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前女友饶命 雨夜屠夫

  林过云(1955年5月22日-),原名林洋稳,又名林国裕,香港出生,香港连环杀手、QiangJian犯,有「雨夜屠夫」之称。

  小学毕业后,林进入深水埗利玛窦中学就读,一面报读理工夜校,学习冷气机维修,毕业后便开始在观塘康宁道父亲开设的电单车店任职,稍后在一名亲戚处当冷气学徒,他於1973年在红磡鹤园街一个公厕附近,用刀胁迫一名女子进入公厕,用手抚摸对方xia体,结果被捕,1978年取得计程车牌正式当上计程车司机,约1980年转任夜间计程车司机,1981年突然对摄影发生浓厚兴趣,开始研究摄影技术,并且加入摄影会,1982年2月至7月间杀了4名女子,每次作案后均会肢解人体、拍摄残肢、制成标本,并拿去一间照相馆冲洗,同年8月18日於尖沙咀一照相馆被捕,他最终被判死刑,并於1984年8月依照惯例改判终身监禁,而他已由赤柱转往石壁监狱服刑,长期监禁刑罚覆核委员会在考虑大众的关注和忧虑下,不会假释林过云。

  案发

  他在犯案前为一名值夜班的计程车司机,而案件中受害者均为女性。犯案时多为下雨的晚上,他以计程车把目标接载到僻静地方后勒死,并将一名受害者奸尸,林把尸体的性器官部份肢解作为标本,存放在位於土瓜湾贵州街安庆大厦2楼j室的寓所。

  受害者

  第一名死者陈凤兰,任职舞女。案发当日,陈凤兰於1982年2月3日凌晨4时收工后与朋友饮酒,酒后在尖沙咀地区搭乘被告驾驶的计程车。林过云载酒醉未醒陈凤兰到目的地观塘后,把她载回土瓜湾住所楼下,返回家中取电线后,在车上将酒醉未醒的陈凤兰勒死,并将尸体带回家藏在客厅梳化底下。第二天,待屋中的人外出后,林将尸体身上的衣服TuoGuang,然后为尸体拍照。林从陈凤兰的钱包里取出五百块钱,到街上买了个电锯,然后将陈凤兰支解成七块,肢解尸体情况拍照录影,性器官放入胶盒用米酒防腐,再用报纸包好肢体放入胶袋内,於该晚上班时将肢体分别弃於沙田好运中心对开城门河,富豪花园对开的火炭桥和火炭一处山坡草丛。

  第二名受害者陈云洁,任职收银员,31岁。於1982年5月29日凌晨5时20分下班,大雨中乘搭林过云驾驶的计程车回家。林过云在途中停车用刀指吓,再用手铐铐住陈云洁,最后用电线勒死受害者。今次林过云用外科手术刀进行肢解,并将死者的一双RuFang、整个yin部完整割出,进行防腐处理。尸体的其余部分,则用报纸包好,再放入麻包袋内,将碎尸放在计程车车尾箱待入夜后肢体弃於铜锣湾大坑道山坡草丛。林过云其后将陈凤兰及陈云洁肢解尸体情况拍照录影带命名为「严肃的秘密」。

  第三名受害者梁秀云,任职清洁工,29岁。於1982年6月17日凌晨4时下班乘搭林过云驾驶的计程车,不久遇害。林将尸体带返家中拍照与录影肢解,录影带名为「雨夜行动」。林过云为方便「工作」,将摄录机放在碌架牀上,采用ZiPai功能,拍下他的行动。由於无需操纵摄录机,林过云的肢解工作较上两次更仔细,他甚至将死者的腹部剖开,挑出肠脏,放在口中品尝。林过云原有一尝人ròu的冲动,但最后由於感到呕心而放弃。肢体弃於铜锣湾大坑道山坡草丛。

