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最强仙师 第二十二章 前尘

小说:重生之最强仙师  作者:南芷  回目录  举报
  逗也逗过了,笑也笑了。见叶阡寻不回话,顿时觉得无趣了些。

  叶阡寻这人说起来,相貌修为哪哪都好,就是开不起玩笑,当然,品性这一项顾千秋到目前为止还不做表态。

  两人都未再言语,一时之间似乎连空气都静了下来。

  过了半晌,顾千秋只觉得胃里发空,头有些发晕,抬头看着面色依旧发红的叶阡寻,道:“有吃的吗?”

  叶阡寻站的笔直的身子一僵,又听眼前之人说了一句,“我饿了。”

  极轻的叹了口气,叶阡寻将枕头放了回去,让chuang上之人能躺的舒服些,“我这就去给师尊做。”

  瞧了瞧面前的人,顾千秋忽然想起了叶阡寻以前为他做过的一道菜,zui上一馋,笑着道:“我想吃烧鸡。”

  叶阡寻幼时被顾千秋捡回天穹仙山,当时小小的一团煞是可爱,一双紫色眸子却亮的惊人,回山之后,非说要报答他,要给他做一道菜。

  当年救他不过举手之劳,算不上什么大事,便拒绝了。可谁曾想,这小人一听他拒绝,便当场跪在地上,说要是顾千秋不答应,他就长跪不起。

  见拗不过这小人,只好欣然点头答应了。

  可顾千秋从白日等了夜晚,那小人才从厨房里出来,小脸乌漆墨黑,一双手捧着一只被泥土裹得严严实实的......菜?

  顾千秋脸一黑,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说它是菜吧,周围全部都是泥,这要怎么吃?

  似乎未看出他的窘迫,那小人一脸兴奋的将手中的泥土拨开,这才让顾千秋看清,泥土里面裹着的竟是一只鸡。

  拨开的一刹那,香味四溢,那只鸡被烤的外焦里嫩,虽然长相不太好看,但是尝起来唇齿留香,叫人回味无穷。

  这个味道,被顾千秋一直记了很久。

  后来,叶阡寻逐渐长大,便再也没有未他做过这道菜。

  至于为什么,顾千秋想了半晌,也没想起来。

  叶阡寻听闻,正往外走的脚一顿,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师尊伤势未愈,不适宜吃荤食。”

  明明十分寻常的一句,顾千秋却分明在叶阡寻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冷意。

  顾千秋此时没有力气纠结这破小孩究竟出了什么情况,只好当他是脑子又抽风。

  叶阡寻出了竹屋,却并没有去厨房,而是御剑至一山隘之处,那里有一处与半山中的竹屋同样大小的屋子。

  倘若此时顾千秋要是在此处,必定会惊讶无比。

  这处居所,与曾经在天穹仙山上叶阡寻曾经住的居所,一模一样,甚至里面的陈设布局都分毫不差。

  当年的天穹仙山乃是天下第一大仙门世家,共有十二峰。

  顾千秋所在的山峰名曰清静峰,因其为人两袖清风,沅茝沣兰,慕名而来的各世家子弟皆争先恐后的想要拜入清静峰。

  一时之间,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这些公子们都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世家之间常有往来,不说亲密,但至少也脸熟。

  清静峰不算太大,却在众峰中最是清幽,绿浓荫雅,溪水潺潺,处处修竹,十分幽静。

  天穹仙山的弟子皆知清静峰峰主顾千秋喜静,所以清静峰有一个必须要遵守的规矩,不可大声喧哗。

  “这什么鬼地方,没有芸娘,没有赌坊,简直毫无乐趣!天天除了练剑就是读书,有什么可学的!也不知我爹娘究竟抽了什么风,将我送来这样一个鬼地方!”一世家公子才拜入顾千秋门下不到两日,便开始抱怨道。

  与他一同前来的世家弟子皆知,他口中的芸娘,乃是凡间烟花柳巷之地,欢意楼的头牌,不仅长相貌美,取悦人的手段更是炉火纯青,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YuWang正盛期,自然YouHuo力极大。

  “我看柳兄哪里是舍不得家,是舍不得美人吧!”

  这几名世家公子闻言,皆哈哈大笑了起来。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自古QingAi你情我愿,有何好笑的?”

  “柳兄说的即是。闲来饮酒作赋,又有美人在怀,快意自在,岂不美哉?”

  一盆冷水猛地泼来,“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清静峰!光听这名字,就让你够清静的了,你还敢想这种美事?也就在心里意淫一下吧!”

