着了,却被一个文官弄醒了,说道:‘小公子,你有什么提议,可以投到那些信箱里,到时候,黄衣使者再来取,如果你的提议被王采纳,可以赏赐你金银数百,足够你用一辈子。“

  麦成看了看那头街边,确实有几个铁皮筒,方形的,有一些文官在这里司职,负责接收信件。

  麦成看了看那些收信的文官,说道:‘收信还监督作甚?“

  这文官笑了:‘不,你错了,那些人是来收信的,信箱满了,需要清空啊。哈,放心,你尽管去投递,把你想写的,都尽情写出来,没事,王的命令,保证不须伤害投递意见的人,谁敢违令,定斩不赦。“

  麦成想了想,说道:‘那我放心了,你既然来了,那我直接和你说,行不行?“

  这文官躬身说道:‘好,当然好,你这种办法比较直接,我可以将你的意见,直接上达给王。“

  麦成说道:‘你这种歌舞模式,太单一,太老套了,还不如安禄山的胡族歌舞,和篝火舞蹈了。“

  文官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刷刷点点的记着,十分仔细。

  麦成说道:‘你们可以gao些热闹的酒会啊,篝火夜宴啊,或者是那种万民同乐的歌舞啊。“

  文官记到了这里,陡然停了,说道:‘万民同乐可不行,乞丐不允许进来,士兵也不行,黄衣使者更不行,这个万民同乐需要取消。“

  麦成说道;‘那么,可以把这种弄到王都之外啊?“

  文官摇头,说道:‘不,王都之外也不行,不能各色人等混杂,以免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麦成说道:‘那样,与民同乐,岂不是好?“

  文官笑了:‘小哥,你看你是新来的吧,不熟悉我们王的脾气,这种事不行,断不可行。“

  麦成说道:‘为何不行?“文官诡秘的笑道:’不行,就是不行,王的规矩,就是最大的规矩。“

  麦成哦了一声,说道:‘好啊,那我就没啥说的了,你照着记下前头那些就行。“

  文官去了,一时没影了,那些收信的文官,都尽数兜着一袋子的信件,匆忙进了王都内院。

  没过多久,麦成就被告知,自己成为最幸运的客人,可以去王都内院看演出,他高兴极了。

  几个文官带着他,去了王都内院,在这里也没看到多少雕梁画栋,玉石的建筑还是比比皆是。

  他悄悄问一个文官:‘我为什么可以成为这里幸运的客人?“

  文官低低说道:‘莫多zui,我可以告诉你啊,其实,你提的建议,王很看好,说你有眼力。嘿,你就此成为幸运的人,到里头免费看演出。我们每天,只挑选三十个人,作为嘉宾,进入观礼。“

  麦成一时高兴,跟着他们进了歌舞场,在这看歌舞。

  这里的歌舞品味,比外头高多了,还有飞天舞,赵飞燕的舞蹈,杨贵妃的大袖舞,西施的苏杭风韵,南楚人的蛮族歌舞,西羌的胡族刀马舞蹈,十分叫人惊叹。

  看来,这都是集思广益的结果,麦成禁不住这么想。

  最后一个节目,却是一个高丽歌舞,曼妙之极,曲调却像极了神话里的韵味。

  高丽歌女在这带着huang色纱巾,面目只隐约可见,身段妖娆,舞姿勾魂摄魄,叫好声没有,但是诸人的眼神都是聚拢过去,连王坐在台上,都是目不转睛。

  高丽歌女展示的是早期扶余一带的歌舞,虽然古老,但是歌声优雅,神韵俱佳,十分好听好看。

  高丽歌女衣衫单薄,裙摆下都可以见到她修长的大腿,和纤细的腰肢,隆起的xiong部。

  然而,这些人看歌舞,严禁靠近,严禁伤害歌舞女子,这是严令。

  王都在台上端坐,谁敢造次?这是王的节目,大家这是陪衬。

  高丽歌女在这跳舞,最后一个节目,却是个剑舞,夹杂了契丹,高丽,后金,和朦国四个民族风味,剑气缭绕,十分鼓荡来去,周围的人都看傻了,这一路剑舞,也不亚于一个中等剑客的路数。

  这歌女仗剑来去,离着王的座位越来越近,三十尺,二十尺,十尺。

  当时,麦成看着王还在台上痴迷着,看着歌舞逐步靠近,也是毫无戒备。

  麦成看到了这歌女的煞气,暗藏凶狠,知道这是刺客无疑,喊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那时,歌女的剑却已经飞出去了,cha向了一时痴迷观舞的王。

