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秦时剑人 章十三 名侦探破案记——回忆之后往往就是正戏

小说:秦时剑人  作者:良子风  回目录  举报
  邹长老离开后,那二人也迅速行动。

  先前说过,一叶知秋和东君在桃源立誓之后,回来的时候曾经被两双眼睛盯过。一个就是眼神怨恨的月神,另一个则是湘妃中的女英。

  她二人实力高强,可以防止被一叶知秋察觉,同时二人能够日夜交替,如此就不用担心落下什么信息。

  同时娥皇、女英也是水部长老,掌握着潇湘谷这等重地,这便是邹长老的算计了。

  潇湘谷中生长有彼岸花,号称盛开于幽冥之地。实则是此花有拘魂锁神的神奇功效,不但可以让死人暂存,更能直接抽离活人魂魄,天生对神魂的控制有着奇特的效果。邹长老选择她们二人,就是以防万一,如果东君和月神的事情败露,一叶知秋暴怒出击,就可以用此地来束缚他。

  但毕竟只是一个备用方案,最好不要动用。

  邹长老更希望的是能够化解矛盾,大不了他再替人顶一次包,挨顿打就行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月神竟然和一叶知秋发生了那种关系!早在娥皇前来报告一叶知秋对东君奇怪的举动时,他就怀疑这是月神做的。

  因为除此之外,一叶知秋何曾有过这样的举动?当然,也不排除一叶知秋藏得很深。

  但当从女英口中得知月神竟然承认了的时候,邹长老只感到天旋地转。事情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不再简简单单是一个挨打的问题了!

  所以他命令实行先前讨论过的计划,利用幻术,将此事托出,看看一叶知秋有什么反应。若是暴怒而起,对欺骗他的月神喊打喊杀,那邹长老就要想办法保住月神;若是他真的如同东君所说那样,已经不能割舍,那邹长老就只能想办法补偿东君了。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两人共存的情况,若是以前,二人之间还有姐妹之情,也未必不可以,但眼下生死相逼断然不可能!

  同为yin阳家不世出的天才,邹长老看大的宝贝丫头,他自然清楚这两个姑娘的本性。

  那就是骄傲!无与伦比的骄傲!从来不会低头的骄傲!

  只不过,无论一叶知秋怎样选择都再也无法回到之前的样子,因为这不但伤了东君的心,也伤了月神的心。

  但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邹长老只期望娥皇与女英能给自己带来一个好消息。

  可惜,他们并不了解一叶知秋,与他说话,最好的方式就是快口直言,因为在至道学宫中,除了老家伙,没有一个人会说谎话!更不会找借口!

  即使是三师兄难以启齿的百合花开,艺术画本,他也从来不去掩饰什么。反而对一叶知秋呼来喝去,让他帮忙描摹。

  即使是二师姐针对一叶知秋吩咐各种脏活累活,哪怕是毫无理由的戏弄,她也从来不找借口。就算当着一叶知去的面,调戏女子,二师姐也丝毫不会顾忌。

  甚至是大师兄口中听起来极其不靠谱的“爱的拥抱”,也并不是在骗他。

  如此率性就意味着对自我的极其肯定,不然,拿什么修道?

  所以,这件事情要是就此摊开,也许事情就不会有那么复杂了。只可惜,他们做不到,也不敢做,在yin阳家里,又有多少人敢直面自己的内心呢?

  至少,邹长老不敢。

  谎言和借口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必备品,而面具则普遍的戴在每个人的脸上。

  所以,这是今天犯的第一个错误!

  。。。。。。。。。

  “妹妹,月神大人真的那么做了吗?她真的亲口承认了吗”

  娥皇实在不敢相信,见女英点头回应,只觉头大,想不到平日里清高的月神竟然会。。。。,可是她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为什么她们一直都没发现?

  “哼!依我看,那人恐怕早就发现月神大人的身份了。不然又为什么说出要把白天黑夜当成两个人的话来!”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还要抓着东君大人不放?”

  娥皇在白天轮值,女英于夜晚,因此她对月神最为了解,所以她的话,娥皇没有任何怀疑。

  “还能怎样?依我看,他不过是两个都想要!原以为是个难得的好人,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个衣冠禽.兽!”

  女英亲眼见到东君与月神之间的争斗,两个向来亲密的姐妹竟然真的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仇人,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她和娥皇乃是一对孪生姐妹,那样珍贵的姐妹感情,是她视若珍宝甚至高于生命的东西。所以当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便是对一叶知秋厌恶无比,甚至要杀之而后快。

  “既然如此,那我施展引魂术时,便需要认真些,逼他做出选择。”

  按照原计划,需要娥皇前去施展引魂术,冒充东君,将夜晚之人不是她的事情摊开,然后看一叶知秋的反应。不过眼下一叶知秋既然如同女英所说那般,那她就需要费些功夫让一叶知秋做选择,更要保证这个选择不是应付了事的。

  “怎能让那下流之人轻薄了姐姐,这次由我去,我倒要看看他该怎么解释!”