  少年公子面色一沉,眸光滴溜转了两圈,像是想到了什么,朝众人招了招手,几人即刻附耳倾听,“要不然,我们偷偷溜下山吧?清静峰弟子这么多,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我们头上,如何?”

  几位少年商量好正要下山,迎面便撞见了巡夜的叶阡寻。

  叶阡寻与他们年龄相仿,甚至可能还小了几岁,明明人不大,却给人一股少年看成之感,再加上他面上冷若冰霜,很难让人生出好感。

  叶阡寻比他们要矮上几分,众人见了他也没怕,其中有世家公子一手搂着叶阡寻的肩膀,嗤笑道:“呦,我倒是谁呢,原来是叶师兄,叶师兄拦下我们,难道也想与我们下山快活快活不成?”

  众人听闻,皆放声大笑起来。

  叶阡寻眸眼打量着他们,皱眉冷冷道:“清静峰内禁止喧哗。”

  “叶师兄别这么不通情面嘛,来来来,我给师兄看个好东西。”说着就将叶阡寻拽到一旁,从袖中取出一本书递给了叶阡寻。

  书面并没有写名字,叶阡寻随意翻看了一眼,登时像是被火舌烧了一般扔了出去。

  这本书里画的皆是赤条条的交缠人影,不堪入目,而且不是男女之间的欢爱,竟是男子与男子之间的!

  凡界男风盛行已是贵族之间人尽皆知的事情,可到底顾忌伦理道德,终究没人敢拿上台面。

  可叶阡寻从小便在清静峰修炼,耳根清净,自然是从未见过这样的书,当下就恼了,怒斥道:“简直不知廉耻!”

  瞧他这般模样,众人皆放声大笑起来,一人嘲笑道:“这有什么不知廉耻的,男*女*人之常情,难不成叶师兄从来没看过这种东西?我可不信!”

  叶阡寻瞧着他们大笑模样,闷了半晌,忽的一道白光一闪,剑已出鞘,右手握紧离尘剑,指着他,冷若冰霜:“与我一同去见师尊请罪!”

  见叶阡寻拔出剑,那人一惊,气势稍弱,可看了看左右的人,顿时气焰又升了起来,仗着人多势众便叫嚣道:“怎么,我说错了嘛,为何要去请罪!你仗着自己是师兄,会那么点法术,便要打人不成?”

  众人纷纷上前,佯装叫道:“快来人啊,叶阡寻仗着自己是师兄,便要打人了!”

  “快来人啊,打人啦!”

  众人叫着,其中竟有人掏出袖中的小刀故意朝着自己的手臂上就划了过去,顿时鲜血淋漓。

  叶阡寻哪见过这种场面,心下立即就慌了,见有人捡起落在地上的春宫图,想要毁尸灭迹,叶阡寻哪里能让他们如愿,连忙shen手就去抓。

  那世家子弟如何抢的过修行的叶阡寻,不过半盏茶不到,那本书便被抓在叶阡寻手中。

  众人见那本书落在叶阡寻手中,要是他将这本书当做是证据交给顾千秋,那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了,哪里肯善罢甘休,于是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一哄而上纷纷去抢那本春宫图。

  一时之间,慌乱声,脚步声四起,吵吵闹闹,热闹非凡。

  清静峰还未有如今这般热闹过,很快,这件事便传到了顾千秋所在的清风殿。

  顾千秋手上拿着那些春宫图的碎片,打量了几眼,淡然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顾千秋语气温和,虚怀若谷,尔雅温文,根本毫无威压,见顾千秋这般,哪里会有世家弟子会怕,于是纷纷大胆开口。

  “顾师尊,叶阡寻私藏春宫图这般WuHui之物,被我们发现,怕我们告状,便要对我们出手。”

  “对对对,这春宫图都要被他毁尸灭迹了。”

  “还有我这胳膊上的伤......”

  众说纷纭,世家弟子皆将矛头指向叶阡寻。

  要不是在顾千秋面前,叶阡寻恐怕早就拔出剑来,他右手压下离尘铮铮的鸣声,那双深紫色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右手一紧,手中的春宫图碎片便化作一片齑粉,顾千秋淡淡开口,“我让你们说话了么?”

  语气依旧淡淡,可这动作却吓得世家公子们浑身一寒,明明一直给人温和的顾千秋,如今却叫他们一瞬毛骨悚然。

  一时鸦雀无声,无一人敢再开口。

  顾千秋的目光淡淡扫向叶阡寻,道:“叶阡寻,他们说你私藏春宫图,此事可真?”

