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我能看到回报率 多谢酱的50朵鲜花

  苏尘卷起嘴唇,摇摇头,严肃地说:“我不认为这个主意是个好主意!”苏尘说,没有等小鱼反驳,苏尘继续说:“你可以想象,月亮的刀片,与一个未经精炼,令人窒息的刀片,已经被垂涎。”如果你让它上升到一个水平,你认为会有多少人会有…你可能帮不上忙。“

  苏尘的恶灵使小鱼有点纠结,她不得不承认苏尘有一个很合理的观点,可以从以前有人来抢新月这个事实来判断。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并不小。但让她就这样放弃吧,她有点不满。

  看到她千丝万缕地纠缠在一起,苏尘不禁笑了起来。“事实上,如果你想解决这件事,你就忍不住了。”

  “哦,你有办法,”小鱼听到两个眉毛从一个玄,看着苏尘。

  苏尘捏着下巴,微微抬起嘴唇,低声说:“你的”冰水,她从蔡家村旁边白龙湖的山洞里得到的短剑,怎么样?“经过她的精炼,现在冰水剑已经是她飞剑的唯一遗憾,她至今还无法抗拒这把剑。

  小鱼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反应。“这和冰水有什么关系?”

  “因为新月离不开刹车,把它们放在冰水剑里不是很好吗?至少这不是一种浪费。”苏尘耸耸肩说:“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结果是这条小鱼无情的、干净的眼睛。

  “虽然你有个好主意,但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粗鲁吗?”小鱼无可奈何地说。“我是来帮忙的,但不是来利用火灾的。你怎么能让我做这种不道德的事-你羞于这么说,而你却沾沾自喜,不是吗?”

  苏尘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我什么也没说”,走出书房,来到别墅二楼大厅外的小阳台上,看着阳台下仍然嘈杂的人群。结果,小鱼的声音从耳朵里传来。“好吧,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没怪你。我只是.。“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抱怨。”苏尘耸了耸肩,对上帝说:“别担心我,你正忙着呢!”我会照顾你这样没人能跑到你身边。“

  “嘿,你为什么不下去和苏尘们一起玩呢?”

  就像苏尘的胳膊肘在小阳台的栏杆上,俯视着下面的一切一样,又传来了一股熏香的气息,旁边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你好,我叫林锡喜,”苏尘说,并补充道,“你好,我是林西溪,”苏尘说,“你好,我叫林西溪。”你是我爷爷还是我爸爸?“

  说到这里,林老头还没有把孙女介绍给这条小鱼呢!这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人,是林希喜,林老子的孙女,今天是她的生日。林希喜的外表只能说是在中间,但因为家里有钱,所以在服饰上给她加了很多分,使她很容易成为许多在女神眼里的同龄人。

  有钱有外表有修养,这是标准白色富丽堂皇啊!不是女神。那是什么?

  “我想是你爷爷干的!”苏尘看着站在她旁边的女人,笑着说:“祝你生日快乐!”但你不需要下去吗?你是今天的英雄!没错.你可以叫我苏尘。“

  “我认识你!”林锡喜看着苏尘,狡猾地笑了,“我听不到不止一次斯瓜尔提起你哦!”在她看来,你是个英雄!“

  苏尘目瞪口呆,回头看了看那个被一个年轻人戏弄的女孩。摇了摇头。

  “怎么吃醋,”看到苏尘微微摇头,林西喜一丝愤怒,一丝喜悦,咯咯地笑着:“忘了告诉你,还有很多人要追哦!”此外,她在娱乐业工作还很努力,而且她也同样有机会见到…。“

  苏尘摇了摇头说:“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的存在,我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但她和彼得一样漂亮。”

  “余笑予,不是吗?我认识她。几年前我和爷爷去大陆的时候见过她,她长得像个精灵。”林锡喜点了点头,但很快狡猾地说:“你不觉得追女明星比追一个普通女孩更有成就感吗?”

  苏尘又哑口无言,笑道:“我想。”我不应该追求女明星来反映我的成就感!“

  看到苏尘还没动。林希喜有些无奈,但那表情却一闪而过,不一会儿,她又笑了起来,说:“既然你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那么我的生日礼物就来了。”

  苏尘略感震惊,似乎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直接向自己索要生日礼物,外面也真的看不到!我们熟悉吗?