  第四名受害者梁惠心,学生,17岁。她於1982年7月2日在尖沙咀参加谢师宴,晚上11时在酒店门外等候计程车时,上了林过云所驾驶的计程车。林过云说,梁惠心是与他相处最久的死者。他杀死对方之前,逼她戴上手铐,与她在计程车内交谈了很久,内容都是有关学校、前途、家庭、宗教、灵魂等等。但是,最后林过云还是选择用电线勒死她,然后将她的尸体带回去奸尸,是唯一一个被林过云奸尸的受害者,再进行肢解拍照录影。录影带名为「第四次行动」,肢体弃於铜锣湾大坑道山坡草丛。

  1986年11月16日,林父在圆玄学院,为四名死者供奉灵位,林过云拍下的录影带与照片现时已成为警方教材,部分受害者器官现时保留在湾仔法医总部作为实物教材。

  揭发

  林习惯把菲林拿到尖沙咀一间冲晒店进行冲洒,因为林与在摄影会认识的店员张仔较熟。林对张仔说自己到殓房兼职摄影师,为他们拍摄解剖尸体的照片,张仔觉得他的解释合理,为免其他同事受惊,由张仔亲自替林过云冲洒照片。1982年8月10日,林过云想将第四名受害者梁惠心的肢解相片放大,事有凑巧,张仔任职的冲洗公司,放大机有故障,张仔於是将林过云交来的底片,交到同一机构的旺角分店代为放大,由於放大照片工作,整个过程都由人手操作,当分店冲洗员将影片冲洗后进行品质检查时,发现那些照片似乎与人体肢解有关,将照片交由上司作决定。冲洗公司负责人认为事有可疑,於是报警。8月18日,林过云到尖沙咀店取相离去时,警方把他拘捕,林胡乱堆砌表示照片是一名在《东方日报》工作的「四眼佬」叫他取的,并相约在土瓜湾贵州街《东方日报》门市门外会合,但警方发现根本就没有「四眼佬」这个人,最后警方带队押林过云返贵州街住所进行搜查,揭发凶案

  奇案三:八仙饭店灭门案(1985年)

  八仙饭店灭门案是1985年轰动一时的凶杀案。疑凶黄志恒涉嫌杀害澳门八仙饭店东主一家九口及一名员工,死者年龄由7岁至70岁。当凶案翌年被揭发后,外界盛传凶徒把死者尸体煮成叉烧包,并於饭店出售,案件震动香港及澳门。

  黄志恒在扣押期间,以汽水樽盖割脉自杀身亡。疑凶有没有同党协助,至今依然成谜。这宗案件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漫画。

  背景

  八仙饭店位於澳门黑沙环(现今维多利亚酒店附近)木屋区,约1960年代开业,由郑林一家经营。郑林原本是一名烧腊小贩,但得到街市鸡鸭档主的提携,借钱让他经营饭店,1973年他与妻子岑惠仪结婚,育有四女一子,一家住在附近的黑沙环第四街。据街坊称,郑林为人老实,颇受街坊欢迎,但其妻沉迷麻将,经常进出赌场,对钱财看得极重,人缘亦欠佳。

  案中疑凶黄志恒(有「港澳屠夫」之称[1]),原名陈梓梁,广东南海书楼村人,rǔ名阿七,案发时年约50岁,与一名20多岁的儿子同住;家境颇富裕,其后随家人到香港定居,不久因触犯法例而在香港被囚5年,刑满后与一名黄姓女士结婚,育有2子1女。

  八仙饭店灭门案发生后,警方发现他曾卷入另一宗凶案。1973年11月5日,他到香港鰂鱼涌英皇道福昌楼向一名叫李和的男子商借一万元被拒,於是把李和夫妇及其姊绑起及斩伤,在浴缸中把李和溺毙,并试图用石油气炉纵火,幸李和胞姊及妻子及时逃脱。当时他的名字叫陈梓梁,此后潜逃广东南海县平洲区平南乡间,居住在旧日家仆黎氏家中,与黎家女儿相恋,两人偷渡至澳门。为了逃避警方追捕,他把左手食指截去一节,并火烧手指头,破坏指纹。1986年,八仙饭店案被揭发后,李和家人认出他正是陈梓梁。(详见条目鰂鱼涌福昌楼杀人放火案)