  “妹妹,不要感情用事!剑仙毕竟实力不俗,到时引他入阵,只要我把月神之事慢慢引出,再酌情将此间因果说清楚,等他答复,完成任务即可。”

  “怕什么!难不成就便宜了他?姐姐放心,我有分寸!难道姐姐真的不替月神和东君大人感到不值吗?”

  娥皇语竭,若是之前,她会期望东君和月神有个好结果,正如她期望自己和妹妹女英有个好结果一样。但若真如女英所说那般,一叶知秋是那么一个人,她自然也有一股被欺骗的愤怒。

  “那你打算怎么办?”

  见姐姐娥皇终于让步,女英心中大喜。

  她二人恰巧与东君月神不同,姐姐性情恬淡,稳重可靠,而妹妹女英相对活络。

  只不过长期居于潇湘谷研习鬼魂之术,娥皇平淡的让人感到害怕,浑身泛着一股冷意。许多被她招去的鬼魂,均是不自觉地沉溺在她的温声细语中。可这样的关怀和拥抱却没有一丝温暖,反而越来越冷,就像潇湘谷里的泪雨永远也没有止尽一般,越是冷就越沉溺,直到冷死化作彼岸花的养料。

  而妹妹女英则四处透露着妖异和恐怖,戏弄鬼魂是她常干的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似是关怀,却又带着威胁,直到最终将这些鬼魂彻底玩死。

  “自然是要让他自以为成功地戏弄了东君大人,再揭开月神的身份。他想两个都要,那我就让他两个都得不到!”

  女英zui角轻勾,似有深情,却带着戏谑。

  “这。。。与长老先前说过的不同。”

  娥皇是两姐妹中的主心骨,考虑事情,向来稳重,这也是邹长老让她冒充东君的原因。

  “邹长老何其愚钝,这样一个不要脸的禽.兽,留下来还不是埋下祸根。难道月神大人真的能够接受一个因为RouTi而做出选择的人?”

  “那也许,他会选择东君大人呢?”

  “姐姐!就算选择又如何?难道东君大人就可以接受一个明知眼前之人不是他的‘绯烟’,还能若无其事的做些下流事情的男人吗?他留下这样的误会,不就是想两个都要吗?到时候就算发现,也能借口选择一个!这样的人,姐姐还在期待什么?”

  “可是。。。”

  “姐姐,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大不了我和你永远待在潇湘谷就是了,就我们二人长相厮守,不去考虑其他人。”

  “为了我一个没有根由的担忧,就让你这般,我实在是。。。”

  “姐姐,快乐的事我们可以一起分享,同样,悲伤和烦恼,女英也愿意和姐姐一起承担。”

  娥皇看着自己的胞妹,虽有自责却也欣喜,最终点头答应。

  。。。。。。。

  话说一叶知秋边走边思索,该如何化解东君的心理问题,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抬头看了看四周,皱起眉头。

  正在思索间,却听见东君叫住了自己。

  “丹,方才,我。。。。也不知怎的,就突然控制不住了。”

  一叶知秋见东君绞着手指,低头认错,只觉奇怪。

  你没错啊?你有什么错?错的是我啊,是我没处理好。我不应该这么直白的,毕竟为了此事,你都成了一体二心了。有怪癖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这个怪癖太正常了。

  不过,这次,我已经有办法了!放心,我一定能成功!

  “哦,没事,我不介意的。”

  一叶知秋微笑回答,他已经做好准备了,这次他有把握完美解决问题。女英见此,心中冷笑不止,你自然不介意!可你这畜生究竟想要欺骗东君大人到什么时候?

  你以为东君大人猜不出来吗?你是不是太自信了点?

  “丹。。。。”

  “没事,没事,关于这件事,我得向你解释下,我们到里面说话。”

  一叶知秋拉着女英便进了藏经阁,心中却想起方才那个奇怪的感觉,皱起了眉头。

  解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皱眉?你果然还想撒谎!女英暗中鄙夷,这个禽.兽看来果然一直都在欺骗东君大人,他之前见色起意,行为下流,忘了东君不是月神,现在还想谎言之上套谎言!