  周围惊呼声传来了,四处乱作一团,然而王还是王,这一下吃惊,陡然向后翻转,坐位来个一百八十度旋转,背后向前,当的一声,这把剑cha到了王的座位上,深至数寸,王安然无恙。

  歌女一时怒气冲冲,一时飞身过去,直扑向了那头的王。

  王当时,撤身取剑,剑气缭绕,这歌女却是不及,向后一时急速撤退。

  这歌女十分善战,竟然杀退了十几路的卫兵,一把抓起了多zui的麦成,夺路而去。

  麦成仿佛自己飞天而去,被这美丽歌女带走了,不知到了何处才安身下来落地。

  歌女斥道:‘你来这作甚,为什么阻挠我的刺杀计划?“

  麦成辩解道:‘那些人,都喜欢歌舞,醉生梦死的,还杀他作甚,他的灵魂早就死了。“

  歌女哼了一声,说道:‘不行,那是他们的事,我的计划,是帮着我的族人,报仇雪恨。“

  麦成一呆,说道:‘那你是前朝公主?“

  歌女说道:‘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王必须死,而你坏了我的计划,你也必须死。“

  麦成看着她yin森森的脸,说道:‘侠女,我是无辜的,我是路过的啊。“

  歌女笑了:‘你该知道,王都严禁多事的人出入,你就是多事的,必须死。“

  麦成想起了起初有人警告过他,不要多事,自己还是犯了戒,一时悔恨不及。

  这时,后头的卫兵呼啸追赶而来,歌女携着麦成向远处逃离。

  麦成的神异功能,不知何时开始好用了,说道:‘嘿,你要想活着,只有一个地方安全,那就是王都内院的地下宫殿。“歌女说道:‘王都内院的地下宫殿,在哪?”

  麦成说道:‘你看着我的手,向前转折三十步,再向斜前方,五十步,再这么的,听我的就好了。“

  歌女竟然信了,果真在他的指引下,两人进入了无人戒备的地下宫殿。

  歌女看了看他,说道:‘你还有这种天眼功?“

  麦成说道:‘我是碰巧的。“

  歌女说道:‘你胡扯,我在这做探子多少年了,都不知道地下宫殿,你来了就知道,一看就说谎。“

  麦成说道:‘你信不信都好,我们暂时安全了,你看看,这地方怎么样?“

  歌女摇头,说道:‘不怎么样啊,他们怎么选择在这建造地下宫殿?“

  麦成说道:‘不对啊,你要是前朝公主,该知道这里有地下宫殿啊。“

  歌女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前朝公主?那是你胡诌的。“

  麦成哦了一声,说道:‘那我错了,姐姐,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去啊?“

  歌女忽然说道:‘不好了,这里是什么声?嗤嗤的。“

  麦成看到了黄绿色的气体,从外墙渗了进来,喊道:‘糟了,毒气啊,闭住呼吸,把袖子弄shi掩住口鼻,不然就完蛋了。“

  歌舞急道:‘不赶趟了,这种毒气可以从耳鼻渗入,没办法,我们完蛋了。“

  麦成无法之下,拉着这歌女向里头窜去,躲避这来袭的毒烟。

  里头却也十分狭窄,走不多远,却到了尽头,后头毒气慢慢扩散,躲不了多久。

  当时,歌女一脚踢了过去,似乎踢中了一个位置,忽的一下,开了个暗门,两人钻了进去。

  两人躲过了毒气,进入了暗门,沿着道路向前窜去,一时这道路却是越走越宽。

  两人到了一处空敞,却是个圆形的地宫模样,一个座位上,坐着王,笑吟吟的。

  歌女说道:‘你怎么在这?“王挥舞着宝剑,说道:‘等着你们啊,你们别想逃。”

  麦成护住了歌女,说道:‘要杀就杀我,她是无辜的。“

  王笑了笑,说道:‘你这个黄口竖子,竟敢来此闹事,我的王都,是那么容易逃出去的么?“

  歌女当时赤手空拳的打了过去,王的剑鞘陡然弹出,击中了歌女的心口,她飞了出去,倒地PenXue。

  麦成过去了,抱住了歌女,看到了她奄奄一息,说道:‘你怎么样?“

  歌女说道:“我没事,我不过是去见了我死去的族人,不必伤心。嗯,我的族人,也是喜欢歌舞升平,唉,歌舞升平就是一种灾,一种无形的灾,没人可以躲过去,没人,只要是进了城,定然是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一代人接着一代人,无可逆转。我去了——”

  歌女当时魂飞魄散,化作了烟气,不见影踪,麦成大喊一声,心力交瘁,从梦中醒来。

  他依旧是还在宿舍,但是梦境犹真,一如往日的玄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