  案情-发现肢体

  1985年8月8日中午,路环黑沙海滩浮出8件残肢,泳客随即通知水警。经警方点算后,当中有4只右脚脚掌、两只左脚脚掌及两只手掌。当时残肢已严重腐烂、浸在海水超过两天,因为有4条右脚掌,断定遇害人数最少4人。

  澳门司警曾怀疑偷渡客遇上鲨鱼,但肢体的切口十分整齐,其中断掌手指曾被压扁,似是被人刻意毁灭指纹。两日后,阿婆秧滩一只野狗咬著一只女性左手手掌,三天后,司警再发现一只女性右掌,泳客亦发现一只右脚脚踭。

  面对11件残肢,司警迅速成立专案小组;司警在调查过程中,曾邀天朝大陆法医官来澳协助化验断肢,留下纪录,但凶案调查并无进展。

  1989年2月20日下午5时,数名清洁工人在氹仔鸡颈垃圾场发现大批人骨,司警经连日调查认为属於八仙饭店的十名死者。

  寻人信揭发

  1986年4月,亦即发现肢体8个月后,澳门司法警察司署及广州国际刑警先后收到八仙饭店东主郑林兄弟来信,成为破案的契机。信中指:「余兄郑林去澳门多年,凭勤劳立业,但於去年八月初突然失踪,而他在澳门的八仙饭店及物业则由另一名姓黄的男子承受。而最近澳门路环黑沙阿婆秧海面又发现人体残肢,恐兄一家遇害,望警方竭力帮助找寻余兄的下落。」

  郑林的兄弟指,其兄1985年7月曾带两名幼女回故乡中山,此后音讯全无。当时他们怀疑兄长妻子岑惠仪与黄志恒有外遇,两人於是串通杀害郑林,又推测凶手与岑氏事后反目,於是把她一家杀害。信中提及的十名失踪者包括:

  八仙饭店东主郑林(50余岁)及其妻岑惠仪(42岁)

  女儿郑宝琼(18岁)、郑宝红(12岁)、郑宝雯(10岁)、郑宝华(9岁)及儿子郑观德(7岁)、女东主的母亲陈丽容(70岁)、女东主的九姨陈珍(又名陈丽珍,60岁)

  八仙饭店厨师、东主郑林之堂兄郑柏良(61岁)

  虽然这连串案情并未能证实,但这封信引起司警展开对黄志恒的调查。

  侦查

  司警接信后重新检验去年检获的残肢,竟发现一只女性指纹与八仙饭店失踪者陈丽珍的指纹相似,司警於是监视黄志恒,并访问失踪者约20名街坊。

  当时八仙饭店一名鸡鸭商指,1985年8月4日下午,曾接到郑林来电落单叫货,职员送货时,店内一切如常;翌日早上,当伙计再送货时,却发现八仙饭店突然贴出「休业三天」的告示。该鸡鸭商曾到访郑林住宅,当时一名陌生男子应门,指郑林举家去了珠海。

  同样在8月5日,另一名失踪者、女东主九姨陈丽珍亦离奇失踪。她的邻居指,当日清晨,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上门找陈丽珍,指郑林的幼子发烧,请她协助,两人乘计程车离开,自此陈丽珍一去不返。

  这两份口供令警方相信,郑林一家是在1985年8月4日至5日失踪;由於黄志恒已年届50岁,警方怀疑有一名年轻男子有份参与谋杀。

  缉捕疑凶

  1986年9月28日下午,黄志恒匆匆离开八仙饭店,欲进入天朝内地,司警发现后即将之截住,带署举报中心调查。警方发现,黄志恒在郑林一家失踪后,除了接管八仙饭店,换上新员工外,同时把郑林位於黑沙环第四街的物业放租,黄志恒与一名廿多岁的儿子住在另一单位,当时其子驾驶的汽车亦为郑林所有。

