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火影忍者之鸣人传奇 第十九章 我们回家吧

  木叶医院————

  不知不觉,鸣人在这个病房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他原本以为的漫长禁闭,其实也就一晃眼就过去了,就在刚才,暗部的人叫他准备一下,跟暗部的人一同去见三代火影。

  深深吸了一口气,鸣人走出病房……

  火影办公室————

  “鸣人,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三代火影吸了口烟,看着办公桌下面的鸣人。

  此时的火影办公室,只有他和鸣人两个人,就连身为鸣人的带队老师旗木卡卡西都没有在。

  而鸣人进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在门外等候。

  果然是要问反省的结果……

  鸣人看着三代火影,心中叹息一声,口中却道:“我知道了,三代火影大人。”

  “嗯,你说说,你错在哪里。”三代火影将公文放在一旁,将目光锁在鸣人身上。

  “我不应该伤害同村的伙伴……”

  鸣人说道,脸上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

  三代火影一听,心中一宽。

  鸣人这孩子,还是有反省的嘛!而且看他说话的语气,看来是有在好好的反省,不错、不错……

  “三代老头……”

  就在三代火影这样想的时候,鸣人又是一句。

  嗯……这语气?鸣人这孩子,又要说什么?

  “三代老头,萤火姐和沙耶香姐她们……是不是被列为叛忍了?”鸣人看向三代火影,开口问道。

  “………”

  看着三代火影这表情,鸣人心中己经有了答案,不由得笑了笑,笑的很苦,很苦……

  “那几个去拦萤火姐的忍者都死了吧,所以萤火姐她就成了害死伙伴的叛徒对吧?而我成了帮凶,对吧;而沙耶香姐,则在萤火姐的帮助下,也叛逃了吧。”鸣人开口道。

  “………”

  三代火影看着鸣人,心里也很不好受……

  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道伤口还没有完全消失……看着窗外的篮天,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三代老头,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萤火姐和沙耶香姐她们对我如同亲人一样,我也知道,村里人都叫我怪物,都恨不得我滚出村子……”

  “我也知道,萤火姐她也和我一样,被宇智波一族的人称为“白发怪物”,或许正是这样,我们两个才能真心对待彼此,她如同姐姐一样,在宇智波一族被灭后,她便搬进我的家里,每天都准时的为我准备一日三餐……”

  “虽然萤火姐她并不知道她厨艺并不好,甚至有时候做的饭菜难吃的要命,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她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鸣人……

  三代火影看着鸣人,心里真的很痛,鸣人是水门和玖辛奈的遗孤,明明是英雄的后代,却受到这种待遇,如今却被全村的人所厌恶……自己……真的做对了吗?

  “然而就是这样的日子,却己经消失不在了,就是这样温柔、强大、坚强的萤火姐,就在前不久,亲手用剑捅穿了我的胸口,这伤口所带来的疼痛让我很迷惘,可是在我看到她的脸时,温柔美丽的脸上,再怎么装的冷漠,她眼底的泪水却骗不了我,我知道,她也和我一样,这伤口,真的很痛……”

  一想到那猩红的双眼下,那一抹清泪,说实话,鸣人的心真的很痛,很痛……

  “鸣人……”看着鸣人那悲伤,疼心的表情,那眼角的泪水,三代火影不忍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一次,恐怕对鸣人的打击不小……

  “三代老头,你说如果我再遇见她们,我该怎么办?萤火姐、沙耶香姐她们两个都成了村子的叛忍,敌人,面对她们,我真的动的了去手吗……”

  三代火影看着鸣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鸣人,一边是待鸣人如亲人却成了叛忍的萤火和沙耶香,一边是厌恶鸣人的村里居民……

  见三代火影这左右为难,又有些于心不忍的神色,鸣人却笑了,缓缓说道:“对啊,您可是火影,三代火影……”

  “鸣人……”

  三代火影正要开口时,鸣人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三代老头,如果可以话,就将萤火姐和沙耶香她们俩所遗留的东西送到我家里吧,可以吗?”

