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缠奈何 第三十章云影之巅(四)

青丝缠奈何 南山木雨 玄幻奇幻 | 转世重生 更新时间:2018-09-03 22:00
瀑布阅读
瀑布

集聚叠云显楼阁,荡摇浮世生万象。谁知斜阳照幻影,只晓天外有雄魂。

那千朵云团层层叠叠,万丈霞光无比耀目。大殿金光流转间,忽隐忽现飞檐斗拱同五色符文大柱和五色琉璃瓦,殿中五色玄气之光也不时相互交织,美轮美奂,夺人眼目。

那句:“花繁沧落默默凄,一世种因终成果,昊天环日燎浮云,又见君颜不相识”从殿中又飘然而出。

“这是海市蜃楼吧!这蜃景就是一种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现象,势必在某个地方有实景的存在,如果是,那一定有真实的大殿存大。但秋儿说这玄灵派在数千年前就以不负存在了,这又那里去寻得?”

彦辰眼光看着看着便多了几分迷离,魂魄也不由的向云影之巅而去。

殿内的景象更是让彦辰诧异,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彦辰可以任意的接触其中物件,但又转瞬如烟消散,恢复到原来的位置上。殿内大约有三四十人,似乎没有一个人能感觉到彦辰存在一样,依旧三三两两的在讨论着什么。彦辰只看到他们嘴唇张合,却听不到交谈的声音。彦辰就在大殿中自由的飘上飘下,如鱼一般游荡在这幻境之中。

大殿内金碧辉煌,高台之上,有一把高背镶有五色石的椅子,那把椅子一看就是这里最高权力的象征。

大殿正中摆放了一件雕祥龙云纹的青铜色大鼎,鼎上铸有“昊天云鼎”四个大字。

突然一道玄色长虹从大殿外流光而入,殿中人也见状顿时安静的分四排而立。

只见一个穿玄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端坐高台之上,此人丰神俊朗,深眸剑眉,不怒自威,但他眉宇间似乎结着一丝忧郁之色。

殿中所有人,齐齐的拱手一拜。玄衣男子稳稳端坐,深眸凝视下方。

“这人就是玄灵派的宗主吧!”彦辰飘荡在大殿正中的昊天云鼎上。男人就应该有这般气度神彩才对,也不知我顾彦辰什么时候,什么命宿才能也活成之般。

正当彦辰目不转睛的看着玄衣男子之时,只见,那男子掐诀一指,一道白色玄气直击彦辰而来。彦辰以为一切都是虚幻之象也并不在意,可促不急防下,却被那白色玄气击落到下方鼎中。

不会吧,这人居然能看到我?殿中这许多人,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我,可这真是一招击中呀?

彦辰刚刚要从鼎中飘出竟听道:“主上,派出的人回来回报说,固轮海上已经出现异动。”

彦辰心话原来在鼎中可以听得到,鼎外只能观其形而不听其音,我还是静静留于此处听听也好,反正外面也看的差不多了。

只听那声音继续说道:“那裂天兕正准备划开中元天境,惟恐不久就将会同阴离境开战。”

“说,是谁放了那凶兽出来的,那裂天兕近万年被封印在这昊天云鼎中,怎么就能破印而出的。”

“昊天云鼎,这不就是我现在呆的这口鼎吗?原来这鼎是封印的法器。”彦辰又细细打量这鼎内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这鼎的内壁上刻了一些看不懂得奇怪文字而已。

又听外面说道:“哼,还不都是你南宫家看管不力吗?这五千年不一直是你南宫家看守这昊天云鼎吗?”