  却说一叶知秋的办法,就是把东君的癖好换个角度套在自己身上,这样,东郡就不需要在感到尴尬,同时也能满足她奇特的需求。虽说自己有些吃亏,但是为了传承师傅的大爱,这点事情,算不了什么。

  女英听完,冷笑不止,这就是你的解释?还真是什么荒唐理由都能找出来!你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连对你真心实意的东君都要骗的如此之惨!

  只可惜东君大人不像你想的那么傻,她已经抓住你们这对狗nan女了!你既然这么费尽心机想要得到月神与东君,那我就偏不让!

  “原来如此,想不到丹竟然有这样的喜好,绯烟自无不可。既然丹也说了,常常难以按捺,那不如就现在吧。”

  女英坐在一处木台上,居高临下地用长靴挑起他的下巴,女英那股病态般的喜好再次露了出来。

  “但是我有个要求,我要你跪着舔!”

  却不料一叶知秋说跪就跪,毕竟在一叶知秋眼里,能说出这样话的才符合东君的怪癖啊!所以有什么不对吗?

  难道变态还需要讲礼貌吗?请您跪下来舔我?

  但一叶知秋这样的举动,在女英看来完全就和预料的一样。

  本以为一叶知秋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发现,却不想他只是稍微一碰就愣住了。

  一叶知秋心生胆寒,因为这一次,舌尖传来的味道不一样!

  他可以怀疑自己的听觉和视觉,但他唯独不会怀疑自己的味觉!

  他曾因为三师兄的禁闭,被迫闭关苦修,后来养成了好吃的毛病。他曾遍尝时间美食,练就一个非凡的本领——灵敏无比的味觉!

  虽说眼下五感封禁,但是味觉依然是最强的!至少达到了比较厉害的大厨水平。

  更何况,怎么可能仅仅是一转身的功夫,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眼前之人不是绯烟!

  待他抬头看向坐在高台上的东君,那人眼中的戏谑和蔑视已经难以掩盖了。

  一叶知秋正欲开口质问,却看到绯烟撕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头紫发,顿时如遭重击!

  是的,一头紫发!

  就是这样的紫发!

  就是那个栽赃绯烟的恶贼!

  就是这个人逼迫绯烟夜里来找自己的凶手!

  你好胆啊!

  女英见他眼中震撼,身体颤抖,大声笑了出来。

  邹长老真是愚钝,这种人有什么好挽留的?我倒要看看你该怎么解释?

  只见她一脚蹬在一叶知秋的zui上,面色冷淡,居高临下。

  “怎么,没有想到吧?你费尽心思想要讨好的绯烟,竟然是我?没想到你那恶心的一面被我全看到了?没想到。。。”

  “为什么?”

  一叶知秋面色冷淡,语气平静,这是他少有的愤怒!愤怒到连杀意都不想散发,因为对死人生气,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舔吗?那就快舔啊!怎么?我不是绯烟?你就不愿意了吗?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假惺惺的对我。。。。啊啊啊啊啊!!”

  女英本想以月神身份痛斥一叶知秋,逼他显露本性,让这个花心之人计划败露。

  但她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层层关窍,一叶知秋这几日因为大少司命的事情,一直忙的连轴转,可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个暗中的威胁!所以哪怕他再累,他也要打起精神,在夜晚认真的照顾东君。

  因为这个凶手是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人都要算计,连夜晚安眠的片刻时光都要打扰威胁的可憎之人!!

  所以女英没想到一叶知秋会咬她!更不会想到一叶知秋会狠心到咬断了脚骨!

  此刻女英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脚掌,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叶知秋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月神与他之间的温存,他一点都不顾!

  “你把绯烟怎么样了?”

  看着一叶知秋居高临下的俯视和平淡的眼神,女英感到绝望,这个人,根本没有把月神放在心里,可怜邹长老还奢望他能够。。。。

  “死了!”

  女英忍着疼痛,倔强的回复!眼下已经无法挽回了,但即使如此,她也要彻底戏弄这个人。

  你既想拥有东君,还想沾惹她人,事后还不想负责?

  怎么可能!你一个都别想得到!

  她要激怒一叶知秋,然后再用“镇神”将他镇住,引他入阵,最后借用彼岸花的奇效来封印他,就像古籍中记载的那样。

  要让他永远活在痛苦中!

  这是对东君月神的交代,也是对姐姐娥皇一个交代!这个人不值得她期待!

  然而,她低估了东君在一叶知秋心中的地位!

  这是今天犯得第二个错误!

  等待女英的是一记沉重的拳头!一记直接打断三根肋骨的拳头!

  女英柔弱的身躯仿佛在狂风骤雨下断了线的风筝,迅速倒飞,撞破了门扉,直接被打出藏经阁!

