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破冰计划 第四百六十三章 留守困局(4)

小说:破冰计划  作者:墨宇凡  回目录  举报
  在入狱后的悔罪教育和心理矫正下,多数犯人看起来都能顺利谈及自己的过去,以致对自己的成长经历和个性缺陷的联系有某种认知,有人甚至可以口沫四溅地畅谈人生哲学。

  但是,这种在强制矫正和评分减刑体系下的反思,有时近乎是一种乐观的面具,他们内心的某些阴影并非真的可以如此轻松面对。

  ……

  文光秋,伙同他人入室抢劫,用衣服蒙面,手持菜刀逼迫已上chuang入睡的受害者交出保险柜钥匙。

  对于参与入室抢劫的经历,文光秋始终不愿接受自己是主犯,强调自己是“帮忙”,虽然是他拿刀胁迫已经睡下的受害者。

  而另一宗拐卖妇女出国卖淫的犯人汪木林,仍然觉得自己只是在表哥怂恿下“跟着玩玩”。

  ……

  文光秋的童年世界缺少声音:父亲是哑巴,母亲离家出走,三兄弟中大哥是哑巴,二哥对于淘气的文光秋,更多用拳头来说话。

  母亲离家的时候文光秋刚刚懂事,虽然家里找不到一张母亲的照片,但他脑子里一直刻着母亲最初的样子。

  ……

  文家穷,米饭不够只能吃红薯,邻里乡亲不大看得上他们。

  春天插秧时,耕田的牛都借不到,只好自己用锄头挖地。

  到文光秋读书的年纪,家里连一个学期二十块钱都拿不出来,他只念了一学期的书就回家打猪草、做饭。

  生长在全是男人的环境中,文光秋习惯了使用拳头,却一直渴望有个姐妹。

  直到十五六岁时,大哥找了个身体残疾的嫂子,家里才有了女人的气息,但这点弥补来得太迟,文光秋已到了出门打工的年龄。

  ……

  文光秋虽然从小缺乏亲人的关爱,但他的婚恋经历之丰富,却堪称一本“教科书”。

  小时候渴望姐妹的文光秋,成年后陷入“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的情感泥沼。

  在湖建鞋厂打工时,文光秋和一位漂亮的荆襄同乡姑娘恋爱,在几位追求者中胜出,四年后两人有了小孩,回老家办了结婚。

  他与妻子感情融洽,但同时却不断地和另外的女人产生纠葛,甚至追求妻子姐夫的干妹子。

  风言风语让妻子伤了心,两人最终协议离婚。

  妻子去羊城打工,重新交了男友,文光秋则去了中原,承包工程赚到几十万块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那些年与他同居过的女子不止十个,最短的几个月,最长的三四年,“很多是玩玩”,但让他至今“念念不忘”的仍然有四五个。

  文光秋曾和一个离过婚的女子同居,还想介绍她到建筑队工作,被老板娘以影响不好为由拒绝。

  文光秋因此辞职,过后,这离过婚的女子介绍文光秋和她叔叔合伙包工。

  文光秋不识字,合同上签署的都是女人叔叔的名字,结果文光秋投入了手上所有的积蓄,却没有权力参与结账。

  文光秋这才明白自己被坑了,即便如此,这位女子去九江打工后,文光秋仍然赶去看她,看到她另外有人才作罢。

  ……

  尽管用情不专,文光秋最在意的依然是他的结发妻子。

  妻子去羊城后,文光秋给她父母打电话,想争取妻子回来。

  文光秋有一张妻子的照片,在狱中仍会时常翻看,“想起她,心里就难受,错在我”。

  如今,和儿子的联系是文光秋难得的安慰,也是和妻子之间唯一留存的线索。

  “他性格活泼,打电话的时候,有时会说想我了,但他跟妈妈关系更好”。

  ……

  当年,在孩子刚出生时,文光秋曾经屡次和妻子商量让孩子呆在身边。

  “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母亲不在身边。孩子在一起,感情会好些。”可惜妻子要出门打工,孩子最终被送回乡下外公外婆抚养。

