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剑君传说 第二十一章、强者交锋

  雅室能发生什么事情呢?

  雅室中只有韩非、任飘渺以及琴姬弄玉三人而已。

  任飘渺杀了韩非,韩千乘也不会意外,更不会流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

  任飘渺死在雅室中,韩千乘也不会有半点的诧异,毕竟紫兰轩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的鬼谷传人卫庄。

  但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而发生了一件出乎意外的事情,一间绝对没有法子想到的事情:任飘渺、韩非呆立的那间雅室居然消失了。

  ——这消失不是不见了,而是被一种极其巨大的力量给毁灭了。

  韩千乘回头的那一瞬间,就瞧见无数碎裂的木块自雅室中冲出,整个雅室都毁灭了,整个紫兰轩都剧烈的晃动。

  韩千乘想象不出,到底有什么力量,到底是怎样的交锋会造成如此可怕的异象?

  从他坠下的角度可以瞧得出,卫庄、紫女还在屋中,并没有出手。

  那和任飘渺交锋的人是谁呢?难道是韩非吗?亦或者紫兰轩除开卫庄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神秘高手护卫着韩非吗?

  一时之间,韩千乘脑海涌现了万千思绪。

  他刚落在院中,就立刻飞奔,半点也不停留,离开了紫兰轩。

  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情报,他必须要立刻禀告义父韩宇。

  整个紫兰轩都震动晃动,即便是再沉沦于MeiSe美酒的客人也都会惊醒过来,非常莫名其妙望着楼上那间雅间。

  他们不清楚刚才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导致这件事发生的,而紫女也不知道。

  不过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紫女就已开始安抚客人,用那八面玲珑的口才令客人们忘记了刚才那小小的不愉快。

  不过紫女的余光还时不时望向那爆炸的方向,眉宇间露出了一些担心,虽然事情发生的一瞬间,卫庄已赶了过去,可她还是担心事情已朝着不可挽回的局面发生了。

  卫庄的脚步有些沉重,但快捷。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雅间,他的手已握住了鲨齿。

  他随时准备出剑杀人,他也做好韩非随时已经死掉的准备。

  韩非死了,他也不会做什么,他只不过会杀了那个除掉韩非的人,不管那个人是任飘渺还是其他任何人。

  如若有人问他原因,他绝不会说是为了韩非报仇,他只是会说有人破坏了他的计划,他本就是那种从不会将心事与破绽写在脸上的人。

  雅间前,卫庄握住鲨齿剑柄,一双眼如利剑扫过尘烟滚滚的雅间,可怕的杀机弥漫而出,温暖舒适的屋中也几乎在一瞬间冰冷森寒起来。

  韩非躺在地上,身前还有一些血迹,没有任何动作与生息了。

  而任飘渺坐在木榻上,一只手怀抱着弄玉,而另一只手提着那口还没有来得及收入剑鞘的剑。

  弄玉抱着古琴,死死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恐怖。

  任飘渺本低头望着弄玉,但忽然望向了门口卫庄。

  两人锐眼隔着漫天尘埃木屑对视。

  四道视线如利剑般在半空交锋,森冷的杀机在这一刻更加刺骨森寒。

  “值得一战的高手。”

  望向任飘渺的一瞬间,卫庄出现了这个念头,随即他便已动了。

  其实卫庄也只是在门口停顿了不过一息,这一息的功夫,他已扫过了在场的情况,也在这一息之中任飘渺和卫庄对视。

  一息之后,卫庄立刻动了。

  卫庄不动的时候如一座巍峨山岳,给人一种沉重的压力,一动就如火海,要将人焚烧殆尽。

  人动、剑出。

  人至,剑斩。

  人与剑不但配合的天衣无缝,而且对于对手出剑的速度与时机也洞若观火,计算的精准无误。

  因此这一剑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力量已达到了一个极致。

  这几乎是完美的一剑。

  这一剑不是刺出,而是狠狠斩下。

  这一斩几乎将力量完美的宣泄了出来。

  任飘渺右手搂着弄玉,左手握着剑。

  卫庄的出剑不快,可他根本没有时间起身。

  只要他起身,那一剑势必切入xiong膛,甚至将他斩断两半。

  任飘渺躺在木榻上,根本没有动,没有离开木榻。

  任飘渺只是提起剑,半空一扫。

  他出剑的动作与姿态还是很优雅很赏心悦目,可他这一剑横扫而出的力量看上去轻飘飘的,仿佛是舞姬起舞一般,只注重赏心悦目,而不在乎是否能建功立业。

  两口剑当空交集。

  沉闷的声音响起。

  破败的雅室剧烈的晃动,也导致紫兰轩也晃动不安。

  任飘渺还是坐在木榻上,可木榻已深陷了两三寸,任飘渺的身躯也已近半陷入其中,可任飘渺还是很潇洒很从容,还是提着剑,一只手搂抱着弄玉。

  卫庄也后退了七步,立到了门前。

  卫庄脚步一定,右手一抖,剑尖上爆射出可怕的剑光,再一次如利箭般刺向任飘渺。

  任飘渺叹了口气,从容不迫挥出一剑。

  剑光横扫而出。

  卫庄当即变色,立刻顿下脚步,剑势忽变,人瞬间出现在了韩非面前,挡住了那一剑。

  任飘渺的第二剑出手的对象居然不是卫庄,而是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韩非。

  这一剑的出手几乎是以命换命,以自己的命还韩非的命。

  这似乎根本就是在赌。

  赌卫庄是否会以韩非的命还自己的命。

  如若卫庄以韩非的命还任飘渺的命,任飘渺绝对必死无疑,那么韩非也必死无疑。

  可韩非是不是在卫庄进入雅室之前已经死了呢?

  卫庄也不知道,可任飘渺还是用这一剑赌了。

  而事实证明任飘渺的确赌对了。

  任飘渺不仅仅是赌对了,而且即便卫庄愿意以韩非的命换任飘渺的命,也未必能杀得死任飘渺,因为这一刹那间,回过神来的弄玉已扑在了任飘渺身前,挡住卫庄刺来的那一剑。

  现如今是最好的结果,任飘渺没有死,卫庄也没有死,弄玉也没有死,韩非似乎也没有死。

  韩非的手忽然动了动,自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任飘渺拍掉身上的灰尘,同时也扶起为自己挡剑的弄玉,拍手微笑望着卫庄道:“早已听闻卫庄先生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卫庄冷冷道:“你怎么不说徒有其名呢?”

  任飘渺笑了笑,已悠然站起身,望着笔直而立如石雕的卫庄:“你虽然败了,可并不是败在我的手上,而是败在了她的手下,因此你不算徒有其名。”

  卫庄握着鲨齿,身上露出可怕的杀机,可人没有任何动作。

  卫庄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了。

  他的身后有一口剑,一口鲜红如血的剑。

  这口剑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他没有想到这间屋中还有这样一口剑,他更没有想到这口剑一直藏在破旧的木板后面等他出现在韩非的身前。

  因此此刻他不能动了,也动不了了。

  他的命都掌控在这口剑之下,如何能动?

  任飘渺在笑,笑得实在很愉快。

  但就在任飘渺笑得最愉快的时候,笑声也戛然而止了。

  他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命也几乎在一瞬间被人掌控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