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剑君传说 第二十五章、那一剑的风华

  任飘渺、墨鸦分道扬镳,韩非也收起了视线,再一次望向紫女、卫庄以及弄玉,轻叹道:“如若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个人的眼神可以杀人,那我一定毫不犹豫认为这个人就是任飘渺,他的确是个可怕的敌人,一个我不想面对的对手。”

  “你害怕了?”卫庄盯着韩非。

  韩非仰头喝干一杯酒:“他的武功他的智慧他的果断他的心狠手辣他的应变以及神秘莫测的势力,都值得任何人忌惮,都也值得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否则刚才一向心高气傲的墨鸦,也不会对任飘渺如此客气了。”

  卫庄没法子否认。

  雅间中短暂的交锋,他虽然并未瞧出任飘渺在剑道造诣上的高下,可任飘渺在面对危险的从容与快速的应变,再加上果断冷静的出击,的确已证明这是一个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可怕对手。

  “虽然先今他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或许他很快就会成为姬无夜的爪牙,到时候你也不能不面对他。”卫庄:“不过比起这件事我更好奇你进入雅室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非原本满脸轻松悠闲的笑着,但听见这句话以后就闭上了嘴,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卫庄没有期待韩非说出事实,只是望向了弄玉。

  弄玉低着头,迟疑了一阵,终究还是开口了。

  “公子原本很愉快的和九公子交谈,可突然却说要看看是否能杀的了九公子。”

  卫庄皱眉,很不解,但继续问:“他是否出剑了?”

  弄玉点头:“公子出了一剑。”

  卫庄望着一脸苦笑盯着酒杯的韩非:“那一剑是不是试探?”

  弄玉摇头:“不是试探,而是杀人的剑,若那一剑出手的对象是我,我大概挡不下。”

  卫庄对于弄玉的武功如何虽然不太了解,但也从紫女口中知晓弄玉一身武学造诣不弱,虽然比不上一流高手,但也极其可怕。

  弄玉都挡不下那一剑,韩非又如何能挡得下那一剑呢?

  “当时还有没有第四个人?”

  弄玉摇头:“没有,我本想上去救援,可已来不及了,那一剑实在太猝不及防了。”

  “那他是如何挡下那一剑?”

  “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更是出乎卫庄意料。

  卫庄盯着弄玉:“你怎么不知道?”

  “因为那一剑刺出之后,屋中发生了大爆炸,而我则被公子护佑,等我镇定下来,九公子已躺在地上,你已经入屋了。”

  卫庄沉默不语。

  他相信弄玉并没有说假话,可弄玉的这一席话实在很奇怪,很匪夷所思。

  那一剑的威力若真如弄玉所说的那么巨大,那么韩非绝不可能挡下那一剑,甚至一定会死在那一剑之下。

  可韩非只不过受了轻伤,难不成任飘渺刺出那一剑之时出现了第四个人为韩非挡下了那一剑?

  现如今可以解答这个秘密的,似乎只有韩非了。

  但韩非表现出来的神情确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每个人都会隐藏一些秘密,这其中韩非也定然隐藏了秘密。

  韩非轻轻咳嗽了两声,无奈道:“看来我还没有死,运气实在不多,不过这件事并非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任飘渺口中的那第三个人,那第三个人是不是真存在,是不是真如任飘渺所言,卫庄兄,你能否给我们答案。”

  在场所有人中,唯有卫庄的武功最高。

  卫庄冷冷道:“的确存在第三个人,那个人也的确就在斜对面的厢房,这个人也的确比韩千乘还要更可怕更神秘。”

  韩非盘膝坐下,轻轻拍打着大腿,沉吟了半晌:“如今看来我们和任飘渺之间的确存在转圜的余地,或许我们应当主动约见一下任飘渺。”

  卫庄盯着韩非:“你还想见他?”

  韩非耸了耸肩:“我不想见他,我害怕他再给我一剑,因此下次约见他的人不是我,而是卫庄兄和紫女姑娘。”

  草庐。

  任飘渺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他双手枕着后脑勺,仰头望着屋顶,轻声喃喃道:“我们的调查没有出错,那口神秘的逆鳞宝剑的确在韩非的身上,而且也已生成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剑灵,否则韩非断然不可能避开我那剑。”

  剑琅琊冷冷望着任飘渺:“韩非可以利用逆鳞剑灵避开你第一剑,但绝不可能避开你第二剑第三剑,你本有机会杀了他的,你为何没有出手?”

  任飘渺摇头道:“我的确可以杀了他,但我若杀了他,逆鳞剑灵就将不复存在,没有逆鳞剑灵的剑就只能是废铜烂铁,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因此我不能杀了韩非。”

  剑琅琊的声音更冷:“你若不杀韩非,那又如何得到逆鳞?”

  任飘渺翻身坐起身,微笑道:“刚才我故意与墨鸦会面,并且让你找白凤的麻烦,便是要让韩非知晓我们和姬无夜的关系并不算密切,虽然墨鸦成功看穿了我的意图,开口就要迷惑韩非、卫庄的判断,但以韩非、卫庄的智慧,再加上这些时日对我们情报的了解,他们不可能想不到我们和姬无夜之间的关系,如今的我们是可以左右新郑局势的一股力量,韩非组建的流沙是新郑三股力量中最弱的一股,我相信他应当会很快找上我们,到时候我们自然可以谈论条件。”

  “你似乎忘记了姬无夜手中的和氏璧,如若他要你杀了韩非呢?”

  任飘渺不屑一笑:“鹦歌与公孙无欺交易失败以后,和氏璧是否在姬无夜手中还犹未可知,即便和氏璧真在姬无夜手中,即便我不和姬无夜达成交易,难道姬无夜会毁掉和氏璧吗?现如今应当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姬无夜与韩非,我们才是左右天平的人。”

  剑琅琊沉默了。

  她无法不承认,若论智慧,若论对局势的洞悉,任飘渺实在可怕,她也实在不如任飘渺。

  可她还是要提醒任飘渺。

  “这里是新郑,新郑在夜幕的掌控之下,任何智谋若无武力的支持,也如堆在水上沙塔,不堪一击!”剑琅琊道:“更何况那个第三个人也是足以影响天平的变量。”

  “的确如此。”任飘渺淡淡道:“因此我才不着急,而你才不能不着急,韩非他们也才不能不着急。”

  剑琅琊终于明白任飘渺的意思:无论紫兰轩也好,她也罢,都将全力以赴调查那出现在紫兰轩的第三个人,而姬无夜呢?也需要调查她剑琅琊。

  任飘渺是一个人入新郑的,可如今身侧出现了一个她,那姬无夜自然不能不调查,也自然不能不担心。

  换而言之,现如今的局势还是保持在一个平衡,还有机会下棋对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