  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难以凝聚心神,眼泪与酸痛模糊了视野,但即便如此,她依然将变动传给了娥皇。

  二人心思相通,本来在幻阵中可以随时交流。方才娥皇也多次传音于她,让她不要惹怒剑仙。只不过她不以为意,断了这联系,却不料一叶知秋雷霆出击。

  好在她二人与常人不同,想要重新建立联系,可以说是心随意动,这也是女英敢擅自掐断联系的底气和依靠。

  但是很不幸,这是今天犯得第三个错误!

  那就是忽视了剑仙的实力!

  很多人以为剑仙没有了剑,实力就会大减。所以使用拳头的一叶知秋,危险性自然会降低。

  但六师兄却是知道,这是错的,小师弟之所以没有用拳,那只是因为战斗中从没有人能让他放下过剑。

  以前,没有人见到过,而现在,女英见到了!

  那个拳头就在她向娥皇传完消息,心中大喜的时候,一点点在眼中放大。

  呕——

  这一次,等待她的是另外三根肋骨!

  断裂的肋骨刺破脏器,拳风震荡在伤口处,让伤势更加严重!

  一口血还未吐尽,女英在那模糊的视线中就看到有道黑影踩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于是,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就此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英瘫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她的小腿断了!她已经逃不了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女英感到绝望,这已经不是不负责任了,这是在赶尽杀绝!难道东君真的对他那么重要?!!

  不对!一定哪里不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背叛东君!到底哪里不对!

  就在女英还在寻找答案的时候,她却被一叶知秋拽着胳膊提起来。

  鲜血已经将她的脸彻底掩盖,衣襟上甚至有些许内脏的碎屑,口中不断咳着血沫。那双眼睛虽然已经无法聚焦,但是依然透露着恐惧。

  “你偷袭我,我可以忍!你算计绯烟,我也可以忍!即使你欺负她,夜里不让她睡觉,我仍然可以忍!甚至你折辱我,让我跪下来舔你,我都可以忍!我也许会教训你一番,就将此事放过,毕竟师尊说过,不可以妄动杀念。”

  什。。什。。什么?偷袭?算计?欺负东君?难道!难道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怎么会!

  “可怜绯烟被你如此欺负,她本就身体有恙,一体二心危险无比。虽说她自己也不知情,但其实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都认真对待,所以相安无事。虽说有点怪癖,但其实我根本不怪她,只要她愿意,我放下面子帮她就是了。她日夜勤恳学习,守礼尊法,多好的一个孩子。可你为什么就要那么恨她!为什么要杀了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月神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月神在撒谎!这才是误会的源头!

  女英多日观查月神,又有娥皇关于东君的消息。此刻与一叶知秋口中的话一对照,马上明白了这里面的误会。

  月神才是先前多次偷袭剑仙的人!她没有和剑仙野合过!剑仙是为了东君才做出那种事情的!

  这个答案,已经足以解释清楚一切了!

  一想到往日绯烟的笑容,一叶知秋就心痛不已。他仍旧记得彩霞中那张陶醉欣喜的脸庞和星空下恬淡的微笑。

  “绯烟,我会保护你的!”

  “那就说定了哦~”

  “丹,你说月亮只有夜里才能出来,是不是很可怜?”

  “怎么会,这片天地都是它的,怎么会可怜。”

  “你答应过会保护我?”

  “是的,道心为证,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嘻嘻,没什么,看月亮啦!”

  一叶知秋虽是魂体,无尘无垢,他不应该会流泪,但那张平静的脸上依旧流下两行泪水。

  “我曾以道心起誓,要护她周全,但现在,她死了!”

  感受着胳膊上那越来越大的力气,女英突然紧张起来。

  “不。。。不,咳咳,这。。这些。。咳咳。。都是误。。”

  回应她的只有骨头折断的响声,和一叶知秋冷漠的话语。

  “这些误会,你还是下地狱,去亲自跟她说吧!”

  不是的!不是的!这真的是误会!东君大人没有死!!她还活着!!

  女英想要辩解,可已经没有力气在张开口了。

  那只拳头这一次,是直直冲着心口而来!越来越大!

  风吹过的凉意从xiong口传来,绝望随着那股骇人的风压,漫上她的心头。

  砰!!!!

  *******

  哇,好难写啊!这段已经修改过好几次了!担心写的时候情感不够充分,又害怕描写不对,不符合初始人物的形象。

  改了半天,只能改成这个样子,难受,新手实在是太弱鸡的。

  现在有两条线,一个是gao死女英,一个是不gao死,对应两条线,正好应对我对帝子降兮的两个分析。现在还没决定,不知道读者希望是哪个。

  可以的话尽量在评论区回复下,谢了。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