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三国之罗马西来 第八章 围杀匈奴骑兵

韭菜三国之罗马西来 曾可恶 军事历史 | 三国梦想 更新时间:2019-08-03 23:19
瀑布阅读
瀑布

铁骑驰骋,槊锋毕露,穆顺终于带着500骠骑出现在匈奴人的后方!

“汉军!汉军来了!”

匈奴人望见身后突然出现一只汉军骑兵,惊慌失措,吓得半死。

汉军积威已久,当年一汉当五胡的战绩可不是盖的!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亡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这首诗就是匈奴人民被霍骠骑带领的汉军骑士爆打一顿,痛不欲生后写下来的。从此以后,匈奴人混不下去了,一部分投降了大汉,称为南匈奴。另一部分匈奴人眼看不投降就要死,只好一跑万里路,跑到欧洲去了。

所以,在三国这个时代里,胡人根本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当初汉军留下来的威严匈奴人是刻骨铭心的怕,更不说后来又有幽州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九原吕布的并州狼骑挨个吊打各路游牧民族,谁敢造大汉爷爷的反?

“谁敢去挡住那些汉军?”于夫罗大喊一声。

四下里鸦雀无声,唯有一名千骑当户,向前走出:“单于莫怕,汉人来的不多,我这便引本部骑兵杀了那些汉狗!”

于夫罗一看,乃匈奴小当户都骨卜是也!

“好!真是我匈奴人的勇士!都骨卜,拿着我的鸣镝,带着我帐下的射雕手,去把那些汉狗都杀了!”

“都骨卜誓死效忠单于!”

当下小当户都骨卜带着数十个射雕手,左右七八百胡骑飞驰而出。这些自幼生长在马背上的猎手天生就是恐怖的煞星,没有任何人的骑术可以和他们相比!

在那个没有马镫的时代,骑手就不得不依靠双腿夹紧战马,以使自己保持在马背上。这种技术被称为潺骑。然而驾驭没有马镫的战马驰骋、射箭,是现在的特技演员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就算借助马镫,普通人要想掌握骑马射箭技术也需要长期的练习。可是潺骑骑射对匈奴人来说,根本就是一项天生就具备的战斗技能!如此可见匈奴人的恐怖之处。

“被发现了吗?”穆顺面无表情。在他看来,只要匈奴人来战,自己麾下带领的汉军骠骑就根本不怕!怕的,是匈奴人跑了,一遁千里,追都追不上。

接近敌军,一员胡将领着七八百骑手冲出来,那胡将生的面目狰狞,奇丑无比,正是都骨卜!

都骨卜既然敢来迎战,自然有一盘好算计。“晋阳汉军人马不多,竟然出城偷袭,长途行军必然人困马乏,我迎头痛击,不是没有一战之力!这番血战无论是胜是败,然后我都骨卜必然为单于看重!”

不得不说,都骨卜确实有都点算计。然后他就看见了眼前的的汉军。

那汉军全军上下,一水的汗血宝马,马背上鱼鳞铁甲马铠遮的密不透风;骑士身上犀皮战甲包裹全身,头顶铁盔长缨潇洒无比,更可恶的是连脸上都戴着铁质护面,俨然一群铁罐头!手中还拿着能从一楼捅到二楼的重型马槊,背上负着彩漆手弩,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都骨卜:“emmm.........”

“这尼玛还打个屁啊!”

穆顺看匈奴人引骑而来,传令上下,快马加速而行,双方越来越近。

匈奴军人喊马嘶,都骨卜射出鸣镝,一声长响直入汉军阵中。

鸣镝,就是响箭,匈奴单于冒顿所创,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鸣镝所向,就是匈奴人攻击的方向。

箭矢如雨点一般打去,射在汉军的阵列中,人上马上,不知道挨了多少箭!

但是,毫发无损!匈奴人的骨箭铜箭根本就射不穿汉军坚固的铠甲,有的骑士身上插了十多支箭还活的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许多的箭矢打在身上就弹开了,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打不穿铠甲,你射的再准又有何用?

穆顺加速了!他身后的骑士也跃马扬鞭,跟随冲锋,五百骠骑就像一堵铁墙,这堵墙还不断往匈奴人靠近,直到撞过去!

穆顺打算直取匈奴奴酋,奴酋便是都骨卜!

“我汉家将军何在?”穆顺喊道。

“汉军在此!”

众军士齐声大呼,声若炸雷,四方云动!

“骠骑听令,骑兵三列阵,随我向前!”

穆顺一声大喊,执旗将打出号语,五百骠骑排成三列,排得紧紧的,几乎大腿挨着大腿,穆顺纵马向前,领着全军向匈奴人杀了过去。

“来将何人!我穆顺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告辞!”