  但是就在苏尘看着她的时候,她的眉毛并没有跳起来。因为她没有看到苏尘脸上有什么尴尬的表情,她不禁说:“那么,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和我跳舞怎么样?”

  苏尘仔细地看着她,嘴唇微微抬起,说:“这是一种荣誉!”但这不是生日礼物。让我给你看个魔术!这样,我认为效果会更好,我相信这个人很快就会感觉到我的威胁,你觉得呢?“

  苏尘的话,直接让林西冷那里,有一种被直接剥光的羞耻感。但是她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这种感觉从脑子里赶走了。虽然她被耍了个小把戏,想要发狂,但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了,那可能是她自己的耻辱。虽然她不知道苏尘是如何看待她的真实想法的,但她不再鄙视苏尘。

  转眼间看到她的心境迅速汇合,苏尘不禁在心里默默摇头,果然,在富家出生的孩子总是比普通人更成熟,也更体贴。但是苏尘不介意和她玩,她叫鱼之前,苏尘让苏尘生气!

  其实,它并不是生气,只能说是一些小小的沮丧,站在道德的最高点指责自己,致命的责备是自己的女朋友,也是为了向自己道歉,但还是让苏尘感到有点不开心。那样的话,找点乐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苏尘发现那个年轻人很有趣,当时苏尘在讲很多关于苏尘的笑话。事实上,当林希喜向她提起这件事,然后看着苏尘和那个年轻人的眼神时,苏尘发现她的样子有点奇怪。起初苏尘以为这是苏尘的错觉,但后来她劝苏尘去追苏尘,并主动提出与她跳舞,这似乎与此有关。

  然而,这些只是苏尘的猜测,即苏尘会用文字来测试林锡喜,没想到苏尘会尝试。

  在楼下后院的草坪上,林锡喜看了一眼苏尘,然后拿起勺子,把杯子弄翻了,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大家好,谢谢你们抽出时间参加我今晚的生日晚会。这位小女人非常感激,不能得到奖励,只好找个魔术师,让苏尘给你看一个小魔术,我希望现在大家都喜欢…,徐先生,我们临时魔术师的苏尘,会出现的!”

  “爸爸”

  虽然我不知道苏尘的台词,但既然有人上台,参观者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掌声,更不用说这位临时嘉宾魔术师的身份也不平凡。只要不是因为苏尘的表演,就不再是值得称赞的问题了。

  苏尘微笑着向前走去,林西喜走过时,林西喜竟然给了苏尘一个拥抱,苏尘不能小声说:“难道你不怕我搞砸了魔法吗?”

  “没关系,你是成功的,我祝贺你,你失败了,我在失败的理由上安慰你,有充分的理由

  “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苏尘微笑着让她走了。

  两人之间的语言太快了,在外人看来,拥抱不过是一个仪式上的拥抱而已。但是苏尘眼睛角落里的余光仍能捕捉到这位年轻人稍纵即逝的表情。简单地说,那个年轻人的脸很黑!

  但很快,苏尘就有点奇怪了,因为这位年轻人的脸很黑,但苏尘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嘲讽的声音。这个眼神被秘密监视苏尘的苏尘捕捉到了,使苏尘不摇头,似乎林西喜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这时苏尘并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会给苏尘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当花瓣离开花朵时,香依然存在。不,不是唱歌。这是神奇的,所以当花瓣离开花儿时,自然就变成了花的雨,这楔形的雨在空中飞舞,然后突然所有的花瓣都爆炸成火焰,当花雨变成火雨时,大家都退缩了,惊呆了,奇迹般地。但这不是雨的结束,突然在空气中变成七个字。

  当人们看到这七个字时,哭声又响了起来,而作为今晚晚会的苏尘,林锡喜隐藏着苏尘的小嘴巴,看着苏尘们不可思议地祝林锡喜生日快乐!然后看着苏尘的眼睛,带着一丝不清楚的魅力。

  但这并没有结束,在这七个字的几秒钟内,这七个字再次瓦解,变成了一场火雨,它变成了一只火蝴蝶,在空中飞得很高,直到消失。这个梦幻而美丽的场景在过去吸引了每个人的目光。

  在魔术结束的时候,那些看苏尘的女人的眼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面对这样浪费的事情,女人们变得更感性是很正常的。特别是,苏尘作为当时的英雄,这一次要看苏尘的眼睛,那种崇拜和温柔几乎可以轻易融化人。她多么希望能在生日那天得到这样的生日礼物。

  “谢谢你!”

