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倾说 第三十二章丢掉曾经呼唤过的宝贝

小说:倾说  作者:椿玗颐  回目录  举报
  

  石中伟接到刘阿姨的电话,说石智要在她家过年了,石中伟挂断电话,眉目紧锁,手机日期显示今天是除夕。

  沙发上攀爬着一个小孩子,口齿不清冲着石中伟“粑粑粑粑”地叫,石中伟瞬间欢喜将宝贝儿子抱在怀里亲。

  石智是在刘妍家过的年。

  李想在自家贴完对联后就跑来刘妍家帮忙,刘妍见李想过来,就将贴对联的事交给李想和石智,自己跑去厨房给周仁媛帮忙。

  刘妍在厨房里能听到外面两人偏见的声音,在对联贴高一点跟贴低一点这两个问题上争个不休。

  刘妍觉得等到菜做好了,这对联估计还没贴好。

  晚上的时候,周仁媛给刘妍和石智发红包,老人家没有那么多讲究去找红包袋装起,刘妍和石智看着姥姥哆哆嗦嗦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来打开,将里面仅有的四张红色大钞抽出来只留下零钱,分开递给刘妍和石智,石智惊讶的同时也动容,惊讶是石智第一次见有人会把钱装进塑料袋还贴身放在怀里。动容,大抵是看到周仁媛将大钱给了她们,自己只留下零钱。

  石智从小到大没有缺过钱,但这次接过的钱,却灼烫了她的手,第一次觉得蹭吃蹭住很无地自容。

  谢过姥姥后,石智陪着姥姥在客堂里看春节晚会。而刘妍站在院子里,她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眸中饱含惆怅,寒风在她耳边呼啸,吹乱了她的衣襟,吹散了她满头长发,高空上绽放的是一簇簇烟花,光芒的那一刹那,映亮了整个弄堂,也映亮了少女苍白的脸。

  时光能否再慢一点,如若不能慢一点,可否再快一点。

  大年初一,祭祖拜大年后,就走亲访友拜年,刘妍家没什么亲戚,大年初一就落得冷清。周仁媛烤着电热扇望着院外一qun人来来回回走过。

  罗玉芬领着李想过来给周仁媛拜年,在喝茶水的时候,罗玉芬扫了一眼屋子,最后询问刘妍,“妍妍,怎么不见你爸?不回来过年了吗?”

  刘妍倒水的动作抖了抖,撒了几滴在桌上,面上有些僵硬。

  石智瞧在眼里,她从来没见刘妍提过她父亲,甚至家里连她父亲的相片都没有,见刘妍听到关于她父亲时的反应,让石智觉得刘妍好像很怕自己父亲。

  周仁媛笑了笑,“打了电话,说是很忙。”

  罗玉芬这下疑惑了,磕着瓜子的手放了下来,说:“物流公司过年不都是放假吗?”

  这话刚问完,气氛就有些僵硬了,周仁媛看着罗玉芬,面无表情。

  罗玉芬尴尬地笑了笑:“也就随便问问,毕竟大过年的。”

  周仁媛笑了笑,气氛有所缓和。

  罗玉凤没坐多久就叫李想走,说是还有亲朋好友要走访。李想知道大年初一要拜年,所以自觉跟着罗玉芬走。来者都是客,刘妍走去送他们到门口,李想走之前,凑到刘妍身前说:“下午找你玩。”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想果然来找刘妍了。一开始说着话,直到石智甩出一副扑克牌,于是三人围在一桌打起了斗地主。

  周仁媛在旁边看着她们,笑容慈祥。

  石智在大年初二去了刘阿姨家,自此后,她就再也没出现。

  刘妍窝在屋里,不是干家务就是看书发呆,似乎感觉不到过年的气氛,李想偶尔会过来找她,有时候会看到高易,他会捧着一大堆零食像哄孩子般给刘妍。

  姥姥的睡眠越来越浅,有时候一大早起chuang坐在客堂的椅凳上发呆。外套也没穿上,刘妍一开始很慌,忙着跑去给姥姥拿外套给她披上,姥姥会握着刘妍手看着她,“汝汝啊。”

  汝汝是刘妍的母亲。刘妍经常会听到母亲的rǔ名,从一开始的解释到后来的承应。

  晚上睡觉的时候,刘妍会shen手握住姥姥的手,只要姥姥有动静,轻睡的她会立马能醒。

  时间久了,刘妍被一个很奇怪的想法给影响,在这间漆黑的房间里,有夜光从窗口透进来,还是shen手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漫着房屋回潮的味道,被握在刘妍手里的手是温的。那,有没有那么一天,应该会有那么一天,刘妍醒来,被握在手里的手是冰冷而又僵硬的。

  刘妍不是不敢想,她是要随时做好承受的准备,所以她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每分每秒。

  顾美灵披着头发坐在窗前的书台椅上。这是顾清的书桌,顾清从来不让她用,而这次,顾清和她爸妈去亲戚家拜年,没人顾她。外面天气yin,窗户被打开,有冷风刮在她的脸上,吹乱了她的头发。窗外有孩子们放鞭炮的声音,有街坊邻居和谐的气氛,也有远处新郎娶亲的奏曲声,夹杂着欢笑声。

