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冷唐 事无休 有人欢喜有人忧

小说:冷唐  作者:周公子  回目录  举报
  江年和小娘坐在厅堂,彼此都没有说话,沉默半晌,江年看了看小娘,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前那些流氓地痞来滋事,不是一样被我打跑了,这次只当是个稍微有点本事的流氓而已。至于租子的事情,大不了以后我每顿少吃二两面条。放心吧,有我在,天塌不下来。”

  小娘闻言转头看向江年,苦涩一笑,没有说话。事情哪有那么轻松,两倍的租子,就算铺子打烊后,自己帮大户人家做些女红,恐怕一年到头也剩余不了几块碎银子。

  看着沉默的小娘,江年欲言又止,只是起身拿起了装着药材的油纸包走向厨房去帮剑三熬药。

  临近黄昏,铺子基本没有了客人,江年端着煮好的药,走进自己的房间。

  经过了一天一夜,剑三已经压制住了体内紊乱的剑气。此刻正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见江年端着药进来,轻声道:“小公子,我这把老骨头,喝不喝这药其实也没什么分别。”

  江年放下药碗,正色道:“虽是寻常的药材,却也能暂时缓解你的外伤,不然你体内的剑气肆虐。如果放任不管,留下隐疾,到时候就算有梅山剑门的九转丹也不能恢复巅峰时候的体魄了。”

  剑三点了点头,也没有分辨,显然很认可江年的话。拿起已经凉了几分的药碗,一饮而尽。

  用袖子胡乱擦了下zui角,剑三转头,问道:“今日秀山剑院的那个苏白过来了?”

  江年缓缓点了点头,沉吟道:“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倒是不足为惧,只是我现在不能贸然出手,县丞之子,家族中想必会有些江湖人物做供奉。”

  剑三冷哼一声,傲然道:“一个县丞的供奉而已,如果真敢对小公子动手,我剑三虽然受伤,不过强行递出一剑的话,六品以下的剑师,我依然不放在眼里。”

  江年摇了摇头,正色道:“事情还没到那一步,那样代价太大,我今天已经传出消息了,等到慕氏家族来接引的人快到了,我们动手也不迟。不过,如果真要非出手不可的话,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想药房的那位老先生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死而袖手旁观。”

  江年神色冷厉,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心中暗道:也好,尽快了却这些事情,我也就可以安心的去青州了......

  ———————————————————

  再过一天就是李锦登基以来的第六个新年,已经到了年底,百姓们都在家忙活着准备明日的食材,面馆也基本没有了生意。江年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才慢慢醒来,几缕阳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子,外面已经依稀传来小孩子的嬉戏声和爆竹的声响。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江年来到厅堂。听到江年的脚步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小截微燃的木头。笑着喊道:“江年叔叔,我们去放鞭炮吧。”

  江年笑了笑,shen手捏了下小元宝的脸蛋,柔声道:“叔叔一会儿还要帮你娘打扫院子呢,你和小伙伴们去玩吧,可千万注意安全啊。”

  “知道呢,谢谢江年叔叔。”小元宝说着,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正在擦拭桌子的小娘看着这一幕,笑着摇了摇头,对江年说道:“这孩子昨日知道你给他买了爆竹,兴奋地都没怎么睡觉,早早便起来和小伙伴们去玩了。”

  江年一笑置之,走到小娘身边,看着她微红的眼睛,皱眉问道:“一夜没睡?”

  小娘赶紧转过头,继续擦着桌子,小声道:“昨夜在帮小元宝缝袄子,睡的晚了些。哦,对了,面已经给你和老伯煮好了,在厨房,可能有些冷了,我去给你们热一下。”

  “不用麻烦了,我和老伯的肚子,生冷不忌。”江年拉住要去给他们热早饭的小娘,没有继续追问,估计昨日发生的事,小娘也没心情睡觉。

  把面送给剑三,江年回到厅堂,几大口吃完了自己那碗面。也没有打算帮小娘收拾铺子,而是搬了把椅子来到院子,晒着太阳,拿起那根被他摩挲光滑的竹竿,微眯着眼慢慢擦拭。

  直到中午时分,阳光越来越毒,晒的江年睁不开眼睛,江年放下那根竹竿,起身将椅子转了个方向,背对着太阳开始闭目养神。

  不多时,临近面馆的一侧巷口,出现了一个长长的队伍,为首的是一个身材偏瘦的商贾模样的老者,在他身侧,站着一个佩着长剑满脸倨傲的年轻人,他们身后,是很多抬着箱子的壮汉。