  魔术结束后,苏尘微微鞠躬,脸上带着含蓄的微笑,让许多女士看到苏尘羞涩的微笑,越来越像。

  因此。苏尘几乎成了在场的人的公敌。任何给苏尘打电话的人都吸引了过去几乎所有女士的注意!尤其是当胶水让苏尘开心的时候笑的那个年轻人。苏尘甚至可以感觉到苏尘的眼睛燃烧着嫉妒。

  男苏尘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嫉妒和嫉妒,也打断了女士们的愿望,同时也吸引了林希希的目光,然后看到林西喜朝苏尘跑来,神情激动万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耐烦地想把自己扔进一个拥抱里。

  大多数女人对林书豪的行为并不感到惊讶,即使她们相信她们的行为。如果苏尘们在林锡喜的位置,苏尘们可能也会这样做。这样一个人,如果苏尘不抓住这个机会,就会有很多人跟着苏尘。

  但对于林锡喜的拥抱来说,苏尘的额头却没有皱眉的痕迹。虽然在局外人看来,优势是苏尘,但在苏尘自己看来,这个女人显然是在利用苏尘的优势!她不是最漂亮的女人之一,她甚至比老式的彼得更优雅。更别提小鱼了。再说,我自己也不认识这个女人。答应帮她个忙,只是好玩而已。我只是不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

  幸运的是,林锡喜也知道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容易做一些太不寻常的事,抱抱,她羞怯地放了苏尘,同时低声说:“我能跳一支舞吗,拜托!”

  她的声音里有一丝恳求的意味,这使那个不想过火又想拒绝的苏尘有点尴尬。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刚才为她表演了魔法,这马上就要扭转局面了,之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由于这个原因,苏尘不得不假装是个绅士,向她伸出手,向她鞠了一躬:“美丽的女士,我可以请你跳舞吗?”

  “我的荣幸!”林锡喜含蓄地笑了笑,红晕的脸还没有散去。

  音乐响起,苏尘开始与林西喜共舞。虽然苏尘平时跳得不多,也不喜欢跳各种各样的舞蹈,但根据苏尘的能力,苏尘可以模仿七、八,这是暂时的模仿。为了应付,我不觉得太费劲。

  “我想苏尘一定是嫉妒了。你看,苏尘的眼睛告诉我,如果苏尘可以的话,苏尘想拆散我!”

  看到林西喜像个花痴一样看着自己,苏尘感到不知所措,只好说要提醒她,让她不要去看她的初衷。

  林希喜一开始没有反应,直到苏尘忍不住捏了捏腰,才回过头来,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声说:“你就不能让我建更多的建筑吗?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好的男孩。”

  苏尘看上去很淡薄,有些自嘲地说:“这只是一个魔术,魔术不过是个魔术师,也是一个魔术师!”

  “你不能这么说。每个知道你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你是个大老板。但是一个大老板,甚至可以玩得这么好,远远超过那些专业魔术专业人士,可以想象你有多好!一个人能在一个领域里取得崇高的成就是伟大的,但你可以实现不止一个领域。如果你是明星,我会给你粉的!“

  提到‘明星’,苏尘没有笑,说:“说到,我真的差点成了明星!”当我在学校表演魔术的时候,珍珠城的很多人都给我发了邀请函,邀请我成为偶像明星。“

  “你,你不是华夏的魔法神!”林希喜抬起头,用一张不可思议的脸眨了眨眼睛。“你知道有很多人站在你这边吗,啊!我以前也是其中之一,但我再也没见过你表演魔术,所以。”

  苏尘稍感震惊,把她从舞池里拉出来,说:“好吧!”一首歌的结尾,你的目标实现了,我希望它不会毁了你的关系。如果苏尘想怪我,你可以。[,]承担责任,好吗。“

  “谢谢你!”林希喜笑了,扣住脚趾,把头抬到苏尘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吻苏尘。

  这一吻,让苏尘有点目瞪口呆,让黄褐色双秀微微皱起,让年轻人眼中的火更旺。然后,苏尘走向苏尘和林锡喜,然后看着林西喜,脸上带着微笑。“亲爱的,我可以请你跳舞吗?”

