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我从鬼身上刷属性 第十九章 我叫王平,一个被张瑶狠心拒绝的大学同学

  “瑶瑶,做个检查吧,喉咙还痛吗?”

  “瑶瑶,要不要吃水果?我削个苹果给你吃。”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自510病房内传出。

  透过病房半掩的门缝,王平看到张瑶躺在病chuang上。

  而在病chuang前,站着中年男女。

  男有着轻微的胡渣子,一头短发,身着高档西装,与司机老陈比起来,这位中年男人才是真的帅逼,帅气中年大叔,很man那种。

  在看那女的,长相与张瑶有七八分相似。

  两人正是当日跟张瑶一起去珠宝专卖店的中年男女,张瑶的爸妈,张政与刘美。

  王平假装靠在走廊墙壁看手机,听着旁边510房的谈话内容。

  从聊天内容来看,王平获得很多信息。

  张瑶的父母,原来是做生意的,在鹏城不是第一第二,但也是那种有头有脸,排的上号的大人物。

  生意上关系,张政夫妇很少管张瑶。

  他们没怎么管张瑶,不代表不爱张瑶,相反疼爱的不得了。

  从小将张瑶当公主一样养着,捧在手心怕掉,含在口里怕化。

  张瑶想要写小说,他们口头上不同意,实际上还是让她写。

  正是如此,张瑶的死让两人自责不已,自责应该多陪张瑶,多点时间与张瑶在一起,如果不是自己两人疏于照顾,张瑶就不会死。

  自张瑶死后,两人一直活在自责中。

  也就在张瑶葬礼那晚,送入火葬场前,张瑶突然睁开了眼睛,活了!

  当时,火葬场的员工,以及张瑶的亲戚都惊恐大叫,以为诈尸,害怕接近张瑶。

  唯独张政夫妇惊讶后,都是冲上去抱着张瑶哭。

  后来经过一系列检查,张瑶各项数据都正常,医生直呼这是科学奇迹,如果不是张政夫妇依靠关系手段,打通关系。

  否则,关于张瑶死而复活的消息早在鹏城满天飞了。

  张瑶死而复活,张政夫妇失而复得,对张瑶更加好,接张瑶一起住,并且花更多时间陪张政夫妇。

  今天早上,张政夫妇一如既往叫张瑶起chuang吃早餐,要带她出去玩。

  谁知道,张瑶吃饭突然咳嗽,咳出血。

  张政夫妇当即吓坏,任凭张瑶怎么拒绝,都要拉着张瑶上医院检查。

  女儿失而复得,那份失去至亲,在重新获得的感觉,没有人比张政夫妇更加清楚。

  他们不想在失去张瑶。

  见时机差不多,王平准备进510房。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抢先,走进510房。

  “老何,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我女儿怎么样了?”张政似乎与白大褂中年很熟。

  “老张,你不用那么紧张,检查结果出来了,你女儿没有事情,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最好,毕竟……”

  话没说完,张政夫妇却了解老何要说什么。

  老何正是为张瑶死而复生后,检查的医生,更是鹏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

  “那就留院观察吧,老何你面色不好看啊,怎么了?不会是最近的医院风波吧,我可是听说了。”

  听女儿没事,张政松了一口气,有心情打趣起老何。

  “别提了,又死了一个,特么的,在这样下去,我都要被逼疯了,院长也都要被逼的引咎辞职了都。”

  老何与张政关系很好,没有隐瞒,直言不讳。

  “什么?又死了一个?”

  张政神色变了。

  老何沉重的点头,脸上写满疲惫于憔悴。

  一星期死了四个,院方压力很大,家属的闹,媒体的炒作,市民的以讹传讹,作为副院长,他都快被逼疯了。

  甚至他都开始怀疑,yin谋论都出来了,认为是不是有人跟自己作对。

  因为,他是下一届的院长最有力人选。

  他一度怀疑,不会是另一个副院长跟自己有仇,故意gao自己吧,这相当有可能。

  这个怀疑,直到今天早上才打消……

  “这次死了谁?又是年轻病人?”张政问道。

  老何双手抓了抓头,烦闷摇头道。

  “不是,是副院长老周死了,今早值班的老周被发现死在办公室,死因诊断还是猝死,现在医院内人心惶惶,夜班的人都不敢上班了,还有几个保安都辞职了。”

  本来医院连续死人,院方压力就大。

  现在连医院员工都辞职,内外压力下,能把人活活逼疯。

  “老张,你认识的人多,快帮我介绍点人,医院这个情况如果保安减少,天知道还会不会死人,我现在真的不得不怀疑……有没有脏东西。”

  老何叹气,整个人越发憔悴疲劳。

  嘎吱,病房门打开。

  “谁?”

  张政回身看向房门。

  王平手捧着一只花,一个箭步冲上去,拥抱向张瑶。

  “张瑶啊,你可吓死我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知道我从米国回来一刻,听到你吐血,我有多害怕吗,还好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张政愣住了,刘美呆住了,张瑶更是错愕,任凭王平抱着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靠躺在病chuang上的张瑶被王平一个熊抱,贴得很紧,脸颊贴脸颊。

  张瑶虽没楚莉莉那么波涛汹涌,但也有个C。

  此时,张瑶的山紧贴王平的凶,挤ya得变形了都。

  就在张瑶要出声的时候,耳朵传来一声微不可查,只有张瑶可以听见的声音。

  “好软,死人都能这么软的吗。”

  张瑶俏脸不自然微变,瞳孔骤缩。

  她看到了,王平松开拥抱一刻,那背对众人只面对自己的王平,深邃的双眸有一抹深不可查的白芒。

  那抹白芒,恍惚变动,化为一头咆哮绝世神兽白泽。

  滔天正气,于双眸中迸发。

  张瑶娇躯猛颤。

  等张政众人愣神,王平已经松开拥抱,冲着他们笑道。

  “你好,叔叔阿姨,我叫王平,一个被张瑶狠心拒绝,却不放弃追求的张瑶的大学同学,我刚从米国回来,这是送给张瑶的花,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王平递上一朵十分普通的花。

  一旁的老何,盯着那朵花看了很久,神色古怪。

  这话怎么跟今早医院花圃新种的花一样,还有这花怎么看都像是新摘下下来,那花根缺口,怎么看都是被拽下来的……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