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我!最强卧底! 感谢费541朵鲜花

  李凡目前的处境就像一个贫穷的孤儿,他意外地获得了十亿遗产。他沉默寡言,保持他以前简单的生活方式,但他有能力随时改变他的生活。自然,他会放弃一种大胆。

  不仅仅是乔飞和小蝴蝶,还有其他人对李凡同学的态度也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老师在课堂上问他更多的问题,因为他似乎比以前更显眼,走在校园里,女孩们的目光更多地注视着他。他个子不高,不帅,在女孩子眼里,他不是那种迷.人的王子,他穿得很正常。然而,他的眼睛是清晰而纯洁的,他以一种不太卑微和慷慨的方式看待异性,没有以前的约束和回避。反而会让对方心悸,羞怯地离开眼睛,等他路过,忍不住停下来回头看。!李凡学生现在转身率,那就是擦上去向上爬!

  而是真正的改变。

  修行者修行精神的精髓,所谓的精气,气化的精神,神的修行回到虚无,修行的方式。本质和精神形态在外在,即气质和风度。

  对于上述的变化,李凡学生并不在意。道家直接指的是自己的思想,不为其他事物所感动。这种态度是符合“不作为”原则的。

  无所作为不是消极的,不是无所作为的,而是一种坦率的态度,不是虚伪的、故意的或自命不凡的。

  在新学年开始时,像往常一样,开幕式将举行。除了欢迎新生和送毕业生外,另一项重要任务是安排一年一度的“武器交流会议”。

  星海学院有着近百年的传统。每年元旦都会举行一次竞赛大会,在此之前,他会选出前十名的荣誉奖项,被称为“年度十大强项”。这次比赛也被学生们称为“强者的排名”。这被称为星海学院的年度盛会。

  离会议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这所学校进行了密集的安排和开放。近几年来,星海学院又弱,在团内八大军校中排在吊车后部。也有被几所新军事院校赶出去的倾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很可能会被取消S级军事学院的资格。

  从莱昂纳多总统到普通教官,他们都不想要这样的学生。然而,星海学院是八大军事院校中唯一的一所公立军事学院。没有办法把教师和学生比作有家庭背景的私立军事学院。在选举一般只能短,在现有的基础上挖掘学生的潜力,因此强人资格比赛显得更为重要,选拔出代表星海学院的十名精英,各种校际交流活动都不能辜负他们的力量。

  李凡没有参加强队的排名比赛。当他在一年级时,他没有资格参加这所学校。他不被允许把他的二年级改到机器修理部的颓废的地方。当然,他不想被羞辱。今年,他听说除了平时的武术比赛外,他还增加了一项新的空战比赛。我有兴趣参加。

  在9:00学校的开幕式上,舞龙要求机械师提前一小时到,帮助安排场地。忙碌的工作刚过了08:30。李凡和乔飞坐在那里,一边喝着苏打水,一边聊天,等待仪式开幕。

  换句话说,今天的礼堂布局相当时髦。当然,在礼堂前面是学校领导的讲台,旁边是教官的座位。不用说,不需要提及以下四个主要部门。舞台前还有一个学生代表席位,它与讲师的座位是对称的。如大雁的翅膀拱起,守卫首脑台。

  所谓的代表席位是星海学院现役前十名的席位.军队是“精英”崇拜的场所。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按等级排列。学生中也有无形的课程。例如,当十强明显是学生时,他们就不会和普通人坐在一起。上面显得格外凶猛,弱者也不敢说什么,谁让别人成为精英。

  在聊天的同时,米兰的学生们惊慌失措地跑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李凡旁边,幸运地拍打着他的xiong部:“终于逃脱了。”36F的“平xiong”摇晃着,呼吸着,杀死了无数眼球。

  李凡看到她满脸愤怒,奇怪地道:“米兰同学,你好吗?”开幕式即将开始。你为什么不留在医务室,到我们的机器部来呢?

  乔飞两眼发亮:“事情都不正常,一定有恶,米皇后一定会怀疑是流言蜚语!”

  米兰达白乔飞一只眼睛,转过头抱住李凡的手臂左右晃动,清车和马在交口:“船长,这次只有你才能救我!”