“对呀,对呀,候洹掌座说的没错,这事就应该他南宫家的人负责。”一群人附和着说。

“嗯嗯!”只听有人重重的嗯了几声说道:“我南宫家的人,是有看管不力之错,该我南宫箐负的责任我决不推托。但是主上,你可派人查看过,这昊天云鼎的五行封印是否有问题,这五行封印上的水系灵气已经全部消失。”

此话一出,大殿之中瞬间鸦雀无声。

静默许久,只听又有一人叹息说道:“哎!五行灵气相互抗衡、相互牵制,但又可相互交融,可惜偏偏这水系掌座五千年前因那事自殒元神,可是这水系又没有天承后人,只有几个地修座法,所以才使这封印上的水系灵气比之强弱了许多。”

“就是说,各系灵脉家族都有天承后人相传,唯独这水系现今以失天承传人。”

“你说的没错,这天承灵气那里是后天能够修炼出来的。”

“说的对,后天再怎么修炼也没有天生的固本纯厚。”

殿中又是一阵混乱之声。

“这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了天承后人了,大家能不能想想我们下面要怎么收拾这裂天兕,事已发生,再谈旧事又有何用。”

“北冥千里,你们北冥家的人主修木系辅修水系,说白了为何你们北冥家的人就可以同修两系,你不清楚吗?不清楚的话,咱们就来说说清楚好了?”

“算了东方,少说两句吧。这以经够乱的了,这又何必还在这个问题上在争个长短呢!”

“别在这又当好人,南宫箐,刚刚不就你说的五行封印之事。水系无天承血脉,他北冥家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我北冥家有什么责任?天道沧沧我北冥家问心无愧!”

“为何没有水系天承血脉我东方昭阳告诉你,是你们北冥家为了一已私利谋害了水系天承传人的。”

“你,你,好你个东方昭阳,你素来与我木系之人不睦,今天你居然借题发挥,当年之事你以为你们东方家的人就没有责任,荒谬!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明明自己做了那么多肮脏龌龊之事,现在竟然污蔑我北冥家。”

“你们说谁呢?”

“就说你们东方家呢?”

“再说个试试?”

“你以为我怕你们。”

这殿里几十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我帮他,他帮你,你斥他,他回你一句。还真是有来有往互不相让,好个热闹。彦辰在鼎里听的头都要炸了。

不过彦辰心里也没闲着,虽然听不明白前因后果,但大该的意思也算是明白了几分,但是听他们吵来吵去,似乎总是感觉那里不对,似乎少了点什么?

彦辰细细想来,对,在这争吵中最平静,最无争的好象是西门家的人。没有一字提过金系的西门族人。

难道这位高高在座,现在还一言未发的人是金系西门家的人。

正当彦辰还在想着的时候,突然彭!彭!传来几声巨响,吓的彦辰伸头出来看,原来是那高位上的玄衣男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击倒了殿下的几个人。殿中所有的人的脸色吓的惨白一片。

可是现在的彦辰,看到就听不到,听到就不能看,没办法彦辰又缩回鼎中。

只听这个声音怒斥几声,声如洪钟,震的大殿嗡嗡作响。

“吵够了吗?吵够了就都给我闭嘴!旧事无须从提!五千年前发生的旧事能于今昔又何干。你们四大家族族长乃我玄灵派掌座,今只发生了裂天兕破印而出这等小事,你们就互相推委,相互猜忌。倘若有一天,大开阴离境又如何!南宫这事由你族而生,你做何解?”

“主上,是我等的错,主上莫气。这裂天兕乃上古凶兽,至那三万二千年前,我们于阴离境开战后,收服这凶兽,补了那中元天境,我们中元境也就再无战事。这裂天兕虽凶猛异常对我们南宫家倒也无防,可轻松收服,只是这中元境之上的阴离境一开,大批的噬灵者来袭,我们这通泽大陆上的修灵之人有可能在劫难逃。可这噬灵者唯一惧怕的就是水系功法。现如今天我们通泽大陆上,再无水系天承血脉,虽说北冥族人中有修水系功法者,但那都是地修之人,恐大战不敌!”

“南宫箐,只怕是有心之人做了无心之事!”

“主上,我南宫家世代不敢忘主上的恩德,如有异心,天灭全族!”

“千里,那你们北冥家又对这事有何应对之法?”

“回主上,我族定当竭力应战裂天兕,我将派出族中最强水系地修者。”

“没有水系天承血脉者也可?”