  叶阡寻眉宇不悦,可对待顾千秋依旧是毕恭毕敬,他深紫色双眸扫过跪在地上的世家公子们,冷冷道:“颠倒是非黑白。”说完又加了句,“是非曲直,自在人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如此说来,是他们故意栽赃与你?”

  叶阡寻看着顾千秋的眸子,抿唇未答。

  “那他们为何要栽赃与你?不栽赃别人?”顾千秋冷冷的目光看着叶阡寻,“说。”

  这话分明是不相信他的意思,他知道顾千秋不喜他,可也没有到深恶痛绝的地步。他毕竟当了这么多年顾千秋的徒弟,可顾千秋依旧相信外人,不相信他。

  叶阡寻低着头,睫毛盖住了他眼里的情绪,好像有些什么,从他眼里要滑落,却终究没有。

  “师尊不信我,我说什么都是枉然。”

  “既然你不说...”顾千秋将视线落在世家公子们的身上,“你们说。”

  刚刚被吓得一激灵,世家公子们怯怯地互相看了一眼,竟也没人敢出声。

  姓柳的公子眸光一闪,咬牙道:“这春宫图就是叶阡寻的,他见我们发现了,便要打我们,让我们帮他一同隐瞒!”

  柳姓世家公子乃是武侯世家的贵公子,无人敢得罪,他一开口,便有人纷纷附和,“没错,就是他,我这胳膊上的伤就是他划伤的!”

  “好。”顾千秋一出声,众人便纷纷住了口,以为顾千秋是相信了他们,忽而又听顾千秋道:“你确定你身上的伤是他划的?”

  那少年公子点了点头。

  轻笑一声,只见顾千秋衣袂轻拂,那少年便被顾千秋抓住了衣襟,将右手臂的衣袂撩起,顾千秋打量着那道疤痕,“你这伤痕从右到左一刀而落,倒是干脆利落。”

  随手一甩,离尘剑便已出鞘到顾千寻的手中,他仔细看了看剑锋,清亮纯透,无半丝血迹,“剑锋无一丝血迹...”

  柳公子刚想出口反驳,还未出口便被顾千秋打断,顾千秋看着柳公子淡淡道:“你定然是想说血迹可能被叶阡寻擦掉了。”轻笑一声,顾千寻又道:“这伤口从右到左由深到浅,而叶阡寻右手持剑,倘若伤你,这伤口应是从右到左由浅至深才是,为何与你这伤口恰恰相反?”

  “很显然,你在说谎!这道口子明显就是你自己划上去的!想要栽赃给叶阡寻!”顿了顿,“你们是当我老糊涂了,便如此诓我吗?”

  话音一落,从袖中一阵罡风而出,刹时,地上除了叶阡寻外一片东倒西歪,好不狼狈。

  柳公子心中愤懑,从地上站起,怒道:“你敢伤我?”

  离尘屹然回鞘,众人未料到柳公子会这般与顾千秋说话,见事情败露,皆是不敢吭声。

  顾千秋淡淡扫了他一眼,“为何不敢?你诬陷我清静峰中弟子,你可知该当何罪?”

  顾千秋一直都是清冷随和的模样,还从未有人真正见过顾千秋发怒过,这一刻,叶阡寻明显感觉到,顾千秋怒了。

  他师尊是为了维护他?

  柳公子一时哑然,虽然他才到两日,但他深知清静峰的规矩,一时未在出口。

  顾千秋见他未答,想了想,冲着门外喊了句,“葶兰。”

  门外立刻转进来一名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女,气质如兰,应道:“徒儿在。师尊有什么吩咐?”

  “将他们扔进柴房,听候发落。至于叶阡寻,你...留下。”

  顾千秋的指示,白葶兰自然不敢多问,拖着那帮世家弟子便出了清风殿。

  见人都走guang了,顾千秋才问道:“叶阡寻,你可知罪?”

  原以为师尊留下他是为了安抚他,谁曾想竟是怪罪于他,叶阡寻右手攥紧离尘,倔强道:“徒儿无罪!”

  顾千秋冷眼看着他,怒道:“...出去!”

  叶阡寻倔强的跪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是眸子紧盯着顾千秋。

  就这样僵持不下。

  外门轻响,白葶兰已经回来,向顾千秋复命,“师尊,已经将他们关至柴房,等待师尊发落。”

  顾千秋再次看了叶阡寻一眼,“出去!”

  说话间,又一名弟子进门将晚膳端了进来,顾千秋打量一眼,随口道:“以后这样恶心的东西,不要再出现!”

  叶阡寻闻言,看了一眼,浑身一颤,顾千秋口中说的东西,正是今晚他为顾千秋所做的一只被泥裹着的鸡。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