  三代火影看向鸣人,眼中闪过一丝坚决,点头说道:“你回去吧,这件事我答应了,过会儿就送到你家里。”

  鸣人点了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在乌云下,整个村子显的有些压抑、沉闷……

  “你看,是那个怪物,出来了啊。”

  “真是的……真不知道三代火影怎么还留这个怪物在村子里,我感觉很不好,村子里有这样一个怪物,总觉的很危险。”

  “不仅是个怪物,还是个叛徒,居然帮助叛忍害死了同村的伙伴。”

  “听说这个怪物就是帮助村里的叛忍,害死了好几个村子里的忍者,才受的处罚。”

  “啊?这……这为什么还要把这个怪物留在村子里,直接驱逐出去不更好吗!三代火影为什么……这不太好吧。”

  “肯定是三代火影心软了吧,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是孩子才可怕吧,这么小,就做出这种事,果然是个怪物。”

  “要我说的话,就应该在这个时候,把这个怪物早点解决掉点,以防后患。”

  “唉……三代火影果然还是太心软了。”

  鸣人走在村子的大道上,周围的人看到他之后,纷纷让开一条路,让在街道两边,避开他走过的地方,眼中的厌恶,现在似乎又多了一些怀疑和恐惧。

  难道萤火姐和沙耶香她们俩就是那个异动吗?我真的能解决这个事情吗……

  如果我够强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想到这里,鸣人微微叹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邦!”的一声,他的头突然一偏,一颗石子蹦上了半空。

  同时,一溜儿鲜血,从他的额角下流下。

  “怪物!叛徒!滚出去!”

  额角的疼痛和这突如其来的稚嫩喊声,让鸣人的脚步一顿,同时也下意识的看向了石子飞来的地方。

  鸣人目光转定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四岁稚童正仿佛是受到他目光惊吓一般,躲到了他的母亲身后。

  而他的母亲,则是将稚童护到身后,用一种厌恶的目光看着鸣人,不过脸上多少有些动容,尤其看到鸣人额角的血液的之后。

  鸣人看着躲在母亲身后的稚童,眉头微微一蹙。

  而在鸣人眉头蹙起的时候,稚童的母亲迅速的将稚童护在更后面,脸上的动容也消失了,而那稚童掷过石子之后似乎也很后怕,缩在母亲的背后,瑟缩着不出来。

  场中,一片安静。

  母性吗?

  鸣人微微眯起眼睛,刚才那母亲的动容他看在眼里,不由得想道。

  必竟萤火姐她也是这样和自己这样认识的……然后在萤火姐的关系下,又和沙耶香姐认识了,说起来,自己还要感谢一下“怪物”这个称号,不然又怎么会……

  而这时,“当啷啷”一声,一个破罐子从他的脚边滚了过去。

  鸣人回头看去,却见一个苦力打扮的人正保持着扔罐子的姿势。

  “嗒!”

  飞入半空的石子落地。

  同时,那苦力打扮的人也喊叫了一声:“怪物!叛徒!你不配留在村子里!滚出去!”

  这一句之后,仿佛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登时破罐子、香蕉皮……各种各样的垃圾铺天盖地的飞了过来。

  “对!滚出去!”

  “滚出去!”

  “村子不需要你这样的叛徒,滚出去!”

  “竟然帮叛忍害死了同村的伙伴!滚出去!”

  “滚出去!”

  “滚出去!”

  一声声的声讨声传入鸣人的耳内,垃圾在脚边落下,甚至几块香蕉皮都打在了他的脸上……

  “鸣人……”

  在一个街角的暗处里,旗木卡卡西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中的神情连连转换,有愤怒、有不忍……

  怪物吗?叛徒吗?