都骨卜大吼一声,然后拨马便走,逃之夭夭,转眼遁出百步开外!

穆顺:“.........”

“大哥我话都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当时,正是战场焦点,万人瞩目!

都骨卜:“我又不傻,要是打起来,结果肯定是:汉将军大喝一声,纵马一跃,犹如一道电光,手起一枪,刺都骨卜于马下!这还打个屁啊!”

匈奴人的信条就是“当他们确信会获胜是,便发动进攻,但如果他们认为战况不利于己,就马上逃之夭夭而不以为耻。”

(该信条为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第178页所述,根据汉朝名人班固所记载。)

所以,都骨卜转身就跑,毫不犹豫,这很匈奴人!匈奴人就是这样的。

于夫罗:“..........”

匈奴人“..........”

“穆顺:“..........”

汉骑士:“..........”

于夫罗和匈奴兵:“大哥,你要跑好歹说一声啊!带上我啊!”(怒`Д′怒)

执旗将:“将军,现在我们怎么办?是去追敌将呢,还是杀敌兵呢?”

穆顺:“..............”

沉默了一会儿,穆顺取出一把强弩,拉开弦,上好弩矢,对着都骨卜远去的身影就是一箭。幸好当时都骨卜尚未走远,再远,穆顺就没把握射中了。

弩弦震响,都骨卜应声而倒,载落马下。

“好了,现在我们不用纠结这个问题了。”

五百汉骑士结阵冲锋,平地响起地震,匈奴人莫不胆颤,于夫罗更是吓得魂飞天外!

两军相交,四米长的马槊戳过去,前排的匈奴骑兵直接被挑飞上天!

披着鱼鳞马甲的汗血宝马直接把匈奴骑兵连人带马撞到在地,践踏成泥!

“快跑啊!汉军来啦!”

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匈奴人完全不是楚云所创的汉军骠骑的对手。本着匈奴人的信条,他们马上就大喊大叫,慌不择路的逃命。

跑的最快的就是于夫罗!

“感谢朱庇特!穆顺,我的救星,你终于来了!快,快救我,救救我这个可怜的罗马人!”

安东尼真的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轻巧的短剑都挥不动了,全靠强弩军候护着他才没被匈奴人砍死。

百夫长阿庇斯带着罗马九壮士组成了一个矩形方阵,把他们护在中间。

罗马九壮士仍在坚守!

穆顺令骑士们追击匈奴,自己率十余骑冲开敌阵,直至安东尼的营地外。营地围着围墙,穆顺翻身下马,爬进去。

营地已经成了一个血池,各种残肢断臂、肠胃脑浆流了一地,连穆顺都觉得心惊。

“彼西秦人,亦是强兵劲旅,不负其名也!”暗自佩服。

营中还有一些要钱不要命的匈奴人在围攻安东尼,穆顺带着骑士们拿起环首刀就是一顿砍瓜切菜,把他们都给结果了,罗马人终于捡回一条命。

好了,不说安东尼,再说于夫罗。

于夫罗和匈奴残兵如丧家之犬,夺路而走,背后汉骑士追的正紧!

正逃命间,忽然听的一声梆子响,顿时鼓声大作!

数千伏兵猛然杀出,为首一将,大马金刀,挡住去路。身后两千长戟手,列阵在前,左右弓弩手伏于两翼,射住阵脚。

“匈奴狗!我楚某人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不错,就是楚云,带着三千步卒埋伏在这里。一个经典的演义式出场,把于夫罗堵个正着。

于夫罗那张老脸都快哭出来了,这尼玛果然是个圈套!

“汉军爷爷,我投降,你绕我一命好么?”

“不行!你们这帮杂碎罪恶滔天,我今天就是要把你们斩尽杀绝!”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于夫罗只能拼了老命,抽出佩刀,回身喊道:“匈奴的勇士们,没有活路了,想生存的话就只有拼命,杀光这些汉狗!”

啊啊啊!匈奴人完全不顾了性命,唯一的生路被挡住,想活命就只有冲,谁还会保留气力?谁还会怕死?

当下匈奴马队人人悍不畏死,竟然直接冲了过来!要知道,在这个没有双边马镫的时代,骑兵直接冲击步兵就是找死!

(除了楚云所创已经配上马镫的骠骑营。)

“来吧!拿你们的血去祭奠汉家的老百姓!”

楚云好像又看到了小丫头阿萍在罗马盾牌上睡觉的那一幕,失去父母,失去亲人,失去家园,这都是这帮狗杂碎匈奴人害得!