  队伍缓缓走到小娘的面馆门口,老者示意身后的人放下箱子,自己和那名佩剑的年轻人走进院子。

  听到声响,江年缓缓起身,看向院子里的两人。院子里正在洗衣服的小娘也放下手中的活,一脸紧张的走到江年身边。

  老者看着小娘如临大敌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向两人抱了抱拳,和气道:“两位不必紧张,老朽是镇上风雨楼的管事,今日我等不是来滋事的,是奉苏公子的命,来给小娘掌柜送上些聘礼。还望两位不要为难。”

  江年zui角微翘,今日如果收下这些聘礼,那也就无异于答应了苏白昨日的话,想了想,江年开口嗤笑道:“怎么?难道现在风雨楼也开始给苏白跑腿了吗?”

  听了江年讽刺的话,老者没有动怒,依旧面带笑容,倒是他身边那名年轻人忍不住开口讥讽道:“江年,这没你说话的份,一个小厮也敢直呼我师傅的大名,难道还真如别人所说,你对小娘有些不可告人的想法?还是你对我师傅当年让你放弃剑道心怀怨恨?”

  江年淡淡瞥了一眼说话的年轻人,zui角牵起一丝不屑的笑容,那名年轻人是镇上陈锦记的少掌柜,不过是和苏白学了两年剑术而已,完全不用放在眼里。江年转头看向了那名老者。毕竟他才是今日的话事人。

  见江年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那名年轻人怒不可遏,正要出手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厮,身侧的老者却拉住了自己的衣角。转头看见老者的眼神示意,才抑制住出手的冲动,一脸怨恨的盯着江年。

  老者看着江年的目光,依旧含笑道:“小xiong弟也莫要为难老朽,我等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况且这几年我们风雨楼对小娘这间铺子也是一直网开一面。做生意不过和气生财,但今时不同往日,还是奉劝小xiong弟一句,人外有人,莫要以卵击石。蚍蜉撼大树,终究还是世人zui边的笑话。”

  说完,老者转头看向小娘,等待她的主意。

  小娘想了想,沉吟道:“老先生和苏剑师这几年对我们的照顾,小女子一直铭记在心,只是小女子不过是一介草民,只念着平凡是福,从未奢望过能得到苏剑师的青眼相加,也实在是不敢给苏剑师招来不必要的非议。这些聘礼还是再劳烦各位拿回给苏剑师,顺便帮我转告一句,以后这间铺子的租子我依旧会一文不少的上缴。”

  似是说了这么多话,用了小娘很多勇气,小娘长长舒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

  那名老者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也有些感慨,他在镇上生活了几十年,自然知道小娘的不容易。只是苏白的身份,连风雨楼的掌柜都要郑重对待,自己在这件事上说情,无异于自掘坟墓。可能对于这普通的弱女子来说,平凡是最不容易的了。

  想到这,老者无奈道:“小娘,老朽知道你这几年的艰辛,只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告诉你,这门亲事你没办法不答应,因为苏公子不仅是秀山剑院的弟子,也是我们襄安县的县丞之子。”

  看着已经呆若木鸡的小娘,老者顿了顿,轻声劝慰道:“小娘还是莫要逞强了,嫁给苏公子,生活自是不用愁,小元宝也能有个更好的生活......”

  说到这,老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沉默的挥了挥手,示意院外的人将聘礼搬进来。自己则是缓缓地朝院外走去。

  小娘此时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那么直直的站着,看着一箱箱的聘礼陆续被抬进院子。强忍着不让眼眶里的泪水落下来。

  直到那名苏白的弟子过来将叠的方正的嫁衣交到小娘手上,小娘也只是木然的shen手接过,没有说一句话。

  那年轻人见失魂落魄的小娘,嗤笑一声,冷哼一声道:“身在福中不知福,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来。我师傅已经将婚礼定在明日,好自为之。”

  随即转头看向一旁无动于衷的江年,讽刺道:“拿着一根破竹竿,还真以为自己是剑师了,连出招的勇气都没有,还是踏踏实实的当你的小厮吧。以后哪天我来这看师傅,没准爷心情好还会打赏你些银子。”

  说完,没有理会江年,转身哈哈大笑着离去。

  江年眼睛微眯,抬手轻轻摩挲着下巴,根本没有在乎他的挑衅,心底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时间这么紧,江年的神色渐渐冷峻,如果明日慕氏家族的人还没到,自己就只能出手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