“回主上,千里不敢狂说,但北冥族中以有地修者修练到,地修神修三级,以有结蓝水丹之人。”

“蓝水丹?不可能吧?只有天承之人才可能结出蓝水丹,这地修者居然能修练到神修级,那功力等同于天承十级或是天承天修级也是有可能的。”殿中一片哗然。

“都听到北冥掌座的话了!”那威摄的声音一出,殿中又鸦雀无声起来。

“主上,既然北冥家出了这等天姿骄子一般的人物,那这次裂天兕之事必当也迎刃而解。可是,这昊天鼎上的五行封印,也需从新加固,不知这位北冥家的神修之人可否一并担当。”

这秋儿还说这里有什么宝贝,可以帮她修天承级的功法,那里有,我看这里就是一群话唠,也不知道这是要说到什么时候,我可等不下去了。鼎里的彦辰又轻飘飘的探出头来。

可刚刚把头探了出来,一道锐力之光直射了过来,那高台端坐之人,目似雷电与彦辰目光相创,吓的彦辰又怯生生的把头缩了回去。

“千里,此人可做到否?”那声音有威严的问道。

“回主上,此人收服裂天兕应并不在话下,可是这昊天鼎上的五行封印就有所困顿,这水系灵脉还需要水系真元之功所辅,此人并没有修练过水系真元之功,所以还需修练九品的《寒沧诀》功法方可。”

“《寒沧诀》,本尊昔日也曾听闻一二,这乃水系上层极品功法,只有水系之人才可修练,近日众所周知《寒沧诀》被候洹在天南水围处寻得。候洹可是?”

我去!听到这里,彦辰为这位候洹叫屈呀!第一个开枪的就是你,原来倒地的也将是你。彦辰心想,这候洹心里要多少万只的草泥马奔踏而过呀。

只听,殿中有人轻笑一声,那声音,就是候洹,彦辰最先听到的那个声音,但一直没有,为这位对上号,这位到底是那个家族的?

“主上,前些时日我族人确实在天南水围的洞仙山里得了本名为《寒沧诀》的玉笺,今日带来,也想请主上有所定夺。”

“既然候洹有心,那就盛上来吧!”

《寒沧诀》的玉笺,不会说的就是我那本吧?彦辰拍了拍怀中。

“果然是水系功法《寒沧诀》,此功法消失数千年,本尊也曾多次派人前去寻找,可每每都是无功而返。没想,竟然在天南水围的洞仙山处寻的。不过这天南水围好像是北冥家的地方。。。。。。”

这话说的彦辰以明白二分,又听北冥千里说道。

“主上有所不知,虽然我通泽大陆以明令规定,它族不得善入其各自封地管辖区,各族封地所获之物都归本族所有。如若有擅自侵入者,可按本族族归定处。但这往昔数千年,我北冥家族所封的天南水围之地的洞仙山处,产大量修金系功法所需的露晶莹石,我北冥家与西门家又本是同归玄灵派门下,本就是同宗同元,所以也就默许了西门族人进入我天南水围挖掘露晶莹石。没想到,前些时日西门族人竟然在我天南水围处帮我族寻得了我族水系失传功法,这里我还得多谢候洹掌座一直替我族善存此物。”

漂亮!这话说的太漂亮了,这西门家明明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让北冥千里这么一说,感觉好像也无多大事,无非就是,在人家的地盘拿点东西,人家大人大量此事也无怪,反而人家还要谢谢你,在拿了别人家东西的时候还顺便帮忙找到了别人家丢失的宝贝。

但彦辰心又一想,不对呀,这怎么越听越象是北冥千里在给西门候洹下的套呢?

庆十一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10月1日到10月8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全部

飞卢小说网声明

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飞卢坚决抵制淫秽色情,涉黑(暴力、血腥)等违反国家规定的小说在网站上传播,如发现违规作品,请向本站投诉。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存储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

投诉邮箱:feiying@faloo.com 一经核实,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关于我们| 小说帮助| 申请小说推荐| Vip签约| Vip充值| 申请作家| 作家福利| 撰写小说|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All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北京创阅科技有限公司 ICP证京B2-20194099 京网文[2019]1782-182号 京ICP备18030338号-3 京公安网备11011202002397号

飞卢小说网(b.faloo.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京零通190302号)

RSS 热门小说榜
小说页面生成时间2020/9/27 18:4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