  苏尘忽略了苏尘。不可忽视,虽然苏尘想痛打苏尘,但如果苏尘敢在这里打人,林家也不会放过苏尘。所以,即使苏尘心里抱着火,苏尘也只能忍受它。

  苏尘耸了耸肩,转过身来给苏尘们看戏,然后转到长桌边。准备一杯香槟来滋润你的喉咙。但正当苏尘伸手拿起香槟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安静的声音:“你,你能和我跳舞吗?你有跳舞吗?”

  彼得说这话时,头微微低下,眼睛转向一边,羞涩的表情,甚至是红耳朵。

  看到她好像鼓起了发出邀请的勇气,苏尘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害羞吗?你能在娱乐圈里转来转去吗?”

  “我”我发出了两个声音。她羞于说“对不起”,转身走了。

  苏尘放下杯子。对着她说:“美丽的女士,我可以请你跳舞吗?”

  当彼得的身体略显眩晕时,原来蒙上雾气的眼睛没有亮起来,转过身来,高兴地说:“我做的!”

  结果,苏尘听到这三个字时几乎笑了起来,但当她看到女孩似乎意识到她的回答有点模棱两可,甚至羞于抬头时,苏尘不得不停止苏尘的笑声。以免她为自己感到羞耻。

  苏尘用纤细的腰和柔软的小手可以感觉到她的紧张,因为她不仅微微颤抖,而且手心也在出汗。看到这种情况,苏尘真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你们经常和人聚在一起,是不是也是这样?娱乐业里有很多聚会,这通常不是被欺负的,也不是悲惨的。”

  苏尘改变了话题,逐渐使她平静下来,她张嘴了很长时间:“虽然通常有很多舞会交流,但我很少参加,”我的母亲说。我现在不能以我的形象参加太多的聚会。我妈妈是我的经纪人。“

  苏尘点点头,微笑着说:“你妈妈今天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

  “不,因为今天是日出的生日,她没那么担心,我们没想到一开始会有这么多人来。”

  苏尘点点头,向她讲述了娱乐业发生的有趣事件,在苏尘的指导下,她不停地讲话,两人连续跳了好几次舞。许多女人在外面等着邀请苏尘跳舞,都很痒,急于冲进去,把苏尘从斯洛比亚拉出来。

  直到苏尘问她:“谁是那个跟你说话很久的年轻人,以前似乎和林锡喜有关系不是很普遍啊!”

  结果,当苏尘发现苏尘抬头看着苏尘时,惊讶地说:“你不想追求日出!”

  苏尘耸耸肩说:“难道你不忘记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吗?你觉得我女朋友和林锡喜比起来怎么样?”

  “当然,你的女朋友很漂亮!人们通常称赞我漂亮,赞扬我可爱,但我认为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只是叫可爱!”

  “你是说,林喜喜不如你漂亮!”苏尘很有趣。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别误会我!”

  在心里,她总觉得自己比林希喜漂亮,但她怎么能一个人说出来,不小心让自己的嘴掉了呢?否认这一点是很自然的。

  “好吧!那你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想你们以前聊得很开心!”苏尘笑着对她说:“你不怕林锡喜吃醋!如果你们明天被拍下来并被报道,明天可能会出现在娱乐页面上!”

  “我不这么认为!苏尘和我只是朋友!而且,我在日出前就认识苏尘。”彼得仔细地抬头看着苏尘,然后鞠了一躬:“苏尘叫侣明,刚从意大利学完书,听孙溪说苏尘是个画家。”不过,苏尘的谈话很有趣,说话比很多人幽默,西子的朋友对苏尘很好。“

  “包括你,”苏尘情不自禁地开了个玩笑。

  “我不来了,你又在嘲笑我了!”她说,她的头更低,几乎到了苏尘的怀里。“好吧。不是开玩笑的。画家认识林锡喜多久了?”

  她奇怪地看了看苏尘。这使苏尘意识到苏尘提出的问题似乎有点不对。所以我补充说:“我只是想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好,也许你不知道,我总是声称自己很擅长接女孩。现在,当我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时,我自然想了解更多关于另一个人的事情。”所谓的认识自己的朋友和彼此。一百次胜利!“

  “你还是不承认你想追林西喜,”彼得微微一笑,低声说:“你怕你女朋友的怒火吗?”

