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倾说 第六章 我们做朋友吧

小说:倾说  作者:椿玗颐  回目录  举报
  

  “我们做朋友吧。”

  刘妍一怔,直盯石智的脸,想看出她是不是在说笑。然而被石智这么认真地看着,刘妍反而尴尬地闪躲。心中在想石智会说出这句话的一百种原因。

  这时石智shen手,指尖碰触刘妍的指尖,冰凉的触感让刘妍下意识缩了一下,也再次望向石智。

  石智笑了笑,说:“我们很像,所以我们会是朋友。”

  刘妍轻皱眉头,她们哪里像了,一点都不像,至少性格不像。

  “刘妍。”石智叫着她的名字,刘妍以为她还会说什么,可她只是对着她笑,没有再说话了。

  远处,少年望向荫道里坐在长椅上的两个相视的少女,他的目光停在刘妍的身上,眼底忧伤蔓延,李想背转过身,被风追逐的落叶停在他脚边,校服衣角轻扬,白色球鞋无声迈开。

  石智望向那个落寞的背影,渐渐模糊。

  很多年以后,当石智回想起今日时,依然能感受到刘妍指尖上冰凉的温度,时光纵然流逝,过往如泡沫般幻灭,但总会有些事有些人深深存在某个人的心里。记得那年,12月寒冬,天空灰暗,荫道长椅,坐着两个少女,还有远处转身的少年。

  12月空气清晰漂流。

  青春如我们,轻藏着一个不可说的秘密。

  下完晚自习后,同学们走出校门后都蹿得没个人影。橘黄的路灯照亮冷冷清清的长街,前方上空看不见的地方似乎飘着幽暗的影子,狂风肆虐。

  刘妍骑车停在一家未关门的药店门口,里面的灯光在这幽深黑暗里显得更加寂寥。

  刘妍探头向里面看了看,看不到一个人,正当她准备想走进去时,药店的收银台幽幽的shen.出一个脑袋来,吓得刘妍连带着自行车退的差点摔倒,她慌忙骑上车逃离掉。

  而里面的男药师一头雾水,正要缩回脑袋继续烤火时,门外又停了一辆自行车。

  李想也向药店里面探了探,对上男药师的眼时,也慌忙逃掉。

  男药师缩回脑袋不禁对着黑屏的电脑左看右看,没见自己的脸有多吓人啊?

  刘妍回到家时,姥姥躺在chuang上睡着了,呼吸浅浅。刘妍洗漱时,看向手背上的纱布,她想起石智对她的嘱咐,便没敢碰水。一想到那个女孩,刘妍的脸就皱在一块,那个让刘妍最近才发觉的奇怪的女孩,那个对她说我们做朋友的女孩。

  睡觉之前刘妍泡了个脚,她轻手轻脚钻进暖暖的被窝时还是把姥姥惊醒了。姥姥摸住刘妍冰冷的手放在温热的掌心里暖热着,刘妍心中一暖窝在姥姥的怀里蹭了两下。

  刘妍睡觉很安分,但有一点不好,就是睡着睡着就把脑袋缩进被子里。所以每到深更半夜姥姥都会把她小脑袋露出来透气。

  周仁媛shen手轻抚着刘妍的睡脸,一遍又一遍,缓慢而透着疼惜。那双看不见的眼眸在夜色里水光晶莹。

  刘妍似乎做了不好的梦,额间有薄薄的冷汗,身体微微颤抖着,zui中更不知在ni喃什么。

  周仁媛抚上刘妍脸庞的手移到她脑后,轻轻安抚着,似要抹去那不好的梦。

  黑暗中,有老人轻叹地声息。

  清晨,刘妍打开门,便有冰凉的东西往脸上扑来,是雪花。

  酝酿了好几日的yin沉天气,最终迎来了初雪。

  阁楼上橘黄的灯光映亮前方一片地,光芒撒落院里。寂静的夜空,雪花簌簌扬落,落在手心,凉在心里。

  刘妍将围在脖颈上的红色围巾拉高,遮住半张脸。雪花打落在她睫毛上,她眯起眼,shen手扫掉睫毛上的雪。

  刘妍推车向巷子口走去,地上的积雪很薄,雪地里留下一连串浅浅的脚印和轮胎印。

  转弯路口的灯光下依旧站着那个少年。他手里捂着一瓶牛.奶似乎站了很久,肩膀处积了不少雪。他看到刘妍走来,倚靠在电线杆上的身子一下子就站好。

  刘妍望着他,少年五官依旧隐没在橘黄的光线里,模糊不清,可在刘妍的心里,却能清楚的记起那张脸的模样。他笑的时候,有两个小小的酒窝,有时候会不经意间露出他的两颗小虎牙,刘妍觉得很好看。