  军装不能覆盖xiong前的雪白RuGou,李凡对她的眼睛,不禁想起江尘和王鹏。怎么说,米兰同学的身体看起来像江尘,抛出的胶还有点像小绿,不被他不软,“首先,告诉你怎么回事,一定会帮我的。”他猜测这可能是个颜色问题,米兰想用他作为对抗某人的盾牌。

  米皇后的魅力真的是无法抗拒的,除了别人一声“船长”的叫喊又好又甜,他不总是想用水锁神玩石头的心吗?太不友善了。

  阳光下没有什么新鲜事物,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米兰正被孔雀追赶着,但是孔雀带走她妹妹的方式确实引起了人们的眼泪和笑声。即使是骄傲的稻米皇后也忍不住逃走了。

  追求米兰的男孩叫王侯,他的名字很专横,他的名字比他的名字更专横。据说,他是飞机战部四年级的负责人,指挥着一大批弟弟。

  这个人没有当面说两人不写情书,派弟弟去米兰拜访,还说她虽然不是前十名之一,但今天有机会坐在学生代表席上,“因为王大哥决定和你交往。”是的,即使用“命令+礼物”的语气,也不能说米兰的学生也有点骄傲平常的日子,因为没有人不能忍受这种侮辱啊,现场的骄傲破土动工了!

  “没有这样一个傲慢的人,即使他是在寻找别人的外表,他还是派一只奔跑的狗继续说话,他的脸像一个读政令的太监,好像他会屈尊与我交往,好像是施舍一样。我应该跪下鞠躬,以表示我受宠若惊吗?”

  她说得越多,她就越生气,情不自禁地说:“我让那个死去的太监滚多远,他不满意,让我向他大哥解释,多可笑,我告诉他姐姐啊!”

  对于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来说,李凡一生中只见过一次,或者在秀珍这个文明世界中唯一的成员王侯,他说这是一种漫长的姿态,尼玛。原来星海学院有这样一个类似的三眼王的两个.

  “你后来怎么跟他说的?”

  米兰讨厌这样的方式:“我对死去的太监说,‘你回去告诉王姓的白痴,先把狗屎zui洗干净,再学会怎么说人类的语言,跟他在一起?’这个女孩不能失去那个男人!”

  李凡讽刺道:“真奇怪的人每年都有特别多,正常人不应该那么自大,他不应该是个脑筋问题。”

  三眼王如此疯狂地追逐着袁宏宇也亲自来到门口,这位王子甚至可以把比分,直接当作其他米兰同学的“秀女”,也真的有“领地岸不是大臣”的姿态,他这不是妹妹,带着寂.寞!

  乔飞,嘿,冷笑道:“王侯,我知道,如果他不是学校里唯一刚刚毕业的二星级士兵,他就是学校里唯一的二星级士兵。他自称是星海学院的第一位大师,傲慢而专横。老子早就想把他打到海里去了。“但我打不过他。“

  李凡惊讶地说:“星海学院的第一位老师不会那么笨!”

  乔飞很不屑:“去年的排名比赛很水,四年级的硕士正忙着参加毕业实习,没来参加比赛,王侯幸运得了冠军疯了,第一高手不一定,第一力装是真的。”

  米兰指着四年级:“看,死太监来了!”

  太监师兄在大哥的命令下,“召见”了米兰同学。由于无法完成任务,他不敢回去。爸爸追着机器修理部,看见老板的情人和一个骑着马的修理机器的士兵坐在一起。他突然大发雷霆。那匹马的脸很长,麻子正在渗出。

  “米兰同学你什么意思,纯洁的心加王侯大哥加块?”

  米兰武装着李凡,不动声色地说:“回皇宫报告你的‘皇后’,这个女孩已经有了合适的人,少去乞讨吧!”

  太监哥哥不屑地瞥了李凡一眼,嘿嘿冷笑道:“你的情人就是这样的东西,难道不应该临时补满吗?”

  李凡对前半部分的话非常不满,下半场也一样,坐在那里玩手机,懒得照顾他。

  虽然米兰同学没有恶意,但被她利用有点不快,只要对方不走太远,他也不打算使用武力。

  越是宽容的李凡,太监哥哥也越要捏他rou软的柿子,“小杂种,别装聋作哑,站起来让老子说你有多少斤,他怎么敢抢一个女人和大哥王侯?”

  李凡微微皱起眉头,或者坐在那里,没有抬起头,对自己的侮辱充耳不闻,还在玩“水果忍者”。

  在四周,力学系的学生们看到了这种情况并欢呼起来,一个接一个地感到对米兰毫无价值。

  “唐星海第二学花,怎么才能找到这样一个温柔的男朋友呢?”

  “如果是我的话,我早就知道它不是我的对手了,我不能吞下它!”

  “啊,不是男人!”