  顾美灵的耳边隐约听到孩子的哭声,那是自己小时候的哭声,彷徨、无助,很讨人厌。记忆回到她6岁那年,她那年轻的妈妈,已经想不起面容的妈妈,说好会回来接她的妈妈,穿着天朝传统的红色新娘喜服,上了一辆喜车,也是像现在这般喜庆欢悦,却唯独忘了当年有个孩子追着辆喜车哭着跑了很久。

  而遥远的记忆搁浅在旧时光的伟岸上,有一部分拾起,有一部分遗忘。

  顾美灵想了很久,最终在外面的鞭炮响完以后,她起身走出房间,来到客厅。她拿起座机话筒,按下心中埋藏许久至今还滚烫的数字。

  电话通了,顾美灵很紧张。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顾美灵握紧电话不敢说话。

  “喂?请说话。”

  “妈妈?”顾美灵不确信地唤道。

  电话中的人明显一愣,随之解释道:“你打错电话了,我还没女儿呢。”说着欲挂断电话,顾美灵急忙止住,“等等,我是顾美灵,我找沈秋莲。”

  “早搬走了。”

  十年,静候黯淡,像风筝断了线,只不过独自一人停留在原点,痴痴幻想天隔一线。模糊的画面,熟悉的地点,扯不清的亏欠,最终像落叶回不了枝头,时光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人是不是选择遗忘掉了她曾经呼唤过的宝贝。

  石智在刘阿姨家待了很久,刘阿姨一家很欢迎她,亲戚走访过来时,总会看一眼石智。石智喜欢逗安世宇,欺负安世宇,这俨然成了她的乐趣,但她见不得安世宇哭。一哭她就闹心,本来她就不会哄孩子。

  石智看了一眼刘阿姨的全家福,然后再看向一旁在看动画的安世宇,问他:“蹬腿子,如果你爸妈分开了你会怎么样?”

  “他们才不会分开呢。”

  “我说如果。”

  “没有如果。”

  “我打个比方。”

  “没有比方。”

  “我说真的。”

  安世宇看着石智,愣了好一会,shen.出小手打了过去,打着打着就哇地一声哭了。

  石智很莫名其妙也很无辜,但在听到刘阿姨隔空传来问怎么了时,石智立马捂住安世宇的zui,威胁道:“不准哭。”

  被捂住口鼻的孩子发出嘤嘤地哭声,大大的眼睛挂着豆大的泪珠。

  石智瞧着竟涌出罪恶感,她立马松开手将孩子搂在怀里,又嫌弃又好生安慰,安抚着孩子的脑袋,“姐姐开玩笑的,蹬腿子的爸妈最好了,永远都不会分开,是姐姐错了,乖,不哭。”

  到底还是个孩子,哄两下就真不哭了。

  石智本来想用手给他擦眼泪,但又止住了,纸巾也没看到,石智特顺手的用孩子身上的衣角给他擦两下。

  “为什么不见你的爸爸妈妈。”孩子天真无邪地问道。

  石智抚着安世宇的脑袋,用下巴蹭了蹭孩子的头发,“我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我爸爸……很忙。”

  “你爸爸妈妈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都不来找你,要是小宇的话,爸爸妈妈都会来找我。”

  “那是因为你很乖,很听话,爸爸妈妈喜欢你。”

  “你爸爸妈妈不喜欢你吗?”

  石智怔住,没有再说话,怀中的孩子却挣脱开来,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喜欢石智,虽然石智经常欺负我,但会给我糖吃。”

  “人小鬼大,这么容易收买。”石智不由好笑地捏了捏安世宇的脸蛋。

  门铃响了,在厨房忙活的刘阿姨连忙跑去开门。

  石中伟提着一袋东西站在门口,身后跟着的助理提着大包小包。

  “新年好!”石中伟一句话拉回刘阿姨的出神,刘阿姨连忙回应,将擦干净的手又往自己身上的围裙上擦了擦,然后将石中伟和助理迎进来。

  石中伟将客厅扫了扫,里间的屋子传来动画片的声音,石中伟假装无意地探了探,却什么也没探道,只得迎合刘阿姨的热情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一般刘阿姨家里来客人,石智都在房间里,基本不出门见人,这次听到刘阿姨的声音,她就知道是谁来了。她搂着安世宇的小身子,看着安世宇喜欢看的动画片。

  石中伟接过刘阿姨的茶,用眼神向刘阿姨询问,刘阿姨也用眼神回答,表示石智在屋子里。

  石中伟点了点头,房间里时不时传来孩子看电视的欢笑声。

  石中伟没有多待,只是坐了会,临走前,掏了两个红包给刘阿姨,刘阿姨拒绝。

  石中伟塞在刘阿姨手里,“帮我给石智,还有小宇的,麻烦你替我照顾她,辛苦了。”

  刘阿姨见石中伟这么说,也就只好接受,刘阿姨将石中伟送到电梯口。等回到门口,石智站在客厅看着刘阿姨。

  刘阿姨带上门向她走过去,什么也不说,将石中伟给她的红包交到石智手里。

  石智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有些皱褶的红包,指间触碰到的分量,也是心中突如其来的落差。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