  在这足以令人暴跳愤怒的情况,鸣人心中却只有这么几个字。

  鸣人抬头看向天空,他却笑了……

  人们看着鸣人,见他笑了,脸上的愤怒与恐惧更甚几分……

  鸣人看了一眼那瑟缩在母亲背后的稚童,拨开脸上的香蕉皮,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而在启步之时,看见那稚童之时,他嘴中还是不自觉的冒出一句:“既然害怕,又为什么要做?自己做的事,哪怕是做错了,也要去面对,如果连自己所做的事情的后果,都不敢面对,又有什么资格去做?”

  一句轻描淡写,随着鸣人的步伐离去。

  但是,那稚童的母亲却似乎敏锐的听到了,脸上露出愕然神色,看着自己的孩子,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滚出去!”

  “滚出去!”

  “滚出去!”

  在飞舞果壳纸屑中,鸣人按照自己的步调离开了村子,走向自己的房子。

  而这一幕,却完整的落入了火影办公室中朝下看的三代火影眼中。

  此时的三代火影,眉头紧紧的蹙起,原本正要吸上一口的烟也慢慢的放下。

  我这么做,是对的吗?如果把鸣人的身世宣布出来,鸣人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吧!

  我真的……保护了鸣人吗?

  浓浓的疑问,泛起在他的心中。

  “轰隆!!!”

  “哗哗!!!”

  一声雷响之后,大雨倾盆而下,豆大般的雨滴无情的打在地面上,清洗着这一切。

  瞬间鸣人的衣服就被淋湿了,鸣人却浑身不知,抬头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一时间愣了神……

  “鸣人?!”

  鸣人微微一愣,这熟悉的银铃般的女声是……

  话音未落,鸣人低头看去,只见白身穿一袭白色和服的衣饰,露出藕白双臂,下身裙摆正好到大腿三分之一处,比打底裤略长,而在白色打底裤之下,白皙无瑕的大腿亭亭玉立,如玉的足裸上包裹白色短袜,其下还穿着一双木屐。

  此时一双如水般的双眸看着鸣人,脸上的担忧之色,也难掩她精致秀丽的五官。

  而在她的手中,则是撑着一把白色的雨伞。

  许是错觉,看到跑过来的白,鸣人顿住脚步,在他的眼中,在这雨帘之下,仿佛在白的身后站着一个身影,银发的身影,但这身影一下子就消逝了,微笑道:“抱歉啊,白,让你坦心了……”

  白而看到鸣人的时候,眼中闪过浓浓的惊讶和担心,急急的跑了过来。

  “没事吧?鸣人?”

  跑近之后,白的目光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鸣人,刚才就是因为听到了什么“叛徒”、“怪物”之类的声音,她才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的,在木叶的这几天的时间里,白她也了解到了鸣人在村子的处境,然后她一赶过来,就看见了这幅模样的鸣人……

  果然还是来晚了吗……

  白看着鸣人,暗喑想到。

  鸣人看着满是怛忧之色的白,心中一暖,挠了挠头,讪笑道:“没事,只是摔了一下而以,没事的……”

  鸣人……

  闻言,白看着鸣人,触及到鸣人的目光,整个人微微一震。

  真的是一个很差的谎话……果然鸣人不太会撒谎啊……

  “真是的……雨这么大,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白看着他的样子,刚才想要说出口的话终究是收了回去,但是口中还是不乏担忧。

  “嗯,我们回家吧。”鸣人看着她点点头。

  鸣人是为了让我放心才跟我这么说的吧……明明都受到了这种待遇,还……

  看着全身上下有些脏兮兮鸣人,以及额角的伤口,白默默想到,这个善意的谎言让鸣人在白的心中的好感更进一步。

  随后,一把白伞,两个身影,紧靠着走在雨帘之中。

  雨滴拍打白伞,滴滴答答的声音连成一片。

  两人渐行渐远,不多时,已经消失在雨雾中。

  ————多点鲜花与收藏,多点动力————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