  李想唇.瓣动了动,轻念出刘妍的名字,吐出的白气在片片雪花中萦绕。

  刘妍推着车子走过去,走过李想。

  骑车到学校已是二十分钟后的事,刘妍的发上,衣服上,沾满了雪,围巾上也有少许雪,脖子动的时候,那白色的雪贴向肌肤时,冰凉刺骨。

  刘妍拍掉身上的雪花,又有雪落在她的发梢上。安在车棚旁的树干上的灯罩闪着橘黄的光芒,和着雪花撒在刘妍瘦小的身上,在李想心中定格成时光里的一幅画。

  牛.奶依旧静静地放在刘妍自行车的后座上。

  刘妍拿在手心里时,牛.奶上还残留着李想的余温。

  他总是这样,全心全意,不求回报地对另一个人好。而另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妍。

  下完早自习,学生们都跑去食堂吃早餐,因为雪越下越大了,大多同学都选择打伞。

  石智带着连衣帽趴在课桌上,教师里只剩她一人,背后刮来呼啦啦的风,吹的石智脊背发凉。石智在心里骂了一句,她认为有人是看她在睡觉故意把门打开不关上,毕竟作为女生公敌的她总觉得谁都想害她,一定是这样的。

  石智起身准备把后门带上,当她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时,那张漂亮的脸蛋竟扭曲到一块,似乎被什么东西刺痛了。

  那飘下来的白色东西,她很讨厌。

  石智站在楼顶,楼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雪打在她凌乱的发梢上。

  石智探头望下,楼下有不少人打着花花绿绿的伞走进教学楼里。

  石智拿起滚好的雪球,有两个拳头大,她看准时机,便把手中的雪球丢下去。

  带着五层楼高的冲击力,雪球砸在一个huang色的伞面上。石智可以看到huang色的伞倾斜踉跄了几下,伞面还残留着被砸的雪渣。

  石智缩回身,顷刻间听到楼下有人在叫骂。

  如此重复了几次,也有险些砸到人,雪很大,也没人迎着鹅毛大雪去看楼上,只当有人恶作剧。

  石智非常满意地拍拍手,她喜欢听他们的气急败坏地叫嚣声,而这些是她的愉乐方式。石智转身走下楼,她拍掉身上的雪花若无其事地走向教室。

  楼梯口有人走上来,女生的zui里却在叫骂,“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往我伞上砸雪球,被我逮到,非弄死他!”

  石智下楼梯的脚步放慢了,那人走上最后一台阶转弯向走廊走去时,石智快步跟在那人身后,故意绊了一下对方的脚,对方一声尖叫,猝不及防地向前扑去。石智却又及时扶住了那人。

  那女生原本想道谢,见是石智,倒有些受宠若惊了。

  石智松开她,露出很甜的笑容。

  可不知为什么,在对方的眼中看来,灿烂的笑容背后是一把无形的利刀,似乎随时准备捅过来。

  石智笑的很甜,却说了一句,“我砸的,你想怎么弄死我?”

  女生瞪大了眼睛杵在那,似乎是想不到石智会承认自己。

  石智笑着笑着僵硬了笑容,她面无表情地越过女生走下楼梯。

  一楼的楼梯间,刘妍顶着满头的雪花看着石智走下来。

  石智看见了她,zui角一扬,眼里笑意很深,她正想跟刘妍打招呼,刘妍却匆匆跑进教室里。

  虽然有点小失望,可石智不在乎刘妍对她的态度。

  刘妍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脸颊和鼻子冻得通红,头发上的雪花没来得及打掉就已经有些融化,沾shi了发丝,她抖了抖围巾,将脸埋进红色的围巾里。

  窗外还在飘着雪,玻璃窗上蒙上一层水雾,看不清外面的景象,依稀间只看到有白色的雪花大片大片的打落在玻璃窗上。

  刘妍shen手触碰玻璃窗,冰冷的触感袭上心头,指尖沿着玻璃窗上的水汽画出几道清晰的印子,还发出了摩擦声。

  刘妍想起她在回教学楼的路上看到石智在楼顶上的小动作。

  当时刘妍就在心里给石智定了一个标签,幼稚。

  上课的时候刘妍总是盯着窗外,教室里的气氛有些安静,英语老师也有气无力地讲着课本,扩音器里念出一堆听不进去的英文单词。

  都说初三是很重要的复习阶段。但对于普通班级来说,学生们有压力,也有茫然。中考气氛紧张不起来。他们曾带着孩子未脱的稚气,带着共同的梦想,斗志昂扬走过三年,这三年里,早已长成懵懵懂懂的少年少女,在这过程中,有人走到了一半,有人迷茫了未来,有人坚持初心。

  老师们该讲的道理都讲了,同学们听进去的没听进去的也都听了,就像有人说过,大道理都懂,可谁又能过好这一生呢?

  记得政治老师说过,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一个点悟自己的人,并且会改变自己一生。

  刘妍没有遇到点悟她的人,却遇到了把她人生搅得天翻地覆从而陷入黑暗的人和事。

  李想将收好的练习册交到班主任的办公室。离开时,林荨叫住了他。

  “李想,听说你跟我班的刘妍是邻居?”

  李想点了点头。

  “刘妍最近有些奇怪,上课也走神,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是不是她家里出什么事了?”

  刘妍初二那会,她母亲去世,刘妍整个人恍惚了好一阵,那时是老师和同学们陪她度过最艰难的坎,给她鼓励,给她引导。

  还有李想。

  李想静了会,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林荨叹了口气,也不再询问什么。李想礼貌颔首离开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