  太监师兄也以为李凡指使,马面傲慢地笑着:“小子,缩头龟没用,你藏的时候也躲不掉,马的脸滚出礼堂,否则就怪老子残忍了。”

  李凡抬头看着太监,说了一句话。

  “出去!”

  “操!太监很生气,他shen手抓住他的衣领!

  李凡的头也没有抬起来,一个动作“不可能用”拍了拍他的狗爪,一记耳光打了他的脸,他原地转过身三次,没有等着回到脚踏板的肚子上,直接飞出了五米外的一个座位。

  有些人是如此的吝啬,你礼让三分,他反而得到了一寸当你是好欺负者,对这种人来说,硬面是最好的回应!大厅里一阵骚动!

  尹健学生只是嘲笑学生没有长出酱油党震惊,这才知道,人们根本没有把那个挑衅性的家伙当作一道菜。

  参与刺激是人类的天性。当我听到机器训练部的一个男孩和他在机器战系的高年级学生发生冲突时,他还把人打得面红耳赤。各年级和各行业的好心人都听到了风声,急忙赶来观看。

  太监哥哥挣扎着站起来,zui肿了半英尺高,一匹马的脸突然圆了很多,如果另一边的脸颊也请李凡同学打一巴掌,做一个对称的,帅哥至少要增加10个百分点。

  不幸的是,他怕李凡一巴掌扇苍蝇,吐出破牙,掩面恨道:“是为了我蹲,大哥不饶鸟奈!”牙齿漏了,刺耳的话变成了笑话。

  李凡忍不住笑道:“你的主人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母亲?”如果你不能战斗,你会打电话给你的父母。你是小学生吗?“

  太监师兄很尴尬,在笑声中走进人qun,急忙回到四年级机战部的座位上。

  “第四,怎么了?我叫你叫米兰过来。她来了!”

  谈论坐在桌子中间的男孩。身体又大又壮,每一寸肌ròu都充满爆发力,四张大脸,杂乱无章的短根像一根钢针,浓密的眉毛斜cha在太阳穴里,眼睛有力的含蓄霸道,坐在那里没有愤怒和力量,有大哥的风格。

  “王侯兄弟,就是这样。”老四人又讲了一遍这个故事,被打过的那部分不敢跳下去,以免国王听到这个瑕疵,在他生气的时候把他赶走。

  国王有一堆崇拜的兄弟。除了对哥麦斯二兄弟更有礼貌外,戈麦斯也是十大强者之一,在他看来,其他兄弟和他们的奴隶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他们想打架,他们想打就会骂,但其他人却不敢反抗。一只胳膊不能扭动大腿,二、弟弟通常在校园里欺负并依靠他的影响,说这不是太强大,曾经当着老板的面不讨好,那些曾经被他们欺负的人联手还击!。你可以想象结局。

  听了老四的报告后,国王皱了皱眉头,脸像水一样沉了下来。老四不浪费木柴,一颗星星的力量六段,让人打**却没有反击的能力?看起来他不是个普通人。

  但是什么?在这片星海学院,他是天王,是国王,我们是沧桑的死神,不管对方是什么神圣的,冒犯他都不会有好的结局!

  王侯身边的一个男孩看到自己的脸很丑,想到有机会表现出来,站起来说:“大哥,我去找技工结账了,顺便回米兰同学!”

  国王稍微点了点头。

  旁边一张SanJiao脸的男孩朝他扔了一把匕首,一种yin郁的方式:“三,不能放过那个男孩,给他打分。”这个人是国王的二哥戈麦斯,目前星海学院十强排名第四。

  “当然,兄弟,等着瞧吧!”

  王侯露出微笑,淡淡地道:“老三马,我放心。”

  老四不愿成为老三风的踏脚石,恨道:“那个男孩的机器修理部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没有注意他的偷袭,才受了损失。”

  国王举起手来,拍打他的脸。“浪费,”他生气地说,“这还不够丢脸!”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老四的脸颊终于对称了,吓了一跳道:“不,我不认识…。”

  国王对戈麦斯说:“你告诉他,第二。”

  戈梅斯皮的笑容就像眼镜蛇,他的声音充满嘲弄:“第四,为你的大哥做点什么吧?”粗心大意?你有什么资格?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人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别人把你看得很高,因为你是你哥哥的第四兄弟。失去你的不是你,而是失去你兄弟的人。即使你哥哥叫你去拿卫生纸,你也应该开始在冰面上行走,否则你就不适合坐在这里了!“

  第四个人带着屈辱的眼泪咬着牙齿说:“我知道。”别再有第二次“驳斥戈麦斯等于反对国王,他没有胆量。

  王侯点点头:“第二个说得很好,你得好好想想,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戈麦斯回头笑道:“有很多人被机器修理部团团围住,啊,哈,有些人想在公共场合自欺欺人。”

  王侯微微一笑:“有些人不知道大地,现实会教他什么叫螳螂手臂难为情的自卑!”