  盘问时,黄志恒指他只想送妻女返大陆,否认潜逃,又指自己以真金白银买下郑林的物业,这笔钱是从走私中赚取。当晚,他指自己哮喘病复发,情绪激动,扬言会咬舌自尽。翌日,司警正式发出八仙饭店10名失踪者的照片,要求居民提供有关资料。

  此后,黄志恒又转口供,声称郑林欠他60万元赌债,把所有财产移交自己,郑林一家此后移民,但司警并未发现郑林一家的离境纪录。此时,警方在黄志恒的保险箱内,搜出郑林在南通银行红街市分行的保险箱锁匙、回港证,4名子女的出生证书、学生证副本。

  1986年10月2日,黄志恒正式被落案起诉,移交刑事起诉法庭侦讯,并裁定表证成立,还押澳门市牢监狱候审。10月3日,黄志恒还押监仓第二天,被其他囚犯痛殴致遍体鳞伤[3],送院敷治,期间黄要求留医,不肯回市牢,惟10月4日早上即被押返监牢。

  案发起因及杀人经过

  1986年10月6日,黄志恒在狱中披露案发经过,全因郑林欠赌债不肯偿还导致杀机。黄志恒与八仙饭店东主郑林夫妇认识多年,且经常一起赌博,通常是打麻将,有时赌沙蟹。案发前一年(1984年)某晚,黄在饭店内与郑林夫妇及厨师聚赌玩沙蟹,郑妻的九姨陈珍亦在旁观战。黄志恒以2,000澳门元的赌本与郑林搏杀,经一轮交锋,黄赢取近18万元,郑林当时答允一年内清还赌债,并口头承诺若不能还款,将自愿将八仙饭店抵押给黄。案发前一年内,黄多次向郑林夫妇讨债均被拒绝,未能从中收取丝毫分文。直至案发当晚(1985年8月4日)八仙饭店收铺后,黄志恒再到饭店向郑林讨债,当时亦遭郑拒绝,由於郑曾承诺若不能偿还赌债将让出八仙饭店给黄经营,因此黄志恒当时已另外找到厨师及一班伙记,并已通知他们准备於8月8日上工,惟让出饭店方案亦遭郑林拒绝。据黄志恒说,他原想叫郑林先偿还两至三万,余款可以慢慢还,此时郑林则谓:「还乜X嘢呀?你又冇借据。」(还甚麼呀?你又没借据。X为广东话粗口)双方於是发生争执,黄志恒随手捡起枱上的啤酒樽,击碎樽底成为一个半截断开的利器,一手箍著站在身旁的郑林么子郑观德,用破樽顶住他的颈部,喝令众人不得扬声。虽当时郑林一家及厨师共9人在场,但由於郑观德是郑林夫妇的独子,各人均不敢妄动。黄志恒著令各人用绳索互相捆绑,并用布条将口部塞住,最后绑剩郑妻岑惠仪及郑观德。黄於是著令岑氏亦用绳绑起幼子。此时,郑妻突然发难,大声呼喊并欲抱起其子,黄志恒一个箭步冲上,用破玻璃樽掷向郑妻颈部,岑氏当场毙命。黄於是狂性大发,接著用破樽掷毙或徒手勒毙余下各人。当时屋内九名受害者中,最迟遭毒手的是郑林幼子郑观德,他被杀前曾向凶徒黄志恒说:「九姨婆会报警拘捕你!」黄志恒之后到九姨婆陈珍的家,假称郑林幼子发烧,把她诱骗到八仙饭店,再将她杀死。黄志恒承认用8小时将尸体碎尸肢解,然后分多次放入两层的黑色胶袋内,逐袋弃於垃圾箱。[4][5]