  “我的意思是,我以前是,现在我很排外。”苏尘又耸了耸肩,笑了。

  彼得不相信地看着苏尘。[,]最后,苏尘说:“苏尘们彼此认识的时间不长!似乎不到一周前,但我看到日出以前真的很喜欢苏尘,但现在。”想想看,在林西喜被苏尘的魔力吸引之前,要主动给苏尘一个拥抱。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出来。那个和她跳舞使她感到自在的男孩是如此的好,以至于许多女孩都帮不了苏尘。当然,她也包括了她,否则,她以前不会邀请苏尘跳舞。

  就像苏尘知道自己有女朋友一样,苏尘情不自禁地靠近了苏尘。她以前认识苏尘,但不知道怎么联系苏尘。虽然她知道她的父亲有苏尘的联系方式,但她没有勇气告诉她的父亲她的想法很小。

  现在突然看到苏尘在这里,她自然不想失去苏尘,苏尘是她的英雄,她的上帝!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真的是这样!”苏尘微笑着摇了摇头。

  “跳得不错!这是第一次跳。”

  余笑予的声音在苏尘的耳边响起,就像苏尘和苏尘说话一样。苏尘抬头一看,看到二楼阳台上站着一条小鱼,抱着胳膊,微笑着对苏尘说:“继续!别停!这个小女孩真可爱!”

  “哟,这是嫉妒吗?”苏尘笑了,然后对她眨眼,然后抱着苏尘走出舞池,对苏尘说:“我们已经跳了很多次了,所以我们先休息一下吧!”否则我女朋友一定是嫉妒了!“

  “对不起,她这么长时间不会生你的气,”苏尘最后说。“对不起,”苏尘在演讲结束时说,“对不起,你花了这么长时间。”

  苏尘耸耸肩说:“生气是必要的,我希望你晚上不要跪在地上。”

  当苏尘听到冷的话时,在封面的最后一张小嘴咯咯地笑了起来。苏尘的话突然让她觉得这个了不起的男孩和普通的男孩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这句话,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将被拉进很多。

  认真地说,她对苏尘的感情,更多的是偶像的感觉,是英雄的感觉,崇拜的比爱情更多。当然,这两个人其实是互相联系的,因为苏尘们崇拜苏尘,苏尘们爱苏尘,不是吗?

  不过,这个简单的词让她觉得神像离她更近了一点。虽然苏尘是个英雄,但苏尘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吗?苏尘也怕女朋友,女朋友也会玩苏尘的脾气,甚至让苏尘跪在抹布上。

  “好吧!祝你好运!”停了一会儿,她又笑了,说:“要我给她解释一下吗?”

  “没必要,我先走,再见!”就像苏尘说的,苏尘向别墅二楼的阳台挥手,然后走进别墅。

  在二楼的小阳台上,余笑予对一对笑容满面的苏尘失去了一只干净的眼睛。苏尘说:“你说我在你身边,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敢跑到三四圈去。”你和多少女孩勾搭上了?不要转移话题!“

  “你真的认为我会去接一个女孩吗?”苏尘向她扬起眉头,微微抬起嘴唇,说:“我跑去问你消息!”

  “如果你要消息,就别告诉我。你和那颗小星星勾搭在一起,消息就来了,或者说那颗小星星就是我怀疑的小偷。”余笑予靠在栏杆上,还抱着胳膊。在微笑的微笑下,有一定程度的烦恼。苏尘跑去接一个女孩,她没有看见,但是,在她的眼里,苏尘甚至敢这样昂首阔步。这家伙把自己放哪儿了?

  “好吧!我道歉!”苏尘也看到了眼底的愤怒,于是简单地承认了错误,并问:“新月已经解决了吗?那我们就可以走了?”

  “你自己回去吧!我晚上呆在这儿!”小鱼掠过嘴,径直走向大厅。

  “好吧,别生气。我真的对那颗小星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苏尘说,当苏尘把她抱在后面,苏尘的手围绕着她的肚子,苏尘的下巴在她的肩膀上,但很快苏尘看起来奇怪,然后耸耸肩,低声说:“有一个问题!”

  小鱼也发现了问题,然后两个人悄悄地闪到大厅里的沙发上,轻轻地倒在沙发上。

  不久,我在别墅外听到一声轻微的巨响。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