  的确,有些人在公共场合自欺欺人,但不幸的是,他们不是李凡的同学。

  几分钟后,第三个人回来了.

  残酷的现实告诉老人什么叫螳螂手臂被羞辱。他刺过去,李凡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不知何故抓住了他的手腕,仿佛夹在老虎钳子里一样一动不动,然后一巴掌和一只脚飞了过去。

  老三比老四差,当场昏过去,脸颊肿得像馒头一样。

  两个小xiong弟被打了一巴掌,显然是打了他一巴掌。这位国王多年来一直习惯于在星海学院专横跋扈。他怎么能忍受这样的挑衅呢?他当场愤怒地跳了起来。

  “跟我来,第二,让我们看看谁厌倦了生活,敢打我哥哥,抢我的女人!”老三星级七段的实力竟然轻易落败,对方会不配他亲自站出来。

  三年级出了一个大胆的男孩,怎么敢得罪国王,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会场,好奇的人qun围住了机械修理部的一个班里,看着李凡的眼睛就像看着大熊猫。

  国王把戈麦斯和一qun追随者从人qun中带走,李凡、乔飞和米兰围在中间,脸又黑又凶。

  王侯只是鄙视李凡一眼,眼睛一直在米兰踢球,表现出贪.婪的野兽YuWang。星海学院最有名的XingGan女神,她出现得越漂亮,但当她看到自己炎热的身体时,王子忍不住口干,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摘下这朵花,把它压在身体下面。

  他微笑着走向米兰,试图驯服这匹XingGan的野马。

  他认为米兰不敢拒绝他的追求,因为他是右舷学院最强壮的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至于那些认为自己有两个,徒劳无功地试图阻碍妹妹的垃圾,一定要彻底摧毁和践踏,这样他们才能知道大年头上的地球的尽头!

  米兰没等国王开口,就紧紧抓住李凡的双臂。一只小鸟看起来像个男人,很明显地暗示着他:“这个女孩有一位主人,并且尽快放弃她的想法!”

  一对又大又饱满而又有弹性的奶峰靠近手臂,触碰无比的欣喜若狂,呜呜,如果不是这颗小小的骑士之心,实在是有点够坚强来控制的。

  李凡同学黑到内伤,王侯同学怒气冲冲地炸肺,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该死的垃圾,立刻离开米兰的学生们!”

  李凡转了一只白眼,没有生气地骂回来:“为什么?”学校是你家的?大概是两万到八万。你就是洋葱!“

  戈麦斯意识到要成为一个弟弟,于是跳出来为国王充当先锋。

  “我姓殷,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马上向大哥道歉,要么给礼堂打十下耳光,要么现在叫救护车,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死了!”

  “你这个白痴,我给你两种方法,要么你死!”李凡不耐烦地说:“别像苍蝇一样嗡嗡作响,头疼。如果你不接受,就来试试。”

  戈麦斯真的不相信邪恶。他的专长是“枪战”,没有枪他的力量就打折扣了,但他认为他的空手足以对付李凡。无论如何,他也是前十名中的第四名。一颗星和九颗星的力量远未被仅仅的机械师所抗拒。

  面对戈麦斯迎面而来的一拳,李凡的眼睛没有眨一下,再次出了势用神龙摆尾组合。

  这一招吸引了老四和老三,看似平淡无奇,戈麦斯是无法抗拒的,被手掌所包含的引力在过去拍打着粉丝金星,没有等到回到上帝面前才被拉开。

  第四名呢?我会打给你的!

  大厅里的万人都能听到无声的落针声,雷鸣般的掌声震惊了,旁观者争先恐后地问同样的问题-这叫李凡,到底是什么机修工?

  我不怕不知道货物,但与货物相比,我害怕货物。我害怕把货物与货物相比较。我害怕国王军衔下的三位将军。李凡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座位一步,他似乎没有问题。他的表情仍然那么平静和放松。但是围观的人觉得他有一种傲慢的感觉,即使是第一位服役的国王,在他面前也显得相形见绌,没有回到过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