  自杀、遗书

  黄志恒被捕后曾两度自杀。1986年10月4日下午,他利用市牢监狱内的铁皮垃圾箱,向左手腕上直割后横锯,被囚犯发现,经5小时抢救后得以保命。

  同年12月初,他在狱中多次与其女伴黎氏见面,在最后一次会面时,双方放声大哭;他廿多岁的长子阿源亦在同一时期探访父亲,两人神情肃穆。

  12月4日凌晨,黄志恒磨锋汽水盖拉环,在之前自杀的伤口再次割脉;当天上午8时,狱警派发早餐,发现他已无气息,手腕被一幅染满鲜血的棉被覆盖。他当时住在市牢大楼A楼楼下五号仓,仓内共收禁28人,有犯人事后指,当晚看见黄志恒坐在chuang上,利用外透入的灯光做胶花手工,以为他只是打发时间。警方事后在黄志恒身边,找到遗书、哮喘药及数本SeQing杂志。

  黄志恒死前曾向报馆寄出一封自白书,这是黄志恒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颇生涩。信中说:“请代我PingFan这冤案,请想,一个临死的人还会说谎,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两点钟,司法处谓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里一直坐了十多个钟头,在这段时间,我估计他们在观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门从未做过对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们问及关於八仙饭店之事,我从实告诉他们,也就是我如何认识郑林及至如何接替业务等,足足问了两夜三天,分四个人同是问这些,最后在十月一日零时谓要控告我谋杀郑林一家,当时我已是疲劳之极。

  香港那边东窗事发,我已抱定以死以谢世人,本来我已当陈梓梁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对他们父亲早就去世,这是由我将自己的手指模痛割掉,那时开始,我已洗心革面,坏事不但不会做,而且连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动机,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刚毕业,踏入社会工作,我应该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当郑林欠我十八万八千时,我已有心收购八仙饭店,这是有人证的。总而言之,我绝对做不出这案,如果是我承认又何妨;况且编辑先生你见到这信,我已经不在人世。

  现在凄凉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岁的孩子,舆论对她很不公平,难道我已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想过著幸福的晚年,就给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无辜,我以前是坏人,我应承担一切后果,但我太太是乡下婆,甚麼也不识,绝对是好人,难道社会竟然会对她不shen.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郑重声明,我之自我解脱,并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属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终要实现。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澳门市牢今天有「送鬼」的习俗,正是由此案而起。狱警相信死在狱中的人,会被监狱之杀气威慑,鬼魂长困而未能安息,狱警当时为黄志恒办理「出狱」手续,一人手持黑伞,另一人手持烧香,把黄志恒送出监狱。

  尸体下落

  黄志恒自杀后,警方仍未有寻获10名失踪者其余肢体。在唯一一批共11件检获的人体残肢中,只有一件的指纹近似失踪老妇陈丽珍,但外界一直相信,这批残肢正属於郑林一家十口,其余残肢是怎样处理,多年来引起外界猜测。

  目前流行的版本主要根据当时传媒的猜测。一些澳门传媒曾指,黄志恒在狱中向其他囚犯披露案发经过。黄志恒在案发前,曾在八仙饭店与陈丽珍赌沙蟹,陈氏输了18万元,事后黄志恒多次要郑林偿还。事发当晚,黄志恒又再追债,并随手拿起酒樽,胁持郑林的幼子,命令郑林家人及员工自缚、以布塞口。

  此时郑妻发难,抱起幼子欲冲出门口,结果被黄志恒击杀,最后郑林幼子临死前大喊:「九姨婆(陈丽珍)会报警拉你!」黄志恒之后到九姨婆家,假称郑林幼子发烧,把她诱骗到八仙饭店,再将她杀死。报章又说他之后用黑色垃圾袋,把肢体包起,分批弃置;部分则用来熬汤,在八仙饭店出售。

  目前已知的证据是:

  案发时,曾有一名约30岁男子到陈丽珍家,此人并非黄志恒。

  从残肢化验结果得知,死者并非被毒死。

  案发时正值盛夏,若尸体未有及时处理,将会发出恶臭,但当时并未有人投诉尸臭问题。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