“戟兵听令!列枪阵!弓弩手,乱射!盾兵,放下大橹!”

旗帜招展,彩旗飞扬,战场之上,传令三军,一用旗帜,二用金鼓。不然靠嗓子吼顶个鸟用?

盾兵在前,放下大橹盾牌,支好支架,稳得一批。戟兵军团可不是光光用戟,而是戟盾蔽橹,钩戈长铩全副武装着,武器种类复杂的很。

阵前放下木螳螂剑刃扶胥,然后大橹重盾成墙立起,戟兵们排成密集方阵,五六米长的长兵往前竖起,谁来谁死!

(木螳螂剑刃扶胥,一种拒马,记载于

古兵书《六韬》,第四卷虎韬篇,军用第三十一:三军据守,木螳螂剑刃扶胥,广二丈,百二十具,一名行马。平易地,以步兵败车骑。)

于夫罗几乎绝望了!这尼玛冲上去就是送死啊!

果然,匈奴马队撞过去,撞了个满头包!战马倒地、骑兵落马之声不绝于耳,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匈奴人用命来填木螳螂剑刃扶胥,填完之后倒在大橹上,汉军的戟兵用长戈大戟戳戳戳,大橹倒了之后匈奴人的尸体都堆成一堵血墙了。

后面汉军骑士已经赶了上来,马槊再次挑飞数十人,然后抽出环首钢刀一阵砍瓜切菜,杀的匈奴骑兵人头滚滚落下,屁滚尿流。

匈奴人再拼命又有何用?他们就像被屠杀的汉民一样死去。天道好轮回,报应到了,匈奴狗结结实实体会了一下汉人百姓的绝望,像狗一样被屠杀!

咚咚咚!楚云下令,鼓声响起,众军士向前推进。闻金而退,闻鼓而进,这就是华夏兵法的统一战术。

“于夫罗,速来受死!”

楚云手持金龙大刀,冲入阵中直取于夫罗这贼首。附近匈奴骑兵过来,楚云却已经不是什么战场初哥了!现在他一把金龙大刀舞动如飞,左右刀锋四起,来者皆被砍成肉酱。反正现在就要赢了,不需要考虑什么体力消耗,楚云就是往死里砍。

“找到你了!于夫罗,受死吧!”

终于,楚云找到于夫罗的身影,冲上去,大刀劈下,拦腰斩断!

然后忽地下马,割了于夫罗首级,拴于马项之下,飞身上马,提刀出阵,如入无人之境!

“哈哈哈!我楚某人也当了一回关云长!”

楚云回到自家阵中,大笑三声,然后拿起于夫罗首级一看。

“麻麻批!是个假货!”o(`ω′*)o

“我于夫罗岂是无名之辈!想杀我?做梦!等着吧!我于夫罗还会回来的!”

于夫罗这老狐狸,知道冲不出去了,于是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找了个小卒假扮自己,然后弃马爬山而走,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山路真的很艰难,于夫罗走了一会儿,被荆棘刺的浑身流血。

正是又饿又困,突然,前面一条小路出现。一个匈奴败兵无精打采地坐在草堆上,生火烤着一只狍子,那个香啊!

“天哪!我的单于,你还活着!真是萨满保佑。来,我这里打到一只狍子,烤的正熟,单于快来吃肉!”

匈奴骑兵把头上的皮帽子揭开,露出了一张猥琐的脸,蜡黄的面容配上凌乱的胡子给人一种略显沧桑的感觉,但是一对倒三角眼又让人觉得他像个老狐狸。不错!他就是哈老四!

——–————————

有读者老爷问我什么时候出马其顿方阵,马其顿方阵就是亚历山大大帝所带领的伙伴步兵。

亚历山大大帝有两张王牌,分别是伙伴步兵和伙伴骑兵。

伙伴步兵使用超长方阵枪,它的正面几乎是无敌的,能够挡住任何冲击。

伙伴骑兵使用3–4米长的萨里莎长矛,也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强的冲锋骑兵了。(秦昭襄王时期,就是完璧归赵事件的时代,那时华夏以步兵为强,骑兵不是冲锋骑。)

一开始我是不打算找亚历山大大帝的。因为马其顿方阵弱点太明显,而且有了汉军骑士也不需要伙伴骑兵。

不过读者老爷要求了,正好我对下一个外国将军没什么头绪(这本书写的急嘛。)那么下一个雇佣的将军就用亚历山大好了。

顺便说一句,下面几种章的田,然后就开始诸侯讨董剧情,到时候三国英雄们就开始登场了。

这一章写了快五千字了,真难肝。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6/2 19: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