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怪谈   第四章 各路鬼神
苗疆怪谈诗晓歆雨恐怖灵异 | 灵异神怪更新时间:2019-06-11 14:09
瀑布阅读
瀑布
  偏远的地方,通常都还有一些怪异的事情发生,凤凰村也不例外。通常情况下,都是一些过路将军,小山神,丐鬼和鬼婴以及鬼打墙等,当然,少不了的就是下蛊。所谓的过路将军,通俗的说就是孤魂野鬼中的鬼王,遇到这种的,鬼师是很难驱走的,除非是道行很深的大师级人物。

  至于说道的小山神,就是前段时间一直纠缠父亲的小鬼,这种小鬼会让你不知不觉的死去。他会在宿主的身体中慢慢啃食,直到生命终结。这种小山神,一般的鬼师就可以抓住。

  丐鬼,顾名思义,其实就是孤魂野鬼,在周围飘荡,谁的骨头要是轻了,就会被上身。这就是个人的八字缘故,要是和丐鬼的一拍即合,那就很容易上身。

  鬼婴,和其他民族的说法是一样的,就是还没出生就被打掉的,还有出生后没多久就死的,都会很容易成为鬼婴。这类的鬼婴是特别厉害的,听老辈的说鬼婴的道行和过路将军的差不多。一旦被盯上,神仙也救不了。

  鬼打墙咱就不说了,说说下蛊吧。这在苗疆地区,尤其是我们苗族村落中,是特别常见的事情。听老辈的人说,下蛊的人一般都是鬼师的身份,只有鬼师才会有那样的道行来养蛊。所以说,在苗族村落中,没人敢得罪的就是鬼师。

  每个行业都会有好人和坏人,鬼师也是一样的。专门帮人驱鬼的叫鬼师,但养蛊和害人的,那就不是鬼师了,通常我们都会给他一个名字,那就是送鬼的。这三个字表面看不出什么,但其实在我们苗族村落中,那就是骂人的。

  苗族婆娘们骂人的时候,都会用上这三个字。“送鬼的,黄土埋的,簸箕盖的,短命的,年轻死的。”这些词,平时可千万不用要,否则有人会拼命。

  说说回家的这条路吧,两边全都是三十岁一下就死的,更多的是婴儿坟。小时候,苗族村落中经常出现饥荒,很多人都死于这样的原因。更多的是,那时候,小孩子都没有机会打预防针,于是总是一死就死一片。

  那时候的村庄很恐怖,几乎家家都有死的人,隔三差五都会听说哪家的孩子死了,哪家的男人又死了。于是,就出现了很多鬼怪的传说。

  这不,这也正是鬼师生意最好的时候,于是,他们特别的受人尊重。不过让我庆幸的是,家里基本没有死过人,这大概是上天的眷顾吧。

  母亲是最害怕这些鬼怪的,所以路过这些坟墓,她总是把头埋起来,不敢看周围。父亲则要大胆很多,一来是因为他要开车,二来,他是一家之主,如果他都害怕了,那还有谁来做顶梁柱。

  说实话,尽管死了这么多的人,也听过很多人说自己遇到了什么鬼,但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鬼长得什么样。

  正这么想,突然觉得我的眼睛有些灼烧的感觉,像是要被烧起来了。我赶紧埋下头,用手搓了搓。不过这样的方法似乎没有什么用,显然眼睛更加的灼热起来,让我很是难过。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父亲一边开车,一边扭头过来看到我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可能是眼睛干涩了吧,回头我放点眼药水就好了。”怕父亲担心,我赶紧抬起头来,微笑着回答道。

  然而就在这时,我竟然看到了路边的一个小山包上出现了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眼睛深邃的看着我。更要命的是,他的身上全是泥土,眼睛还慢慢地流出了血。

  我浑身吓得一激灵,怕是自己眼花了,赶紧扭头回来。可没想到的是,道路的另一边出现了同样的小孩,他正伸出手来,似乎想要得到我的帮助的样子。

  “爸,车能快点吗?”我有些支支吾吾起来,赶紧催促父亲开快点。

  父亲点点头,并没有问我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油门一轰,哒哒哒的快了一些的往前开。到了拐弯处,我壮着胆子试着回头去看看刚才的那个地方。

  本以为真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刚才的那两个孩子一个依然站在那里挥手,而另一个已经追了上来。速度特别的快,眨眼间就追到了车尾,只要伸手就可以摸到我的脸蛋了。

  感觉一阵冷风袭来,我打了冷颤。那孩子的眼睛让我好冷,感觉像是要吞噬我整个人一样。

  这时,我发现那孩子双唇微微打开,像是要对我说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唯一能让我有点知觉的是,全身出了汗水,像是正洗澡一样,汗滴如雨。身上的衬衣都湿了一片。浑身都在发抖。

  母亲准备抬起头来问我什么,我赶紧说道:“妈,这里很黑,你别抬头。”说着,赶忙将母亲的头摁下去。

  不过说来也奇怪了,到村口的时候,那孩子已经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村口有一座石头庙,那里供奉着山神。不过我还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事实。

  回到家后,我便去洗了个澡,将身上的汗水和晦气全部冲洗掉。

  那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我睡了一个很安稳的觉。

  第二天,父亲急冲冲的跑到我窗前,告诉我母亲生病了。

  我赶紧和父亲去,到了卧室,这才看到母亲躺在床上,整个人奄奄一息的样子。她整张脸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而且看起来整个人似乎瘦了一大圈。

  父亲很着急,拿起电话就拨打表叔的电话,催促他赶紧来。不过,表叔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表叔家人的电话也一样的打不通。

  看父亲这样,我很心疼,本来说要带父母去医院,但他没有同意。没办法,我只能去村里请了王家老辈的鬼师。他在我们村里也是挺出名的,不过这人心术不正,给人驱鬼,每次都会是三个头。所谓的三个头就是鸡头,鸭头和猪头,也就是请他要买一只鸡,一只鸭和一头猪。这样才成本别说是以前,就是现在,也没人能承担得起。

  倘若满足不了他,他就不会来,而且给的升头钱也不少,没有十二元钱,是请不动他的。还有人说,他会放小山神,有人得罪他了,就会是这样的下场。

  按照成本计算,一只鸡至少需要五十元,一只鸭买最小的也需要五十元。一头猪,哪怕是买小猪仔,没有五六百元是搞不定的。加上升头钱,一次驱鬼下来,至少需要六七百元。

  放在以前,别说是六七百元,就是六七十元,都要这家人脱一层皮。但没办法,十里八村的就只有他会。远了的,一来是在没有交通工具的年代,需要走很长的路,二来是人家也不愿意来。

  按辈分,我要叫他七爷爷,名叫阿顺。他嘛还稍微的好点,他的弟弟就要比他更加的坏了。弟弟叫什么其实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小时候他就不在了。不过,之所以让我如此记忆深刻,那是因为他放了小山神在我母亲身上,让母亲并了好几年。

  这是父亲告诉我的,要不是多亏了表叔,只怕母亲早就不在人世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小说帮助|申请小说推荐|Vip签约|Vip充值|申请作家|作家福利|撰写小说|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82150 京网文[2012]0012-011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1272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字第朝180161号)

RSS 热门小说榜
< script >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6d308f6626f6d0864b6bb4f348f2b5e5";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3/31 17: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