  ……

  和文光秋的孤独相比,汪木林的童年看起来要惬意一些。

  他家住在南华省河源市,父母和几个亲戚都在玉海打工,父亲当协警,母亲承包饭堂,在城里修了房子,经济条件不错。

  汪木林小时候在河源和爷爷奶奶生活,之后去玉海上民办学校,寒暑假仍时常回到老家。

  在乡下,他呆不住,问爷爷奶奶要了钱,自己坐火车到处逛,没钱了就被警察遣送回家。

  ……

  汪木林的父母重男轻女,作息时间又和他相反,平日里不怎么管束他,只是不断地给钱。

  在学校里,汪木林和一帮本地同学一起欺负潇湘、天府的外籍同学,这些少年本与他同命连枝:

  父母都在玉海打工,童年都是留守儿童。

  汪木林就是“看不得他们跳,听见他们说话大声,就过去打”。

  打伤了人,妈妈赔点钱了事,告诉他自己没吃亏就好。

  声名狼藉的汪木林上了当地学校的黑名单,四个月换了三所学校,每到新学校,就带一帮人去挑战先前的“老大”。

  ……

  上到初一,他终于辍学了,这是早晚的事,他从小学六年级就由开迪吧的表哥带着吸食冰?du和麻?gu,几天就要“麻”一次。一直到他入狱前,父母对此都不知情。

  ……

  对这些长大的留守儿童来说,回归高墙外的社会,摆脱早年滑落的人生轨迹并不容易。

  学习电梯等特殊行业操作技能,是监狱为他们提供的职业准备,但在心理上,走出成长年代的“留守阴影”是他们沉重的课题。

  一旦走出高墙,“刑满释放犯人”的面具仍旧戴在他们脸上,和内心艰难完成的自我清理和认同产生矛盾,受到更大的挫败。

  ……

  监狱很难联络释放的犯人,“有联系的都是好的,坏的就没有下文”。

  再次获知情形,往往是犯人几年之后重新犯案,而且一般是回流到这座沿海城市犯罪,被重新关进这座监狱。

  ……

  主持完成2017年度《大东土联邦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的刘亚菲教授称,留守儿童在成年后,出现犯罪的几率会更高些。

  这和监狱管理方的担心一致。一位管教狱警判断,留守儿童背景的犯罪尚未到达高峰期,因为大东土联邦打工潮出现在1995年前后,留守儿童现在大都在20岁以下,“他们成年之后进入社会,才是更令人担心的时期”。

  ……

  在章无双的调研中,“留守儿童”背景的犯人与父母分离的时间平均超过8年。

  按照人格阶段发展理论,当时他们正处在人格形成的矛盾冲突期,而留守或单亲儿童在自我冲突中孤单无助,还受到外界来的心理伤害。

  在希望监狱,郑淑雅带着陈兰兰指认张扬后,又陪着她到监狱心理咨询室拜访了大东土联邦顶尖的心理学家莫少丰,请莫少丰为陈兰兰进行心理辅导。

  莫少丰建议肖晓英做好陈兰兰的思想工作,认郑淑雅为干妈,再认一个干爹,以增加陈兰兰的安全感。

  肖晓英收了沈欣10万元捐款,主动提出认沈欣为干爹。

  陈兰兰不同意,道:“妈,我已经认他为哥了,我不需要干爹。”

  郑淑雅和肖晓英哄了半天,陈兰兰撅着嘴,勉强同意认沈欣为干爹。

  ……

  莫少丰还交待肖晓英、郑淑雅和沈欣,“兰兰在东山、帝都都留下了阴影,在十八岁前,你们做父母的,或者做干爹干妈的,要和兰兰生活在一起,用时间洗去她心中的阴影。”

  ……

  郑淑雅、沈欣在希望监狱呆了一个多小时,在监狱食堂吃了中餐,便起程赶往帝都国际机场。

  ……

  拘捕胡启功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郑淑云申请对胡启功、张子怡、张沛洁等五个和胡志城有联系的手机号作了呼叫转移,并安排侦察人员用徐仕安的企鹅号和胡志城保持联系,稳住了胡志城。

