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我从鬼身上刷属性 第八章 晚上不许筷敲碗

  水滴声,清脆传来。

  债主心头猛跳,呼吸因害怕显得急促,他能够听出水滴声来自破房内。

  现在是夏天,大别村的晚风格外的冷,冷飕飕。

  而且,大别村最近几天没有下过雨。

  同时,债主也可以肯定,破房没有水。

  那水滴声从哪里来?

  “呼,呼,呼。”

  债主急促呼吸,冰冷刺骨的风,吹得他通体发凉,就仿佛夜风在催促,催促他快点进入破房内避风。

  哪怕破房在破,可也能遮挡夜风,稍微暖和一些。

  最终,债主骂了一声。

  “周二蛋,是不是你个王八羔子在耍把戏,别你妈的装神弄鬼,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

  无人回应他,回应他的只有飕飕刮起的冰冷夜风。

  接连谩骂了几声,见无人回应,债主火气也是上来,拿起法坛上供奉的白酒,大口一喝,借酒壮胆,走向破房。

  “你个小兔崽子,敢戏弄老子,我现在就来找你。”

  他大步走向破房。

  破房破旧,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借助微弱的月光,破房内昏暗却还算看得清楚。

  空荡荡的破房,除却那三幅空荡荡显得孤零的棺材,再无其他。

  债主仔细聆听,要找出水滴落的声音。

  就在这时,似有水滴滴落而下,落在债主脸上,冰冷冷的。

  他申手一抹看向手中,猛地瞳孔收缩!

  借助月光,债主看清了手指上的水滴。

  那哪里是什么水滴,那是一滴月光下泛着猩红色光泽的鲜血。

  寒风吹拂。

  债主颤抖抬头看向房顶,刹那脸上的恐惧逐渐扩散。

  房顶上悬挂着三具尸体,于夜风中晃荡。

  是那棺材上消失的三具村民尸体。

  而血液,就是从其中一具尸体滴落。

  夜幕月圆下,夏风寒冷,三具冰冷泛着尸斑的尸体,眼睛全都瞪得老大,布满血丝,死不瞑目的模样。

  债主想要尖叫求救,却喊不出生。

  仿佛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勒着,让他喘不过去,喊不出声。

  周二蛋拉完屎回来了。

  原本,他还想拉久点,但是他听到了破房那边有动静,模糊听到债主喊他名字,以为债主做完法事,只好匆忙赶来。

  “老大人呢?不会先去睡觉了吧。”

  周二蛋来到破房,发现债主人不在,法坛空无一人。

  他回身看了眼破房,三幅棺材静静放置在房内,而那三具村民尸体也赫然躺在棺材中。

  一切与周二蛋离开前一样,除了债主不见了。

  “真是倒霉,先走就算了,还留我一个人收拾。”

  周二蛋一边抱怨,一边收拾法坛。

  突然就在这时,滴答的水滴声传来,伴着一声清脆mo索声响,自破房传出。

  “嗯?老大是你吗?原来你没走啊。”

  一向胆大的周二蛋,走向破房,刚才的动静不像是老鼠小动物的发出的动静。

  他认定,八成是债主在破房内避寒风。

  迈入破房,周二蛋叫着老大,却无人应答。

  嘎吱一声,屋顶上传来声音,似有一滴水滴落在周二蛋脸上……

  周二蛋顺势抬头望去。

  “啊!!!”

  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传遍整个大别村。

  他看到了,看到了房屋上正有一人吊在房梁上。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债主。

  债主双目充血,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死死盯着周二蛋。

  周二蛋的惨叫,让得整个大别村转瞬灯火通明。

  所有村民冲出了房屋,集体向着破房跑去。

  抵达破房,女性村民尖叫,男性村民脸上写满惊恐。

  此时……

  破房内除却三幅棺材与三具村民尸体,房梁上还吊着两具尸体,周二蛋与债主的尸体。

  ……

  王平三人抵达大别村,差不多临近中午。

  “警车?”

  三人抵达村头的时候,发现村口停着一辆警车。

  随着王平三人下车,通过周婶打听村民,明白了警车到来的原因。

  周二蛋与外来的得道高人张财,在昨日做法事,疑似上吊自杀。

  前前后后,死了五个人。

  王平摩挲着下巴,五个人全是死于上吊,这只厉鬼应该是一只上吊厉鬼。

  “王平道长,能杀得死这只鬼吗?”

  得知鬼是厉鬼,周婶心一下子又提起来。

  村长几人也在场。

  相较于警方,村长几人更加相信于王平。

  哪怕王平很年轻,但是他们从周婶口中得知王平的厉害,各个将希望寄托于王平。

  农村人一向封建迷信,纵然改革到现在,也有许多地区农村保留有封建习俗等事物。

  警方介入,大别村村民却没有一个看好。

  因为警察是不会相信封建迷信,他们崇尚的是民主、富强、科学,对于鬼怪论压根不信。

  不然而,大别村村民十分肯定,这就是鬼在作祟。

  不相信鬼的警察,又怎么可能救得了大别村。

  “跟我说一下,第一个村民死前,村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说,死的三个村民,有犯什么JinJi?”

  上吊鬼的出现,王平不相信是什么偶然,肯定有什么原因,让得大别村招惹到上吊鬼。

  现代也好,古代也罢。

  农村中经常流传一些JinJi。

  比如夜晚不能吹口哨,晚上走夜路听得背后有人喊你不能回头,晚上不能倒立从kù裆下看东西……

  作为知晓鬼真的存在的王平,认为这些JinJi,不可不全信,但也不可不不信。

  有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毕竟,鬼都出现了,还有什么荒唐事情不可能发生?

  听得王平的话,村长、周婶等人回忆起来。

  “难道是那件事情?!”

  “我想起来了,是那件事情,柱子他们敲碗了。”

  王平的提醒,让村长等人回响起一件事情。

  在一个月前,也就是村民还没有死人的时候,大别村过习俗,各家各户聚在一起吃饭。

  那一天晚上,村里一片欢腾。

  男女老少都有喝酒,其中一位名为柱子的中年人,喝酒上头,大晚上拿着筷子敲着碗,口中唱着山歌。

  农村忌讳的事情很多。

  除却夜里不能吹口哨这些,还有一个就是不能拿筷子大晚上敲碗。

  ……

  (读者大大们喜欢本书的投点鲜花和评价票吧,哭求!)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