  ……

  中午12:30,胡志城满面春风地走下飞机,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混血美女。

  侦察人员紧急调阅了机场的旅客信息,查实和胡志城一起的女孩叫唐雨嫣。

  这个唐雨嫣正是唐吟汇移民到米国的女儿。

  她从米国回帝都,是来旁听唐吟汇的公开庭审的。

  在客机上,胡志城和唐雨嫣相邻而坐,主动搭讪,聊的很投缘,渐渐熟络起来。两人约好在帝都办完私事后,一起返回米国。

  ……

  侦察人员穿着便装,巧妙地押着徐仕安。沈欣则牵着陈兰兰的手站在徐仕安身边。

  “胡总,您总算来了!”见胡志城出了国际到达厅的大门,徐仕安上前一步,和胡志城打招呼,沈欣也将陈兰兰推到胡志城面前。

  “她就是兰兰吧?真漂亮!”

  胡志城不顾唐雨嫣在身边,蹲下身子,色眯眯地盯着陈兰兰,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脸,道:“真是一位绝色的小公主,我喜欢。”

  徐仕安颤巍巍道:“胡总,您很满意吧?”

  胡志城将咸猪手探入陈兰兰的腋下,搂着她,道:“满意,非常满意。好啦!兰兰就交给我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胡志城起身看了唐雨嫣一眼,道:“唐小姐,我收养了一个干女儿。我准备带她去迪士尼乐游乐场,你要不要一起去?”

  唐雨嫣想了一下,道:“好啊。我也好久没有去迪士尼玩了,今天就陪你玩个痛快。”

  ……

  胡志城用眼神和徐仕安、沈欣打完招呼,拉着陈兰兰走向出租车候车处。

  走了五十米左右,胡志城发现徐仕安、沈欣、郑淑雅和另外三个男子一直在后面跟着。

  他回头看了徐仕安一眼,道:“老弟,你们去哪里?”

  郑淑雅和另外两个便衣上前一步,突然出手,一左一右一后,分别抓住胡志城的胳膊和腰带。郑淑雅道:“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胡志城心知不妙,脸色大变,冷汗直冒。

  沈欣上前一步,把陈兰兰抱起,道:“兰兰,今天表现不错。我看你有表演天赋,你以后就学演戏吧。干爹保证把你捧红。”

  郑淑雅觉得的刺耳,皱着眉头,道:“沈欣,你还是当兰兰的哥吧!叫干爹听着别扭。

  在演艺圈,干爹的名声就不好,一旦把演员捧红,干爹和干女儿之间风言风语,‘干女儿’也就成‘干’女儿。”

  沈欣道:“好吧,那我还是当兰兰的哥吧。”

  ……

  郑淑雅不小心暴露了沈欣的真名,陈兰兰看着沈欣,道:“刘哥,我怎么觉得郑阿姨和你都是在演戏,你到底叫刘鹤还是叫沈欣?”

  郑淑雅赶紧转移话题,道:“兰兰,刘哥最擅长的就是表演,你跟着他学习表演,肯定会有出息。”

  ……

  唐雨嫣转过身,一脸错愕地看着郑淑雅、沈欣和三个便衣,道:“你们是警察?”

  郑淑雅掏出警官证,在唐雨嫣眼前亮了一下,道:“唐小姐,不好意思,还要委屈你陪我们走一趟。”

  唐雨嫣道:“我和胡志城先生是刚刚才在飞机上认识的,我没有必要跟你们一起走。”

  郑淑雅道:“胡志城牵涉到一系列性质恶劣的强?jian、拐卖幼女案,你又和犯罪嫌疑人在一起,我们有权力要求你配合我们调查。”

  此时,在停车场待命的侦察人员开着一辆面包车停在胡志城、唐雨嫣面前,将他们押上了面包车

  ……

  沈欣牵挂着梁敏芝,谎称要接一位从红港来帝都的朋友,留在了帝都国际机场。

  ……

  梁敏芝执行完红港至帝都的飞行任务,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下午四点半要赶到候机楼,执行下一班飞行任务。

  沈欣打通了梁敏芝的手机,梁敏芝不能离开机组,便约了沈欣到她下榻的宾馆。

  沈欣打车去了帝都机场国际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贵宾房。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